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002 碧落黄泉永相随

    002碧落黄泉永相随

    “追,今天无论如何一定不能让女魔头给跑了!”

    今,所谓武林正道的人出动了几乎全部的人力,围剿魔教教主莫然!这是他们密谋了十几年,费尽心思才打进了魔教的内部,里应外合将魔教尤其是女魔头一网打尽的好机会!

    莫然被自己的心腹之一左堂主下了药并打了一掌,又跟这帮所谓的武林正道周旋了这么半天,已经是筋疲力尽了。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力气一点一点地消失,内力已经几近支撑不住飞行中的体。

    “啊——”她闷哼一声,就这么落了下去,晕眩一阵一阵。

    “噗——”一声响,莫然重重地落在地上,几近失去意识里听到了马的长啸,还有似乎是马车行进的声音嘎然而止。她想睁开眼睛看一看,可是已经没了一丝力气。一口血,就这么喷薄而出,腥甜了空气。

    “主子,是一位姑娘!”小七跳下马车看清对方的长相后,转回头去报告。

    明暗微微皱眉,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小七突然趴下,耳朵贴着地面听。“主子,有很多人往这边赶来,应该是追杀她的,怎么办?”

    “把她抱上来,快!”明暗撩开帘子,让小七把人抱进来。拿出活命丹给她服下,又拿出七香草,化去空气里血的味道。“小七,把地上的血迹清理了,然后继续走。”

    “是,主子。”小七跳下去清理了血迹,回来一甩马鞭,马车又跑了起来。

    很快,马车便让一群武林人士给拦了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拦阻我们的马车?”小七勒住马,大声地问道。

    “小七,发生什么事了?”车子里,传出明暗的声音。

    “主子,有人拦住我们的马车不让走。”

    明暗伸手撩开帘子,弯腰钻了出来,从撩开的帘子里足可以看到,里面只有他一个人。他缓缓地在车前站直体,并没将帘子放下。

    周围一片抽气声,尤其是一些有男色喜好的,都死死地盯着他看。他长得并非雌雄莫辩,只是他五官秀气,量修长,气质儒雅,颇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飘逸。这样的人,足以让人一见便对他心生好感。

    “原来是圣手神医,失敬失敬。”有人认出来明暗的份了。

    是的,明暗是药王谷的现任谷主,也是江湖中盛传的圣手神医。他妙手丹心,救了无数的人,所以虽然不会武功,但深得大家敬仰。

    明暗淡淡一笑。“我不过是一名大夫,不敢担神医的美名。只是不知道诸位为何拦阻我的马车?莫不是有人受伤需要施救?”

    “这个,不敢劳烦圣手神医。只是魔教女魔头莫然从这边逃走了,不知道神医可有看见?”

    “马车一路过来,不曾碰上什么人,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否需要我们帮忙一同寻找?”

    “不敢劳烦神医。大家让开路,放他们过去。”刚才已经看得够清楚了,马车里并没有女魔头,而且一点血腥味都没有。女魔头受了重伤,这血腥味是不可能一丝都没有的。“多有得罪,还望神医见谅。”

    明暗微微一笑,钻回车子里。

    小七驾着马车又奔跑起来。

    一直到赶出很远的距离,明暗才让小七帮忙把人抬出来,进行施救。把脉一探,还好!“小七,接下来把马车赶慢一些。”

    “是,主子。”

    还未到药王谷,莫然就醒了。口阵阵抽疼,入骨的疼,全上下绵软无力,她试了试,发现自己连坐起来都困难。

    “你醒了。”

    莫然听到温和淡淡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莫名的如一阵清风拂来,让重伤中的她觉得体上的难受和疼痛一下子减少了许多。头有些晕眩,于是她一点一点地睁开眼睛,又一点一点地眯起来,想看清对方的样子。

    明暗微微托起莫然的头,在她下面垫了一些东西充当枕头。

    莫然模糊地看到一张瘦削的脸,然后是温和的眉眼,高的鼻梁,还有削薄的嘴唇。这是一张儒雅温和的男脸庞,跟她以往所看到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同,让人一眼便能生出好感来。尤其是那双波澜不惊的清澈眼眸,似一口深潭能让人溺死在里面而甘之如饴。

    “你是谁?”莫然听到自己破锅子一样的声音,皱了皱眉。男子微微一笑,眉宇间更加柔和,偏偏又不是那种女气的柔,总之让人怎么看都觉得舒服。

    “我叫明暗,是一名大夫。你受了重伤,需要好好休养。你感觉如何?”在明暗看来,生命是没有高低好坏之分的,所以他一向只管治病救人,而不管尘世的纷纷扰扰是非对错。他不是判官,他只是一名大夫。

