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002 第一次亮相

    那天晚上,饭桌上其乐融融,不时的能听到父子两的笑声。

    夜里,庄奕骋躺在上,想到儿子今晚的快乐样子,居然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又进入了忙碌之中。

    而庄寓棋每天就盼着赶紧到家长会,一面又担心着那天首长大人会放他的飞机,心里纠结得厉害。每次只要见到首长,都不忘提醒一遍。

    俗话说,计划赶不上变化。K市发生了连夜大暴雨,山体滑坡,一座村庄就这么被埋葬了。作为省长,庄奕骋第一时间赶到了救灾现场,没没夜地指挥施救、安抚的工作,忙得一塌糊涂。

    眼看着就要到星期二了,庄寓棋急得不行。别说参加家长会,他连首长的人影都见不到。他急忙打电话,电话是首长的秘书接的,首长连接电话都没时间。

    于是,盼望了几天的庄寓棋知道,首长又要放他鸽子了。第二天上课,小朋友一点精神都没有,因为明天就是家长会的子了。听着其他同学叽叽喳喳的说着爸爸妈妈怎么样,他心里更加的失落。

    庄奕骋疲惫地坐进车子里,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怎么睡了,体力也有些透支。揉揉疼得厉害的头。

    “庄先生,你没事吧?”秘书关心地问道。前面开车的警卫员兼司机也回过头来,关心地看着他。

    庄奕骋摆摆手。“我没事。开车吧。”

    “好。”

    过了一会,秘书向庄奕骋报告:“庄先生,寓棋少爷三个小时前给你来了电话。他听说你在忙,没说什么就挂了。不过,我猜想可能跟家长会有关。”

    这也在庄奕骋的程安排里面,所以小马也知道这一次他要参加庄寓棋的家长会。本来他早就该提醒了,但是救灾工作一直在紧张地进行,他们经常连话都说不上,所以这件事也几乎被忘了。

    庄奕骋倏地睁开眼睛。他想起来了,家长会!“小马,今天星期几?现在什么时间了?”

    “星期二,凌晨五点。四个小时之后,寓棋少爷的家长会就要开始了。”

    “老李,马上赶回T市。直接开到阳光小学,辛苦了。我眯一会,到了就叫醒我。”他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会。但是答应了儿子的事,他再也不能失约了!否则,刚刚培养出来的那点父子温,也许又要失去了。

    “庄先生……”秘书还想说什么,他担心省长大人的体撑不住。三天三夜没睡,就是铁人也撑不住的。

    庄奕骋没有吭声,似乎已经睡着了。他一衣服都已经脏污了,头发又乱又脏,脸色也很难看,瞧着很是狼狈。

    秘书不再出声,心里明白庄奕骋肯定不会改变主意的,他能做的就是营造安静的环境让他好好地休息一会。

    就连小马也努力把车开得更加平稳,力求让后座的人睡得更加舒服一些。

    ……

    庄寓棋从昨晚开始就不停地祈祷着首长赶快出现,明天他就有家长来参加家长会了,不再成为班上唯一一个没有爸爸或者妈妈来参加家长会的小孩。可是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一直到他睡着,首长也没出现。

    早上,小孩是从噩梦中醒来的,他梦到首长又没参加家长会,班上的孩子都在笑话他!笑话他是没有妈妈的孩子,笑话他没有爸爸疼……他急得想要反驳,却又无从反驳,硬生生的憋醒了。

    醒了还有些迷糊,喘着气打量着房间。然后猛然想起什么,一把跳下,赤着脚就往外跑。

    保姆刚好从厨房出来,看到他忙迎了过来。“小少爷,怎么鞋子也不穿?”

    “宋妈,首长回来了吗?”庄寓棋一边问,一边往庄奕骋的房间跑。

    “先生还没回来。小少爷,你快洗脸吃早餐吧。”

    庄寓棋打开爸爸房间的门,看着整整齐齐的铺,看着那豆腐块似的被子,愣愣地站在门口好一会,才有退出来,蔫蔫地被保姆推进了洗漱间。

    刷牙洗脸之后,庄寓棋小朋友还是黏黏的。戳着碗里的早餐,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频频看向门口。

    “小少爷,你是不是体不舒服?”保姆宋妈有些担心,因为小少爷平常的胃口一直都是很好的。

    庄寓棋摇摇头,咬了一口手里的包子,又把它丢会碗里。“我吃饱了,我去上学。”说着一溜烟就跑了,保姆追在后面跟他说话,他也没理会。

    坐进车子里,庄寓棋小朋友眼睛里都有水汽了。可他紧紧地咬着嘴唇忍着,委屈地揪着自己的衣摆。从前首长也没有参加过家长会,但那时候首长都以忙的理由给拒绝了。他虽然失望,却也还是学着体谅大人。这一次却不一样,他熄灭了许久的希望已经被庄奕骋一把火给点燃了。如今又被兜头一盆冷水泼下来,就不是简单的失望,而是无比的委屈和对这个爸爸的失望!

