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152 逃离魔爪

    如明月紧紧地贴着门,很想装作听不见。可是这个男人的可怕她是知道的,保不准他真的一脚把门给踹开!

    可是,难道真的要傻乎乎的打开门放狼入室吗?她没办法告他强jian已经是很憋屈,难道还要把自己送上门去给他糟蹋么?

    这么一想,如明月就决定装作听不见,迈动双腿来到小沙发上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捧在手心里,通过它的温度来让自己不那么颤抖。对门外那个陌生的男人,她心里有说不出的恐惧。她无法拒绝,也不能与之抗衡,只能忍!

    那天之后,她一直在跟自己说:就当做被狗咬了一口,慢慢地把这件事给忘记了。可如果这条狗一直在她面前晃,还要扑上来咬,怎么忘记?

    如明月浑然未发现,一向不骂人的自己,竟然把苍唯我骂成了狗。那个霸道冷酷的男人要是知道了,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

    “砰”的好大一声响,惊醒了陷入自己思绪中的如明月,她吓得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跳起来,体猛然一颤,嘴里下意识的一声尖叫。“啊——”

    门应声而开,锁断裂,门因震动而发出巨大的声音,好一会才停止。

    如明月惊恐地看着门口处的高大影,下意识地往窗口看,很想就这么不顾一切地冲过去跳下去,这样就不用再面对这个跟魔鬼一样可怕的男人了。

    “你想怎么样?”她强作镇定地问,事实上连呼吸都困难。她的生活一向简单,何曾面对过这样可怕的局面!

    苍唯我看着她,看着这张相似的脸庞,直到听到她的声音才如初梦醒。眼前的这个人有着几乎一样的脸庞,却不是幸若水!这个认知让他有瞬间的恍惚,但只是一刹那。

    门口有另一个黑影堵住,像是换了一扇门似的。

    如明月呼吸更加困难起来,看着苍唯我完全不知所措。脑子呈空白状态,连四肢都好像僵住了。

    苍唯我静静地站了一会,长腿一迈,就往她靠近。

    “啊——”如明月一声尖叫,完全顾不得那么多,整个人往窗口跑过去。门口有人,她只好往窗口跑。到了窗口往下一看,那个高度让她醒悟过来,遂猛然转,惊慌地瞪着他。体紧紧地贴着墙,恨不能墙里生出一个洞来,让她能够躲进去。可惜,墙没有这个作用,上帝也听不到她的声音。

    苍唯我无暇去想自己的绪,只是两步近。抬眼看了一下她后的窗,突然伸出手来,目标是她的腰肢。

    如明月吓得再次尖叫,却躲避不了他的魔爪。铁索似的手臂缠上她的腰部,她还没来得及再次惊叫,已经被带着翻上窗台。

    暗夜里,某栋楼的墙外,一个高大的男人搂着一个小的女人攀着墙迅速地往下走。他的动作敏捷稳健,就像是一只天生适合攀爬的兽类动物。

    如明月连尖叫都忘了,她完全吓傻了。任何一个没有经过训练的人,被人这么带着攀墙而下,恐怕都会吓坏的。

    双腿轻轻一跃,稳稳地落在了地上。苍唯我一低头,看着怀里吓得眼睛大瞪的女人。突然觉得,那种因为晴天霹雳的真相袭击而来的疼痛减轻了一点。嘴角有一闪而过的弧度。

    如明月的双手因为惊吓而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一直到落地了,她还没回过神来。直到男人把她塞进车子里顺带关上车门,她才如梦初醒。

    急忙往另一边的门扑过去,用力按开关,可是车门纹丝不动。挣扎了一会,她颓然松开手,有种认命的悲哀。上次也是这样,车门落锁了,她就是肯不要命跳车也无处可跳。

    如明月慢慢地坐回去,颓然靠在座椅背上,着自己转过头去,看着这个在此刻可以决定她命运的男人。“你想怎么样?长得像你的女人不是我的错,我也答应以后都不出现在你的面前,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如果你一定要我消失,那么我离开这里,再也不出现在你的面前!请你放了我,行吗?”

    放了她,行吗?苍唯我也在心里问自己。明明知道她不是幸若水,就算长着一张相似的脸,他也已经只想狠狠地折磨她才对!

    思由及此,苍唯我的脸一下子就变得犹如千年寒冰。看着她的眼神,也让人心生害怕。他本来就冷酷,此刻比往常更是冷酷了数倍。

    如明月看到他变了脸,以为自己又说错了什么,吓得不敢出声。

    苍唯我看到她惊恐如受惊的小鸟,嘴角缓缓地裂开一个弧度。是笑容,却让人觉得这张脸更可怕了,因为那笑容就像野兽要撕碎猎物前的残酷,足以让人不寒而栗和绝望。

    如明月下意识的想要逃跑,却无处可逃。下一秒,便被他扯了过去,落在他厚实却并不能让她觉得安全的怀抱里。

    撕碎她,狠狠地折磨她!谁让她是那个女人的女儿!脑海里不停地响起这个声音,这段子,这个声音已然成了他的一个梦魇。在午夜里将他惊醒,无法自控地陷入记忆的残忍里,几乎要将他疯!

