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153 一ye纠缠

    “你别我,行吗?”如明月巴巴的看着他,眼里充满了哀求。

    有些事,她不愿意提起,只想就此逃离。那个可怕的男人,她这辈子再也不要见到了。

    秦烨扶住她的肩头,有些无力。“明月,这是你在我,你明白吗?前天晚上你答应我会好好考虑要不要接受我,我以为自己终于有机会了,今天你却告诉我你要辞职离开这里!你说,这是不是你在我?”

    如明月闻言,有些愕然。心里马上后悔,那天晚上不该犹豫给了他错觉的。“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可以摸着心脏告诉你,我辞职不是因为你。”

    “不管是不是因为我,我都不想让你走,你明白吗?如果是有别的顾虑,你可以告诉我,我来帮你解决!”

    如明月摇摇头。“谢谢你的好意,但我还是坚持辞职。”秦烨能坐到这个位置,定然也是有些能耐的,可是跟苍唯我比还是差得太远了。别说他们之间只是同事,就是有更亲密的关系,她也不愿意秦烨为她做出以卵击石的事来。

    “我不会同意的。”秦烨毫不犹豫的就回绝了。一旦她从这里离开,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这一刻,他脑子里没有“强扭的瓜不甜”的概念。

    有人说过:人这一辈子,总会遇到一个人让你为之痴狂,只是不到那时,你不会知道她在哪里是个什么样的人。

    对秦烨来说,如明月就是那个足以让他为之痴狂的女子,因此他绝不愿意就这样轻易地放开。

    如明月一怔,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没说。反正只要递交了辞职信,一个月之后就可以离职了,他不批也不要紧。“对不起。”

    留下一句对不起,如明月转就要离开他办公室。

    秦烨伸出手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将她按在怀里。

    “啊,你——”如明月被吓到了,眼睛瞪得老大。看着他,浑然不知所措。待回过神来,马上开始挣扎。

    秦烨轻易地就压制住她的手脚,让她动惮不得。在她惊慌失措的眼神里,他一手压制住她的双手,一手抚上她一边脸,低头吻向她的唇。这个美好的位置,他肖想了许久许久了。

    “嗯嗯嗯……”如明月无从躲避,也无法挣扎开他的钳制。这样的秦烨是她陌生的,她惊慌,却无法逃离。不满她扭动头部,落在她脸上的手滑到她的后脑,紧紧地定住不让她摆动。

    如明月无法挣脱,只能紧紧地咬住牙关,不让他侵入自己的领地。

    秦烨啃咬着她的唇,却怎么也无法撬开她的牙关。过了一会,他有些挫败地松开她的唇,看着被自己咬破了的地方,心十分复杂。自从出来工作之后,因为穿着打扮的改变,又加上长相不错,一向都是女孩子主动投怀送抱。想不到,他也有强吻别人的一天。

    如明月喘息着,无措地看着他。他不再吻她,却没有完全松开钳制,她依然被他抱在怀里。

    秦烨微微低下头来,与如明月额头相抵。他很想问一句:你打算折磨我到什么时候?可是又觉得一个大男人这么问太矫了,所以只在心里默默地想。

    “请你放开我。”如明月平复了呼吸,挣不脱,只好开口要求。

    秦烨看着她盈盈的眼眸,一声叹息之后,松开了手。“明月,你告诉我实话,你心里是不是有别的人了?”

    他自认条件不错,可是她似乎不为所动,那么他只能理解为她在他之前已经心有所属了。唯有这个理由,才不让他那么挫败。

    如明月见他松手,忙往后退了一大步。刚刚站稳,听到他的问题,怔了一下。随即下意识的摇摇头,可是刚刚摇头之后又后悔了。如果直接点头,或许秦烨就能放弃了,虽然她心里始终是空着的,在等待着属于她的那个人。

    秦烨无法形容自己的心,就这么默默地看着她,然后苦涩一笑。“那就是我不够好,够不上你的要求。”如果是这样,那只能认了。

    “不,不是的。你很好,真的很好。只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好像有的人中学就窦初开,可有些人快三十了也许还没有萌动感,我或许就是属于后者。所以,这真的不是你的问题。如果因为我给你带来了困扰,我非常抱歉。那个,我先出去了。”话说完,如明月转就想跑。

    秦烨没有再伸手拉住她,只是喊了她的名字。明月的答案,让他心里舒服了许多。他也知道,有些人在感上萌动得很晚,他也确实感觉得到明月心里并没有别的人。也就是说,他还是有机会的,前提是不能让她就这么离开了。

    如明月急忙刹车,差点没站稳跌倒了。回过头来,看到他刚要伸手来扶住自己,于是微微一笑。大眼睛看着他,等待他将要说的话。

    “如果你肯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会让你体会到被的幸福。”至于她暂时还不自己那没关系,他相信她迟早会动心的,目前最重要的是要把她占为己有,不让别的男人觊觎。

