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018 你舍得醒来了!

    袁梦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差点没吓死。[`138看书.小说`]“寓棋!”

    “袁阿姨。”庄寓棋小声地叫一声,委屈得眼里都有水汽了。右手吊在脖子上,一副可怜兮兮的小模样。

    袁梦弯下腰,擦擦他的眼角。“怎么会摔伤了?李老师,医生怎么说?”

    “右手骨折,还好不算太严重。袁小姐,我很抱歉。”

    原来,这是一段“三角恋”引起的血案。

    轮滑班只有一个小姑娘,还长得顶漂亮的,男生都想跟她玩。而小姑娘不喜欢别人,就喜欢聪明帅气有个的庄寓棋。另一个孩子气愤不过,推了庄寓棋一把,就成这样了。

    这算是躺着也中枪么?袁梦很无奈地想。

    对方的爸爸也来了,很和气的一个人,一再地道歉,并且主动承担了医药费。

    袁梦也不好揪着不放,只能这样算了。剩下几天的课也没法上了,只好回家呆着。

    他们还没出医院门口,庄伯涛就来了。问过庄寓棋的况之后,他转向袁梦。“袁小姐,麻烦跟我到那边,我们谈一谈。”

    庄寓棋一把拉住袁梦的手。“袁阿姨,不要去!是我想要去轮滑班的,你不要又怪罪袁阿姨!就算摔断了手,我也喜欢,不要你管!”

    庄伯涛脸色非常难看。他的儿子不听话,他的孙子也这么不听话!一个个,都被一个女人给唆使得团团转!

    “庄老先生,首先我很抱歉,我让你的孙子受伤了。但是我并不后悔自己这么做,我只是希望孩子能够得到多一点快乐。他现在还没有那么多的利益加,所以快乐起来很容易。我只是希望在他还容易得到快乐的时候,让他开心一些。”

    庄寓棋拉着袁梦的手,扬着小下巴。“我也不后悔,学轮滑我很开心,跟袁阿姨住在一起也很开心!”

    庄伯涛最后气得脸色都绿了,怒火冲冲一拂袖就坐车离开了。

    袁梦看着车子绝尘而去,她甚至忍不住想:这人会不会从此不管庄寓棋了?随即她又笑了,这或许是好事。如果他能够早些不管庄奕骋,或许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哼!我讨厌他!”庄寓棋还嫌不够似的,补上一句。

    袁梦张嘴想说他,最后又什么都没说,只摸摸他的脑袋。“走吧,咱们回家去。”

    庄寓棋受伤在家,袁梦干脆把福安也接回来,让他们两在家里呆着。这几天中午就不去医院了,要回来照顾两个小孩。

    没几天,学校开学了。袁梦又恢复了早晚两头接送孩子,中午去医院的子。

    子一天天地过去,炎的夏季离去,凉爽的秋天就要到来。

    而那个可气的男人还静静地在上躺着,一点要醒来的迹象都没有。他越发的瘦得皮包骨头,每每让人看着忍不住掉下眼泪来。

    周末的时候,袁梦在医院一呆就是一整天,帮他揉捏手脚,给他说着他睡着之后的种种。她记得电视里的男主角昏迷不醒,女主角不停地在他耳边说话,他就醒过来了。可是庄奕骋一点要醒的意思都没有,她有时候会苦笑着说:“是不是因为我不是你的女主角,所以你不肯醒来?还是说,电视根本就是骗人的?”

    不管她说什么,始终得不到回应。偶尔她都觉得自己的心一点一点地凉了,却无法放弃。只要有一丝的希望,谁又愿意放弃?

    转眼,若水的孩子都瓜瓜落地了。是个儿子,据说长得很像鹰长空。鹰家人欢天喜地的,比任何时候都高兴。连福安都高兴坏了,没事就嚷嚷着要去看弟弟。

    这天,袁梦接到医院电话,庄奕骋况有变!

    她吓得魂都丧了。开着电动车就直奔医院,路上因为慌乱,连人带车的撞倒,幸好只是一些擦伤,没有伤到骨头。

    “他的器官在迅速地衰竭,恐怕熬不了多久……”

    袁梦站都站不住,两腿一软就跌倒在地上。眼前阵阵发黑,耳朵也嗡嗡作响。这一切,是不是梦一场?

    可是,医生伸手把她拉了起来,让她回到现实里,清清楚楚地意识到这不是梦!

