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169 独占暴龙

    如明月站了许久,才脱离似的跌回了沙发里,怔怔地发起愣来。

    幸若水自杀了!

    苍唯我的离去让她伤心,但是她同时也觉得心里一寒,那个可怜女子的自杀,是否自己也是帮凶?

    这个质问让如明月心里陡然生出许多的恐惧来,仿佛自己真的参与其中,得那个可怜的女子不得不以结束自己的生命来消极抗争。

    在沙发里怔了许久,她突然一转头,就看到落地窗倒影出来的自己的影。不用外人说,她自己也知道消瘦得有多厉害。这样的自己……又何尝不是在自杀?不同的是,幸若水是直接自杀,她这是慢自杀!

    如明月暗暗心惊,一向珍惜生命一向坚强的自己,竟然在进行慢自杀!她心里一下子慌了起来,这种慌乱蔓延得很快,就如荒草曼生……

    如果不是母亲的电话,她恐怕会这么在沙发里坐上一整天而不知道回魂。母亲对孩子总是最了解的,所以一下子就发现她的不对劲,她只好撒谎说刚刚睡醒,做了个噩梦。幸好母亲也没再追问,只说她有什么事一定要跟爸妈说,爸妈永远是站在她这边的!

    如明月心想,如果母亲知道她做了别人的小三,恐怕这句话就不成立了。母亲可以接受她没有出息,却不能接受她不自

    缓缓地站起来,来到落地窗边,看着自己的影,她陷入了失神当中。许久之中她一个激灵醒过来,眼神一下子变得清澈坚定起来!

    她不能再这样慢自杀,她要坚强起来!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必须坚强起来!

    想到这里,如明月跑进厨房,把早上熬的粥,开始今天的第一次用餐。

    那天后,苍唯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如明月也没想过给他打电话或者发短信,她开始努力地调整自己的心,让自己一点一点的放松起来快乐起来。

    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之寒,不是你想要快乐起来就能快乐起来的。但是,一个人想要坚强的时候,快乐就会一点一点的回来。

    也许真的是心好了,如明月吃下去的东西总算是慢慢见效了,大约过了一个月,她脸上上就有些了,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不再那么的苍白吓人。

    没能跟父母一起过年,这是如明月莫大的遗憾,所以自己的体养好了,她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这个月以来,苍唯我并没有出现过,所以她没办法跟他提起这件事,只好给他打电话。还好,他同意了。

    如明月定了第二天中午的机票。关了电脑,花了一个晚上把要买的礼物都准备好了,满满的一个旅行箱。自己则只带了几衣服,还有一张银行卡。因为吃穿住行基本上都不需要自己花钱,她这年做翻译的钱全都省了下来,对普通人来说是一笔可观的数目。

    夜里躺在上,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如明月干脆也不勉强自己,就这么盯着窗外的月光看,后来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虽然是中午的司机,她还是定了早上六点半的闹铃,早早的起来准备早餐,吃完就拉着行李直奔机场。

    飞机滑行的那一刻,她想要给苍唯我发一条短信,但是想了许久,还是关了机。也许,他正陪在幸若水边,那就不要打扰他们的时光吧……

    心里的苦涩随着飞机起飞时失重造成的难受一起,让她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她不得不用力地按住自己的腹部,一直到飞机停止上升平稳飞行之后,她才敢松开手。

    如明月到家的时候都已经是夜里了,她不忍心敲门叫醒父母,但是她没有家里的钥匙,所以也没办法。

    门是母亲开的,睡眼朦胧,后还跟着父亲。借着昏黄的灯光,待看清眼前的人是谁,两个人的睡意一下子就跑光了。“你这孩子,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和你爸也好去接你。这三个半夜的,要是遇上坏人,你让我跟你爸怎么办?”

    如明月扑到他们的怀里,肆意地撒。被母亲搂住的时候,如明月差点落下眼泪来,还好忍住了。

    一家三口亲亲密密的,搂着就进了屋。

    毕竟时间是半夜,就是想要彻夜长谈那也不行。第二天不是周末,爸妈也都要去上班呢。

    如明月洗了澡出来,抱着妈妈的手臂,撒非要跟妈妈睡。“妈,我想你和我爸了,我今晚就想跟你睡嘛,妈!”

    最后,母亲被她磨得没办法,就把丈夫给抛下,跟女儿睡一个房去了。

    如明月看着爸爸那委屈的样子,又跑去哄他,然后才回自己的房间去。爬上,窝到妈妈的怀里,舒舒服服的呼了一口气。“好久不跟妈睡了,这感觉真好!”