    如明月不能说自己不心动,她也是有这样想过的。在这个充满了机遇也充满了压力的大都市,她偶尔也会感到孤独和无助,也想要有一个人可以依偎在一起彼此依靠,可以分享快乐分担烦恼。但她不是那种为了结束目前的生活状态而随便找一个人一起过的人,她也不愿意这样轻率地对待自己的感,否则她不会现在还是一个人。

    “对待感,我一向秉承宁缺毋滥的态度,所以我不能答应你。也许我真的会慢慢地对你产生意,两个人一辈子幸福。可如果没有,那么对你对我都不好。我不想蹉跎自己的岁月,更不像浪费你的时间和心力。对不起。”

    秦烨还想说什么,她却不愿意再停留,就这么打开门出去了。

    他一向充满了自信,不管是对工作能力还是个人魅力。这是第一次,他也不由得怀疑自己了。

    最终,秦烨也没有批复她的辞职申请。但是他也明白,如明月的辞职信同时抄送给了人事部,一个月到了,就算他不批复,她也是可以离开的。

    对于如明月来说,递交了辞职信的每一天都忐忑不安,生怕哪天一回家就看到那个可怕的男人。有时候夜里也会突然惊醒,一大汗淋漓,再也无法入睡,只能闭着眼睛辗转到天明。

    后来,她找借口,硬是去简单那蹭着住了一个星期。亏得简单也是一个人住,跟她感又好,所以放任她入侵自己的小小窝。

    花红妆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知道如明月马上就要离职走人了,最近居然也不找她麻烦了,想是觉得没必要把精力用在一个马上滚蛋的人上。

    倒是简单经过花红妆那么一说,知道如明月要辞职了,抓着她闹了一番,控诉她不把自己当朋友。如明月费了一番功夫,才总算把她给安抚好了。

    眼看着,半个月就过去了。苍唯我并没有出现,一切风平浪静的。如明月高悬的心,这才稍稍的踏实了一些。

    最近在网上电视上,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苍唯我的八卦新闻。如明月也是在办公室的人讨论中才知道,苍唯我已经结婚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还跟妻子恩有加,结婚第二天就开始拈花惹草。一些女同事一边抨击那些跟苍唯我纠缠不清的女人,一边有明显很羡慕,恨不能以替代。

    每当这个时候,如明月都暗暗觉得好笑。只是一想起落在自己上的不幸,便怎么也笑不出来。脸上清清淡淡的笑,只是心里苦涩得厉害。

    眼看着离离职的期越来越近了,她没有松一口气,反而越来越紧张了,生怕在最后关头出问题。

    而有时候,女人的直觉是准得异常可怕的。

    眼看着,已经到了上班的最后一周了。

    秦烨似乎已经放弃了,只是有些无力地跟她说:“如果你真的要离开这个城市,走之前别忘了跟我打个招呼。”

    如明月答应了,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她不愿意有人为了自己浪费时间,如今他肯放弃了,那是最好不过。与此同时,她也难免俗的有一点失落。这辈子,如果不够幸运,也许再也不会遇到一个这样好的男人倾心于她了。只是,我们看不到未来的事,只能顺着此刻的心声去走。将来或是庆幸或是后悔,都已经是后话了。

    这天晚上,如明月照例靠在头看了一会书,然后就关灯睡觉。随着事过去的时间慢慢变久,她已经不经常做噩梦了。所以躺下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午夜时分,小区里开进来一辆黑色的奔驰。门卫例行要求停车检查,但没一会就放行了。

    车子左拐右转,一直开到最里面那栋楼的楼下。夜早已经深了,所以四周静悄悄的,更没人在走动。

    驾驶座的门打开,一黑衣的男子利落下车,然后打开后车门,将车子里的人扶出来。对方跟他一样高大的材,并且明显是喝醉了,他扶着竟然丝毫不费力。

    男子扶着人到了楼下大门处,在快到大门时,他手稍稍一动,把摄像头给遮盖起来,然后悄无声息的把门弄开,扶着人进去了。

    两个人来到某房子的门外,男子一手将人固定在侧,一手掏出东西往锁孔倒弄了两下,门无声无息地开了。他并未打开灯,而是把人扶了进去,让他在沙发上坐下。

    沙发不大,容纳一个一米八多的高大男人有些艰难也有些滑稽。男人虽然喝醉了,但感觉到不舒服,还是哼了哼。

    男子火眼金睛在某地方发现了一次杯子,倒了一杯水递给他。水是凉的,兴许能让他头脑清醒一点。

    正如他所料,喝了凉水之后,苍唯我总算是恢复了那么一点意识。其实,苍唯我酒品很好的的,喝醉了也不怎么闹腾,更不会满嘴胡话。不过,他也很难喝醉就是了。

    男子在看到苍唯我睁开双眼之后,走过去把桌上的手机关机,然后悄然隐退。门轻轻地关上,一切无声无息。

    苍唯我的脑子根本无法如常运转,就这么静静地坐在沙发里,双眼还有些迷蒙。静静地坐了一会,双眼适应了黑暗,他便看清上隆起的包包。空气里,有着淡雅的花香。

    他对这个环境很陌生,但是对这种淡雅的花香却是很熟悉。又过了一会,他便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到了边,整个人就这么扑了过去。