    “你走开!你走开!苍唯我,你放开我,我保证我保证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嗯嗯嗯……”无力的劝说被他的唇密封起来,挣扎踢打都是徒劳。

    苍唯我放任自己变得糊涂,不去看得那么清楚。只有在糊涂里,他才觉得心脏不会那样疼,才会短暂忘记他深的女子是他仇人的女儿!

    至于怀里这个女子是不是无辜的,这样对她是不是不公平,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如明月被封住双唇,体被他压在腿上,他的手在她上肆意的游移,吓得她眼泪直冒。那天的惨痛记忆她刻意地忘记,只要有一点忆起的苗头就赶紧掐灭,转移注意力想别的事。可现在自己再次落在他的手里,那可怕的一幕已经开始上演,她心里的恐惧到了极点。

    她被吓坏了,却还是没忘记这是车上,前面还坐着一个司机。而这个可怕的男人,就要在别人的观看下蹂躏她!

    眼泪落得更快,挣扎却越来越微弱。她那点力气,对于特种兵出的苍唯我而言,比挠痒痒重不了多少。

    在车子停下前,如明月已经被男人狠狠地占有。不管她如何疼痛哭喊,他依然听而不闻。车厢里,回着她绝望的哭泣和求饶,只是这声音根本传递不到男人的耳朵里,更到不了他的心里。

    苍唯我的理智早已经远去了,那头潜伏在他体内多年的猛兽被释放出来,幸福变成了折磨的惨变让这头猛兽兽尽显,只想着撕咬毁灭。

    车子吱呀一声停下来,那是一栋独栋别墅。

    司机开门下车,但并没有打开后车门,而是闪站到了车子不远的地方。体呈跨立状态,警惕的双眸看着车子。即便已经在自己的范围内了,他依然尽职尽责地戒备着。

    车子里的纠缠并不曾因此而停歇,反倒越加的灼。然而,享受的只有男人,女子只有绝望的哭喊,压根感觉不到一丝的快感。

    待这一切平静下来,时间已经到了半夜。车窗外万籁俱寂,漆黑夜空中,半弯新月散发着朦胧的光芒。

    苍唯我眼里的血红退去,神智一点一点恢复过来。下的人早已经昏厥过去,不知道是因为伤心还是因为过度劳累。白嫩的体上瘀痕斑斑,看起来特别吓人。

    苍唯我静静地看了一眼,扯过自己的上衣一把将她包裹起来,抱着下了车。径直走进去,踹开其中一间客房的门,将人放了进去,拿走外,并未多看上的人一眼。

    “等她醒了,送她回去。”他又拿出支票,从保镖手里接过笔,刷刷地签字。“把这个给她。”

    “是。”

    苍唯我脚步未停,就这么大步而去,淹没在门外夜色中。

    随着脚步声远去,四周又恢复了原先的静寂。夜无声无息,漫长而又短暂。

    如明月在噩梦里挣扎,许久之后,终于睁开了翦水瞳眸,却是红肿得厉害。这一次,她没有再以为自己只是做梦。怔怔地看着天花板,许久未动一下。就是这样静静地躺着,依然能感觉到体上的疼痛。

    良久之后,她缓缓地闭上眼睛,一滴泪滑落眼角。再睁开,她缓缓地爬起来,这一次,她的衣衫就放在头,已经洗过了。她艰难地穿起来,慢慢地一步一步走过去开门。

    “如小姐,你醒了。”

    如明月停下脚步,警惕地看着他。如今对于所有跟苍唯我有关的人和事,她都打醒十二分精神,远远离开。

    “如小姐,你现在回去,还是先用过早餐再离开?”那人又问,似乎并不介意她的不回答。

    如明月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绕过他,往屋子外面走去。被折腾过后的双腿酸软得厉害,连走路都打颤。

    那人跟在她后出了门,而后越过她走向车子,打开后车门。“请上车。”

    如明月很想有骨气地拂袖而去,可是环视一圈后,她就知道这里是郊外,恐怕根本没有公车。以她现在的状况,走到天黑也未必能到家。咬咬牙,她还是钻进了车子里。

    一路上,她一言未发。司机自然是个嘴巴严实的,也没有跟她搭话。

    车子一直开到楼下。司机急忙下车,给如明月开车门。在如明月落地后,递给她一张支票。

    如明月怔了一下,没明白他递出来的是什么东西,所以她看着,不接也不说话。

    “这是老大给你的。你想填多少都可以。”司机见她不明白,给她做了简单的解释。

    如明月这才明白,眼前这张是空白支票。只要她接过来,填上一个满意的数字,她就可以一辈子荣华富贵了。可是,她想要的从来就不是荣华富贵,否则在大学时某市领导的儿子追求她时,她就答应了。

