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161 爱我,别走!

    这几天一直没有休息好,夜里躺在上总是辗转反侧不成眠。再加上回程路上奔波折腾,如明月已经很累了。此刻听着强有力的心跳,暂时放下心里的计较,不一会就睡着了。

    在她的呼吸均匀起来,苍唯我却缓缓地睁开了双眸。墨黑深邃的眸子在壁灯淡淡的光下,更加的深邃,似乎蕴含了许多无法言说的东西。

    低头看了一眼怀里安睡的女人,心里闪过一抹奇异的绪,却被他有意无意忽略掉了。明明是一模一样的容颜,甚至子都差不多,却偏偏不是若水!可心里比谁都明白,他之所以能够躺在这里拥她在怀,就是因为她不是若水!

    若水,若水……

    一想到这个名字,心顿时就烦躁起来。刚刚想着偷得半会安宁,此刻已经然无存。又勉强躺了一会,便起来。

    虽说心里冷硬,可起的动作到底是温柔的,还随手塞了自己的枕头到如明月的怀里。站在边,看到她蹭蹭枕头,嘤咛一声又睡了过去,眼里心里便不自觉的柔和了几分。

    苍唯我关上房门,坐在沙发上。并未开灯,就这么在黑暗里静静地坐着,点燃一根烟,在黑暗中明灭着。空气里飘着淡淡的烟味,晕生出浓郁的愁绪来。

    大约坐了有半个小时,苍唯我按灭手里不知道第几次点燃的烟,拿起外,离开了公寓。一出门口,他的脸就变得冷如千年寒冰。

    如明月听到外面关门的声音,虽然轻,但夜里安静,她还是听得真真切切。动了动体,平躺在上。怀里的枕头散发着男淡淡的体味,她闻着,便不由得滋生出淡淡的哀伤。

    这偷来的东西,总是短暂的。早该知道,不是吗?

    缓缓地闭上双眼,眼角滑落一滴清泪。如果还是当初一心只想离开的心,那该多好,那总是有盼到头的一天。却料想不到,居然就这么把自己的心给赔进去了……

    眼泪跟止不住了似的,不断地渗出眼角。到后来眼睛干涩,精神也疲惫到了极点,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如明月一早给简单打电话。没想到,简单请了两天假,现在都还没有归位呢。她想约简单出来说说话的计划也泡汤了。

    随意的对付了早餐,又坐着心不在焉地看了一会电视,如明月便拿了包出门去。也没个目的,姑且到闹的街道走一走,让别人的闹感染几分也好。

    A市是大都市,只要元宵节未过,也都还是节,也都还是闹的。街上一片红的喜庆,店里放的都是贺年金曲,整条街喜气洋洋闹非凡。

    如明月跻在人群里,不时的被人撞到或者踩到,但是看他们笑容满面的道歉,也感染了他们的好心,脸上不由得也带了笑。

    恰逢新,所有的店铺都打出了促销折扣的旗号。虽然便宜的也只有那么几件商品,但也惹得大家乐此不彼的往里挤。

    女人嘛,纵然天喜静,可也喜欢那种淘宝似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在一家做促销的店里,总是能看到密密麻麻的人。

    如明月对换新衣没多大兴趣,只是既然出来了,倒不如凑凑闹也好。看到路边一家特别大的专卖店在做活动时,她就不由得随着人流进去了。这店面够大,所以人虽多,但也不至于像那些几平米的小店似的挤得迈不了步。

    这家店是男女装都卖的,所以很多人都是双双对对的出现。男人用心帮女人挑选,女人则仔细地对比着衣服与边男人的材,看着很是温馨。

    如明月便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他们也是这样子。母亲的衣服多是父亲买的,即便在当初子并不好过的时候,父亲也总想着给母亲添衣裳。而对于自己,父亲是几块钱的一件贴衣裤都舍不得。母亲也是这样。

    她一直觉得,这样的状态是最好的。彼此为对方着想,既不会委屈了谁,两个人的感也越来越好。自从懂感一事起,她就想,这辈子不求一个荣华富贵的丈夫,只希望能求得一人如父亲与母亲那般恩始终。

    思及昨天半夜突然离去的男人,眼里顿时闪过黯然。随即如明月摇摇头,不让自己再去多想。一转头,恰好就看到一件男式的毛衣。深灰色,立领设计,可内穿也可外穿。款式倒也不罕见,只是简约的设计看起来竟也十分的精神。若是材好气质好的人穿了,定然十分好看。

    如明月脑子里幻想出那人穿上这衣服时的画面,顿时觉得这衣服定然很适合他。不由得移步过去,伸手抚上衣服的下摆。料子倒是好的,做工也不错。只可惜这牌子对一般人来说算是好了,但对那人来说想必是不屑一顾的。

