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突如起来的枪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军营里突然响起的枪声让陈敬云心中惊骇不已,难道说武昌起义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军营里面了吗?难道说军营里的士兵准备紧随武昌新军起义了吗?

    这个念头闪过后陈敬云扫视了在座的众位军官,发现在场的其他军官也和他一样惊骇后,却是醒悟,这南校场里所有队官以上的军官都在这里,那些革命党断然不会现在就发动起义的。

    这起义可不是几个大头兵起来闹事就能够成功的,没有中低级军官带头,甚至是高级军官默许,这军队根本就乱不起来,更别说造反了。

    当即按下心中的那份紧张,沉声道:“马管带,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说罢后,他站了起来继续道:“冯勤,把我刚才的命令传下去!”冯勤领命紧随马管带而出,随后陈敬云扫视在座的众位军官一眼:“现在是时局紧张,各位还得多多担待,这要是闹起了乱子,这福州数十万百姓可就遭殃了!”

    低下的众人自然是连声称是,就算炮营萧奇斌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终究没说出来,而工程营林文英则是眉宇略皱:“这样紧闭营门不准进出会不会太过紧张了!如此一来恐怕兵营里的士兵会更加议论纷纷啊!”

    陈敬云低头沉鸣片刻,随后道:“不管如何,先把这两三rì稳定下来再说,至于士兵的绪,还需要各部主官多多劝慰,安抚好!工程营和炮营兵丁众多,也要萧兄和林兄多多担待一二了!”

    虽然林文英还想说什么,但是知道继续说下去也不会改变陈敬云的心思,当即也不说什么了。

    谁让南校场里陈敬云最大呢,虽然炮营,马队,工程营,辎重营等和第三十八标没有直属关系,但是不管是炮营还是工程营或者是辎重营都属于不满编的部队,士兵并不多,各队主官的军衔也不高,这说话自然没什么底气。再者南校场本来就是第三十八标的司令处所在,陈敬云在这里发布命令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不用多久,马成再一次进来道:“标统,刚才是站岗的士兵枪走火了!”

    听到在和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松了口气,不管是陈敬云还是那几个倾向于革命党或者根本就是革命党的军官,原因无他,因为他们都还没有准备起义呢,万一临时弄出点什么事来,说不准就功亏一篑了。

    再次严令各队主官要安抚好部队后陈敬云才让各队的队官回去,不过却把工程营的管带林文英,炮营管带萧奇斌留了下来。

    陈敬云亲手给两位新倒了杯茶,面带笑容道:“刚才子华言语多有孟浪,两位可别往心里去啊!”

    陈敬云如此举动却是让萧奇斌和林文英捉摸不透,而萧奇斌更是露出受宠而惊的表:“陈大人言重,事急从严,我等自然是理解的,林兄,你说是吧!”

    林文英嘿嘿一笑:“自然,自然,陈大人太客气了!”

    陈敬云也是面带笑容,随后又说了几句营务上的事,而萧奇斌和林文英自然是好话接着陈敬云的话头,不料片刻后陈敬云却是话头一转:“林兄,据陈某所知,你和林觉民乃是同族堂兄吧!”

    此话一出顿时让场面冷了下来,林觉民是谁或许普通民众不知道,但是新军军官和官场中人却是知道的,上半年四月末的那一场广州起义闹的人尽皆知,而起义失败后大批革命党人被捕杀,而林觉民就是其中之一。此人乃是福建人,当时回闽号召众多年轻人奔赴广州起义的,正是因为他的举动才让闽浙总督松寿如此紧张,大力整顿第十镇,连接撤掉数名高级军官,中低级军官也有不少被调离原职。

    林文英吸了一口气后道:“大人,林某虽然和林觉民为同族兄弟,但是和那反贼绝无半点关系!”

    陈敬云心中冷笑:“没关系才怪!说不准你已经开始策划起义了!”不过心中的这番话却不能说出来了,只见陈敬云面sè和善:“林兄别误会,我可没说你是革命党。我只是对那林觉民好奇而已,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为了国家献上了生命。这反贼二字可不能在这样的人上啊!”

    陈敬云继续说着:“原本我以为你和林觉民是同族兄弟,多少能打听到一些关于他的逸事呢!”

    林文英听罢也是略感奇怪,这陈敬云什么时候开始会革命党人有兴趣了?

    不等林文英张口说什么陈敬云就是摆了摆手:“其实那些革命党人也是义士,为了这国家奋不顾,这等cāo也是值得让人敬佩的!”

