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173 羊爱上狼的壮烈

    如明月是在半夜醒来的,而且是饿醒的。她已经接近两天没吃东西了,胃正在跟她权利抗议,一阵阵收缩一阵阵地疼。

    刚刚睁开眼,又没灯光给刺得急忙闭上。再睁开时,眼内依旧是一片迷茫,不知在何处的迷茫。最后还是因为哭泣过度而酸涩的双眼让她慢慢地想起发生了什么,想起这是在某酒店的房间里。

    心还是疼得无法呼吸,可是已经哭不出来了。只是心脏也在一阵阵的收缩,让她觉得空气稀薄,几乎喘不过气来。

    咬着牙关,如明月从上爬起来。看着自己皱巴巴的衣服,摸着乱糟糟的头发,她本想走浴室去洗个澡,但真的太饿了,她担心自己在洗澡的过程中晕倒,于是换了衣服,打算出去买点东西。

    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餐厅超市都已经关门了,幸好酒店旁边拐弯处有个真功夫。饿过头了不适合吃硬的或者油腻的东西,喝点粥什么的刚刚好。绕是这样,如明月的胃也耍脾气不愿意配合,喝下去就翻腾起来,差点又全吐了。就这样停好一会才能喝一口,一碗粥愣是吃了半个多小时。

    凌晨时间,路灯虽然开着,但是并不那么亮。因为酒店就在旁边,如明月才敢走到这里来吃东西。A市这样的大都市什么人都有,总有一些人不肯踏实劳动,而动起歪脑筋来。但是如明月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的不幸运。

    她快要走到拐弯处了,也就是真功夫和酒店的中间,那地方的树比较高大茂盛,路灯就显得比较朦胧了。她根本没注意到,突然的就窜出几条人影来。然后晃眼的白光让她心里一冷,竟然是刀!

    “不想死的就把钱包拿出来。”凶狠的声音,刀尖对着她的心脏位置。

    如明月被吓得倒抽了一口气,她不想给他们钱包,但是她更不想把命给丢了。于是,她颤抖着手正要从包里拿钱包,其中一个歹徒一把将她的包抢了过去。

    他们也许也知道这个地方离酒店不远,很容易被保安发现,所以抢了她的包几个人就跑了。

    如明月没有追,事实上她的两条腿还在抖着。她很想马上跑回酒店,可是腿软得厉害。好一会她才跌跌撞撞的往酒店方向跑,看到酒店门口的那一刻,她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她的包里并没有多少现金,有存款的银行卡和证件都不在里面,而是被她放在了行李箱里,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

    捡回一条命的如明月回到自己的房间,心脏还没有恢复正常。她刚才真的吓死了,不时的就在新闻里看到歹徒抢劫的时候还杀人,光是想就让人恐惧不已!还好,还好!

    在上躺了一会,等心跳恢复了正常的跳动,如明月进浴室洗了一个澡。水洒在上的触感,又让她想起了男人那双强有力的手,差点又落泪了。

    洗了澡躺在上,却再也睡不着了。如明月拿过手机,刚刚开机成功,短信提示的声音就响个不停。打开来一看,全是简单的,有好几十条,越到后面就越着急,最后一条是两个小时前发的。她这才想起来,自己约了简单一起逛街的,她等不到人电话又不开机,肯定吓坏了。

    如明月犹豫着要不要给简单打个电话,可现在已经凌晨了,简单肯定已经睡了。想来想去,她只发了一条短信,心想着简单要是睡着了,短信也不会把她吵醒。她要是没睡,肯定会打过来的。

    结果短信才刚刚发过去,一会简单就打过来了。“月月,你去哪里了?怎么人不见,电话还关机!我找了你一整天了,要不是不够24小时,我都去警察局报警了!”