    如明月正在睡梦里,被这么一压,吓得一声尖叫。因为被重物压着,所以声音不大。她先是怔了一下,待反应过来,整个人就慌了。伸手用力地推压在自己上的重物,贴合地方的温度让她知道这是个人,这让她更加的害怕起来。

    “为什么……”上的人发出低哑的声音,声音里充满了绝望的感觉。

    如明月愣了一下,听出了这个声音。苍唯我!他、他怎么进来的?想到他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进来了,她下意识的往门口看去,吓得手脚冰凉。

    “为什么,若水……”被她推开一点的人挣扎着又要靠过来,嘴里喃喃地问低声呼唤。声音里的痛苦,表露无遗。

    如明月的动作止住了,因为他声音里那种痛苦绝望。在她的意识里,这个男人就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他想要什么就要什么,谁也阻止不了。可此刻,他喝得醉醺醺的,伤心地问着为什么,喊着一个名字。那个名字一听就是个女孩子的名字,是他深而得不到的女子吧?原来,他也有得不到的……

    苍唯我呼吸着空气里淡雅的香味,觉得那种心脏被挖掉似的疼痛在一点一点的减缓。自从那天起,他夜夜都在承受着这种剜剔骨的疼痛。每一次回苍家大宅看到若水,这种痛便又加深几分,疼得他几次以为自己就要撑不住了。

    看着她渐消瘦,原本最吸引他的灵气一点一点的消失了,他恨不能杀了自己。他想不顾一切地扑过去,将她抱在怀里宠,再也不让她再有一点伤心的可能。可是记忆的梦魇缠绕着他,让他痛苦挣扎却无法逃脱。想要恨恨地折磨她,看到她伤心难过却又恨不得千百倍的报复在自己上,这种矛盾的心几乎要将他折磨得疯掉。

    现在,他喝醉了,他可以什么都不管。过去也好,未来也好,都不管了,只要这一刻。现在,她就在自己的怀里,他脑子晕乎乎的什么都记不清楚,只记得她。于是,循着本能,他压制住了下人的挣扎,低头亲吻她的脸她的肩头……

    如明月正因为这个跟认知里不一样的苍唯我而失神,突然的,就被他更加的搂紧,唇落下来密密麻麻的吻、啃。“嗯嗯嗯……”

    他的唇和手一如既往的霸道,却不再像以往那样不带一点怜惜的粗鲁,反而有种对待珍宝似的谨慎。

    如明月短暂的失神后,反应过来想要挣扎,却根本抵不过他的力道。双手被他握在大掌中,他的另一只手落在她嫩的肌肤上,寻找着敏感的部位撩拨她的需求……

    夜渐渐的深了,一只小羊和一匹凶猛的狼在一起会发生什么样的事,还需要猜测么?

    被折腾到将近天亮才疲惫地睡去,如明月一直昏沉沉地睡。边灼体让她下意识的靠近,再靠近。她体温偏低,冬天睡觉被窝捂许久都不,所以此刻有个源让她睡得特别的舒服。

    苍唯我喝醉了,又缠着如明月缠绵了大半夜,也累坏了。再加上这段时间神经一直是紧绷的,夜夜不成眠,现在放松下来,又有软香在怀,也睡得很沉。

    没有手机吵闹,也没有任何人打扰。这一觉,两个人都睡到上三竿才醒来。

    先醒来的是苍唯我,他一睁眼,被软玉在怀的感觉弄得怔了一下。待看清怀里的这个人,遂又放松下来。明明知道他不是若水,可还是忍不住些微沉醉,只为这张相似的脸。手伸出来,缓缓地落在她的眉心,顺着线条慢慢地往下,描摹着这副容颜。

    如明月被打扰到了,眉头微微皱起,脑袋更加往他怀里拱去,想要躲避干扰。嘴里发出咕哝,带着鼻音,惹人怜

    苍唯我静静地看着,许久之后,躺平体看着天花板。将她搂在边,想要多享受一会这种感觉。尽管只是个替,可是她们是那么相似,不管是长相还是子。

    如明月躲开了打扰,贴着灼的躯体睡得更香。但是毕竟习惯了早起,所以又睡了一阵,就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她侧躺着趴在苍唯我的膛上,脸对着窗口。一睁开,就看到天大亮,吓得她脑子一清醒:完蛋,迟到了!

    如明月猛地坐起来,在这个过程中,她终于发现了不对。整个人愣住,屏住呼吸,然后一点一点的转过头去——

    喝!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