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女人,老子是狼!

    野狼还没开口,敲门声突然响了。他随手扯过浴巾,将莫然的(身shēn)体一裹。“不想被看光,就进浴室换上衣服。”

    莫然一挑眉,没说什么,拿起地上的包裹就进了浴室。等她从浴室里换好衣服出来,房间里已经没人了。她不会以为男人没种到落荒而逃,估计是处理事(情qíng)去了。

    端起男人的杯子,喝了一口茶,歪(身shēn)躺进那张造型独特的沙发里。果然很舒服,这家伙真会享受。随手拿过遥控器,打开电视,挑到感兴趣的军事频道。

    莫然不得不承认,千年之后的人真够聪明的,像电、电视、电脑这些玩意,简直是神器。

    躺了一会,莫然站起来,到门外去扯了一个小弟。“你们老大呢?”

    “西南边的生意出了点问题,老大赶去处理了。”小弟老实回答。现在天狼帮上下,大家都已经把这个女人当半个大嫂看待了。

    莫然眉头一皱。“要坐飞机?”

    “是。我们天狼帮有专机。”

    “飞机已经出发了?”

    “啊,没有。”他们又不是直升飞机,得过去机场才能起飞。

    莫然手一挥。“给我一辆车,要跑得快的那种。五分钟时间,多一秒我就砍了你。”

    小弟马上就跑了,不一会就弄来了一辆超炫的保时捷。

    莫然让他把机场的地址弄进来,打开gps,拍了一下小弟的脑袋,跳进车子,一股烟之后,车子就绝尘而去。

    小弟摸摸自己的脑袋,嘿嘿傻笑。其实,大嫂也不是那么凶啦。

    很快,t市的大街上,一辆银灰色的保时捷跟在赛车场一样飚在马路上。其他的车主都被吓得没了半条命,但车主的驾驶技术显然很了得,每次眼看着都要撞上了,她又稳稳地闪开,车(身shēn)一扭又飞驰而去。

    来到千年后的世界,莫然把这里所有的新奇的东西都学了,包括开车。她(性xìng)子张扬,喜欢极致的快感,所以飙车是她很喜欢的一项运动。

    那边,野狼的车子也是堪堪到机场。这还没下车呢,一辆熟悉的保时捷就这么停在了(身shēn)边,车轮跟轮胎摩擦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车里下来的女人依旧是白衬衫牛仔裤,脸上多了一副墨镜。她两手分别架在车(身shēn)和车门上,慵懒地靠着,嘴角微微上扬。

    野狼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有一种让男人天生就喜欢的野(性xìng)美。偏偏她野(性xìng)里又融着入骨的妩媚,随便摆弄一个姿势,都散发着极致的(诱yòu)惑。不过,这女人干什么来了?

    莫然帅气的甩上车门,将手里的车钥匙往某个小弟那一抛,看着他接住了,迈步走向野狼好兄弟一辈子最新章节。“好看吗?”

    “你来干什么?”野狼赶着去处理事(情qíng),没空跟她胡搅蛮缠。

    莫然挑挑眉。“听说你的生意出了点问题,我跟你一起去看看。走吧。”

    “既然知道老子不是去玩,那就别捣乱。”野狼有点不耐烦,他还没带过女人去办事呢。

    莫然收住脚步,回头瞧他一眼。“我说过,以后我会保护你,不让任何人伤害你一分一毫。这话不是说着玩的,你完全可以当我是一个保镖就行。你知道,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

    野狼看看腕上的表,微微眯起眼睛,迈步走向飞机。

    几个小弟跟在他(身shēn)后,互相挤眉弄眼。看吧,我就说了,这么带种的女人肯定是大嫂!

    莫然的表(情qíng)都没变一下。进了飞机,直接坐到男人(身shēn)边的位置。

    野狼一坐下来就闭上眼睛。长期失眠状态,他的精力已经透支得厉害了。今天好像要变天,所以骨子里又开始疼了。这破(身shēn)体再折腾几下,估计就可以报废了。拖延了十八年,也够了。

    莫然倏地伸出手来,把上男人的脉门。在药王谷待了几年,他们夫妻两夫唱妇随,她也懂一些医理,毕竟她丈夫可是天下第一神医。

    野狼下意识的反抗,两个人噼噼啪啪的你来我往,最终还是野狼完败。他憋屈地发现,自从这个女人出现之后,他彻底没什么威势。下面那帮小子都敢背着他把这个女人奉为大嫂了!

    “烂!”莫然冷冷地下结论,这(身shēn)体真烂!

    野狼淡淡地看她一眼。“你这女人还会医术?”

