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158 丈母娘看女婿

    如明月有种错觉,仿佛他们是一对感和谐的夫妻。妻子洗手作羹汤,丈夫不帮忙,但是黏在她后捣乱,把她逗弄得高兴了。

    很快,她又苦笑起来。努力地把不该有的想法抛出脑海,也努力的忽略背后贴着一个人的事实,专注于手头上的活计。

    一顿饭好歹是安全地做完了,没有缺胳膊少腿的。

    饭桌上,两个人都不说话,静静地进食。苍唯我似乎真的饿得厉害,吃得很香。

    如明月心里藏了事,依旧是食不知味。她几次张嘴想要提起回家过年的事,却又害怕听到最直接的拒绝。可如果不说,也许到过年他都不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就真的不回家么?

    “说吧。”苍唯我淡淡地看她一眼,突然出声。

    如明月吓了一跳,怔忪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我想2月11号回家过年,我已经买了飞机票了。”

    苍唯我静静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又低头接着吃饭。

    如明月心里一沉,知道这是不同意,一股苦涩的味道在心里蔓延开来,就连嘴里都是苦苦的。筷子啪一声拍在了桌上,她豁然站起来,竟是难得的粗鲁动作。“凭什么?你凭什么不让我回家过年?”

    苍唯我再次抬起头来,嘴里嚼着东西,静静地看着她。脸上没有表,眼里也看不出绪,奇怪的是居然没有因为被冒犯而生气。

    如果他发火,如明月还知道怎么应对,他没任何表示,她反而有些懵了。傻傻地站着,怔怔地看着他,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有种认命的挫败,这个人纵然坐着,还是一副君临天下的模样,她怎么跟他争?

    像是终于玩够了似的,苍唯我淡淡地吐出两个字:“可以。”

    如明月再次一愣,待反应过来,脸上就有了笑容。那笑容竟似寒冬之后的和风,暖暖的,让人眷恋。

    这一次,失神的变成了苍唯我。他静静地看着如明月,突然间重重地放下筷子,拿起外就出去了。

    如明月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想到自己可以回家过年,也就顾不得他是生气还是什么了。这会也有心吃饭了,原本没味道的饭菜硬是吃出了山珍海味的味道。

    吃完饭,马上给简单打电话,约好了晚上一起再去逛逛,买件新衣回家过年。

    一眨眼,2月10就到了。

    如明月快快乐乐地收拾好了东西,结结实实的一个大箱子,塞得一点缝隙都没了。里面都是给父母亲朋买的礼物,自己只带了一衣服和一台笔记本电脑。

    眼看着天色已经晚了,如明月一边掐着菜心,一边在心里祈祷:苍唯我今晚千万不要出现,千万不要出现!

    虽然苍唯我已经答应了,但他那样的人变脸比六月变态还快,她心里还是很不安。只希望他今晚不要出现,也不要打电话给她,让她明天一大早就可以离开A市踏上回家的路。

    可惜,老天爷总跟人作对,心里怕什么就来什么。

    看到苍唯我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如明月差点就要尖叫着跳起来,几个深呼吸才让自己冷静下来。幸好他什么都没说,只吩咐她倒了一杯茶,然后就坐在沙发上看财经频道。

    如明月心忐忑地做着晚饭,过程中差点就把手指给切下来给晚饭加菜了。

    好容易这些天因为回家过年的期待而吃得下饭了,如今苍唯我一出现,又开始食不知味了。

    饭桌上,苍唯我一言未发。

    一吃完,如明月赶紧收拾碗筷躲进厨房里,就怕他突然说出让她待在这里不许回家的话来。只是本来两个人吃饭就几个碗,很快就洗碗了。但是不想出去,于是来来回回的洗,也亏得是水。

    “你是打算把碗给洗掉一层皮?”没有起伏的声音在后突然响起。

    “啊——”如明月吓得一声尖叫,手里的碗就掉了,幸亏她手快又接住了,但心里所受的惊吓不小,以至于她傻了一会。

    苍唯我突然伸出手来,拿掉她手里的碗。抓住她的手臂一拉,就将她拉了过来。她抬起头来,脸上眼里全是慌乱。眼眸里水盈盈的,十分清澈,那么熟悉的感觉。

    头一低,就吻住了她因惊慌而微张的唇,不去想那些刺心割的事。这一刻,只当是醉了。醉了,便什么都不记得,便什么都可以不当真了。

    如明月下意识的挣扎之后,便在他的霸道之下放弃了。纠缠到后来,自己是否有回应,她也已经不清楚。

    半夜睡到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声音。她挣扎了好一会才张开眼睛,在黑暗中,看到边的男人靠在头接电话。不一会,就看到他急忙忙的翻上衣服就往外走。

    如明月重新闭上眼睛,把被子拉起来盖住脑袋。她直到,一定是幸若水又发生什么事了。这不是第一次了,只要听到有关她的事,苍唯我都会第一时间离开,火燎火燎的。

    有时候她忍不住想,苍唯我一定是惨了幸若水,所以他这样冷酷的人才会那样的痛苦。也或许正是因为意识到这一点,她心里对苍唯我并不多痛恨。世人对于痴的人,大多是恨不起来的。