    如明月黯然苦笑,将衣服挂回原处,迈步出了店门。

    “欢迎下次光临。”门口促销的人员喊着。

    如明月慢慢地挤着人群往前走,大约走了有五分钟,停在原地思考再三,还是走了回来。生怕自己又后悔了,选了合适的尺码,付了钱就赶紧离开。

    后来又随意进了几家店看,也没看到喜欢的款式。这次进的店不是什么牌子店,但是看到人来人往的那么闹,她也忍不住进去凑一凑。

    “如明月?是你吗?”突然而来的女声音,满是意外。

    如明月正在低头看一件男式风衣,听到声音,回过头来一看。虽然不算熟悉,但这张脸是她认识的,只是许久未见了。“杨希甜。”

    她们两是大学同学,关系不好不坏。此刻在他乡碰到,倒也心生惊喜。

    “毕业之后就没见过了,没想到你也在A市。”如明月扬起笑容,是真心的高兴。当初在学校里并不觉得多珍贵,毕业了就很难见到了,反倒好像感深了。

    杨希甜也很高兴,放下手里的衣服,过来挽住她的手臂。“是啊,我要是知道你也在A市,早就找你出来玩了。来来,先报上你的电话号码,有空我就约你一起出来玩。”

    两个人交换了电话号码,俱是心不错。

    “哦,差点忘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大美人是我大学同学,叫如明月。这是我老公,叫李凯。李凯,我说过,我有个同学长得跟那个苍唯我的老婆几乎一模一样,也是个大美人,你还不相信呢,这会你信了吧。”

    如明月忍下心里的苦涩,跟李凯打过招呼。眼前的男人高大壮实,容貌不是十分出众,但一看就是个可靠的人。她知道杨希甜家境不大好,大学里别人都在享受悠闲的生活,她却是打了数份兼职。听说大学四年,不仅自己给自己赚生活费,还负责妹妹的那部分。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结婚了。好的,你看起来很幸福。”虽然才认识,但是从穿着佩戴就可以看得出来,李凯也是个寻常的打工族。两个人看起来十分恩,想必子也过得滋润的。

    杨希甜笑得很灿烂。“我不是那种有大追求的人,反正找个对我好的人,踏踏实实的过子就够了。”

    “子是自己在过,只要自己觉得快乐就好,没那么多讲究。别人看你这样,还羡慕得很呢。”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这本来就是福分。而杨希甜,很明显是个踏实惜福的人。虽然吃了很多苦,却也还是愿意过这种慢慢打拼的子。所以很多人出贫穷,不择手段往上爬还要给自己找世可怜的借口,那不过是人心不足而已。

    杨希甜听她这么说,越发的高兴。“我看你刚才看的是男的衣服,想必也结婚或者恋了吧。你那位呢,没一起来吗?”她下意识的左右张望着。

    “没有,我还是一个人,那是帮我爸爸看的。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坐下来慢慢聊吧。”心里苦涩,脸上的笑容却是灿烂,她不是个倾诉的人。

    “好啊好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于是,一行三个人出了服装店,进了附近的一家火锅店。用餐时间刚刚过,店内人不多。

    “来,看看喜欢吃些什么。”如明月把菜单递给他们。这家店价格中等,不算贵,但是也不算很便宜。她注意到,杨希甜在努力地想看出店内东西的价位。

    杨希甜笑了笑,眼睛瞄着菜单,但是摇了摇头。“这店我第一次来,你比较熟,你来点吧。”

    如明月也回以笑容,没有推辞。她荤素搭配,点了不少的菜。“喝点什么?啤酒、果汁,或者王老吉?”

    “喝王老吉吧,吃火锅气,刚好下火。”

    “我也是这么想的。”

    饭桌上,两个许久未见的人聊得很开心。也许是自己的婚姻很幸福,所以杨希甜提得最多的还是感问题。

    如明月心里苦涩,只得不时的岔开话题。她心里羡慕杨希甜,她也希望能有一个人可以这样真心相,哪怕物质不丰富,却可以牵着手告诉别人他们多么的幸福。

    可惜,这个终究是奢侈了。她不可能跟苍唯我一起在人前出现,更不可能牵着他的手告诉别人这是我的男人。

    如明月食量小,所以吃不多久就饱了,于是喝着王老吉看着杨希甜和李凯吃。夫妻两你给我加一块,我给你夹一块的,看着就很温馨。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李凯就叫了服务员来买单。

    服务员过来了,如明月抢先把会员卡和银行卡递了过去。

    李凯一手推开她的,一手把自己的银行卡递给服务员。“我来吧。你们同学难得见一面,今天我请客。”

    “明月,你就让他来付吧。我们以后还会一起出来玩的,到时候你再请回来就好了。”

    杨希甜这么说,如明月就更不能让他们来付钱了。她从服务员手里拿回卡,把他的卡放回他面前。“不用了。我有这里的会员卡,而且我这能报销的,放心吧。你也说了,以后还会一起出来的,到时候一定让你们请客。”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李凯和杨希甜也就不矫了。

