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140 大男人和小男人

    边站着的人,伸出手来,扶住若水的手臂。“你没事吧?”

    严秋虽然认为这个女人配不上鹰长空,但是她是军医,军医也算是军人,军人的责任心和血在她上也是存在的。所以,她做不来见死不救。她就算想跟她抢男人,也只会光明正大的追求。上次那样说几句重话,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卑鄙的做法了。

    幸若水深深地吸一口气,忍住这突如其来的疼痛。抬头看着扶住自己的女人,微微有些惊诧。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我肚子疼,可能要生了。”

    “你自己能撑到房间吗?或者你在这坐着,我让人推移动出来。”严秋看看这里到医院的距离,不算远。刚刚开始疼的时候,如果是能忍耐的人,应该能够自己走回去。

    幸若水再次深深吸一口气,因为是阵痛,所以并不疼得很频繁。对着她,微微一笑。“我能撑回去。不过,能麻烦你扶我回去吗?”

    她担心自己一个不小心摔倒了或者碰到了,伤着孩子就麻烦了。

    “好。”严秋本来就没想过不管她。姑且不说自己是军人,就凭自己是医生,救死扶伤是责任。在学校里,她的导师教得最多的不是医术,而是医德。没有医德的医生,比一个刽子手更加可怕!这是她导师的原话,她一直深深地记着。

    “谢谢。”幸若水再次对她一笑。原先因为同喜欢一个男人的那种排斥,在瞬间烟消云散。一个人只要心是好的,那么很多事都可以不计较,这是若水的想法。

    回到房间里,严秋马上call了妇产科的医生过来看。刚刚开始阵痛,肯定没这么快产道开得够宽,所以只是做了一些措施。

    幸若水本来就是个能忍的人,又在猎豹手下被磨了一段时间,这点疼痛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所以除了一开始的那声闷哼,她就没再呻yin过。每次一抽疼,她便深深的呼吸。

    严秋看着她,倒是对她有些改观了。俗话说孩子的出生就是母亲的受难,生产的痛苦是很可怕的。虽然现在还没完全到分娩的时候,但是阵痛时只是皱皱眉头深呼吸,完全不吭声的女人可不多。

    别的姑且不说,这至少说明,她有着坚强的意志和超强的忍耐力!对于这样的人,我们至少是要敬佩的。

    “医生只是不让你大叫大喊,怕等真正分娩的时候力气不足,并不是说你不可以呻yin。”严秋好心地提醒她。疼痛一旦叫出来,确实会感觉减少一些。

    幸若水对她一笑。“我知道。”只是这点痛,她还能忍得住。况且对她来说,生产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孩子即将降临的喜悦。

    严秋默默地看着她,过了一会说:“如果疼,你还是叫出来吧,没人会笑话你的。我去忙了,希望你顺利产下孩子,也祝贺你。”

    “谢谢。”幸若水一颔首,心里感激她。

    严秋一点头,转离开了。她喜欢鹰长空,却不曾想过要破坏他的婚姻和家庭。如果鹰长空为了自己而抛弃妻子,那么这样的男人也不是她想要的。她他,那是她的事,并不非要求一个占有的结果才行。

    幸若水看着她纤细修长的白色影离去,脸上扬起笑容。两个女人同一个男人,是不可能成为朋友的。即便这样,两个人不必针锋相对那也是好的。多一个陌生人,也比多一个仇人强。

    没多久,杨紫云就来了。听说若水已经开始疼了,顿时就有些急了。“若水,疼得很厉害吗?能不能忍着先把饭吃了?吃饱了,等下才有力气生孩子。”

    幸若水笑靥如花,有这么多人关心她,真是幸福。“妈,没事,我能忍得了。”

    “好样的。”杨紫云也对这个柔柔弱弱的儿媳妇儿刮目相看。支起小桌子,把丰盛的饭菜摆在她面前。

    “谢谢妈。”刚开始阵痛的频率很疏,还不至于疼得食不下咽,不过真的没什么胃口,但幸若水还是努力的吃下饭菜。对于这疼痛,她并不怕。她只是心里有些失落,鹰长空恐怕赶不及参与孩子的出生了。

    杨紫云看到她沉默地吃着饭,眉头又皱着,以为她疼得厉害。伸出手去,摸摸她的额头。“要实在疼就叫出来,妈不会笑话你的。你不知道,我当年生长空的时候,叫得老大声了。后来医生就过来说,叫什么叫?整个医院都听到你的声音了,外面的人还以为咱们医院杀猪呢!”

