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164 宝贝,别哭

    如明月开始慢慢地适应了目前的生活。

    她本就是个安静的人,即便不得不成为苍唯我的妇,也不改她的娴静。有些无力改变的事实,她已经不去想。他来的时候,她便以自己的方式努力地对他好;一个人的时候她就忙着自己的工作,或者跟朋友出去吃饭逛街。

    如明月想,她应该算是快乐的。因为她在着,并且她所的人就在边。也许他并不她,但给了她他所能给的温柔。她是个知足的人,所以她快乐着。

    而快乐的子总是过得很快,一眨眼的就来到了炎炎六月。

    在一起大半年了,对于苍唯我的事,如明月依旧知之甚少,她也从不问。偶尔他主动提起,她便认真地听着,在他需要的时候才会发表自己的意见。但更多时候,他只是需要她听着而已。这使得如明月越加的心疼他,因为这恰恰说明,这个男人很寂寞。

    随着时间的流逝,苍唯我来公寓的次数越来越多。有时候连着几天都会过来,有时候哪怕已经半夜了,她从睡梦中醒来发现他一疲惫地走进来。

    他依旧是不惜自己的体,吃饭经常不按时,所以总是闹胃疼。只要他在公寓里,如明月都极力地让他的饮食变得规律起来,也不停地通过学习做一些对胃有好处的膳食。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感染了,苍唯我饮食不规律的况慢慢的总算有所好转,到了用餐时间,只要不是忙得完全忘了都会叮嘱秘书准备餐点。

    如明月也慢慢地喜欢上了自己的新工作。一方面是比较自由,另一方面,对一个中国人来说能够将一门外语用到得心应手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有了经验和口碑,她接到的翻译慢慢的就多了起来。有时候碰到特别急着要结果的,她一般都拒绝,她不愿意因为工作而耽误了与男人在一起的时间。

    也有人想要请她去做现场翻译,薪很高,但都被如明月拒绝了。她始终急着苍唯我说过,只要他来,她就必须在家。而她在心底里并不曾忘记,与他在一起的子是偷来的,她舍不得浪费一分一秒。

    又是一天过去了,夜已经深了。

    如明月掩嘴打了个哈欠,拿过纸镇压住稿子,关了电脑。站起来,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

    抬手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已经是十二点过了,想必他不会过来了。明明已经习惯了,心里却还是微微失落。努力地笑了笑,用水洗了一把脸,爬上去睡觉。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耳边似乎吵闹得厉害。她想要想过来,可是真的累了,挣扎了许久也没能从黑暗里醒来。待终于挣扎着睁开双眼,好一会盯着天花板失神。

    房门只是遮掩起来,所以能看到客厅透进来的光。而那吵闹的声音并不曾消失,分明是有人进来了。

    如明月一骨碌的爬起来,她并不害怕,她知道他的人一直在暗中守着,坏人是进不来的。况且这么晚了,恐怕他又喝醉了。

    如明月披上外跑出去,看到客厅里来来往往的不止一个人。他很少带人来,就算来也只是他的得力助手。两个人也总是很快就谈完了,助手就会马上离开。

    空气里淡淡的腥味,以及他们的对话让如明月愕然地瞪大了双眸。他受伤了!

    怔了一会,她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想要问,却不知道从何问起。想要靠近他,却又愕然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就这么傻乎乎的站在一旁看那个应该是医生的人给他处理伤口。

    就在这时,苍唯我一直闭着的双眼突然睁开来。受了重伤并没有影响他的神智,他的眼睛依旧一片清明。淡淡的,投向她。没有说话,但是双眼里有无声的安慰。

    如明月觉得自己的心脏慢慢地归位了,乖乖地站在一旁,不说话也不动。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双腿似乎都已经麻木了,医生终于处理好了。几个人又动手把他挪到了上,安顿好。

    “你,过来。”医生招招手,说道。

    如明月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医生是在跟自己说话。她急忙小跑过去,站到她的面前。

    医生把注意事项交代了一遍,叮嘱她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尤其是夜里很可能会发烧,一定要想办法给他降温,否则会烧傻的。

    没多久,所有人都离开了。本来他们不愿意走的,可惜苍唯我黑着脸命令,他们只好听命。

    待门关上了,如明月才扑到男人的面前。贝齿咬着红唇,眼里已经有些湿润了。看着他口的绷带,她想碰,却又不敢碰。

    “哭什么,我又没死。”男人一直闭着的双眼突然睁开,冷冷地道。但是仔细听,能听出其中不易觉察的温柔。

    如明月被他这么一说,眼里的泪水一下子就掉下来了。抓起他的手,主动把脸贴在他的掌心,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是不是很疼?”

    “不疼。别哭了,上来睡觉。”苍唯我微微皱起眉头,看不得她一副很难过的样子。心里那微微一抽的感觉,让他很是不悦。

    如明月摇摇头,伸手去抹他的额头。“医生说了你不能发烧,否则会出事的。你睡吧,我在旁边守着。”

    “我说了,上睡觉。”隐隐的有发火的迹象。

    如明月怕他动怒会扯到伤口,准备好酒精和毛巾放在一旁,就乖乖地爬上去。

    男人搂住搂住她的腰,让她趴在右边口上,缓缓地闭上眼睛。因为受了伤,也累了,不一会就昏昏沉沉地睡去。

    如明月担心他的体,根本不敢闭眼睛。就这么小心翼翼地趴在他前,努力地瞪大双眼。担心自己不小心睡着,她只好想事来让自己清醒。

    到了后半夜,男人果然开始发烧。

    如明月被他搂得紧紧地,费了一番力气才从他怀里起来。将酒精倒在毛巾上,一直给他擦拭体。到天快亮的时候,这烧才好不容易退下去,她已经累得手臂发酸,眼睛也睁不开了。又等了半个小时,确定他不会再烧了,她才爬上去,一沾到枕头就睡着了。但是因为担心男人的伤势,睡得极其不安稳,刚睡了两个小时就又醒来了。

