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154 做我的女人

    圆瞪的杏眼,无措微张的红唇,惊慌的脸色……这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的相似。不,简直一模一样。

    苍唯我记得,他第一次带着若水到云天别墅,本来是分房睡的,因为保守的若水不愿意婚前有那样的行为。可他舍不得这个拥着她入睡的机会,所以半夜潜进房间,搂着她心满意足的一夜好眠。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好眠,居然一夜无梦到天亮,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奢侈。若水醒来后,看到他在上,就跟眼前这女人一模一样的表和反应。

    那时候,他心里觉得若水是那么的可,那么的珍贵。在这个小学生知道接吻上中学生都已经知道怎么堕胎的年代,一个洁的女孩子是异常难得的。而他何其幸运,得到了这样的珍宝。

    如明月回过神来,扯着被子整个人飞快地往角落里缩。“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偏偏她带着被子跑了,他颀长壮硕的体就这么暴露在她的视线内,她惊叫一声急忙转开视线。可是看不见他的举动,心里又害怕。于是急忙扯过头的小毯子,抛过去遮住他的重要部位。

    苍唯我始终一动也不动,就这么看着她的反应。生涩无措,本不是多么好的词语,但是在此刻却是异常的能触动心底的某根弦。至少,苍唯我觉得自己的心被触动了,哪怕不明显。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被他这么直直地看着,如明月藏在被窝里的体止不住的颤抖,他的眼神让她害怕!

    苍唯我没有回答,过了一会,突然伸出手来。在如明月的惊慌叫喊中,抓住她的手臂然后将她整个人逮了过来,落在自己强壮的臂弯里。

    他低头,她惊慌抬头,红唇微张,相似的一幕,熟悉的感觉。那红唇饱满的唇是最好的惑,那慌乱无措的表是上好的媚药,让人忍不住低头去品尝它的甜美。

    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于是,惊慌的如明月又一次被霸道的男人吻得晕头转向,都忘了呼吸。待他松开自己,她才大口大口的喘气,眼睛却还是怔怔地盯着他看。

    苍唯我心里慨叹,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偏偏她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难道是上苍对他残忍之后的仁慈,将一模一样的人送到他的面前?既然如此,那么他就不能辜负了老天的美意。

    落在如明月腰上的手臂猛的收紧,她平坦的小腹与自己的相贴,眼里的无措更深。“你……”

    “做我的女人。”他声音低哑磁,说着许多女人梦寐以求的话。眼神虽然还是犀利,但染上了一抹莫名其妙的温柔。

    如明月怔了一下,这个神祗一样的男人正搂着她,要她做他的女人。纵然脑子混乱成一团,她依然明白,这是极其难得的。只是她也明白,他口中的“我的女人”不会是他唯一的女人,更不可能是他的妻子。她愿意跟着一个男人过苦子,却不愿意做一个小三儿。

    “我们如家的女孩子,只做别人的妻子,不做别人的女人。”如明月难得的冷静下来,淡淡地回道,声音里有微微的颤抖。因为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会做出什么反应,他从来不按理出牌的。

    苍唯我眼里的惊诧一闪而过,随即那双犀利的剑眸缓缓地眯起来,遮掩了其中的光芒却散发出浓烈的危险气息。他的手捏住她的下颚,脸俯下几乎与她的相贴。“这不是询问句,你明白吗?”

    他只是在告诉她,她如明月会是他苍唯我的女人,如此而已。

    如明月的体明显抖了一下,心里很害怕,却不肯就此屈服。“凭什么?就算你很有钱,那又怎么样?我是一个人,又不是一只小猫小狗,你想要就能用钱买!”

    突然祸从天降以来,她的绪已经压抑了好一段子了,现在终于爆发了。她一时间忘了害怕,大声地反驳着他的无理要求,想要挣脱他的魔爪。“就算你有钱有权有势,你凭什么这样糟蹋别人?这世界上多的是女人,只要你勾勾手指,她们就会扑过来,并且甘之如饴,你为什么不找她们?我不想做你的女人,以前不想,现在不想,以后也不会想!所以,收起你那自以为是恩赐一样的表,我不稀罕,我一点都不稀罕!”

    苍唯我看着她难得张牙舞爪的样子,并没有生气,事实上他很喜欢这样的反应。如果她马上高兴地扑到他怀里,那么他从此不会再看她一眼。他还记得,一开始的时候,若水也跟他说过类似的话。她们不只是面容相似,就连子和想法都差不多。

    她果然是老天为了补偿他才出现的。

    他没有反驳如明月的话,也不解释,只是收紧手臂,一倾就将她压在下。视线始终紧紧地看着她慌乱瞪大的双眸,那盈盈水光氤氲的感觉,让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心

    “只要我想要,你就别想逃。否则,你会后悔的。”他的唇贴着她的耳朵,低声道。低哑磁的嗓音,听来并不悦耳,反而让人害怕。

    如明月吓得话都不敢说,她很明白,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说出的话就一定做得到。他要捏死她,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难道,她真的要就这样认命么?凭什么?