    杨紫云的语气极其夸张,极力给她描述一个特别夸张搞笑的场景。

    幸若水扑哧一声就笑了。以她对婆婆的了解,这事绝对是夸张了。“妈,你别担心,这疼我还能忍。”刚说完,就抽痛了一下,她忙咬住嘴唇。

    待疼痛缓去,才又接着说:“妈,我就是有些难过,这个时候长空他不在我边。我知道,他肯定也不想这样的,我也不该这样子不讲理,可这心里就是难过。”

    说着,她眼眶也有些湿润了。生产对女人来说是人生的一道大坎儿,哪个女人都希望丈夫能陪在边一起跨过去。尽管就算他在边也帮不上任何的忙,不能替她疼,也不能让孩子快点出来。但只要他在边,就觉得够了。

    杨紫云笑着,拍拍她的手背。“你这只是心里难过,要是我,早就开骂了。我才不管什么任务不任务,我也不管道理不道理。如果我生产的时候,长空他爸爸不在我边,我不止骂他,我还要揍他。等我出了月子,我还要冲到他们领导家里去闹一场,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恨!”

    幸若水被她逗得笑不可支。有人陪着说说话,特别是说一些有趣的话,疼痛就很容易被忽略了。

    为了等下有力气生产,幸若水总算是把一顿饭给吃好了。即便没什么胃口,她也吃得饱饱的。她从来都是一个分得清轻重的人。

    杨紫云把饭盒收起来放到一边,给她喝了点水,又开始给她讲自己生产的事。为了逗若水开心,她故意把事给夸大了。事一旦夸大,就容易变得好笑,也就容易娱乐人。

    关于顺产和剖腹产,幸若水和鹰长空也是经过了一番讨论的。鹰长空坚持剖腹产,他就不愿意媳妇儿吃苦头,对那条所谓的疤痕他是完全不在意的。幸若水坚持顺产,因为顺产对孩子好。大多数母亲都喜欢自己的孩子健康健壮,哪怕自己吃点苦也没关系。

    杨紫云也是赞同顺产的。所以现在鹰长空缺席了,自然是按照两个女人的意见来执行。只是两个人都没有料到,幸若水这一次生产会这么的艰难。

    人在处于疼痛中时,就会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虽然有杨紫云陪着,但随着阵痛间隔时间越来越短,疼痛越来越强烈,她也熬得很辛苦。可产道就跟她作对似的,开得极慢。

    到傍晚的时候,幸若水额上已经滴落了豆大的汗珠子了。

    杨紫云一边拿纸巾替她擦汗,一边说:“怎么就这么困难呢。这臭小子也是的,怎么就折腾他娘,等他出来了,我非打他小不可。还有臭小子的爹更可恶,老婆生产他也不在边……”

    “我想,他们都不是故意的。”听到婆婆怒冲冲的语气,幸若水下意识的替孩子和丈夫说话。

    杨紫云撇撇嘴。“他们都对不起你了,你还帮着他们!”这心里,倒是更加心疼她。

    幸若水微微一笑,她知道婆婆比自己更舍不得责骂他们。可笑容维持不到两秒,就因为新的一波阵痛而变成了皱眉。

    这种况从中午持续到傍晚,又从傍晚持续到晚上十一点多,孩子还是生不下来。

    幸若水已经有些想哭了,不是疼的,而是担心。虽然医生说孩子没事,但这么久生不下来,她心里害怕。只是眼前陪伴的人是杨紫云,不是她的丈夫,她只好努力地咬牙忍着。衣衫湿了又湿,也还在撑着。额上的汗珠代替了泪水,一滴一滴地往下坠落,都能听到它落在被子上的声音了。

    鹰长空出任务回来,还想着怎么跟大队长讹一个陪产假。结果才到半路,就被告知媳妇儿已经疼了一天了,还是一点要生的迹象也没有。说的贼邪乎,鹰长空一半子都是僵硬的。恨不能坐上火箭直奔医院。

    哪知道到了医院,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两分钟一次的宫缩已经疼了半天了,连医生都束手无策。

    他觉得太不正常了,之前他抽空学过,所以他懂:宫缩两分钟一次这么频繁,只有在孩子马上要出生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频率。医生说人与人的况不一样,生孩子遭罪的大小也不一样,而且有一部分人对痛觉很敏感,他倒霉到家的媳妇儿就是这类人!