    偌大的因为少了一个人,一下子就变得空的。如明月下意识的缩起体,仿佛在母亲的子宫了一般的姿势。纵然她不愿意对自己承认,可有些东西已经是事实……

    后半夜迷迷糊糊的,几乎没怎么睡。第二天早早的起来洗漱吃早餐,拉着行李直奔机场。她一向不是个奢侈的人,但是这次难得的打的到机场。A市的机场离市区特别远,跑一趟下来就是将近200的路费。

    9点的飞机,她到达机场时还不到八点。生怕有什么变故,她一过了安检就早早地关了手机。纵然心里很明白,如果苍唯我要反悔,她就是已经在飞机上了,他指不定还能只会飞机回头。

    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如明月的心忐忑得越发厉害。待广播里说她坐的那班机开始检票登机时,她只觉得整个人都有些虚脱了。

    这种状态一直到飞机开始飞速滑行,马上就要起飞了,她才重重地舒了一口气。窗外碧空蓝天,冬的阳光竟是难得的灿烂。

    A市里她的家乡并不算远,只是这飞机并不到他们那个小地方,而是临近的Z市,再坐2个小时的大巴车。如明月一直有些晕车,最怕坐大巴车了。但是这次真的太想回家太想念父母了,竟然连晕车的痛苦都不觉得那么难熬了。

    拖着行李下了车,看着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建筑,竟有种离乡别井许久后归来的感慨。用力地晃晃脑袋,把这些感慨暂时抛开。拖着行李箱,脚步飞快地穿过街道,直奔家门。

    因为走得太快,又拖着行李,到家门口的时候竟然有些喘。如明月看着院子的门,想象着母亲一开门看到自己时的高兴,便觉得心跳都有些加速了。

    抬手正要敲门,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路出母亲慈和的脸。“妈!”忍不住大喊一声,笑容灿烂。

    母亲梁少卿怔了一下,随即裂开笑容。“怎么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让你爸去接你。没晕车吧?”一边接过行李箱的拖杆,一边拉着女儿的手把她拉进门。

    “老头子,你的宝贝女儿回来啦,还不快出来!”梁少卿朝着屋子里大喊。

    她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高约一米八的高大中年男人飞快地跑出来。脸上的笑容跟的花似的灿烂,直扑如明月。“月月。”

    “爸!”如明月扑进父亲的怀里,一时间竟然眼眶有些湿润。从小到大,这个怀抱都是她的避风港,承载了她快乐的童年、少年和青年。父亲偶尔吸烟,所以上有着淡淡的烟草味,她觉得那是最好闻的味道。

    如和风扶住女儿的肩头,微微将她的体推离自己,仔细地看女儿是否有瘦了。“你看你,又瘦了。”

    如明月撅撅嘴,又吐吐舌头,抱着他的胳膊撒道:“外面的饭菜哪有我爸爸做的饭菜好吃嘛,瘦了也不奇怪。一回家来,不出两天就能胖起来。”

    “好,爸爸今晚做好吃的,让我的宝贝女儿吃个够!”如和风跟女儿特别亲近,又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自然是宠到了极点。况且女儿也乖巧懂事,委实惹人疼

    如明月蹭蹭他的胳膊,大大地应了一声。回到家了,所有的烦恼委屈都可以暂时地抛开,只享受此刻的欢乐。

    梁少卿看这父女两腻歪,不由得笑着摇摇头。“你们父女两都疯了,这屋外风大着呢,净站在这吹冷风。赶紧进屋去,我给你们泡茶喝。”

    “我想我爸了嘛。”如明月笑着,尽地撒

    梁少卿眼睛一瞪,作生气状。“只是想你爸而已吗?”

    “当然还有我人见人花见花开的老妈啦。”如明月忙松开父亲的手臂,扑过来拥抱母亲。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人,所以如明月跟父亲更亲密一些,当然跟母亲也很好。

    闹闹腾腾的,三个人总算进屋去了。

    如明月靠着父亲在暖炉旁坐下,趴在父亲的膝盖上。虽然已经到嫁人的年龄了,她却还喜欢像个孩子似的依偎在父亲的边,只是不再是听父亲讲童话故事,而是聊生活的点点滴滴。

    接过母亲递来的茶,喝了一口,觉得通体舒畅。“还是家里的茶最好喝。”

    梁少卿也在一旁坐下,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发。“真的瘦了好多,是不是也学人家减肥不吃饭了?”

    如明月急忙摇摇头。“没有啦。就是年底了,工作忙,所以瘦了一点嘛。”一撒谎,便又想起了所遭受的一切,顿时心里就又压抑起来。

    “不是就最好。要真是,我可不饶你。原本就没几两,现在都瘦得只剩下一个骨架子了。”梁少卿本想说外面太累了回家来吧,可是想到女儿的子,到底忍住了。外面的世界那么大,孩子想趁着年轻去闯一闯也是好的,总不能非着她像他们一样一辈子在这小地方。

    “妈,没那么夸张。我只是骨架子小而已,我上还是很有的,不信你摸摸。”如明月改趴到母亲的膝盖上,拉起母亲的手装作要往自己上捏。

    梁少卿无奈地笑了。“得了吧,你骨架子小不小有没有,你妈我还不知道啊?”