    “不会。”她懂得一点,但不多。其实以她的聪明才智,学什么都不难,但是她总认为自己的丈夫会就行了,她只负责变强大,一直不肯好好学。

    野狼冷哼一声。“那你还装模作样。”说着,想要收回自己的手。

    莫然不肯放,掰开他的手掌,两掌贴合。

    当一种暖暖的气流从手进入,窜遍自己的全(身shēn),野狼彻底傻眼。活了四十年,他还是第一次这样瞠目结舌。

    莫然收了手,放开他,满意地看到男人傻子一样的表(情qíng)。不知怎么的,心里觉得特别可(爱ài)。好像上一辈子,他被自己调戏的时候,就会这样瞪大眼睛舌头打结,然后开始脸红。

    野狼总算回过神来,举起自己的手掌上下左右都看了一遍,没看出任何的不妥。但是,骨子里像是被成千上万蚂蚁啃咬的疼痛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暖暖的很舒服的感觉。“你刚才用的,是内力?”

    第一次,野狼荒谬的有些相信,武侠片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也可能是真的!

    莫然淡淡地嗯了一声,靠在座位里闭上眼睛。“到了再喊我。”

    野狼以一种前所未有严肃的眼神将这个几乎跟莫问一模一样的女人打量了一遍,得出一个结论:这女人看起来跟普通人没什么不同!可为什么她每次一出手,就这么吓死人不偿命?如果把事(情qíng)报到研究所,她肯定要被抓去研究。不过,前提是有人能把她抓住。

    ((操cāo)cāo)蛋,真是活见鬼了!

    莫然倏地又睁开眼睛,贴近他的脸,轻声道:“闭上眼睛,睡一会,听话。”

    野狼很想骂狗屎,但是当女人的手在他(身shēn)上某个地方戳了一下,他就开始感觉到瞌睡虫一下子袭过来玄尸最新章节。脑子还没来得及运转,意识就飘远了。

    等他睡着了,莫然伸出手,从眉心开始描画他的容貌。十八年了,一切终于又回到了原点。莫然一点都不在乎男人的那点挣扎,反正在她看来,这跟上辈子他害羞的(性xìng)子一样,都不过是给他们的(日rì)子增加一点乐趣罢了。

    还记得,明暗本来想要个孩子的,被她直接地拒绝了。她是绝对不(允yǔn)许他们两个人之间夹入第三个人的,哪怕那个人是他们的血脉也不行!当时明暗很失望,他(性xìng)子温和,跟孩子很投缘。莫然不是没犹豫过,但最终也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

    她有预感,这一世的明暗也不会想要孩子。很好,就让他们两个纠缠到死,再来下一辈子吧。

    野狼陷入了深度睡眠中,完全不知道自己就跟一只小羊羔一样,被大灰狼给划拉到领土范围之内,这辈子甚至生生世世都没机会逃了。

    飞机快降落的时候,莫然点开了男人的(穴xué)道。看着男人眉头皱着,然后下意识的伸了个懒腰。

    野狼缓缓地睁开眼睛,脑子里掠过一个想法:这一觉,睡得真他娘的舒服!没有疼痛,也没有噩梦,真他娘的爽毙了!

    不过,一睁眼就看到女人似笑非笑的眼神,这舒服就打折扣了。“笑(屁pì)。”

    莫然直接笑出声来,欺(身shēn)过来,摸了一把他的脸。“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可(爱ài)?”

    “((操cāo)cāo)蛋?那是什么玩意儿,也能往老子(身shēn)上用?”野狼大吼,一脸黑线。

    莫然咯咯直笑,风(情qíng)万种地拨弄一下长发,还抛了个媚眼。不管哪一世,逗弄他都是她的乐趣。

    野狼更加黑线,敢(情qíng)这女人把他当小猫小狗?((操cāo)cāo)蛋,老子是狼!

    他气爆了,手倏地伸出,直接罩上她(胸xiōng)前,用力地捏了捏。倾(身shēn),伸出舌头((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她的嘴角。“女人,记住,老子是狼!”

    莫然(身shēn)形一闪,就直接翻(身shēn)坐到他(身shēn)上,单手挑起他的下颌。“那又如何?”

    野狼打死也说不出“别把老子当小猫小狗”这么没出息的话来,手往女人腰上一缠,邪笑道:“狼是(肉ròu)食动物。”然后,狠狠地啃了她的嘴唇。

    莫然搂住他的脖子,反过来更狠地啃回去。

    唇与唇之间,血腥味又开始弥漫。两个人跟对抗似的,谁都不肯认输。

    天下间,连亲吻都亲得这么血腥的,估计也就只有这两人了。

    飞机成功降落。

    两个人嘴唇都破了,也红得诡异。

    莫然一向特立独行,世人的眼光都不在她眼内,所以她大大方方地展示着。

    野狼也是一样。

    于是,两个人嘴唇上诡异的破了流血了,看在别人眼内就是赤果果的(奸jiān)(情qíng)。

    跟在(身shēn)后的小弟那个激动啊,恨不得大家马上能凑在一起讨论,要是能下注赌一把更好!刚才老大和大嫂谁把对方给上了?看这战况,不是一般的激烈!

    莫然大拇指勾着裤兜,一派轻松悠闲。转头,看一眼(身shēn)边的男人。

    野狼剑眉一挑。

    莫然窃笑,那破了的嘴唇看着有些搞笑。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突然觉得,这算不算盖章了?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