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101爱你

    袁梦退开一边,让她进门来,给她倒茶。舒殢殩獍

    “你先坐一会。我去叫他起。”袁梦也琢磨不透对方上门来的目的。

    白薇开口喊住她。“等一下吧。”

    袁梦停住脚步,怔了一下,坐到她对面的位置。“白小姐有话要跟我说?”

    “你知道我?”白薇略略吃惊,没想到庄奕骋会跟她提起自己。是不是说,自己在他心里其实是有一点位置的?[上校的小妻]熬夜看书首发熬夜看书上校的小妻28

    袁梦笑着点点头。庄奕骋提到过,但只是只言片语,因为他对白薇的记忆只有那么一丁点。“知道,你是寓棋的亲生妈妈。听说你很多年没回国了,没想到今年会回来过年。”

    “我回来,是想带寓棋走。”白薇直入主题。

    袁梦怔了一下,倒没给吓到。庄奕骋不可能让白薇如愿的,所以她不担心吸血王的替皇妃全文阅读。就算诉诸法律,白薇也赢不了。“白小姐,对这件事,我没有什么资格发表意见。如果寓棋愿意,庄奕骋也同意,你自然可以带他走。”但她知道,这种结果根本不可能。

    白薇挑挑眉,倒没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打转。人家已经说了没资格发表意见,那么她再多说也是笑话。“你跟庄奕骋结婚了?”

    “还没有。他腿脚还没康复,总不能坐着轮椅进行婚礼啊。你知道,他那人要强,估计是不愿意以这种姿态出现在婚礼上的。”袁梦自己也不着急。经历得多了,心态渐平和了。

    白薇轻轻地皱起眉头,她听说庄奕骋找了个寡『妇』,还带了个儿子。本以为是个唯唯诺诺没什么见识的女人,没想到这样落落大方。也对,庄奕骋那人挑剔的,当年如果不是家族联姻,只怕他也不会娶她。

    “跟庄奕骋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很辛苦吧。”当年的生活,白薇至今仍记忆犹新。她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一块冰,怎么捂都不会乎起来。不管你做什么,他都面无表,甚至不会多看一眼。就连两个人的第一次,如果不是她用了一点手段,只怕他根本不会碰她一下。那天在疼得流泪里,她还傻乎乎地以为幸福会从此开始。可是,就连她怀孕了,他也没有什么变化。

    袁梦怔了怔,随即笑了。“要么是庄奕骋变了,要么白小姐所说的庄奕骋跟我认识的不是一个人。我觉得跟他在一起自在的,他除了有些孩子气之外,没有任何不良习惯啊。”

    袁梦这话还真不是黄婆卖瓜自卖自夸,庄奕骋的『』格是极好的。一个男人有责任心有担当有才能还温柔,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在当今社会是很难找了。

    “孩子气?”白薇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她没办法想象,那个冰块一样的庄奕骋会有孩子气的时候!还是说,她真的进错门了?“你不是开玩笑吧?”

    袁梦笑得灿烂,她想,庄奕骋最真实的一面,肯定没让这个女人看到过。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居然甜甜的。“他会赖不愿意起来,他会跟两个孩子一起闹腾直到我发飙才肯停下来,他会跟我撒,这应该算是孩子气吧?”

    白薇再次被惊悚到了。庄奕骋会赖?庄奕骋会跟孩子闹腾?庄奕骋会撒?她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还记得自己怀孕那会,她满心期待以为他会像电视里的男主角一样听她的肚子,说着傻气的话。可是,他连碰都没碰过一下。这到底是庄奕骋变了,还是这个女人有神奇的魅力。

    “白小姐,那我去喊他起吧。他体还不太好,一睡就好几个小时。你要是这么等,也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你稍等一下。”袁梦笑着微微一点头,进了卧室。

    白薇仍有些无法回神。同一个男人,面对她们是完全不同的姿态。她心里泛起一阵苦涩,口闷闷的。

    袁梦走进房间里,上的男人果然在呼呼大睡。虽然很想让他多睡一会,但也不好让白薇一直等着。她走过去拉开窗帘,房间一下子敞亮了。

    比较警醒的男人马上睁开双眼,含含糊糊地喊她。“袁梦?”双说举高,伸着懒腰。

    袁梦忍不住笑,这声音,可不就是撒么。或者,这一面,只有自己看到过。所以,她该倍感荣幸么?在边坐下,微微把被子掀开一点,男人抓住她的手。“快起来吧,你有客人到访。”

    庄奕骋抓住她的手,在她掌心里蹭了蹭。“谁啊?”他缓缓地靠在头,眉头轻蹙。好梦中被吵醒让人非常不爽!