    她刚想要反驳,他的唇便落了下来,密密麻麻的封住她的,让她发不出一个正常的音节。

    苍唯我用实际行动向她证明,只要他想要,没有什么不可以!

    完事之后,如明月缩在被窝里,默默地掉眼泪。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成了这个样子,她又没有招惹谁!如果知道那一次面试会带来这样的后果,她打死也不会去的!

    苍唯我从外里掏出烟,抽出一支点燃,靠在头静静地吸烟。小小的容下他就已经很勉强了,所以边的小女人几乎是整个人缩得像一个小虾米。被子轻轻的耸动,传出压抑的抽泣声,那么的委屈又绝望。

    这对于许多女人来说有如恩赐的好事,到了她这里只剩下委屈和恐惧。苍唯我不知道该感慨自己的魅力不再,还是在气恼她的不知好歹。偏偏,他心里没有生气,反而有种莫名其妙的爽快。

    如明月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飞来掠去,到最后只剩下一个:都是这张脸惹的祸!如果没有了这样相似的脸,他就会放过她了!

    这个想法形成,然后壮大,让如明月的想法开始往极端走。她突然掀开被子,就这么跳下,完全不顾自己光体。

    苍唯我并没有拦住她,他不认为在他的眼皮子下,她还能逃。只是,他没有想到!

    如明月从柜子里翻出一把小刀,右手握着,刀尖对着自己的脸。眼睛直直地看着苍唯我,里面不再有害怕。“不就是因为我长了一张跟你所的女人相似的脸么?如果这张脸不再相似了,你就不会有兴趣了,对不对?”

    她裂开笑容,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决绝。手一用力,就往自己的脸划去。如果这张脸划花了,他就不会再缠着她了!

    苍唯我回过神来,一跃而去,一把打落了她手里的刀。但是刀尖还是在脸上划破了一点,渗出嫣红的一滴血,像是寒冬里盛开的梅花瓣,妖娆艳。他忍不住伸出手,食指指尖轻轻点染,那一抹花瓣便落在他的指尖。

    如明月别开脸,气愤得无力。下一刻,却被他捏住下颚,不得不转过来对上他的视线。

    苍唯我心头生出一丝怜惜来,这样烈的女子。为了不成为他的女人,居然毫不犹豫的自毁容颜,真不知道她是不惜自己,还是太冲动了。但无论如何,这个人就在这一刻闯进了他的心窝里,硬是撩拨出来那么一丝的悸动,道不清说不明。

    如明月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缓缓地低下头来。她无从躲避,只能僵硬着体眼睁睁地看着。然后,在眉心处,淡淡的温暖落下。她愕然地把眼睛瞪得更大,傻了似的看着他。这一吻若是落在嘴唇一点也不奇怪,可是它落在眉心,那么轻……

    “我不会亏待你的。但是,如果你敢毁了这张脸……”剩下的话,他没说。松开她,一把将她抱起来塞进被窝里,他开始穿衣服洗脸刷牙。

    如明月缩在被窝里,怔怔地看着他,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似的。直到他做完了一切,神清气爽的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她。不够笔的西装,也没有特别打理过的头发,但他往那一站,就是个跟神一样的存在,耀眼得让人睁不开眼睛也舍不得移开视线。

    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如明月急忙移开视线,扭过头去不再看他。被子下的双手绞在一起,泄露了主人的心

    苍唯我嘴角弯了一下,一闪而逝,却掩饰不住他的好心。他一步跨前,伸手抚上她的脸让她转回来。“记住我的话,嗯?”

    微微上扬的尾音,很轻,但是有种不容拒绝的气势。

    如明月固执地抿着唇,没有回答,看着他的眼神满满的都是倔强。

    苍唯我的视线落在她倔强抿着的红唇上,大拇指轻轻地滑过她的嘴角,似乎要吻下去,但最终没有。松开她,他转开门离去,不曾片刻停留。

    待屋子里只剩下自己,如明月全的力气再一次被抽干,颓然靠在头。眼睛一眨,眼泪便掉了下来。她不明白,凭什么要她承受这一切!

    ……

    下午,如明月去了公司,办理离职手续。

    秦烨看着她递交过来的离职表格,万分不愿意签字。可是看着她祈求的眼神,他终于还是签了。签的那一刻,他的心脏抽痛了一下,她从此就要远离自己了。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忘了,只要我能帮你做的,我都不会犹豫一下。就算我没有这个福分能跟你走一辈子,至少我们还是朋友,对吗?”

