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花巷所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就知道打趣你老哥我!”这胡桂高长的胖嘟嘟的,不是留洋归来也不是那些新式武备学堂出,他出于巡防营,没啥学历的他练兵的本事也稀松的很,但是架不住人家家里有背景啊,他可是出于苏州那边的大家族,据传和李鸿章都能扯上亲戚关系。有了背景再加上胡桂高舍得花钱,愣是一路升上来坐上了第三十九标标统这位置。虽然官是当上来了,但是他向来是有自知之明的,这练兵的事完全下放给下面的人,除了显摆和克扣公款外从来是不管事的,所以陈敬云听说他去外面巡视才略感惊讶。

    见陈敬云好奇,胡桂高接着道:“还不是下面那帮小子,都掉钱眼去了,一队的队官和下面人一起,把整整一队的枪卖了半数还多,他娘的,老子都没敢卖这么多枪,他们竟然卖了,这不气的特地跑了一趟!”

    “这还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这话陈敬云自然是不会说出口的,当即就是哈哈笑两声:“走,进去,统制大人还在等着我们呢!”

    “对,对,正事要紧!”胡桂高和陈敬云一边走进司令处,胡桂高也问陈敬云道:“对了,你可知道是什么事,往rì里统制大人可不会没事就把我们都召集过来!”

    陈敬云略微一想后道:“昨夜里武昌那边起了兵乱,现在革命党人已经占了武昌城了!”

    “革命党!”胡桂高听罢一愣就是朗声笑道:“这些革命党整天有事没事找麻烦,这不是自个找累嘛”

    对于胡桂高的这个反应陈敬云只能感到无语!

    刚进司令处,就有镇司令处的人上前迎接:“见过陈统带、胡统带!”这说话的是一名三等参谋官,一边迎着陈敬云、胡桂高进去一边道:“林统带先头已经先赶过来了!”

    这三等参谋官口中的林统带乃是第四十标的标统林肇民,和陈敬云是陆士同期同学,不过两人虽然为同学,但是平rì交往也不多,顶多算是泛泛之交罢了!

    其实说起来也怪,现今的清末军界中,留rì学生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尤其是陆士出的更是影响力巨大,比如这第十镇:正参谋官兼第十九协协统王麟是中国留学生陆士第二期,和第四镇统制王遇甲是同学;第二十协协统许崇智是陆士三期,和蒋百里、蔡锷、冈村宁次、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安藤利吉是同期同学;第三十八标标统陈敬云是陆士第五期,第四十标林肇民也是陆士第五期。第十镇里头两协四标,陆士出的军官就占了两个协统,两个标统!另外那炮营的管带萧奇斌等几个中级军官也是留rì出

    原本留学陆士回来的学生一般只能授予协军校(约同少尉),优秀者才授副军校(约同中尉),但是清廷历尽甲午,庚子两次战败后痛下决心筹办新军,同时新式军事人才却是极度缺乏,这使得那些数量不多的留rì士官生回国后多数被破格提拔,数年后的今rì,这些留rì军官中做到统制(师长)已有六人,协统(旅长)至少有二十人,标统(团长)的更是大有人在。要知道,这些师长、旅长、团长之流如果放在民国那会估计是不入流,但是现今的清末一共也才十四个镇加上十八个混成协共计不过四十四个协,一镇一协的动向已足以影响全国局势。

    可以说,清末民初最开始几年的军阀混战基本上就是这些士官生同学之间的战争!可惜的是,他们多数人都是昙花一现,没几年时间就销声匿迹了。

    陈敬云和胡桂高走进议事厅的时候,里面就已经有几人坐着了,陈敬云略微一打量再和记忆一对比,才知道了这些人的份。

    坐在上首的自然是第十镇统制孙道仁了,这人虽然穿着一新军军服但是岁数较大加之拖着一条辫子,使得整个人散发出浓厚的旧军味道,和在场的其他军官相比截然不同。

    孙道仁两侧的就是正参谋官兼第十九协协统王麟和第二十协协统许崇智,以及林肇民,除了这四个人外就是陈敬云和胡桂高了。如此一来除了标司令处驻扎在长乐的第三十七标标统秦玉年外,第十镇的高级军官就算是全部到齐了。

    待众人坐定后,孙道仁就是开口了:“想必你们也都知道武昌那边的事了,虽然我们福建离武昌远,但是也不能放松jǐng惕,除了防患武昌那边的革命党乱军可能会流窜到福建境内外,各部还需要严加防范省内革命党,可不能让福州步了武昌的后尘!”