    莫然听着这舒服的声音,忍不住又眯起眼睛。“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江湖上要杀她的人都是数不胜数,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要救她。她以为必死无疑了,倒没想到竟然逃过一劫。她很好奇,这个书生一样瘦弱的大夫是如何在那些伪君子面前把她救下来的。

    明暗点点头,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笑。“他们说你是魔教教主莫然,我听他们都叫你女魔头。”在明暗看来,这不过是个年轻的女子,长得很美丽,只是眉宇之间有些凌厉,有些戾气。不过,看那么多人追杀她一个人,这个女孩如果不凌厉一些,只怕早就没命了。

    “那你还救我?”莫然心底暗暗吃惊。一般人知道她的份,只怕先杀了她,拿着她的人头去邀功论赏才是。再不济也要先给她下药,然后绑着她去武林盟主那求个名声。

    明暗微微笑,温和的眉眼轻轻一挑。“为什么不救?你是谁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不是官府的人,也不是地府的判官,我只是一名大夫。”这世界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如果要查清楚好坏才能治病救人,那么大夫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因为多半的人都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

    莫然瞪圆了眼睛看着他,想从他脸上看出一点虚伪的端倪来,但是没有!他就那么坦然地迎着她的视线,始终是那种淡淡的感觉,温和的气质。如果不是此刻力气所剩无几,她一定会掐住他的脖子,看他是否还能这样从容淡定。

    “你不宜说太多话,好好休息。现在我们已经进入药王谷的地域,那些江湖人不会追来的。”他不会武功,但药王谷也不是好欺负的。况且这江湖人整天打打杀杀的,需要他们药王谷的地方还多着呢,况且药王谷一向不参与江湖纷争,所以他们不会与药王谷为敌。

    莫然静静地看着他一会,道:“如果我好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你,你还会继续救我?”

    “会。”

    莫然看怪物一样看着他,可他的表没有一点变化,依然是温和的淡淡的,她终于无力地闭上眼睛。这人不是个酸腐的书生,就是个疯子!

    就这样,莫然来到了药王谷。

    明暗是被师傅养大的,一年前师傅去世了,他就成了药王谷的谷主。药王谷除了那些护卫,其他的都是帮忙料理草药的仆人,生活环境很单纯。

    经过数天的治疗,莫然的子已经好多了。虽然功力远远没有恢复,但已经不再像个活死人一样躺在上等人伺候。

    “莫姑娘,你醒了。”明暗端着药进来。

    莫然听惯了别人喊她女魔头,亲亲切切地喊她莫姑娘,这倒是新奇的经历。这个男人脸上永远都是淡淡的笑容,她开始差点以为那不过是一张固定的面皮。但数来的相处,她已经确定,这人就是这样一个好脾气先生,说得难听一点,还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明暗将药放到头桌子处,自己在凳子上坐下。“莫姑娘,你该喝药了。今感觉如何?”

    莫然看着他,倏地出手,一把卡住他的脖子,收紧。“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杀了你!”她被人算计惯了,不愿意去相信这世界上有人无条件地对另一个人好!这根本不可能!

    “信。但是你不会。”明暗淡淡一笑,甚至没有动手推开她。他不知道江湖人为什么叫她女魔头,但他在她眼里看到的并不是残暴无,更多的是迷茫。

    莫然倏地又收紧五指,看着他的脸色一点一点地变了,他甚至不曾挣扎。突然,她收回手,看着他捂着颈子咳起来。眉头,深深地拧了起来。第一次,她完全看不懂一个人。

    明暗平复了呼吸,端过那碗药,递给她。“先把药给喝了吧。不管你要做什么,先得把体给养好。”

    莫然看了他一会,接过来,仰头一口灌完了。

    明暗站起来。“你可以出去走走。药王谷的风景秀丽,相当不错的。”

    “你不怕那些来求医的人看到我,把我在药王谷的消息传出去惹来杀之祸?”

