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157 你已无处可逃

    如明月反应过来,马上低下头去吃饭,也不说话。

    “加一副碗筷。你可以走了”苍唯我冷冷的道,在如明月对面坐下来,目光如剑犀利。

    保姆给他盛了饭,急忙就走了,像是有恶鬼在后追着她似的。

    如明月顿时食不下咽,拨了几粒米饭到嘴里,含着筷子一起嚼上许久也不动一下。双眼怔怔地盯着某道菜,偏偏又什么都没看在眼内,整个人呈神游的状态。

    苍唯我优雅地吃着晚饭,吃了一会,发现对面这女人魂都不知道跑哪里去,被完全忽略的感觉让他不悦地皱起了眉头。猛的伸出手来,一把捏住了她的下颚。

    如明月猛然回过神来,倏然抬眼看他。触及那双犀利冷酷的眼眸时,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随即又想起这个人也许刚刚从别的女人上下来,这手指也许刚刚沾了别的女人那羞耻的部位,顿时觉得阵阵恶心。手一抬,用力地拍掉了她的手。“别拿你的脏手碰我。”

    她一时口快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直到他脸色一变,她才后知后觉的开始害怕,下意识的就想逃。

    苍唯我的动作更快,一把将她拖过来,整个人落在她的怀里。桌子被撞到,碗碟碰撞溅出了点点菜汁,有几点还溅到了如明月的脸上。一点落在眉心,如果是红色的,就是一颗人的美人痣。

    如明月挣扎,但是根本动不了分毫,男人的力量比她强太多。她只能瞪圆了双眸,丝丝地盯着他,仿佛这样就能让自己的害怕远离。

    “脏?”只一个字,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森冷得吓人。

    “难道不是么?”她强压心里的害怕,斜看了一眼电视。

    聪明如苍唯我,自然是马上就明白了她所指。“我许你说话了?”他要做什么,谁有资格说话?她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替罢了!这么想着,他手上的力道就越发的狠了。

    如明月疼得冷汗直冒,也越加的害怕起来,她刚才一时生气就说出来了,差点忘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普通人,他是可以随便就捏死她的。

    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脸,连呼吸都不敢,她恨不能自己就这么化成一缕空气,躲开此刻十分可怕的男人。

    “啊——”一声痛呼,因为男人低头咬住了她的嘴唇。两条铁索一样的手臂缠上她的腰肢,粗鲁地在她上留下疼痛。

    苍唯我大手一挥,桌上的碗碟系数被扫到了地上,乒呤乓啷地发出破碎的声音。

    下一秒,如明月被压在了桌子上。惊慌中的她连叫喊都被他封住,那形势就像是被置放于砧板上的鱼,只能任人宰割。

    在如明月的哭泣求饶里,在男人的粗喘低吼里,一场粗鲁残酷的掠夺拉开序幕,又落下帷幕。

    发泄了三次之后,苍唯我的眼神这才变得清明起来。上的女人上全是青青紫紫的痕迹,嘴角还有血痕。他眼内一闪而过的愧疚,随即又变得毫不在乎地从她上起来,转进了浴室。

    如明月紧紧地闭着眼睛,可眼泪还是从眼角不断地滑落。体上的疼痛虽然鲜辣,她却还能忍受,唯有那种毫无尊严地被人糟蹋让她无比的绝望。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静静地流了一会眼泪,如明月慢慢地从桌子上滑下来,感受到两腿之间的酸痛和疲软,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要掉下来,却被她死死地忍住了。

    那个恶魔在客房的浴室,所以她回到卧室,把房门给反锁了。放了一缸子的水,将体整个的浸泡进去。靠在浴缸边上,怔怔地看着墙壁出神,眼泪又开始往外渗。

    天很冷,不一会,浴缸里的水就凉了。可躺在里面的人毫无知觉,眼睛紧闭静静地躺着,竟好像是睡着了一半。

    “砰——”,男人在门外说了两次同一句话,没等到回应,于是一脚把门给揣了。门撞到墙上,发出好大的声音。

    “给我出来!”苍唯我冷声道,在确定房内无人后,眼内一闪而过惊慌,一阵风似的冲进了浴室。在视线触及里面静静躺着的人时,记忆与现实重合在一起,在他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一把将浴缸里的人抱起来。“幸若水,没有我的许,你不许死!听到没有!”