    她抬起手,用力一甩,支票从那人手中掉落。她没说话,也不再看一眼,大步地往楼门口走去。也许在他们这些有钱人的意识里,有钱就等于一切,可在她这不是。

    她心里明白,就算她不收支票,自己在苍唯我眼里也不会变得高贵,自己失去的东西也不可能回来。如果她足够聪明,就应该把支票拿着,失去的东西已经失去,能得到钱也是好的。可惜她不够聪明,傻乎乎的认为拿了钱就相当于自愿出卖自己的体。如果是这样,跟那些为了钱甘愿做小三的人有什么不同?

    回到房间里,如明月把自己的体抛进柔软的铺。被褥刚刚晒过,散发着淡雅的清香,还有阳光的暖和。她把脸埋在被子里,子许久也不动一下。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到了中午,到了下午,又到了晚上。她像是睡着了一般,一动也不动。默默地掉着眼泪,脑子里闪过各种各样的想法,到最后终于得出结论:她要离开这里!

    如明月站起来,来到穿衣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抬起手来,抚上自己的脸。就是因为这张脸,苍唯我才会这样折磨她。只要她远离他,一切就会过去了。

    她马上打开电脑,坐下来,开始写辞职信。关于辞职的原因,她想了许久才找了一个想回家乡发展的理由。她知道,明天面对的将是秦烨的一番质问,可是她别无选择。

    写完辞职信,如明月拖着疲惫的体洗了个澡,也没吃东西,就爬回上躺着。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第二天到办公室,秦烨还没来。如明月把辞职信放到他的桌上。

    简单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拉着她吱吱喳喳的说着她周末碰到的一些趣事。简单总是这样,简简单单的,每天都快快乐乐,真是个幸福的人。

    如明月看着她激动的样子,想起那句被喻为经典的台词:小时候快乐是一件简单的事,长大了,简单是一件快乐的事

    “我跟你说,那天我们五个女人两个男人在一起讨论,有个朋友说,她的一个朋友做了两年的小三,房子有了车子有了钱也有了。她就问我们,如果给别人当两年小三就能得到这些,你愿不愿意?你知道吗,当时在场的五个女人,不算我,四个人都毫不犹豫的说愿意。我的乖乖,这个社会进步太快了,我都跟不上它的脚步!”

    简单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表做得特别逗人。

    如明月心里苦涩,脸上微微一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自己觉得快乐就好。”有的人只要有钱,她就快乐;而有些人,追求精神上的满足。无所谓对错,但看自己想要什么。

    简单撇撇嘴。“也许吧,反正我不敢苟同。如果每个人都这样想,那么婚姻算什么?结婚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止婚姻,谁也不许结婚,只准谈恋好了!”

    “你别激动。那样的人毕竟只是少数。”

    “说的也是。”简单通常不会苦恼太久,所以很快就眉开眼笑。

    如明月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脸。“好了,这种社会大问题还轮不到你来担忧,快回去工作吧。”

    简单做了个鬼脸,就乐颠颠的回到座位上。跟个小兔子似的一蹦一跳,让人看着就能感觉到她的快乐。

    如明月等她离开了,马上对着电脑开始工作。既然要离职,就要赶紧把手头上的事处理好,该交接的就要开始交接了。

    她正忙得专注,所以并没注意到秦烨已经来了。

    秦烨一进门,下意识的往她那个位置看了一眼。只是一眼,并未过多停留。推门而进办公室,刚刚脱下外,就看到桌上放着一封辞职信。他微微一皱眉,打开一看,看清楚名字那一栏,顿时大吃一惊!

    明月要辞职?为什么?

    一向冷静的男人没办法冷静,打开门出去,直奔如明月的办公桌。“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他的脸色很严肃,惹得大家都纷纷猜测明月是不是做错事了。

    如明月心里明白,肯定是因为自己辞职的事。她苦涩一笑,吸一口气,站起来,跟在他后进了办公室。

    秦烨把门关上,一把拉住明月的手,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看着她明亮但微肿的眼睛。“为什么要辞职?是不是为了避开我?”

    周六的约会让他喜出望外,她答应考虑更是让他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满心期待的想着今天也许能听到她肯定的回答,却没想到等来的竟然是她的辞职信!

    如明月见他误会了,急忙摇摇头,也顾不得抽回自己的手臂。“不是的,不是因为你,是我自己的原因……”

    “我想听真相。”秦烨打断她的话,不想听到那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由。

    如明月看着他,不知道从何说起。真相?她怎么告诉他?别说是他,就是自己的父母朋友,她也无法说出口。这一切,只能任由它压在心里,直到慢慢腐烂。

    她,只是想逃离,逃离苍唯我的魔爪。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