第七章 林家有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对孙道仁的话陈敬云只能苦笑!

    说起来,以前的陈敬云是有过一门婚事的,对方乃是杭州那边的书香门第,原本是打算在陈敬云留rì回来后就成亲的,但是哪里想到还不等陈敬云回来,女方就因病香消玉殒了。人都没了,婚事自然也就没了。后来陈敬云一心扑在第十镇上,而俞氏又自持陈家乃是世家大族,书香门第,一心要给儿子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媳妇,这一来二往,陈敬云的婚事也就耽误下来了。

    至于现在的陈敬云,他现在可没有什么心思玩。这几天乃非常时期,陈敬云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发动起义,然后据地当军阀之类的,对于成亲结婚之类的可是没想过。

    “这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一切自有家慈安排!”陈敬云随口应付着,不过既然被孙道仁勾起了婚姻这事,他脑子里很自然的就想起了,这个时代男人是可以三妻四妾的。虽然前世的他女人不缺,但是对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同时拥有众多女人也是抱有幻想的。

    孙道仁又和陈敬云说了一番琐事后,花厅里又进来了数人。

    来人中为首的是穿大红绸的贵妇,此人陈敬云认得,知道她就是孙道仁的正妻林氏。而林氏边的乃是一蓝绸贵妇,面容略老,看上去比林氏要苍老的多。两人后自然都有丫鬟跟着伺候。

    见这两人进来,陈敬云连忙起

    人还没有进来,门口外的孙夫人就已经开口了:“早上的时候老爷说陈哥儿要来我还不信呢,方才听下人一通报,才知道陈哥儿是真来了!”

    话说着,她人也到了里头,上下打量了陈敬云一番:“陈哥儿今天这一的军服可是好看得紧,我们老爷穿上新式军服就是不太搭调了!”说完,转脸对着旁的贵妇道:“妹子,你说是吧!这么俊俏的后生我们这福州城里可不多见!”

    那贵妇看似极为认真的把陈敬云看了又看,最后露出一个满意的表点了点头:“的确和姐姐先头说的一样,这模样当得上玉树临风这四个字了!”

    被这两个老妇人当面称赞长的帅气人,就算是陈敬云的脸皮厚实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夫人言重了!”

    “这位是我妹子,夫家是京城林氏!”孙夫人介绍了句后,陈敬云才道:“见过林夫人!”

    林夫人连忙伸手虚托:“贤侄客气,你我都是客,可不用和我客气!”

    这才刚见面呢,林夫人就说出贤侄二字了,这还真够不客气的。

    随即四人重新坐下,开始了左一言右一语的攀谈,和孙道仁相比,孙夫人明显要健谈的多,虽然说的都是家里家外的一些琐事,但是此人言语间说的有趣,加上话多倒也主导了众人间的交谈。孙道仁言语上自然是顺着孙夫人的话语,不时的插几句,而林夫人显然没有孙夫人那么健谈,除去一开始多说几句了外,后面的话就少了些,就算说了几句多数也是集中在陈敬云上。

    “陈贤侄东渡留洋,这一去万里之遥想必很幸苦吧!”林夫人显然是对陈敬云早年求学的经历很感兴趣。

    陈敬云回道:“晚辈东渡留洋数年间,并不是是独前往,周围多有同学前辈照顾,就是异国他乡地方上不熟,偶有不便罢了!辛苦却是说不上的!”

    孙道仁此时也接口道:“当年我就知道子华是吃得了苦的人,不然那么多人里头,也不会选上他去留洋!”

    期间,陈敬云又说了些国外的趣事,留学间的一些所见所闻。在座的孙道仁,两位夫人都是老一辈的人,只知道大清之外还有其他的国家,但是对于rì本及西洋诸国了解的却是不多的,陈敬云说话的时候引着一些后世的所见所闻,一时间倒也是让众人听的津津有味。

    约莫片刻后,孙夫人就带着林夫人辞行出了花厅,这两位出去了后,孙道仁摆了摆手,随后孙府的下人们才开始端上席面。

    因为是家常用饭,酒席中只有六七样的家常菜式,不过这菜式虽然普通,但是单单从这外观样式,从饭菜的香味就已经显示出了孙府厨子的功力。

    用过饭后,陈敬云和孙道仁又喝过一壶茶,陈敬云才辞别而去,走之前,孙道仁再次的嘱咐陈敬云这些天要多注意些,别让那些革命党人趁机闹事。

    于此同时,孙府后院的一栋阁楼内,隐隐传来阵阵女子低泣,女子低泣声中夹杂着妇人的声音:“韵儿,娘知道你不满意,可是你也要为我们家想想,为你弟弟浩儿想想!”

    “自从你爹过了,族里的叔伯们个个都欺负我们娘三个,你弟弟又不争气,如今欠了那么多的赌资,就算是把我们祖传的那些田产全部变卖了也不够啊!”林夫人的声音了多了叹气声。

    “那陈家我留意过了,家财颇丰又是书香门第,算是福州城里的世家大族,陈家夫人也说了,只要把亲事定下来,就备上礼金万两。”林夫人继续说着:“这样一来,浩儿欠的那些赌债不但能还了,还能给浩儿置下一份家业,也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寄予篱下了!”