    简单没去过如明月住的地方,所以除了约好出来见面,她根本找不到她。想到简单着急了一整天,如明月心里也是非常的愧疚。“单单,对不起……”

    因为哭得太久,她的声音非常的嘶哑,聪明人一听就知道不对劲。

    “月月,你怎么了?怎么声音这么难听,感冒了吗?”简单马上听出来了,追着她问。

    “我——”如明月不知道怎么跟她说,她也不想连累简单担心。

    简单对如明月也算是了解,所以马上就意识到问题了。“月月,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苍唯我欺负你啦?”

    好友温柔的声音马上让如明月眼眶渗出液体来。“单单,你恭喜我吧,我终于脱离魔掌了,苍唯我终于让我离开了…。”

    她嘴里说着让人家恭喜她,眼泪却掉得一塌糊涂,连带着声音也是哽咽的。

    简单也听出来了,她怔了一下。“月月,你在哪里,我过去陪你好不好?”她不再往深里问,只是想在她最难过的时候陪着她。

    如明月的眼泪掉得更厉害,她心里一声声地骂着自己,她对不起简单,太对不起简单了!

    简单不说话,静静地听着她哭,一个安慰的字也没有说。作为好朋友,她知道明月看似柔弱,骨子里却是很坚强的,她只是需要发泄出来。

    过了好一阵,如明月才控制了自己的绪。“单单,我在太和路拐角的那个XXX酒店1008号房。你现在不要过来,等天亮你再过来,要不太危险了。”

    “好。那你乖乖地去洗个脸睡一觉,睡醒了我就到了。”

    “好。”如明月乖乖地应了,也乖乖地做了,就像一个听话的孩子。只是躺在上,眼睛干涩得厉害,脑子也是昏沉沉的,但怎么也睡不着。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有一些不受控制的画面在脑海里闪来掠去,不让人安生。

    在上翻来覆去,意识刚有些迷糊,房门就敲响了。

    如明月一个弹跳起来,知道是简单过来了,她整个人扑过去开门。

    “单单。”如明月像是一下子变小了,紧紧地抱着比她还小的简单,像一个小孩依恋自己的姐姐一般。

    简单一手抱住她,一边推着她往里走,一边艰难地把门给关上。“好了,没事了。”

    两个人在边坐下,如明月把脸埋在简单的颈窝里,一声不吭,但慢慢地就觉得心里不那么难受了。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打开了话匣子,喋喋不休地说着,零零碎碎、前言不搭后语的。

    简单默默地听着,只有偶尔应和一声。有些东西在明月的心里压抑了太久太久了,她需要把这些东西都掏出来,才不会一直那样沉重。

    “单单,我要离开这里。”这是如明月给这絮絮叨叨的叙述下的结论。她要离开这里,离开有苍唯我存在的地方。

    简单手臂环着她的肩头,抚摸着她的发。“去哪里?要不我也把工作辞了,跟你一起去?反正这工作也做了这么久了,还要天天看到花红妆那个孔雀,我也烦了,换一换也好。”

    如明月难得的笑了。“我们都辞职了,到别的地方喝西北风啊。你先呆着,等我找到地方安定下来了,你再过去也不迟啊。”

    她知道自己不可能那么快就恢复过来的,她也不希望自己的好友一直看着自己的挣扎。

    “那好吧,我等你安定了再去投奔你。你要加油哦,我把自己的后半辈子交给你了。”

    “我好有压力哦。”

    “有压力才有动力嘛。”

    ……

    如明月订了当天晚上的机票,飞往B市,皇城脚下。

    白天,简单陪着她,在酒店窝了一整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电视节目乱七八糟地看,饭也没好好吃。

    简单把如明月送到了机场,在她过安检时,哭得一塌糊涂。她不是矫,只是太明白如明月这一次离开就等于放弃了自己的,放弃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很深的伤,她只是替月月难过。