    梁少卿抚摸着女儿的长发,慈和地笑着。“你这孩子,怎么越长越回去了。来,让妈妈看看,是不是在外面受什么委屈了?”

    如明月抬起头来,敞开来让母亲看。她的脸一直都很小,就是最胖的时候也是小小的,不管胖瘦都变化不大。她特地穿了那种显胖的睡衣,所以母亲恐怕也看不出什么来,毕竟这段子她也算是长回来了不少。脸色已经变得红润了,又加上洗了澡出来更是红扑扑的,所以母亲是看不出来的。

    “妈,不用看了,我都胖了。不信我们明天一起去过秤,准是胖了好几斤。”她笑呵呵地说着,又趴回母亲的怀里。

    梁少卿撇撇嘴。“这骨头都硌人了,还说胖呢。不过,你从小打到就没胖过,也不知道吃的东西都到哪里去了。亏得我是你亲妈,要不别人还以为我虐待你呢!”

    如明月吐吐舌头,心好得不得了。“妈,哪能啊。小时候谁不说你把我养得好,这长大了,大家也还夸你把我教得好。妈,我最你了!”

    梁少卿呵呵地笑。“得,这次回来,打算用甜言蜜语把你妈给灌醉呢。还有啊,这话要让你爸听到,他准又委屈得跟什么似的。对了,这次回来待多久啊?你过年没回来,要是可以,多在家里呆几天吧,你爸真是想你了。除夕那天不知道念叨了多少次,夜里睡着也跟烙煎饼似的,就怕你在外边一个人过年孤单……”

    如明月听着,眼泪就出来了,吸吸气,笑着说:“妈,我好着呢。这次我打算待久一点,老板也批准了。妈,我要好好陪陪你和我爸!”

    母女两说了许久的话,终于熬不住,一起睡了过去。小地方没有夜生活,安安静静的,最适合睡觉。

    ……

    如明月一觉睡到上三竿。起来的时候,母亲都已经上了一节课回来了,正拎着菜进门,打算给她准备午餐呢。

    “得,睡到这会,早餐也没吃是吧。你在外面可不能这样,久了胃会出问题的。就算是再困,也要先起来吃点东西再睡,知道吗?”梁少卿不同意孩子离家太远,就是怕她亏待了自己。

    如明月靠过去,赖在母亲上撒。“妈,我知道啦。我在那边可不是这样的,我这不是在家里,睡得太舒服了就想赖嘛!”

    “你呀!”母亲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但脸上全是笑意。

    如明月得逞地吐吐舌头,跑进去洗漱换衣服。出来的时候,爸爸如和风也回来了。昨夜缠着跟妈妈睡,可把爸爸给惹到了,所以她急忙殷勤地拉着爸爸坐下来,说要陪他下棋。

    如和风自然是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的,他也没有真的生气,不过宝贝女儿肯陪他下棋,那是再好不过。所以父女坐在小凳子上,开始像以前很多次一样对弈。

    一局还未结束,梁少卿的饭已经做好了。喊了两次父女两都盯着棋盘看,她不得不发飙,这两人才乖乖的坐到饭桌上开始吃饭。

    “这有的是时间,还差吃饭这会功夫不是?”梁少卿瞪了丈夫一眼,不满地数落。

    如和风跟女儿交换了一下眼神,看着女儿可地吐舌头,眼里都是笑意。

    梁少卿用筷子敲了一下如明月的手背。“好好地给我吃饭,做什么鬼脸!还有你,也给我好好吃饭,为老不尊教坏子孙!”说着,也敲了一下如和风的饭碗。

    父女两这才乖乖地吃饭。从小到大,他们家当家作主的都是妈妈,这都已经习惯了。现在的这一幕,以前也是经常上演的。按照如明月的话说,这是他们家的乐趣之一!

    ……

    如明月就这么在家里住了下来。她关了手机,放心的开始休假。她在心里想着,如果苍唯我从此都不再怜惜她,那就好了。可是想着以后都跟这个人没关系,她又觉得心里疼得厉害,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然而,每次听到妈妈提起小琳表姐的事,她都越发的觉得,从此断了是最好的。她没办法像别人那样,可以为了跟自己的父母反目甚至断绝关系,她是断然不能接受的!如果自己的父母都不能原谅自己和祝福自己的婚姻,她不认为她能够从此都快乐!

    子悄然流逝,眨眼间,已经来到了5月。如明月已经在家里待了有两个多月了,不与任何人联系,清清静静不受外界的干扰。

    母亲好几次问到她工作的事,她不相信有老板愿意给自己的员工放两三个月的长假,又不是产假!