    幸若水从中午到现在,都了一整天了没吃没喝,等看到老公一下子委屈得掉下眼泪来,像是受了多少人的欺负总算是找到可以伸冤的人似的,搞得杨紫云、医生和护士面面相觑。尤其是接收到鹰长空吃人的视线,大家更是缩了缩脖子,仔细想想自己有没有欺负这个产妇,如果有那还是早些自首吧。

    杨紫云本来坐在她后给她揉腰减轻疼痛,眼见她这样,马上让开位置。

    鹰长空接替了她的位置,也不顾众人在场,先亲了媳妇儿两口。

    幸若水眼泪汪汪的,靠在他怀里委屈得跟什么似的。“老公,疼。”这疼于她而言,并未到不可忍受的地步。可是眼前这个是她的男人,她可以撒,可以无理取闹的,一切就不一样了。

    鹰长空的心肝脾肺肾全跟着疼了,连肚子也跟她似的抽着疼起来。“媳妇儿,等她出来了,我替你揍她。媳妇儿,你要是实在疼得厉害,你就揍我吧!”

    幸若水疼得汗涔涔,神智都有些迷糊了。却还是没有怪他,笑了笑,有些虚弱。“等孩子生下来了,我再好好地揍你们两一顿。现在我先留着力气,把他生下来再说。”

    笑是笑了,可眼泪还是不停,看得大家的心都抽疼成一团。

    鹰长空恨不能自己替代她生了,感觉当初被折磨得最惨的时候,也没这种彻骨疼痛的感受。“医生,剖腹产吧!”鹰长空大声喊,下了决定。

    幸若水这会也疼得厉害,又担心一直这么生不下来会对孩子有影响。都到这个时候了,重要的是平安生下孩子,其他的也顾不得了。所以也没吭声,算是同意了。

    医生原先是不同意的,可是鹰长空坚持。医生一劝说,他就把眼睛瞪得跟要吃人似的。后来也不敢再挑战他的底线,疼媳妇儿的男人在看到媳妇儿受苦时的行为是非常可怕的,所以他们只好开刀。

    于是,幸若水在折腾了十几个小时之后,腹部又挨了一刀。

    想到这个,鹰长空心里就揪着疼。

    小家伙总算是来到这个世界了,个头不大,肺活量大,嗓门大得厉害,那一声嘹亮的啼哭把医院里沉睡的病人和家属都给吵醒了。

    鹰长空心系媳妇儿,刚开始听到医生说是个儿子,没什么反应。也不理会那哇哇哭的小崽子,就去看自己的媳妇儿了。

    等到媳妇儿疲惫地睡过去,也不泪汪汪地看着自己了,他的脑袋这才算运转了。是个儿子?是个带把的?

    鹰长空心里一惊,这一惊可非同小可。他像炮弹头似的冲去育婴房,去确认孩子的别。看到那个小小的但确实是男人的象征的玩意时,如晴天一声惊雷。再看到丑得不行的样子,就更是郁闷了。难看,太难看了。脱发稀稀疏疏的,眼儿就跟一条缝儿似的,脸还皱皱的,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于是回去的路上,鹰长空有些蔫蔫的。不是女儿吗?怎么就成了儿子了?也许是自己看错了,于是他又这回去看了一遍。这样来回看了三遍,总算是接受了事实:确实是个儿子!

    回到媳妇儿的病房外,碰到母亲。

    杨紫云正激动的想跟儿子说说孙子怎么好,结果一眼就看到儿子蔫头蔫脑的,有些奇怪的皱了眉头。“这是怎么了?做爸爸了,还不高兴?”

    她记得当年鹰志勋可是高兴坏了,跟个傻愣似的笑得嘴巴都合不拢嘴。自己在婴儿前看着孩子,一个人傻呵呵的笑,还傻乎乎的跟孩子说话。

    “是个儿子。”鹰长空有气无力的说。儿子生来就是和爸爸抢女人的,这可怎么好!