    “谢谢。”如明月笑着看他,心里很感激。眼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湿润了,这样好的男人,就算她现在愿意跟他试一试,她却再也配不上他了。

    “晚上一起吃顿饭?”他有种预感,她或许要不辞而别了。明明知道这并不能改变什么,却还是忍不住提出来。

    如明月笑了笑。“今晚我想请大家吃顿饭,明天中午行吗?”

    “好。不过晚上我就不去了,我要去了,大家玩得不痛快。”他到底是不同的吧,他想,至少不是一个同事而已。光是这一点,他心里就好过了一些。

    有了秦烨的签字,如明月的手续办得很顺利。还没到下班时间,就搞定了。她通知了平常关系还不错的同事,就请他们在公司附近的一家川菜馆吃一顿。

    如明月的人缘还是很好的,所以只是玩得好的同事就已经来了两大桌。点了许多的菜,虽然是饯别宴,但也吃得很开心。几个善感的女孩子以饮料代酒敬她的时候,说着说着都哭了。

    吃晚饭,如明月跟着简单回简单的小窝去了。她怕那个人晚上会过来,又想跟简单聊聊天。

    两个女孩子洗过澡,就挤在上靠在一起聊天。

    “明月,你最近瘦得厉害,而且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真的不能跟我说说吗?”简单心里难受,她以为自己和明月已经到了无话不谈的程度,却没想到并不是这样。

    如明月看着她扑闪的大眼睛,努力地笑了笑,视线转向窗外。“单单,不是不能跟你说,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说。事实上,我自己都不知道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一提起,她便觉得口被什么压着,让她喘不过气来。“你还记得那一次你在电视上看到苍唯我和一个跟我长得很像的女人吗?”

    “记得,难道那个人真的是你?”如果那个人真的是明月,那么一切就合理了。结婚之后,苍唯我每天都跟不同的女人在一起鬼混,做妻子怎能不伤心绝!

    如明月摇摇头,黯然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绞在一起的十指。“不是,我只是长得跟她很像而已,可就是因为长得像,苍唯我他……”

    “他怎么了?”简单着急得心脏都吊到嗓子眼了。

    如明月鼻子发酸,眼睛湿润,她努力地吸一口气。“我也说不清楚,他好像是把我当成那个人的替了。他要我做他的女人,就是妇,或者说小三,你明白吗?”

    “他强迫你,不让你拒绝?”简单了解如明月,她最讨厌做小三的人,所以自己断然是不会愿意的。

    如明月点点头,眼泪就落下来了。“我没有拒绝的权利。他说如果我敢偷偷的离开,他一定会要我后悔的,单单我怎么办?”

    她心里寄希望于苍唯我只是说说,并不一定就会做到那个地步。可心里又害怕,如果他真的发狠,她没关系,父母怎么办?父母一把年纪了,不能因为她而受连累啊!

    简单也就是一个小女生,她也没了主意。虽然说这些高高在上的有钱人离她很远,可是平常电视看多了,心里也是害怕的。那些人一个不高兴,就能把人整得死去活来,就算整得没命了也不用负责任!苍唯我还不是一般的有钱人!

    “那你以后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如明月苦笑着摇摇头,她要是知道怎么办,也不会这样痛苦了。

    最后,两个人靠在一起,默默地掉眼泪。直到半夜,两个人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第二天一早,如明月就回到了租住的地方,她找房东退了房子。决定今晚就离开,无论如何要试一试!

    如明月简单地收拾了东西,棉被这些比较大的她都不打算要了。精简到最后,也就只有一个行李箱加一个袋子,能不要的都不要了。

    收拾完了,刚好也快中午了,秦烨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两个人约的地点在一家有名的火锅店,叫四季丰。

    吃饭的过程中,秦烨跟她聊的都是一些轻松的话题,没有问她将来的打算,也没有再提感的事。这让如明月总算是吃了一顿饱饭,不至于太压抑。

    吃完之后,两个人从店里出来,慢慢地在街上走过。因为火锅店就在步行街里,人特别多。秦烨的手臂下意识的将明月护住,远远看去,就好像他把她护在怀里一样。

    这种状态,一直维持到出了步行街才结束。而步行街结束的地方,恰好是本市最繁忙的马路,车水马龙,经常堵车。此刻正是中午时分,车子都堵成了一条大长龙。

    此刻,在这条长龙里,一辆豪华的黑色车子静静地在其中。车子里的人从窗外看去,恰好就看到了一个男人护着一个女人从步行街走来的画面。当兵出的人,视力都很好,何况他还曾经是特种兵。

    视线落在那男人呈保护状态的手臂上,他的剑眸缓缓地眯起,危险的气息开始散发,然后变得浓烈起来。

    ……

    ------题外话------

    对不起啊,我妈妈从乡下来玩,所以周末都带她去玩了,连电脑都没碰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