    医生离开了,袁梦靠着墙站着,半天都没动。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晕眩虚软得厉害,眼泪不知不觉的就流了下来。

    许久之后,她才回过神来,拿出手机给若水打电话。电话是鹰长空接的,对着那边的人,她说了一句:“医生说他的器官在迅速地衰竭,恐怕挨不了多久……”

    说完了,她终于忍不住哭出声音来,滑落在地上,靠着墙放肆地掉眼泪。那边的鹰长空说了什么,她一个字也没听到。

    第二天,袁梦辞了职,并在最短的时间的内完成了交接。

    离职之后,除了接送和照顾孩子的起居饮食,她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医院里。跟看护学着给他擦体给他翻给他揉捏,只希望自己做的这些,能够让他好起来,至少能延缓衰竭!

    很快,又是一年的元旦。街头巷尾,闹闹的迎接新的一年。

    这一切,上的男人不知道,也不给予任何的回应。他只是静静地躺着,一点一点消耗掉他最后的那点能量。等那点能量消耗完了,他也许就……

    袁梦根本不敢想那个字,夜里想起了也总是忍不住哭。哪怕他们以后都不会再见面,只要知道这个人好好地在这个世界上,她也甘愿。只要他活着!

    有的人,他的存在对我们来说就是一种幸福,跟能否相伴无关!

    庄寓棋毕竟已经懂事了,知道了庄奕骋的况,也总是两泡眼泪没干过,连学校都不愿意去了。天天跟着袁梦一起待在医院里,甚至晚上都不愿意回去睡觉。

    袁梦强拉着他回家,夜里他总是做噩梦,一声一声地喊着首长喊着爸爸,喊得袁梦肝肠寸断。搂着她,一起痛哭流泪。

    袁梦也整夜整夜的失眠,总是睡不着,翻来覆去。好不容易睡着了,又总是吓得醒过来,梦里那个男人在向她告别,然后大步离去。这么折腾下来,她很快也瘦得皮包骨头了。以至于福安被她抱着的时候,嚷嚷着说咯,不愿意让她抱!

    “袁阿姨,首长不会有事的,他一定会醒过来对不对?”

    “袁阿姨,我天天给首长唱歌,他能不能听到?他听到了会不会醒过来?”

    “袁阿姨,首长是不是不我,如果他我,他为什么不醒来?”

    “袁阿姨,如果首长再也不醒来,我就没有妈妈,也没有爸爸了!”

    “……”

    庄寓棋总是不停地问,问得自己泪流满面,也问得袁梦泪流满面。一大一小抱在一起,大的压抑地掉眼泪,小的放声痛哭,让别人看了都忍不住心酸。

    庄奕骋的父母也来过几次,没待多久就走了。

    袁梦似乎看到过他们眼里的泪光,又似乎只是她的错觉。不过,她一点都不在乎,她早已经不对他们寄予任何的希望了。

    幸若水也会不时地给她打电话,鼓励她坚持下去,说奇迹一定会发生的。

    袁梦在这边努力地笑,却笑出眼泪来。“若水,我现在真的什么都不求,只求他醒过来。除了这个,我什么都不想了。”

    什么家庭什么阻力,一切都不重要了!比起这个男人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其他的都可以忽略不计!经历了太多的生死,袁梦太明白了: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我知道,袁梦,我知道。”幸若水也忍不住哽咽了起来。她刚生了孩子没多久,原本长胖一点的子因为忧心,很快就瘦了下来,鹰长空心疼死了!

    袁梦闭上眼睛,任由眼泪滑落,湿了削瘦的脸庞和失去光泽的长发。她已经心俱疲,不知道如何是好。

    两个女人隔着千山万水,在电话里低声地哭泣。彼此安慰着,说着好听的话,谁都愿意相信,却又无法相信。

    ……

    “庄奕骋,你怎么这么狠心?你舒舒服服地睡着了,你让我们这些醒着的人怎么办?你有没有看到庄寓棋哭着什么样子了?他吃不下饭,夜里也不睡觉,睡着了总是被噩梦吓得醒来,大声地喊着爸爸你不要死,你知不知道他有多可怜?”

    “庄奕骋,你曾经说过,想要跟我试一试,这话现在还有效吗?如果还有效,你一定要醒来才行啊!还是说,你后悔了,你不想再跟我在一起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坏,说开始的是你,说放弃的也是你!”

    “庄奕骋,你到底要折磨我们到什么时候?十年二十年,你说个期限行吗?”

    “……”

    不管她说什么,她都是在自言自语,永远也不会得到回应。袁梦知道,却还是忍不住说。如果什么都不说,她怕自己会疯掉。

    说着说着,眼泪又开始掉下来。酸涩的眼睛又被浸泡得很疼,眼泪却不受控制。

    泪水模糊了视线,袁梦靠着感觉给他揉捏着手臂,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在他的手上。她紧紧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她以为自己已经够坚强了,却原来不是,她还是这么多眼泪。

    “谁欺负你了?”虚弱的声音,熟悉而陌生。

    袁梦浑一震。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