    如明月吐舌头,傻呵呵地笑。

    “月月,一路上肯定没吃东西吧,爸这就给你做吃的去。”如和风也知道女儿晕车,所以上车前一般都不吃东西,这会肯定饿了。

    如明月其实没什么胃口,但是真的想念爸爸的手艺了。“谢谢爸,我爸最好了。”一看到母亲,又忙补了一句,“我妈也最好了!”

    夫妻两对视一眼,看着唯一的宝贝女儿,俱都笑了。一时间,屋里笑声阵阵,盈满了欢乐。

    回家的愉快,与父母一起的轻松欢乐,让如明月暂时忘了A市的一切。尤其是那个她本该恨,却愕然发现恨不起来的人。

    如明月回到家那天就已经是腊月二十六了,家里该准备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唯一需要她张罗的,就是父母吃穿用的东西。虽然在A市给爸妈买了大衣和保暖衣,但她还是拉着父母一起在他们那的街道上逛了一圈,买了好些东西才回家。

    腊月二十八,如明月就开始去看看外婆,看看其他亲戚。许久不见,除了问问近况,大家问得最多的就是她的终大事。几乎每个人都要问一句:有男朋友了吧?什么时候带回来看看?什么时候结婚啊?

    如明月心里苦涩,急急应付了两句,就急忙岔开话题,然后找机会离开。虽然知道他们都没有恶意,如若没有苍唯我的事,她或许也会乐于回答。可惜,没有如果。

    溜了一圈儿回来,一天就过去了。

    还没到家呢,如明月就看到门外站着一抹颀长的影。米色的风衣更是将他衬托得长玉立,风度翩翩。虽然已经有好一段子不见了,依然一眼就认出来了。

    “明月。”男人看到她,马上露出温和的笑容。长腿一迈,大步地向她迎过来。

    “好久不见。”如明月也扬起笑容,虽然觉得有些微尴尬。

    幕思成看着眼前的女子,觉得心跳越来越快了。许久不见了,她越来越好看了。大城市的灯红酒绿并没有改变她的纯净,她依然是那个淡雅让人心醉的女孩。

    从高中到现在,眨眼间已经6年过去了,对她的这份痴恋,从不曾改变。要不是因为他的转业在本科阶段学不到多少东西,必须继续深造,他一定毫不犹豫的就飞到她所在的城市。从上大学起,就一直在关注她的消息,生怕从谁那里听到她已经名花有主的消息。所幸,她一直都是一个人,或许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好久不见。”幕思成有些懵,一向口才不差的他,在她面前总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得惹得佳人不高兴,让她从此远离自己。

    如明月也有些尴尬,毕竟他的心思彼此都是知道的。“先进屋吧,外面冷。你来很久了吗?”

    幕思成怔了一下,急忙转跟上她的脚步,与她并肩而走。“没有没有,我就来了一会。”

    如明月看他的脸都有些红了,就知道他肯定在风里站了不短的时间。

    如明月和慕思成是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两个人又是在同一个地方。幕思成的爸爸是公安局局长,家境殷实。他长得高大帅气,脾气格也好,是个好丈夫选择。只是如明月对他,一直没有那层意思。

    两个人进了屋里,梁少卿看着他们,笑眯眯的,心里在打着小算盘。

    至于如和风则只差没瞪人了,父亲对于抢自己女儿的男人都是充满敌意的,何况他这样宝贝自己的女儿。只是心里还是很明白,幕思成是个不错的人选。家境好,人也好,最重要的是女儿嫁给他就不会离家太远了。这么想,他也就勉强的忍住不发火。

    幕思成不是傻子,如和风的视线又那么直接,他自然也察觉了,所以接过梁少卿递过来的茶捧在手心,有些手足无措了。视线也在游移,不知道往哪里看才合适。

    梁少卿对幕思成也是很喜欢,看到小伙子被丈夫弄得不知所措了,揪了一把他的大腿,又睨了他一眼以作警告。这小伙子好着呢,要是能成为女婿那可是求之不得,可不能让老头子给吓跑了。

    如明月也注意到了,所以主动找话题跟幕思成聊,慢慢的两个人就聊得越来越融洽了。

    梁少卿在一旁看着听着,抿着嘴偷笑。但看到女儿的削瘦的脸,心里又有些沉了下去。自己的女儿自己最清楚,这次回来,女儿心里藏了事。她是过来人,隐约觉得这事跟感有关。几次旁敲侧击,女儿又什么都不肯说。

    这外面的世界到底是太复杂了,还是把她留在边放心。

    等幕思成吃了晚饭离开,梁少卿才拉住女儿问:“月月,你觉得思成这孩子怎么样?”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