    医生打电话过来,仔细地问了苍唯我的状况,如明月一一的回答了。

    挂了电话,如明月仔细地熬了清淡粥。自己喝了一碗,然后就在边坐着,干等男人醒过来。本来想一边翻译一边等,但是看了几个单词发现完全没心,只好作罢。

    撑着腮,静静地看着沉睡中的男人。英的剑眉因为不舒服而皱着,高的鼻梁,削薄的嘴唇……她的脸上慢慢的露出笑容,眼里全是意。

    伸出手来,指尖落在他的眉心,揉开他微皱的眉头。然后顺着高的鼻梁慢慢地往下,一直来到因为失血而有些苍白的嘴唇。软软的触感,微凉。

    恍惚间,想起男人每一次霸道的亲吻……如明月忍不住缓缓地弯下腰,轻轻地印上他的嘴唇。轻轻地咬了一下,吸着,松开时看到它变得红润起来,得意地微微一笑。

    就在这时,那双犀利的剑眸倏地睁开来。

    如明月对上它,顿时尴尬地红了脸,双手揪着衣摆,根本不敢看他。“你、你……还疼不疼?”

    苍唯我静静地看着她,不说话。刚才的亲吻,他自然是知道的。他一向警醒,哪怕受伤了也不例外,这是在特种部队呆过的人至死都不能改变的。

    “我、你肯定饿了,我煮了粥,我这就给你盛。”说着跟一只受惊吓的兔子似的,蹦蹦地跑了。最亲密的关系都已经有过许多次了,居然还会因为一个吻而惊慌失措,真是丢人丢大了!

    苍唯我看着她跑出房间,嘴角不着痕迹地扬了扬。

    如明月脸上的度一直到伺候男人吃完东西才降下来,可还是不太敢看他。想到自己居然趁他睡着的时候偷亲他,还被抓了个正着,她就觉得没脸见人。

    “你是打算把自己煮熟?”苍唯我皱着眉头,突出莫名其妙的一句。

    如明月怔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顿时脸红得更厉害。

    苍唯我看着她两颊上的红晕,微微失神。若水也是这样,很容易就脸红。那一刹那,就像是诗词里形容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水莲花不胜凉风的羞。

    如明月好不容易克服尴尬抬头看他,却发现他正在失神。敏感的心让她一下子就猜到,他肯定是想到幸若水了。也对,他们曾经是最相的恋人,或许她也曾经偷亲过他吧……

    心里泛开淡淡的苦涩,一点一点的开始蔓延,直到占满了整个心脏。

    不管她多得多么好,不管她再怎么珍惜跟他的每一分每一秒,也改变不了残酷的事实。在他心里,永远只有幸若水,她如明月不过是个发泄**和消解寂寞的替罢了。

    怔怔地看着他的脸,眼泪不知不觉的就流了下来,滴在了男人的手背上。

    “哭什么?”苍唯我回过神来,却发现眼前的女人正在掉眼泪。落在手背上的液体滚烫得厉害,一直传到他的心里去。

    如明月这才醒过来,急忙用衣袖擦去眼泪,挤出笑容。“啊,没事,我没哭。那个,我去洗衣服。”

    她站起来,匆匆忙忙的就跑了出去。

    苍唯我伸手想要拉住她,却扑了个空。抓空了的五指缓缓地收紧,双唇抿得更紧。眼内闪过复杂的绪,他却不愿意去深思。

    如明月一路跑进卫生间,关上门,坐在马桶上。刚刚擦去的眼泪,又开始一滴一滴地往下掉。她努力地不去想现实的残酷,每次无意中想起,都那么伤心绝。

    有人说过,每个人一辈子都会遇到一个人让她为之疯狂,不讲道理,不问逻辑。只是,她的疯狂注定是没有结果的!

    如明月不敢待太久,只是哭了一会就赶紧擦干眼泪,用毛巾敷了一会才敢出去。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原来是医生和他的手下到了。

    如明月趁机退了出来,一个人在阳台站着吹了许久的冷风。灼混乱的脑子慢慢地冷却冷静下来,心里的纷乱也慢慢的理顺了。深深一个呼吸,试着笑了笑,她才转进屋。

    医生替苍唯我检查了伤口,换了药,很快又离开了。

    苍唯我的手下则留了下来,跟他汇报完了工作才离开的。

    待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苍唯我冷着的脸慢慢的柔和下来。看着门边站着的女人,眼内缕缕温柔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过来。”

    如明月慢慢地靠过去。“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

    “你就这么想看到我疼?”苍唯我没好气的回道,这个蠢女人!

    “啊,不是!”如明月急忙摆手否认,却被他抓着手腕一扯,她就跌了下去。担心撞到他的伤口,她急忙将手撑在他的侧,及时地刹住了。“小心你的伤口。”

    苍唯我看着她一脸担忧的要去检查伤口,心里升起暖暖的感觉。他不是不知道,她有时候会躲起来默默地掉眼泪。有时候又会看着他发呆,眼里一片哀伤……可是,他无能为力。

    如明月抬起视线,就对上他深邃的双眸,她怔怔地看着。下意识的伸出手来,大胆地抚上他的脸,微凉的触感在掌心。

    他,注定是她的劫。

    ------题外话------

    呜呜,忙得我好想哭啊!每天都不够睡,要命了!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