    “怕,怕连累了谷里的老老少少,他们过惯了平静的子。但你是一个生命,应该得到尊重,我没资格锢你的自由。”话落,他就离开了。

    莫然又在房里呆了两天,在一个傍晚走出了房间。正如那个男人所说,这是一片干净宁静的土地,处处散发着祥和的气息。

    除了明暗和小七,大家都不知道她的份,但都亲切地喊她莫姑娘,脸上永远有着亲和的笑容。

    魔教教主在江湖上可谓是无人不知,但真正见过她真面容的人其实不多。大部分人的脑子里想的,应该是一个面容狰狞气质狠戾的女人,弹指间取人命。就连她的教众都不知道,因为她一直带着面纱,连声音都做过刻意的改变。唯有上下中左右五堂主知道她的真容,而这次出卖她的左堂主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人,她一直喊他叔叔!所以说,人心是最善变的东西!

    莫然在谷里缓缓地走动,许多人都好奇地看着她,她知道自己长相出众。要是往常,她一定会把他们的眼睛给挖出来。但是,这些人只是单纯的好奇和欣赏,没有一丝亵渎的意思,她不能。

    经过一个药圃,莫然看到那个叫明暗的男人蹲在那,几个孩子将他围在中间。他指着面前的药草,一一地给孩子们解释它的名字、特和功用。

    莫然第一次看到,一个人这么笑,而且笑得这么的让人舒服。她很好奇,这个男人的脑子到底是怎么构成的?在他的脑子里,是不是不管人还是物,都没有好坏之分?他一点武功都不会,这谷里会武功的人根本不多,她很意外它居然安然无恙至今。

    “莫姑娘。”明暗看到她,拍拍孩子们的脑袋,看着他们一哄而散了,迎着莫然走过来。“今感觉如何?”

    “死不了。”莫然冷淡地回道。

    明暗失笑,倒没有多说她什么。“莫姑娘的伤势要不了多久就能完全痊愈,不知道有何打算?”

    “你在赶我走?也对,我这个女魔头会给你这干净的谷子带来灾难。”她嘲讽地弯起嘴角。

    “当然不是,莫姑娘误会了。我只是多嘴一问,莫姑娘想一辈子留在药王谷,我也同样欢迎。”

    莫然突然兴起了一个恶念头,她倏地倾贴过去。“一辈子留在这里?你的意思是,你要娶我?”

    明暗被吓了一跳,听完她的话,脸红了起来。“莫、莫姑娘,请不要随便开玩笑。”

    “你嫌弃我?如果我没记错,在给我治疗的过程中,你可是看过我的体。是不是因为你也像他们一样认为我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看不起我,所以不想娶我?”

    “不,当然不是。只是,那是为了替姑娘疗伤,我并无意侵犯,所以……”

    “但看了就是看了,这是不争的事实,不是吗?”

    明暗被反驳得哑口无言,他本就不善与人争口舌,况且对方还是个姑娘,况且还是这样敏感的话题。“这、这……”

    “说到底,你就是不想负责任。”莫然眼神一冷。

    明暗一吸气。“好。等莫姑娘康复之后,如果你还坚持这个想法,那么我娶你。”

    这回,轮到莫然说不出话来了。这个男人到底是真傻还是太会装了?为什么,她始终看不透他?明暗离开之后,她依然怔怔地无法回神。二十二年来,她第一次碰到这样的男人。

    万籁俱寂的夜里,药王谷的人多半已经睡下,只有谷主的房间里还亮着烛火。

    窗前灯下,明暗拿着医书细细地阅读。他已经被喻为普天之下医术最高明的人了,可是他依然觉得自己还有许多需要学的地方,所以每夜都会在等下阅读至夜深才肯睡下。

    突然而来的影笼罩了书中的字体,让明暗一惊,抬起头来,愕然地看着面前的人。“莫、莫姑娘?夜已经很深了,莫姑娘还没有休息?不知道找我何事?”

    莫然勾唇一笑,挪开桌上的灯,从窗口爬进来。满意地,看到男人瞠目结舌的模样。

    “莫、莫姑娘,你这是?”明暗退后一步。

    莫然随手关上窗户,笑着一步一步地靠近,眼看着他跌倒在铺里,清澈的眼睛瞪得好大好大。不知道怎么的,她竟然觉得心里诡异地动了一下。“这几天我想过了,等我好了,只怕你会反悔。所以,我决定先洞房。”

    明暗眼睛瞪得更大。他医术惊人,但在男女之事上知之甚少,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治病救人和研究医书了。一般男子到二十五岁的年龄,就算没成亲,至少也到勾栏院里尝过滋味,可他没有。实际上他**寡淡,连自己动手解决都不曾试过。所以莫然这一番话,着实让他不知所措。

    莫然心里捉弄的意思更甚,只觉得一个大男人羞涩单纯成这样,委实不容易。她突然觉得,把自己的体交给这样一个男人,也算是幸事吧。二十二年来,这是她见过的最干净的男人。就是因为觉得男人太脏,所以她一直保持着清白之,她不愿意让那些肮脏的男人脏污了自己的体。

    笑容一点一点地扩大,莫然单膝跪在男人的腿间,附下去,脸几乎贴上他的。青葱玉指,缓缓地落在他的衣带处。在他的惊呼里,轻轻一挑,那结就开了,衣襟微微散开。“你、不会还是童子吧?”