    怀里的人不吭声,纵然她已经醒了。她不过是个替,苍唯我不需要她的回答,她又何必自作多

    苍唯我在最初的慌乱之后,也反应过来了。旋即冷哼一声站起来,道:“别在我面前耍把戏!”

    说完就大步而去。

    如明月听到大厅的门被摔上,怔了一会,才开始擦干体躲进被窝里。没有开暖气,被窝里冷冷的,却是她此刻需要的。

    静静地躺在上,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接下来又是两个星期,苍唯我没有出现。

    如明月只要有空就出去走走,或者跟简单一起逛街聊天。该买回家的东西都买好了,眼看着假期也快要到了,她心里很着急,因为她还没得到苍唯我同意她回家去过年。

    母亲打了电话来,仔细地询问她的假期,还叮嘱她不要买太多东西,家里什么都有。只要人平平安安地回来,就是空着双手也没关系。

    如明月没忍住哭了,幸好母亲相信了她思家思亲人的说法,也没有过多盘问,只是疼地小声说了一句:“真是个傻孩子!”

    苍唯我没有出现,如明月却不是完全不知道她的消息。她在电视里看到了那张跟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那个叫幸若水的女孩子在伤心绝地痛哭,因为她一夜之间痛失了双亲。纵然自己是因为和她相似的脸而遭此劫难,如明月还是忍不住落下了同的眼泪。

    如明月知道,苍唯我其实是着幸若水的,否则他不会那么痛哭,更不会寻找替。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缘故,使得原本喜结连理的两个人竟然这样彼此折磨,还将她这个无辜的局外人卷入其中。

    在年假前一周,苍唯我终于出现在公寓里。一的酒气,醉醺醺的被人扶着进来,嘴里喊着他的女子的名字。

    送他来的人很快就离开了,临走前叮嘱如明月给他煮醒酒汤伺候他。

    如明月看着门被关上,在沙发上坐了许久,看着一滩泥似的软倒在沙发里的男人。过了一会,她突然站起来,打算回卧室去睡觉,至于那个喝醉了的男人,与她何干!

    只是在上躺了一阵,辗转了一会,还是起来了。认命地进厨房去给男人熬醒酒汤,听着锅里的汤发出的声音,她在心里生自己的气,真没出息!

    煮好醒酒汤,好不容易伺候苍大爷喝下去,如明月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把碗端进厨房洗了,本想就这么回到卧室睡觉的。

    可是看着男人高大的体缩在小小的沙发里,一看那姿势就知道不舒服,到底还是不够狠心,又扶着他去了客房。她可没力气伺候沐浴,送他进客房睡觉已经是极限了。

    花费了一番力气,好歹把壮硕得一座山似的男人弄到了客房的上。如明月喘着气,正要转回去睡觉,却听到男人咕哝一声,突然伸出手来抓住她手臂一拉就把她拉倒在他的上。

    “放嗯……”未来得及抗议,就被男人翻压在下,满是酒味的唇熟练地找到了她的,密密地封住。灼的手也落在了她的衣衫内,让她不住的战栗。

    一场持久的翻云覆雨之后,喝醉的男人呼呼地睡了过去,脸上全然放松毫无防备像个孩子。

    被他折腾得死去活来的如明月也完全没了力气,事一结束,整个人就陷入了昏睡。睡梦中下意识地往边人的怀抱里钻去,光的两具体紧紧地贴在一起,分享着彼此的温度。

    一夜好梦。

    苍唯我皱着眉头,觉得脑袋隐隐作痛。缓缓地睁开双眼,窗户投进来的阳光刺激双眸,让他下意识地眯起了双眼。怀里陌生而熟悉的体,让他怔了一下。

    过了一会,苍唯我缓缓地转移视线,落在了怀中人的脸上。相似的脸庞,几乎一模一样,但是他知道不是幸若水。她睡得并不安稳,因为眉头正皱着。但是她的右手自然的放在他的左膛,脸贴在他的有膛沉沉地睡着,那么自然,仿佛她生来就是该这样睡在他怀里的。