    为了证明自己可以报销,如明月让服务员开了发票。亏得以前公司的名片还有一张在钱包里,刚好可以用上。这一顿吃了500多,是个不小的数目,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付。

    她自己孤一人,又有人管吃管住的,手头不紧张。但杨希甜和李凯都是外地人,而且目前恐怕还要租房子什么的,杨希甜家里还有压力,恐怕手头不太宽松。

    从火锅店出来,两个女人又手挽手的逛了一阵子,就分别打道回府了。

    今天见到老同学了,如明月回来时的心算是好的。只是回到家,看到空的房子,才又骤然失落起来。脑子里不停地闪过杨希甜和李凯的温馨画面,又是羡慕又是心里苦涩。

    晚上苍唯我并没有来,如明月连晚餐也没吃,随便吃了个苹果就洗了澡上。躺在上,却又是辗转反侧不成眠。梦里梦外,都是那个影那张脸。

    初识尝感滋味的如明月便尝到这种挠心挠肺的痛,心里的苦堪比黄连。可如果只是我的人不我倒也罢,勇敢地忘却再重新开始就好。偏偏她连忘却重新开始的机会都被剥夺了,只等那人厌倦了放她离开。只是,谁也不知道是哪一天。

    如此愁闷地过了两天,简单总算回来了。才刚下飞机,就给明月打了电话报道。

    如明月急急忙忙的出了门,明知道机场到简单的小窝起码要一个小时多,她却急不可耐。心里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跟好朋友说,便是一刻也坐不住的。

    “美人,快过来让大爷亲一个!”简单拎着一大包母亲准备好的东西,还隔着一段距离呢,就学古代的登徒子调戏明月。

    如明月绽开笑容,她手里也拎着家乡的一些特产,打算给简单尝一尝的。“大爷你舟车劳顿,还是先进屋歇一下再说吧。”

    “放心,大爷年轻力壮,不会满足不了你的。”简单伸出手来,拍拍她的脸。

    如明月扑哧一声,被她这话给恶心到了。这让她想起去年播的那个《杨贵妃秘史》里,唐玄宗跳完小丑舞之后,贴着杨玉环的耳朵说:“可是到了上,我还是个小伙子。”

    这话本是**,偏偏黄秋生来演来说,就让人觉得太猥琐了。她当时是偶然看到,当场就呛了起来。

    两个人坐在一起聊天,然后一起准备了晚餐。吃完了洗好澡,就窝在上分享温暖的被窝。

    “明月,如果已经没有选择,那么就随遇而安吧。最重要的是,你要快乐一些。这东西,从来都是不由人的。既然上了,那就大胆地吧。不管有没有出路,在还是的这个时候,只享受他的心就好。至于将来,谁也说不准。哪怕此刻找了个彼此相的,谁知道将来不会有一天彼此两相厌呢,你说是不是?”

    如明月不得不说,简单这番话让她心里舒服了许多。她最怕喋喋不休的安慰,比起安慰,她更愿意听这种话。

    也对,如果此刻自己觉得苍唯我是快乐的,那么就放开心去吧。至于出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好的。哪怕真的等不到苍唯我的回应,至少过了。哪天死心了,也算是个出路,不是么?

    “单单,谢谢你。我会努力过得快乐的。”搂住简单的肩头,将脸埋在她的肩窝里,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不管未来如何,这一刻,暂且享受的滋味吧。

    “不过,你还是得找个事来做,否则子会很难熬的。”

    “恩,我知道。”如明月动动脑袋。她确实需要找一份工作,子过充实了,才不会太难熬。一个人的世界里如果只有感,终究是会出问题的。

    第二天,简单就去上班了。

    如明月在她家里上网,思索着自己找一个什么样的工作比较好。同时,她也在想,苍唯我会同意她出去工作吗?这么看来,她先得问过苍唯我的意见,然后再找工作。

    拿出手机,下意识的想给他打电话,可是拨了号码,又掐断了。想了许久,还是没有打通电话。

    因为简单要上班,她的小窝也不大,如明月蹭了两个晚上就回到了公寓。

    从那天晚上之后,苍唯我一直没有出现,像是突然消失了似的。

    如明月躺在上,心想他或许已经厌倦了这个替。如果是这样……那也好,她可以离开这里,到另一个地方重新开始。

    这么胡思乱想着,过了有大半个月,苍唯我又突然出现了。他是半醉状态进来的,一的酒味在老远就能闻到。

    如明月在浴缸里放了水,然后帮他脱了衣服,扶他进去浴缸里泡澡。“你好好泡一泡,我去给你煮醒酒汤。”

    “别走!”苍唯我一伸手,一把将她拉住。她一个不小心,就这么跌进了浴缸里,溅起一阵水花。

    怔忪中,男人的脸埋在她颈间密密地亲吻,含糊地喊着。

    “别走,若水……”

    ------题外话------

    最近忙得我都想哭了,对不起在支持偶的亲亲,对不起!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