    明暗脸红得能滴下血来,目光闪烁。“莫姑娘,你、你别这样!”

    “我哪样?”莫然笑着,朝他脸上吹了一口气,满意地看到他的脸又红了一些。这种羞涩是装不出来的,也就是说,这个男人真的从来没碰过女人。

    莫然本来是想戏弄戏弄他的,她不喜欢看到他总是这么淡定。但此刻,她竟然真的想跟他发生一点什么。她没想过要嫁人生子,但好歹在这世上走了一遭,不尝一尝这鱼水之欢,岂非亏了?既然这样,那就便宜了他吧,谁让这是第一个她看得还顺眼的男人呢。

    莫然推开他垂死挣扎的手,稍稍一拨,他的外衣就敞开了大半,露出白色的亵衣。他颀长削瘦的体就这么呈现在她的眼内。实在不想他再添乱,莫然直接点了他的道,好整似暇地,一边看着他眼内的变化,一边脱去他的衣衫,直到单薄的体完全呈现出来。

    莫然好笑地看到他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偏偏那脸红得厉害,竟然有种雌雄莫辩的美!原来,男人也可以这么美的,难怪有些人要玩弄男人。纤纤玉指,划过他的眉眼、膛、小腹,然后是最重要的地方。

    这时,她故意解开他的道,马上就听到他的吸气声,十分可

    “莫、莫姑娘!我们不能这样,我们还没成亲!”他声音里,十分慌乱。他从来都是治病救人菩萨心肠,何曾做过此等侵犯民女的龌龊事,自然慌乱异常。

    莫然轻笑,如银铃动听。“我是个女子,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嗯?”她恶作剧地,他的膛,看到他眼珠子瞪得如铜铃一般。

    当莫然一点一点地褪去自己的衣衫,女子美丽的体呈现在眼内,被点了道的明暗想闭上眼睛而不得,简直有种想死的冲动。

    那一夜,她摸索着,将自己清清白白的体交付于他,三生石上刻下彼此的名字!

    那一夜,他慌乱着,被迫侵犯了女孩子的清白,此生此世再不相弃!

    那一夜,他们生涩交融,从此碧落黄泉都握紧彼此的手,再不分开!

    就这样,莫然在药王谷留了下来,大家不再叫她莫姑娘,而是喊她谷主夫人。就这样,他们过了好些年安稳的子。

    然而,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女魔头莫然在药王谷的消息不胫而走,越来越多的人借着治病来打探消息。

    在五年后冬的一天,莫然当时正在药王谷后的山洞内闭关修炼。一众武林人士杀进药王谷,着明暗交出莫然。药王谷的护卫保护一众人从密道离开,但明暗没能逃过一劫。

    当莫然出关时,看到的只有男人僵硬的尸体。血染红了白雪,他躺在血中如白花瓣中的一点花蕊,美丽但没了气息。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一头清丝顷刻间变了白发。

    莫然给男人换了干净的衣裳,将他放在上,封闭在山洞里的寒冰上,就出了药王谷。

    那一年,是江湖上腥风血雨的一年。女魔头莫然一夜白发,从此变成了索命的魔鬼。那天出现在药王谷的人,一个个死于非命。明暗的死,耗尽了她心中的善念和怜悯,让她成了夺命无常。

    半年后,江湖上死伤无数,武林元气大伤,再也无力去论邪魔正道。

    莫然回到药王谷,带着明暗的尸体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从此,江湖上再也没有他们的一星半点消息。

    传言,千丈崖下,是不被世俗包容的有人的天堂。然而,大家都知道,下面是万丈深渊,跳下去只有死路一条。然而,若能不让世人惊扰他们的魂魄,未尝不是幸事。

    莫然抱着明暗,一点一点地站到了千丈崖的边上,低头,亲了亲男人没有温度的嘴唇。缓缓地,绽开笑容,闭上眼,纵跃下。

    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会追随你的影,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