    如明月深深地看了好友一眼,缓缓地转,再也不曾回头,只是眼角闪着晶莹的光。

    别了,我的朋友。

    ……

    如明月有着很好的能力,很好的学历,就算是在B市这样竞争非常大的城市,要找一份比较好的工作也不太困难。

    刚到B市的时候,她还是在出租屋里窝了一个多月,直到终于不再终落泪了,才开始找工作。前后不到一个星期,她就找到了一份合适的工作,开始了朝九晚五的子。

    子静静地流逝,不知道算是快还是慢,因为时间始终是那样的脚步,快慢只在过子的人心里。

    如明月戒掉了报纸,也戒掉了电视,任何可能看到或者听到那个人消息的渠道,她都拒绝着。工作不算忙碌,但是她总能找到事干,总能让自己充实起来。脑子和体每天都是极限,回到家只想洗澡睡一觉,也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想不该想的事了。

    在B市的街头遇到幸若水,这是如明月没有料到的。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有人的守护,幸若水就像一朵绽放的百合花一般美丽照人。

    如明月也听说她经历了许多的磨难,很不容易才收获了。如今,在她的脸上只有幸福的光彩。她还是那样的娴静柔和,一如既往的让人着迷。

    两个人在冷饮店坐了一会,如明月就离开了。她是外出办事的,时间比较紧。

    时光飞逝,转眼又是一年。

    如果说遇见幸若水是意外,那么遇上苍唯我就是晴天霹雳了。

    如明月怎么也想不到,不过是偶尔加班到比较晚而已,居然在路上遇到了苍唯我。而且,还是受了伤的苍唯我。

    那是在如明月从公车站回出租屋的路上,那段路的路灯有些暗,夜里一个人走还是比较危险,所以她尽量避免加班,过了九点也不出门。

    那段路也有个拐角,她就是刚刚走过拐角,就看到前面不远处人影翻飞,显然是有人在打架。她吓得猛地站住,瞪大了眼睛,考虑着是要继续往前走还是往后跑。只是她还没想明白,人影翻飞就停止了。

    “出来!”男的声音,冷冷的。

    如明月浑一震,不是因为这个声音冷,而是因为纵然隔了两年,这个声音之于她还是那么熟悉。苍唯我!

    如明月没有动,她不是故意不动,是因为她动不了。她做梦也没有想过,这辈子还会见到苍唯我,这个让她心里淌着血锁进记忆里的男人。

    “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他又说道,声音有些喘。

    如明月回过神来,转头拔腿就跑,用了生平最快的速度。然后,后就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不一会就跟上她了。

    有力的手抓住她的肩头,让如明月根本动弹不得。她有种世界要塌了的感觉,整颗心都在恐惧。好不容易现在已经不去想,不再一想起这个人就落泪,她真的不想见到他,真的不想!

    苍唯我用力地将她转过来,看着眼前的女人。他自己都不知道,仅仅凭着一种感觉,他就能认出她来!他清清楚楚地知道她是如明月,而不是若水。

    借着路灯昏暗的灯光,他以自己都不知道的贪婪目光看着眼前一脸惊慌的女人。已经两年没见到了,可是还是熟悉的眉眼,熟悉的感觉。每当夜里辗转反侧无法成眠,他也会想起她来,想起她深深的眼眸、淡淡的笑容、温柔的声音……想得**澎湃,想得蚀骨难过。

    如明月挣扎不妥他的钳制,急得都要哭了。她害怕所有的努力都功亏一篑,再度回到那暗无天的状态。对于这个二十几年来唯一过的男人,她压根没有信心能够真的彻底将他驱逐出自己的世界,所以她不能看到任何一丁点的希望火花!哪怕是一丁点!

    “逃什么?”苍唯我的手落在她的脸上,声音嘶哑得厉害。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经历了一场搏斗的缘故,还是因为心里的澎湃。或许,他自己也无法厘清。

    如明月咬着嘴唇,只是挣扎,不愿意回答一个字。她怕一开口,所有的伪装就破碎了。

    在我们的生命里,总有一些人深刻地刻进骨髓里,唯有永不相见才能换来一点安宁。

    苍唯我之于如明月,便是这样的存在。

    毋庸置疑。

    ------题外话------

    嗷嗷的,努力更新新文啦,亲们支持我吧。我会一直一直努力的!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