    杨紫云愕然,是个儿子怎么了?杨紫云没跟儿子讨论过是孙子好还是孙女好,所以她不知道儿子一心想要个女儿,不愿意要一个带把的臭小子。“是儿子啊,有什么问题吗?”

    鹰长空撇撇嘴,抱怨说:“是个儿子,还难看。”他和媳妇儿俊男美女,怎么就生了个这么难看的?

    鹰长空这是满腹抱怨,他一心盼着的宝贝女儿没了,来了个儿子。据说男人和男人之间一旦涉及女人,必定是仇人的关系,哪怕是小男人,哪怕是父子关系,通通都不例外。现在这句话他只是听说,而在未来漫长的岁月里,他算是切切实实的体会到了这个真理,复一过着这种水深火子。

    杨紫云瞪他一眼,不满地叫道:“哪里丑了?我看比你小时候强多了!新生的婴儿都这样,等过两天就好了。”

    鹰长空继续撇撇嘴,显然不相信。“妈,你回去休息吧。我陪陪我媳妇儿去。”正要走呢,就母亲给拉住了。

    “麻醉还没过呢,她没这么快醒过来。你先回去收拾一下自己吧,跟个野人似的,别吓坏我的金孙。不过动作还是要快点,据说一个小时就要醒来了。”

    鹰长空一想,也对。于是在病前看着沉睡的媳妇儿,亲亲她的额头,回家收拾自己去了。生怕媳妇儿醒来看不到自己,他都是用跑的,跟黑夜里的一只豹子似的。

    严秋今天值班。她正在医院门外吹着风,就看到鹰长空从医院里出来,然后想像一只猎豹似的消失在夜色里。这是她的男人,优秀而有责任心。虽然不属于她,却还是忍不住为他而骄傲。

    杨紫云等他一走,就偷偷的跑去看孩子。虽然脸上还皱皱的,但越来越觉得可,好想摸一把呀。

    鹰长空收拾完自己,前后不到十分钟,换了衣服马上又往医院跑。

    幸若水醒来的时候,病房里只有一盏昏暗的灯。因为要的是独立的房间,所以也没有其他的产妇或者家属来打扰自己的睡眠。一醒来就剩下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心微微有些失落。伤口上的麻醉过了,已经开始疼了,这种疼和被一个人留在这里的感觉就催生了千般委屈,让她差点就要掉眼泪了。

    鹰长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媳妇儿要哭不哭,两眼泪汪汪的可怜模样,顿时心疼得厉害。一个箭步,扑到前。“媳妇儿,是不是伤口疼?”

    幸若水看到他出现,隐忍的眼泪顿时就掉了下来,泪眼汪汪的瞅着他,吸吸鼻子可怜兮兮的说:“老公,我疼,好疼好疼。”

    鹰长空想抱抱她,偏偏她伤口疼呢,他根本不敢动她的体,否则牵扯到伤口就要更疼了。于是只能在边坐下来,俯贴了贴她的脸,又亲亲她。“媳妇儿,是我不好。等你好了,你打我一顿,你生孩子多疼你就十倍还给我,好不好?”

    幸若水的手摸摸他的,连手臂也不敢动得幅度太大。“其实没有那么疼。我就是醒来看不见你,我心里难受而已。”

    “我回去收拾自己了,怕你醒来看到这个野人就不认我这个老公了。疼得厉害吗?要不我让医生再打一次麻醉?”他连看她皱眉都觉得心在疼,更何况她现在痛得厉害。

    “没事的。再说了,麻醉也不是想打就能打的,打多了肯定还有副作用。”这点痛其实并不多厉害,幸若水也不过想撒而已。

    鹰长空亲亲她的手背,总是因为她的懂事体贴而恨不能将她揉在体里,再也不让她受一点的疼痛一点的委屈。“那能睡着吗?睡着了就不疼了。要不睡一觉,老公在这陪着你,哪里也不去。”