    这一番话说下来,更是让萧奇斌和林文英两人面露惊讶,无他,实乃今rì的陈敬云和他们印象中的陈敬云不同,往rì里的陈敬云就算不骂林觉民这等革命党人为反贼,也不会有什么好言语啊!何曾说出来两个‘佩服’二字!

    尤其是林文英,更是盯着陈敬云看了半天,但是还没张口,从门外就是进来一勤务兵:“大人,刚才镇司令处派来传令兵,说是统制大人请大人过去议事!”

    陈敬云一听,也不觉得奇怪,武昌那边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福建这边自然是不能没有反应的,这传令甚至比陈敬云预料的来的还晚一些。

    陈敬云对萧奇斌、林文英道:“两位,我还有事,所以……”

    萧奇斌道:“明白,统制大人相请自然是有要紧事,我等告退!”一边说着也是一边起了,随后就是和林文英一起出去了。

    看着这两人出去的背影,陈敬云陷入了沉思,他相信自己刚才的一番举动那么明显,足以让林文英或者是萧奇斌看到自己倾向于革命党的态度了,只要把这个态度传出去,那些革命党人就不能无动于衷。毕竟自己可是第三十八标的标统,在第十镇里头也是排名前四五位的高级军官了,加上南校场里有着被陈敬云依为心腹的第二营。如果革命党人把自己拉拢过去的话,其他不敢说,但是要拿下这福州城是毫无问题的。

    要是他们察觉不到呢?或者说林文英和萧奇斌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革命党人呢?陈敬云的这个念头闪过后,随即把林成坤叫了进来。

    “成坤啊!我可以信任你吗?”陈敬云开头的第一句就是林成坤愣住了。

    一愣过后林成坤道:“论公,你是我的主官,年初也是一力举荐我任这督队官的!论私,我是你的姻亲,我大嫂就是你姐姐,第十镇上下都把我当成是你的人!”

    陈敬云点了点头,林成坤这话说的不错!他随后道:“那你平时可有接触过革命党人!”

    林成坤听罢正准备开口,陈敬云却是又道:“我要听真话!”

    林成坤看了陈敬云的脸sè,当即道:“这接触是有过,自从我担任了你副官后就有不少革命党人或明或暗来接触过我!不过大人你放心,我绝对没有加入革命党!”

    “那好!”陈敬云手指一边敲着桌面一边道:“你去接触接触那些革命党!”

    “这是?”林成坤听到陈敬云如此说惊骇道:“大人你莫非是要?”

    陈敬云继续敲着桌面:“眼看着这世道就要变天了,虽然军人讲究忠君听命,但是凡事也得给自己备个后路!这一家老小都指望着我养家呢!别说我了,难不成成坤背后就没有一家老小!”

    “按照大人的意思,这大清恐怕是?”林成坤试探问着,不等陈敬云回答他就是深呼吸:“成坤明白,等会我就去找那些革命党!”

    “不用急,别引起旁人注意,先去探探口风,最好是能联系到他们的实权人物!”陈敬云有些担心的吩咐着。

    这玩起义叛乱,自然得小心翼翼的!这要是走漏了风声可就是要丢命的!

    随后,他就带着林成坤这个副官和三五个亲兵出门,现在局势紧张,还是带几个亲兵安全些。一行人骑着马队里的战马,直接往城内花巷而去,这花巷乃是第十镇的司令处所在,而且孙道仁的府邸也安置在那边。

    等他们到了镇司令处的时候,刚好看见几个军官也是刚进门,这定眼一看,和记忆里一对比后才知晓这几个人的份,乃是第三十九标的标统胡桂高一行人!胡桂高也是听见了马蹄声后回头一看,看见了陈敬云等人就是上前了两步:“陈老弟,近来可好,今rì我刚从外面巡视回来就听说你前几rì受了风寒病下了,正准备着去探望你呢!”

    这胡桂高形很胖,加上又不高,这整个看起来就是胖秀墩,那胖嘟嘟的脸更是一团一团的,这走两步就随着步伐上下摆动。和他后的副官及士兵的健硕清爽比起来可是天差地别。

    “有劳胡大哥记挂了,小弟不过是受了些风寒罢了,这吃了些药,出了一汗也就好了!”陈敬云说话的时候已经下了马,随即就是走了进去:“不过胡大哥怎么出城巡视了,往rì里可不见你这么勤快!”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