    “哼”,苍唯我冷哼一声,为自己可笑的想法。一伸手,将如明月从自己的怀里推开,落在边的位上。

    如明月嘤咛一声,缓缓地睁开双眼。就看到男人翻,拿起地上的衣服走进了卧室。她怔了一下,随即苦笑起来。顾不得体疼痛,就回到了卧室。

    洗了澡穿好衣服出来,愕然发现男人居然还在。顿时站在房门口外,考虑着要不要再缩回去,她实在不愿意跟他待在同一个空间里。

    男人的视线看过来,犀利冷冽,大有“你敢缩回去看看”的味道。

    如明月吞了吞口水,慢慢地往这边靠过来。却在马上到男人边时,突然一转就去了厨房,能躲一会就是一会。

    因为她不习惯被人伺候,又没有权利辞退保姆,只好跟保姆商量不让她来得太频繁。今天,保姆是不会出现的,所以她得自己下厨做饭,刚好可以避开那个可怕的男人。

    冰箱里有充足的食材,是保姆准备好的。整整齐齐的归类放好,看着就让人觉得很舒服。

    深深地吸一口气,如明月努力地忘掉男人的存在,把米饭煮上,就开始洗菜切菜。她厨艺一般,普通的家常菜做得好算不错,她也很享受这种下厨的感觉。

    苍唯我在客厅坐了一会,听着厨房里传出厨具碰撞的声音,眼神有些复杂,脸上却没有什么表。随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调到经济频道。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却完全看不进去,有些烦躁地爬了爬头发。

    过了一阵,苍唯我豁然站起来,缓缓地来到厨房门口。今天天气不错,灿烂的阳光从厨房的窗户照进来,笼罩在那个小的影上。这一幕,曾经那么熟悉,在寒冬里温暖了他冰冷的心脏。

    如今,这一模一样的景,依然触动他心底最深处的那根弦。然而,纵然长得一模一样,却不是那个人。纵然是那个人,他们之间也隔着血海深仇,再也回不到从前。

    思及这些,苍唯我便觉得一把刀一下一下的插着心脏。双手握拳,微微地颤抖着。他必须不断地深呼吸,才不至于一个箭步过去把她给掐死!

    如明月正专注地准备着早餐,或许叫午餐更合适。转时,才突然发现厨房门口多了一个人,吓得一声惊呼,手里的刀就掉了下来。这幸好似乎掉在了案台上,没有伤到自己。

    惊慌的眼眸对上男人冰冷的视线,如明月瑟缩了一下体,马上转过去再也不敢忘门口看。只是依然觉得如刺在背,让她连刀都握得不够稳妥,几次差点切到了手。

    在她第四次差点切到手时,苍唯我眼里的冰冷渐渐地淡去。纵然他自己意识不到,就算意识到了或许也不愿意承认,但在他内心的最深处,渴望着这人世间最平凡的温暖。

    如明月一声低呼之后,僵着体完全不敢动。她莫名其妙的屏着呼吸,不知道这个可怕的男人又想做什么。缠在她要上的双臂让她觉得像是两条铁索,锁得她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男人却像是觉得不够似的,还在她的耳边亲了一下,灼的温度让人战栗。

    “你……”如明月想要说话,却被他用手指堵住了。

    “别说话。做你的。”

    他这样子抱着自己,她要怎么做自己的?如明月无奈地想。僵了一会,明白男人是不可能放开自己的,又不能惹恼他自讨苦吃,只好深呼吸一口气,继续切菜。

    她专注于手头上的事,所以没有看到男人那半张半闭的眼眸里的感是多么复杂。她更不知道,在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无处可逃。

    ------题外话------

    出差一个星期,每天回来都累得趴下,所以没更新,大家原谅哈。

    2013年啦,希望每位亲亲都幸福快乐,事业什么的,都丰收哈!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