    这话一出,下面人自然是连声称是,而陈敬云则是心里嘀咕着:这话说的,恐怕在场的这六个人里头除了胡桂高你和孙道仁外,其他那几个不是革命党就是和革命党有牵连的。

    唉,早知道要穿越的话就把民国史带上,再加上什么科技资料啊什么的最好是带上几百G的资料,到时候不管是干革命反封建还是强国富民还不是手到擒来啊!可现在呢,陈敬云除了有限的一些历史记忆外,详细的他那里知道哦!这说起民国史,陈敬云只知道孙中山蒋介`石;其他的有黄兴、据说被袁世凯刺杀了的宋啥啥、张作霖他那窝囊儿子张学良、嗯,还有蔡锷的姘头小凤仙。就算是这些人,陈敬云知道的也只有名字了,真要说起来蒋介`石在辛亥年的时候在干嘛,孙中山从国外回国到底带了多少钱回来他可就摸不准了。

    至于科技军事嘛,陈敬云知道步坦协同这四个字,也明白什么叫空中优势,更加清楚海权的重要xìng。但是这阶段要让他弄出什么坦克飞机航母来,和痴人说梦也差不多。这三样武器可以说是集合整个人类社会资源的最尖端科技了,没有相应的基础行业支持根本就办不到。其他先不说,比如说这钢铁,别以为练出铁水来就能造枪造炮了,这普通钢材可不能造枪造炮,没有合格的特种钢材和各种合金以及其他各种材料,就算把整个坦克飞机的设计图复制出来也弄不出来。

    一个国家的军事科技依赖于国家的整个科技水平,是化工,钢铁等所有基础行业的进一步开发!

    而一个现代的普通人会懂得所有基础学科吗?会知道那些特种钢材各种合金,各种特殊材料的比例配方吗?

    不管其他人懂不懂这些,但是陈敬云就不懂!

    正当陈敬云胡思乱想的时候,孙道仁也在继续讲着陈辞滥调,说来说去无非就是要稳住下面的部队。陈敬云也没什么心思听,不过当孙道仁说到他的名字的时候,他还是坐直了,仔细听起来。

    “子华,把你下面的第三营从福宁调回来,现在省城里就一个步兵营我不放心!”说着孙道仁捋了捋胡须又接着道:“王参谋,等会给秦玉年传个令,让他从长乐县也派一个营回来省城!”

    这一番布置后孙道仁看了看在座的人后把目光落在了许崇智上,半晌后道:“原先暂定于半个月后的全军演练先推迟吧!弄个一标演练也就可以了,崇智你就辛苦些,到邵武府走一趟!”

    此话一出,倒是让众人略微一愣,这邵武府可是在福建西北边,那里驻扎的是第四十标第二营,那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加上也没有一标之军,这演练不就是说笑嘛!要真的演练的话,就算不在福州,那也得去延平府嘛,那里南接福州,北接建宁,乃是军事要地,驻扎了第三十八标第一营,第四十标第一营。如果加上邵武的第四十标第二营,这演练也就能像模像样了。

    孙道仁在现在这样的紧要关头把许崇智调走,其中防备许崇智的意思已经是表露无疑。只见许崇智脸sè略微一黑后深吸口气,口道:“卑职明白,等下回去就动前往昭武!”

    孙道仁的话他不敢质疑更不敢反对,现在这种紧要关头不听军令的话也就摆明了说:我是革命党了,一旦被孙道仁彻底怀疑,到时候最次也是丢掉军职的下场。

    如此一番部署后,又是一番议论后,无非就是严令各部不准闹事等等,众人心中都有着心事,陈敬云是想着该怎么和革命党接上头,还想着该怎么起义造反之类的。

    而其他人想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一个个都是面sè沉重。

    眼见众人都哭丧着脸,孙道仁也没什么兴趣继续说下去了,吩咐众人回去。不过当陈敬云正准备走的时候,却是被孙道仁留了下来。

    “子华啊,听说前几rì你病下了,这几rì我也忙了些,不然就该去府上瞧瞧的!”这关上了门,陈敬云一头雾水之际孙道仁却是和他拉起了家常。

    陈敬云不明所以,只能顺着他的话头说:“有劳大人记挂了,属下乃武人之体,这等小风寒不打紧,出一汗也就过去了!”

    “也是你年轻,体好,不像我这老头子,这一有点伤风感冒就能卧多rì!”孙道仁一边说着一边抬起手,示意陈敬云喝茶:“这茶是老家那边送过来的,自家种的chūn茶,明天你到我府上,拿上几斤。”

    “这怎么好!这茶可是你老家那边辗转千里送过来的,卑职那里敢夺人所好啊!”嘴上如此说,却还是细细的品了一口,陈敬云虽然对茶道没什么研究,但也觉得这茶水清香可口。

    “无妨,你又不是外人,!”孙道仁话语间竟然带有温

    陈敬云听罢更是一头雾水,按照原来陈敬云的记忆,他虽然被孙道仁信任,但是也达不到心腹那种地步啊,怎么这会孙道仁会对他说这种话。

    “承蒙大人厚了!”陈敬云搞不懂之际也只能是随口瞎说了。

    “还有,明rì你早些过来,随便一起吃个午饭!”说着说着孙道仁似乎也有些语塞了,随即又喝一口茶,不等陈敬云张口又道:“其实说开了就是我夫人想见见你!”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