    如明月只好说“实话”,她已经辞职了。想好好休息几个月,然后再找新的工作。原来那工作太累了,连过年都不能回家,她可不能接受。

    听她这么说,梁少卿倒也觉得辞职了好。“这也好,工作虽然重要,但到底没体健康重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歇一歇也好,咱们家又不是那么缺钱,犯不着那么拼命。”

    如明月把一年做翻译攒下来的钱全部给了母亲。母亲说给她管着,以后等她结婚了再给回她。如明月没说什么,只是抱着母亲的胳膊撒。她自己也不知道,那一天到底有多远……

    就在如明月以为自己真的可以不用再回到A市,真的从此跟苍唯我不再有牵扯的时候,事又发生了变化。

    苍唯我的左膀右臂兼军师的肖岩直接把电话打到他们家的座机,要求如明月尽快回A市。至于为什么,他则没有说,只说她要马上回去,否则她会后悔的。

    这几个月来,如明月心里是痛的。人生第一次上一个人却不得不和他撇得干干净净,她怎能不难过?然而,为了自己为了苍唯我也为了那个可怜的女子,她是真心的希望能够从此再不相干的。

    如今接到这个电话,她一时也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回去。她心里自然是不愿意回去的,纵然她那么想看看那个男人,那么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可是,如果她真的不会去,苍唯我的人会不会找上门来?会不会让事闹到人尽皆知,让父母也没有脸面做人?

    在这样的迟疑里,如明月又磨了两天。

    到了第三天,就在如明月以为也许可以继续磨下去的时候,苍唯我的人来了。

    他们来的时候,如明月不在家,而是去同学家看望她刚生的小宝贝了。回来的时候看到客厅里跟父母面对面坐着的人时,她吓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你们——”如明月下意识的想要质问,她担心他们在父母面前把什么都说了。可是话到嘴边,又突然止住了。爸爸妈妈没什么不该有的表现,也许他们还什么都没说。

    “月月,你同事来看你了,也不知道过来打个招呼。”梁少卿说着,看着女儿的眼神里有着一丝疑虑。

    如明月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原来他们真的还没说。她努力地露出笑容,摆摆手。“你们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吓了我一跳。还有,你们上门也不知道换一衣服,这小地方的人很少看到穿这么正式的,指不定还以为是黑社会呢!”

    “月月,怎么说话的呢!”

    “没关系。我们平时就这么开玩笑,大家都习惯了。”

    如明月根本不知道这两个人叫什么名字,但幸好他们不是长得凶神恶煞那种,否则说是她的同事父母也不会相信的。

    借口带他们到处看看,如明月就跟那两个人出了家门,往小镇边上一个树林子里走。

    “是苍唯我让你们来的。”如明月努力地呼一口气,微微眯起双眼看着远去。她心里乱七八糟的,理也理不清楚。

    “不是,是肖哥让我们来的。”

    如明月有些意外,转过来盯着他们看。虽然三天前也是肖岩打的电话,但她以为那是肖岩奉了苍唯我的命令给她传达信息。如果现在这两个人来了也还是肖岩吩咐的,那说明根本不是苍唯我让她回去的。“是不是……苍唯我出了什么事?”

    那两个人彼此看了一眼,不吭声。过了一会,其中一人说:“如小姐你回去就知道了。我们只是奉命来带你回去,其他的一概不知道。”

    如明月没再问,她知道,他们这样的人都是要守口如瓶的,不能说就是不能说。只是她的心更加忐忑起来,隐约觉得也许是苍唯我出事了。可是,就算他出事了,自己回去又能改变什么呢?“如果我不跟你们回去呢?”

    “肖哥说了,如果如小姐不愿意回去A市,让我们把你在A市的况跟你父母聊一聊,也许他们能够帮忙拿个主意!”

    “你们——”如明月气得冒烟~!这是赤luoluo的威胁!肖岩太狠了,竟然一下子就掐住了她的七寸!她什么都不怕,就怕父母知道自己的事,惹他们伤心!现在小琳表姐的事在前,父母的态度让她明白,一旦父母知道了她在A市的一切,他们肯定要崩溃的!

    如明月深深地呼吸,心里眼里有着凄凉。许久之后,她才状似自言自语地说:“我跟你们回去。”

    从苍唯我掠夺了自己的体那一刻起,她就应该知道,如果不是他肯放人,她是逃不掉的。

    逃避了两三个月,如明月又再次回到了A市,回到了这个让她伤心也让她牵挂的城市。而她依然不知道,等待着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从肖岩口里知道,幸若水失踪了的那一刻,她异常的愕然。当肖岩头头是道的告诉她,她可以趁这个机会夺取苍唯我的心时,她也不由得相信,也许她真的可以独占这个苍唯我!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