    “好。”幸若水微微一笑,静静地看了他一会,缓缓地闭上眼睛。疼了一整天,她已经筋疲力尽了。这会醒来,不过是因为伤口疼,事实上她还累得厉害。

    也许是有他陪在边,委屈不复再,就连伤口也好像不那么疼了。也真的是累坏了,没多久居然真的睡着了。

    等她的呼吸平缓均匀了,鹰长空才松了一口气。伸出手来,轻轻地抚摸着她仍然苍白的脸。静静地看了许久,自己才伏在边,逮着时间休息一下。

    杨紫云从婴儿房回来,在门口看到夫妻两在休息,便悄悄地退了出去,找地方休息去了。

    天才蒙蒙亮,鹰长空就醒来了。看到媳妇儿睡得正香,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

    有丈夫在边,幸若水睡得安心,一直到天大亮了才懵懵醒来。伤口还有些疼,但已经不那么难忍了。

    没多久,护士抱了孩子来给她看,顺便让她喂

    孩子的脸还没长开,但这是自己的孩子,是自己和丈夫的结晶,带着这样的心,便觉得孩子怎么看怎么好看。

    鹰长空还是没改观,可是在媳妇儿面前,他是断然不敢胡说八道的。媳妇儿说这里好看那里好看,他就只管附和,一副兴高采烈而骄傲的表

    护士想让幸若水喂,可是让幸若水着急万分的是,除了挤出那么一点初之外,她压根没多少水。孩子吸了一会,把吃的劲都使出来了,愣是吃不到。于是小嘴将tou吐出来,嘴巴一撇,哭得惊天动地。

    幸若水看他哇哇地哭,求助地看看老公,再看看护士。以前她看到别人孩子,都觉得那画面很温馨。她总是想,妈妈喂的时候肯定觉得很幸福,所以她期待这一刻期待已久了。结果,她居然水不足。说不足都是往好里说了,也就聊胜于无。

    护士抱着孩子,对她笑了笑,安慰说:“可能过两天就好了,很多人都这样。据说让人帮吸吸会有作用,要不让你老公试试?”

    幸若水闹了个大红脸,心想这护士真是口无遮拦。

    鹰长空倒是有些惊喜地看着媳妇儿前的柔软,脑海里想象着自己吸的滋味,问护士:“真的可以这样?”怀孕后期不能同房,他已经憋了有一段子了。虽然还不能来真的,但是能够吃点小豆腐也是好的。

    “护士开玩笑的!”幸若水急忙大声叫道,就怕他真的当着护士的面来吸一次。她知道,他真有可能这样做的。

    护士哈哈地笑。“你老婆子真害羞,都已经生了孩子了,这样说说居然也能脸红似火。不过,那法子真的有些作用的。”

    鹰长空怕媳妇儿的脸真的要滴血,没敢再在这个问题上绕圈圈。等护士走了,他想怎么吸就怎么吸。“那现在孩子怎么办?”

    “先喝粉吧。”说着把孩子递给鹰长空,自己去冲粉了。

    鹰长空在若水怀孕的时候,就看了很多关于孕妇和婴儿需要注意的东西,当然也有怎么抱婴儿。可真等这个小小的软软的东西躺在自己的掌心里,他整个体跟拉满了的弓似的绷得紧紧的。孩子的整个子还没他的掌心宽,脑子躺在他的手心里都占不满,小腰肢小手脚那个软啊,小小的一只好像一条泥鳅一不小心就会从自己的掌心里溜走似的。他想收紧五指,可是实在太软太嫩了,压根不敢用力,生怕弄伤他了。

    “媳妇儿,怎么办?”鹰长空托着个小炸弹,紧张兮兮的跟媳妇儿求助。他的双臂举起上百公斤的东西都不在话下,如今举起一个不过重3公斤多的孩子却已经酸软僵直了。

    幸若水看他那如临大敌的样子,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她那几乎无所不能的丈夫,如今让自己刚出生的儿子给治住了。“你不用这么紧张,放松一点。”

    “不行,我一放松他就要掉下来了!”鹰长空急得喊道,一双眼盯着手里的小炸弹,体继续僵直不敢动。

    幸若水抬手掩着嘴,暗暗偷笑。伸手掀开边的被子,对可怜的爸爸说:“你把他放下来吧,放这里躺着。”

    鹰长空急忙说好,小心翼翼地移动脚步,正要把他给放下来,结果托着小股的掌心一。得,儿子的一泡童子尿就这么洒在他掌心里了。“媳妇儿,他尿了!”