    车子到了校门口,庄寓棋刚从车上下来,就碰到了班上的一位男生。在他的旁边,跟着一位打扮时尚但面容温柔的女,显然是他的妈妈。

    “庄寓棋,你爸爸呢?该不会,你爸爸又没来参加家长会吧?”那男生一边问,一边得意地翘着下巴。

    庄寓棋没像那时候在若水的班上那样揍人,而是直接不理人,蔫蔫地往班级教师走去。还能听到那个男生跟他妈妈说自己的事,庄寓棋于是走得更快,最后干脆用跑的。眼睛里,含着倔强的泪水,所以他低着头不敢抬起。

    今天的教室比往常闹了许多,除了四十多位学生,还有他们的家长。有些还是全家出动,什么爷爷爸爸妈妈外公外婆,真可谓众星捧月。

    在这帮吱吱喳喳,比往常都兴奋的孩子里,孤零零地坐在位置上的庄寓棋看起来特别的可怜。

    很快,家长会的时间就到了。班主任站在台上,看着孤零零坐着的庄寓棋,心里叹了一口气。为了不让孩子更伤心,她问都不敢问。“请各位同学和家长安静下来,我们的家长会马上就要开始啦。”

    ……

    “庄先生,已经到寓棋少爷的学校了。”

    庄奕骋倏地睁开眼睛,跨下车子,直接往里跑。跑了几步又停下来,回头看着秘书小马。“小马,寓棋在哪个教室。”一边问,一边看时间。九点刚过五分,还来得及!

    秘书小马马上跑了过来,带着这位年轻的省长到某个教室。

    庄寓棋刚到教室外面,隔着窗户,看到了教室里坐得满满的,每个人脸上都很高兴。唯一一个低着脑袋把玩着笔的,是他的儿子庄寓棋。那一幕,让庄奕骋自以为够强硬的心脏,狠狠地疼了一下。如果那天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职,那么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根本不配做一个父亲!

    他深深吸一口气,大步跨到了教室门口。“老师,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教室里,所有的目光齐刷刷地看过来。看着这个高大但一狼狈的男人,有些不解。班主任的眼里也有些疑惑,正要开口问呢。

    突然,庄寓棋刷地站了起来。“爸爸!”这一声,是激动,是骄傲,还是委屈。几乎在高兴地笑了的那一刻,庄寓棋眼里含着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在他的眼里,完全看不到首长那一的狼狈,他脑子里只有一个信息:首长来了!对于他来说,只要首长来了就好,是否一荣光都不重要。因为,他只是想要爸爸能来,跟荣耀无关!

    “您是庄先生?”班主任也没见过这位神秘的家长,这是第一次见面。对于这位失职的家长,她心里也有些不满,但是也做不了什么。

    庄奕骋微微一笑。“是。不好意思,我已经努力赶过来了,没想到还是迟到了。”

    “啊,没关系。请坐到庄寓棋同学的旁边,谢谢。”

    “好的,谢谢。”庄奕骋在所有人的目光里,走向他的儿子。那一声爸爸,如一把刀,深深地扎到了他的心脏里。

    “啊,我知道他是谁了!他就是电视里播的那个在救灾现场救了好多人的领导!”不知道是哪个妈妈突然叫了起来。最近K市发生灾难,许多人都在关注着现场况。

    霎时间,原本因为庄奕骋一狼狈而偷偷忍笑的人,眼里一下子满是钦佩。

    庄寓棋小朋友直直地站着,膛前所未有的

    庄奕骋微微一笑,抬手摸摸儿子的脑袋。“对不起,爸爸来晚了。”

    庄寓棋看着他,笑得那么灿烂。对于他的来晚,确实再也没有一点怪责。

    庄奕骋想,他应该是第一次看到孩子这样稚嫩又灿烂的笑容。这些,他都有机会分享的,可是他错过了。幸好,还不算太迟!

    平复心,扶着儿子的肩头,两个人一起坐下来。

    家长会接着进行。

    庄奕骋的体已经撑到了极点,精神却极好。因为,他看着儿子那直的腰杆子,微微扬起的骄傲下巴,心里的疲惫就一点一点的消散。

    原来,有时候快乐就这么简单。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