    “难道这样就要把女儿当货物一般卖了么!”黄莺般的声音响起,透过窗纱,依稀可见一个穿着黄sè纱裙的妙龄女子手里捏着手帕,伏在桌上。

    “这……这怎么能说是卖!再说了,刚才我也见过陈家的那位公子了,长的可俊朗的很,而且他还是留洋回来的。论起学识来,可比你那半吊子的贝满女校强的多,论起前途,他现在任职新军,官拜三品,还颇得姐夫的赏识,他rì封相入阁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这样的人难道就真委屈你了?”林夫人说着说着就有点动气了。陈敬云这个女婿她是很满意的,这大清朝虽然顶戴不值钱,但是有品级又有实职的官员却是少的可怜。

    “可是……可是……”林韵似乎依旧不甘心:“我不要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人!”

    “话本小说看多了你,难不成你还真想着和什么秀才公子哥在后花园里花前月下!哼,就知道当年送你去新式学堂是个错误。要不然你能和我这样说话!”说起林夫人起了,一边朝着门外走去一边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我和陈家夫人都已经商议好了,这几天就开始下聘!”

    屋内林韵闻言更是伏在桌上抽泣起来,好半晌后房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鬟:“小姐,别哭了,再哭眼睛都肿了!”

    林韵抬起脸,亮晶晶的泪珠依旧挂在她的那张如同jīng瓷一般的脸儿上:“哭肿就哭肿!反正我都要被母亲卖掉了!”

    那小丫头似乎不太认同林韵的话:“小姐,其实夫人说的没错,我就觉得姑爷好的,他来的时候还带了你喜欢吃的桂花糕呢。”

    “好什么好!你见过还是我见过!”林韵这会也不哭了,坐直了:“反正我不嫁,就算当姑子也不嫁!”

    小丫头似乎也是小孩心xìng:“小姐你要逃婚吗?”

    林韵一听,嘴里喃喃着:“逃婚?”不过想及她弟弟林浩欠下的那一股赌债就让她心底一沉,随即那眼泪又是哗哗的流下:“你以为我没想过啊!”

    “小姐你不嫁又不逃婚,那小姐你要怎么办?真要当姑子吗?”小丫头露出极为天真的表,用着满脸的疑惑看向林韵。

    “我……我……”林韵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所以然来,下一刻,低泣声再次响起!

    此时此刻发生在孙府别院的事陈敬云自然是不会知道的,此刻的他带着一行人回了家中后,准备见过母亲后就回南校场。现在的时局紧张,他陈敬云要想成功起义的话,要做的准备工作是不能少的,这其中除了联络革命党外,更加重要的就是笼络部下了,毕竟要起义造反靠他一个人可不行,他得拉着手下一大堆的中低级军官一起干才行。

    不过见到俞氏后,刚说起孙府那边的事,俞氏却是告诉陈敬云,她帮陈敬云找了门亲事。而对方就是孙道仁的妻妹夫家林家。陈敬云刚听到亲事这两个字的时候开始还有些惊讶,不过等他一反应过来后联想到今rì的孙府一行,再想起林夫人当时对自己的多有关注,也就静下心来。

    “林家?我听说他们不是福州本地人氏吧!”陈敬云知道俞氏对所谓的家族看的很重,如果对方不是什么书香门第世家大族,俞氏是看不上眼的。

    俞氏解释了起来:“那林家男人原先是个京官,乃是个四品的户部主事,林家男人去了后林夫人就带着一对儿女投了他们的姐夫孙大人。这家世和咱们家是相差不多了,那林家女儿年方十七,她的人娘先头也是见过了的,长的貌美秀丽,而且上过新式女校的,配我儿是刚好!先头孙大人之所以邀我儿过去,就是那林夫人想要看看你的人!”

    对于婚事,陈敬云之前是没有想过的,毕竟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革命造反了,除此之外其他的都是次要的。而现今突然冒出来一门婚事,而是对方还和孙道仁扯上了关系,这就不得不让陈敬云为之慎重起来。不管那林家之女到底怎么样,这已经没所谓了,最重要的是插在中间的孙道仁,而现在陈敬云却是需要孙道仁的信任,至少起义之前需要得到孙道仁的信任。

    沉思一番后,陈敬云道:“婚姻之事自然是由母亲做主!孩儿并无异议!只是近期孩儿军务有些繁忙,这婚事最好往后推一推!”

    眼见陈敬云如此轻易的答应,俞氏也是满面笑意:“娘亲先头找人算过了,三个月后的十二月十七是个吉rì,有三个月时间的准备也不算仓促。”

    “一切依母亲便是!”陈敬云满口答应,这婚事注定是会成为泡影。别说三个月后了,就算是一个月后他陈敬云就已经反叛清朝了,到时候恐怕就算自己想娶,对方估计也不敢嫁了。就算女方敢嫁,到时候自己也不用看孙道仁的脸sè,随便找个由头退婚就是了,算不上什么大事。

    =============林韵有话说==============

    PS1、书中所有资料均来自百度~~如有错漏恳请见谅!另请指教,可发书评,可加群……

    ps2、本书发之前已经签约,存稿两月,请各位大大不用担心更新问题,将会保持每天11.30、晚上19.30这两个时间段各更新一章三千字在基础上不定时加更……

    PS3、最后老规矩:求票……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