    看吧,果然是儿子和爸爸不对盘的!

    幸若水终于忍不住笑出声音来,牵扯到伤口,疼了好一下。“那就放下来,给他换尿布。”

    “我不会。”鹰长空终于小心翼翼的将孩子放下来,觉得自己的两条手臂跟不是自己的一样。看着那蹬着小腿小胳膊的娃娃,大大的呼了一口气。

    幸好护士及时回来了,帮这不称职的父母替孩子换了尿布。然后抱起孩子,把嘴放进他的小嘴巴里。吃是不用学的,所以小家伙马上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鹰长空瞪大了眼睛看着吃的小家伙,看着看着,又觉着不难看了,好像还好看的。再看看,又觉得这个地方像自己,那个地方像媳妇儿,越看越觉得好看了。

    小家伙吃饱喝足了,还打了一个饱嗝。也不扑腾了,不一会就睡了。

    “他现在体力还不好,需要多睡觉,这样才能长得快。”护士看新晋升为爸爸妈妈的夫妻都有些担心的表,好心的解释道。

    过了一会,有另一个护士把婴儿给推了过来。护士把孩子放在婴儿里,叮嘱了一番,就离开了。

    鹰长空坐在边的凳子上,扒着婴儿的边沿,很是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他虽然言语间诸多嫌弃,但看着孩子小小的一只,想着自己和媳妇儿的鱼水之欢有了一个小小的小蝌蚪,十月怀胎之后生下来,然后一点一点长大……越想越觉得,心里绵软得厉害;越想越不由得感叹,生命真的很神奇!

    趁着鹰长空去洗手间,婆婆早就把上校昨晚做的事告诉她了。幸若水真是好气又好笑,不过她也明白,他嘴上这样说,以后最疼孩子的恐怕还是他。“怎么,不觉得他丑了?觉得他可了?”

    她这么一说,鹰长空就知道,母亲已经告诉若水了。于是嘿嘿地笑着,蹭到媳妇儿边去。“我这不是一下子没办法接受女儿到儿子的转变嘛。咱们两的孩子,肯定好看。咱们两的组合要是还不好看,人家那孩子估计都要影响市容了。”

    “臭美!”幸若水笑嘻嘻的骂他。但在父母的心里,自己的孩子总是最好的。“不过,我也觉得咱们的孩子最好看。”

    鹰长空轻轻地抱抱媳妇儿,贴着她的唇亲了一下。“媳妇儿,谢谢你为我生儿育女!”以前看到影视作品里的男人深款款地说这话,总觉得矫。可真到了自己,才明白这心是真真切切的。

    “那你以后要好好疼我们母子两。”幸若水笑眯眯的接受丈夫的感谢。她没有告诉他,能够为他生儿育女,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幸福。

    “好。只对你和孩子好。”只有这两个人是他需要用毕生去护的。

    幸若水甜甜地笑,觉得人生已经圆满。嫁给了自己心的男人,如今有了两个人的结晶,除了希望他们都平安健康快乐之外,再也没有别的祈求。

    鹰长空这时想起护士说过的话了。于是跑过去关了房门,转就往边扑过来。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媳妇儿的口,就跟一只饿狼看着美味的小羊羔似的。

    幸若水着实被他吓到了,缩了缩体。“你想干什么?”

    “护士不是说吸一吸就有了吗?咱们儿子没什么力气,我帮他吸一吸就好了。估计是哪里堵住了,通一通就好了。”说着一脸跃跃试的表,不知的人还以为他要做什么有意义的大事呢。

    幸若水腾的红了脸,用力地瞪他一眼。护士随便说说,他就起劲了!“护士开玩笑的,你还真相信啊!”

    “这个不是开玩笑,这是真的。你要不信,改天我把资料找给你看。”说着,伸手去撩起媳妇儿的衣衫。

    幸若水轻轻闪了一下,因为怕牵动伤口,所以没敢动得幅度太大。看着他,眼神有些怀疑。她依稀好像也听到过这种说法,但不确定是不是有科学根据。“真的?你没骗我?”