    “一个女人,而且是个美人。”袁梦含着笑,故意不说对方的份。[上校的小妻]熬夜看书首发熬夜看书上校的小妻28

    庄奕骋皱皱眉,看到她脸上没有类似于发飙的迹象,心安了。“是不是弄错了?我一共就认识那么几个女人,除了你,谁会上门来找我?”幸若水是不可能的,车安慧也不可能,那还能是谁?

    袁梦如果不跟白薇谈那一番话,也许会不爽的,谈完了她就舒坦了如夜之寒。“错了不可能的,人家找的叫庄奕骋,难道同名同姓还在同一栋楼同一房号?想知道,自己起来看一看不就得了。”

    “好吧。”庄奕骋伸伸懒腰,有些无奈。张开胳膊,闭着眼睛道,“来,帮你男人穿衣服。”

    袁梦把他的家居服拿来,丢到他脑袋上。“自己穿。”这家伙越来越懒了,还越来越无赖。

    “不要。你给我穿。”他一脚踹开被子,就这么穿着一条内裤呈现在她面前。

    袁梦抚着额头,无奈地叹一口气,随手拍了一记他的肚皮。“自己穿,不穿拉倒。”越发的无法无天了,不能惯着。

    庄奕骋看着袁梦走出去了,撇撇嘴,只好自己穿了。

    客厅里,白薇已经瞠目结舌。房门没关,他们声音不算大,但也够她把什么都听清楚了。这个人真的是庄奕骋?

    袁梦走出来,迎上白薇的视线,笑了笑。“你再等一会,他喜欢赖。对了,要不要我喊寓棋起来?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他对你没有任何记忆。我这话没别的意思,只是提醒你。”

    白薇离开的时候,庄寓棋还是襁褓里的娃娃,根本不记得妈妈。如今他已经8岁了,已经有自己的想法了,恐怕认白薇的可能『』极低。他从来不提自己的妈妈,就等于完全的拒绝了这个人。

    “不用了。”白薇心里苦涩。其实这也不能怪她,要不是庄奕骋对她跟一块冰似的,她也不会不顾一切离了婚。说到底,都是庄奕骋的错!不过,她确实对不起自己的孩子,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袁梦点点头,又给白薇把茶杯给添满。

    庄奕骋穿了衣服洗了脸出来,一家居服让他更多了一份温和的气质。看到白薇,他微微吃惊,很快又恢复如常。他在袁梦边坐下,微微一笑。“白薇,很久不见。”

    “是啊,很久不见。一眨眼,八年都过去了。”白薇心里感慨着时光如梭。“不过,你的样子好像没怎么变,果然岁月对男人比较厚待。”

    袁梦站起来。“你们慢慢聊,我去洗点水果过来。”这前夫前妻叙旧呢,没她什么事

    庄奕骋看着她进了厨房,才转过头来对上白薇的视线。“你也没怎么变。这些年,你过得好吗?”当年白薇跟他离婚,不顾家里的阻力,跟一个艺术青年跑出国去了。他确实没有尽到为人夫的责任,所以帮了她一把,否则她早被抓回来了。

    “好的。”开始的时候很艰难,最近两年已经好多了。“你呢?听说你已经是省委书记了,这么年轻就坐到这个位置,可不容易啊。”

    庄奕骋微微一笑。“是不容易,不过如今也容易了。我现在不是什么书记了,就是一米虫,见天的跟孩子们在家里胡闹,等着袁梦做好吃伺候我们。”

    “你变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我记得那时候你总是冷冷的,脸上从来没有表,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是高兴还是难过。我从来没试过,一个人的心思这样猜不透。我每天都费尽心思,但是根本想不出来你在想什么。可现在,你会笑,连眼睛都不一样了。”庄奕骋也有绪了,不再那样拒人千里高高在上。