    “我骗谁也不会骗我的媳妇儿。”说着,就把把她的内衣掀起来,把头俯过去。

    幸若水心想,就算是没有科学根据的偏方,也权且试试吧,反正是自己的丈夫。只是那种感觉委实有些羞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生了孩子的缘故,竟然敏感得厉害。她不得不捂住嘴巴,生怕自己叫出声音来。

    鹰长空吸了一会,抬起头来,笑得邪魅的说:“好甜!”

    幸若水伸手就掐了他一下,水汪汪的大眼睛羞地瞪着他。

    鹰长空被媳妇儿撩人的眼儿一看,差点就火焚了。倾把脸贴在她的颈后,压着声音说:“媳妇儿,你可别勾引我。”

    “流氓。”

    孩子的名字是早就想好了的。大名是爷爷起的,叫鹰飞扬。但是小名还没有想好,或者说幸若水还没跟老公达成共识。因为之前鹰长空断定了是女孩子,所以想的名字也都是女气的。她倒是在心里想了男孩子的名字,但是因为老公不喜欢男孩,也没跟他说。

    “老公,孩子的大名由爷爷起了,小名我来起好不好?”幸若水就怕他失望之余,给孩子起一个难听的名字。这可不是她想多了,她的丈夫偶尔也是很孩子气的。

    鹰长空千辛万苦才想好了女儿的小名,现在完全用不上了,他心里郁卒得厉害。不过在媳妇儿面前,他可不敢表现出来。惹媳妇儿不高兴,他第一个灭了自己。“好,就听媳妇儿的。”

    幸若水抓着他的手贴在脸上,蹭了蹭。“老公,你真好。我想好了,小名就叫平安吧。福安,平安,两兄弟嘛。”

    鹰长空自然明白媳妇儿的心思,她希望自己每一次出任务都能平平安安回来,回到她和孩子的边。“好,就叫平安。”

    于是,儿子的名字就这么定下来了。

    对于刚生产的幸若水来说,子幸福美满。唯一不足的就是,她是顺产到一半又剖腹产了,所以上面的伤口一动就疼,下面的伤口上厕所的时候更是疼得想喊爹喊娘。幸好她忍耐力好,否则真要哭出来了。

    又过了一天,伤口就已经好多了。再呆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但是想幸若水的水还是稀稀疏疏的,鹰长空努力过之后,也没什么成效。还好小平安喝粉也乐意,一双小手“抱着”瓶子,喝得心满意足。这孩子倒也乖,除非是饿了或者尿了,否则都是安安静静的睡觉或者瞪着一双眼睛四处看。

    杨紫云疼他疼到了骨子里去,每次抱着就心肝儿的喊,宝贝得不得了。早在幸若水产生孩子的时候,她就已经打电话回去报喜了。估摸着,爷爷和太爷爷这两天就要到了。

    “妈,我还是没水,你说怎么办才好啊?”幸若水还在愁这个。虽然小家伙喝粉喝得欢,但粉到底没有母好。可是自从那天试了一次之后,小家伙只要看到她的部就要哭。一给他瓶子,他就咕噜咕噜地喝得香,把幸若水给弄得很郁闷。

    幸若水为这事很着急,都有些上火了。

    杨紫云的视线终于从孩子的上转移了过去。“放心吧。等出院了,我好好的给你补一补就好了。”

    幸若水想,也只能这样了。

    孩子生下来那天,该报喜的都已经报过了。这两天小福安总是打电话过来,一句一句的都是问弟弟的况,还气地说,他以后要带着弟弟玩。开始的时候。他还哭着吵着要见弟弟,好不容易才被劝好了。

    傍晚的时候,幸若水和鹰长空正趴在婴儿边上逗孩子玩呢,手机突然响起来。

    鹰长空拿过来一看,递给她。“是袁梦。”

    幸若水接了,聊了一些关于孩子的况。两个都做了妈妈的女人,在一起的话题不外乎就是孩子。

    电话聊到最后,袁梦用有些沉重的语气说:“若水,虽然现在确实不适合跟你说这些。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

    幸若水怔了一下,心顿时就往下一沉。

    ------题外话------

    很抱歉昨天断更,我看到很多亲都在质问,若很抱歉。

    昨天加班到凌晨,回到家已经半夜了,根本没办法写。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