    庄奕骋挑了挑眉。“人都会变的。我那时候年轻,如今已经老了,自然是不同的。”

    “最重要的,是因为你边有了个不一样的女人吧。”难怪古人说英雄难过美人关。

    庄奕骋点点头。“是,袁梦是一个很好的女人。你在她边会不自觉地就放松下来,开始学会停下忙碌的脚步去享受平凡的生活。我只能说,我很荣幸。”[上校的小妻]熬夜看书首发熬夜看书上校的小妻28

    “看来不是我不够好,只是我不是对的那个人,或者时间部队网游之弹痕最新章节。”白薇心有感慨。

    庄奕骋也料想不到,有一天自己竟然能够跟白薇这样平心静气地坐下来聊天。“是。你很好,只是我们不适合。你看,如今我们都找到了合适的人。”

    一对曾经是夫妻的男女,在离婚八年之后,似乎才认识了彼此。

    “是。”白薇心里微微苦涩,却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这个男人变成如今温和儒雅的样子,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不能融化庄奕骋,另一个女人却做到了!也许,没有哪个女人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

    庄奕骋看向厨房,袁梦刚端了水果走过来。“说起来,我一直很想跟你说一声谢谢。谢谢你给了留下了寓棋这个宝贝。”

    白薇怔了一下,过了一会才开口。“我这次回来,想把寓棋带走。”

    “哦?”庄奕骋微微挑眉。“我想知道为什么?我想听真话,别说你觉得亏欠他什么的。莫非,你如今不能生育?”

    “不是。无论如何,他是我的孩子,我不会伤害他的。”庄奕骋一句话就把她给堵死了,白薇有些慌『乱』。捧着茶,看往窗外,不敢对上他的眼睛。就算庄奕骋变得温和了,他的视线一样犀利。

    庄奕骋点点头。“这一点我相信。对寓棋来说,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但你不是个坏女人。”

    “谢谢。”白薇嗫嚅着说出这两个字,一时间找不到说辞。“是不是不管什么原因,你都不会让我带走寓棋?”

    “是的。”庄奕骋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儿子,不管什么原因!他自己也曾经是个不合格的父亲,所以他没资格指责她狠心抛弃,但不能让他带走儿子。“他现在过得很幸福。如果你真的他,那就不要打扰他的生活。”

    “如果寓棋自己愿意跟我走呢?”其实白薇知道,她这是在欺骗自己。这个叫袁梦的女人连庄奕骋都改变了,何况庄寓棋一个孩子?她突然有种被这个女人抢了丈夫和孩子的感觉。

    “白薇,你知道这根本不可能。说起来,也是我对不起你。他曾经问过我关于他妈妈的事,我什么都没说,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后来,他就不再问了。如今,他有了一个更他的妈妈,他过得很快乐。”庄奕骋一手搂住袁梦的腰,一边从她手里接过一个水果。

    袁梦把果盘往桌子中间推了一下。“白小姐,吃点水果吧。”

    “谢谢。”白薇被她这么一打断,一时不知道怎么继续。但是,她不能就此放弃。“如果,我说如果寓棋真的愿意跟我走,你会不会拦阻?”

    “那不可能!”回答的不是袁梦,也不是庄奕骋,而是站在门口的庄寓棋!

    白薇浑一颤,霍地站起来,看着房门口站着的小男孩。八年过去,当初那个折腾了她一夜才呱呱落地的小娃娃,已经长这么大了。他像小一号的庄奕骋,很像。她颤抖着嘴唇,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这是她的孩子!

    庄寓棋虎视眈眈地看着白薇,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白薇被他这么看着,差点落下泪来。“寓棋……”

    庄寓棋没有应,他无视白薇伸出的手,坐到了袁梦的边。

    袁梦伸出手,『摸』『摸』他的脑袋。

    庄寓棋突然一把抱住她的腰,整个人扑在她的怀里。隐约的,似乎喊了一声妈妈,换来袁梦温柔的拍抚。

    白薇怔忪的脸上,一滴泪滑落眼角。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