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停职查看

    鹰长空最终没有跟若水发生关系,虽然他很想。但他更想在一个气氛很好的晚上,借由交合来掀开两个人幸福未来的第一页。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qíng),他知道,她根本没这个心(情qíng)。而他,亦然。所以在这种(情qíng)况下占有他,是他所不愿意的。她是他深(爱ài)的女人,值得他最好的对待。

    两个人躺在(床chuáng)上,紧紧地抱在一起。虽然没有水ru交融,但彼此的心贴得很近。肢体交缠在一起,却谁都没有一丝(欲yù)念。

    幸若水贴在他的(胸xiōng)前,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心里很平静,慢慢地,就磕上眼皮,睡着了。

    抱着他的鹰长空,却几乎一整夜没有睡。虽然大队长没有说是什么事(情qíng),但他的语气泄露了东西。大队长,定然是故意的,也是提醒他要好好地想清楚。

    他勾了勾嘴角,还需要想么?

    他喜欢当兵,喜欢在特种部队里想方设法折腾那些新兵蛋子,更喜欢完成一个又一个任务后那种不一般的快感。那时候,他几乎把所有的心思都搁在部队的事(情qíng)上,忽略了古筝。受不了的古筝,终于跟别人走到了一起。

    古筝的离开,让他消沉了许久。但与其说他有多(爱ài)古筝,不如说他太骄傲,骄傲到容不得背叛。古筝的背叛,更像是甩在他脸上的一个巴掌,那是在说他并没有那么好!后来,他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部队上,一次比一次做得更出色,仿佛这样就能证明他是最好的。

    可是遇上若水,一切就不一样了。他是真的(爱ài)这个女子,刻骨柔(情qíng)。如果真的必须放弃这(身shēn)军装才能拥有她,那么他会把这(身shēn)军装给脱下,离开见证了他的青(春chūn)和(热rè)血的部队。

    每个人的一生,总会有那么一些人或事让你不顾一切。而于他而言,若水便是那个人。没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

    军人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哪怕两天两夜没睡,看起来也还是精神奕奕。

    所以第二天起(床chuáng),幸若水丝毫没有看出,自己的枕边人一夜无眠。

    送母子两去上课/上班,鹰长空就开车直奔部队。然后直奔大队长的办公室。

    这次,大队长坐在办公桌后,面前摆着一叠东西。看到他进来,眼神很是复杂,最多的还是惋惜。

    “与已婚女人在一起甚至同居,警察局打架闹事,上门打架……”

    大队长将别人给他罗列的罪名一条一条地读出来。最后的处分是——停职查看!

    鹰长空没说什么,把该上交的东西都掏出来,放大队长桌子上。虽不舍,但不犹豫。这还没到最后呢!

    “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大队长问。额上的皱纹,比平常多了好几根。

    鹰长空笑了笑,说:“哪来这么多值得不值得,既然想,那就做了。就这样。”

    “虽然这脾气够臭的,但是我喜欢!”大队长哈哈一笑,一拳砸在他(胸xiōng)口。

    四目对视,英雄惜英雄。

    鹰长空从大队长办公室大步出来,就看到傅培刚在外面等着,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队长!”傅培刚急忙迎上去。

    鹰长空给了他一拳。“别让我看到这副愚蠢的表(情qíng),就是停职查看,没什么大不了的。走吧,到训练场那边去走走。”

    两个人一路走,一路看着那些被((操cāo)cāo)练的菜鸟,开开玩笑,打打闹闹也就到了训练场边上的那块山地。四周跑步声,枪声,呼喝声,充斥于耳。这就是部队,永远都吵吵闹闹的,充满了生气。

    “队长,你真就舍得?”沉默了一会,傅培刚也终于忍不住问。

    特种兵不是一般的兵,那是要经过多少的艰辛磨练才能够成为其中的一员。像队长这样混到了上校军衔的,就更不用说其中的辛酸苦辣了。这么多年的努力,也许就此尽毁了,真就那么容易割舍?

    鹰长空点燃一支烟,抽了一口,吐出。“舍不舍得都不重要。有舍就有得,就看你想得到的是什么。”

    “可是——”

    “没什么可是。要是换了你,留在部队和谭佩诗只能选一样,你也会毫不犹豫就选谭佩诗吧?”他很肯定。

    傅培刚就不说话了。要真那样,他肯定也会选他老婆。

    再多的光辉荣耀,也比不上有个人肯一辈子跟着你,贴心地嘘寒问暖。所有的辉煌都会有一天慢慢地被更多的辉煌给覆盖,只有一颗真诚待你的心,才能历经岁月而不褪色。

    鹰长空将手臂搭在他肩头上,看着训练场上((操cāo)cāo)练的菜鸟。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要说证明自己,那么这些年我已经证明过很多遍了。你要说可惜,长江后浪推前浪,自然有更出色的人会脱颖而出,继续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对吧?”

    傅培刚笑笑,突然想起什么,笑得更加厉害。“你说咱们兄弟两,就这么栽在了佩诗她们两姐妹的手里,也算是……”

    “难兄难弟?”鹰上校挑挑眉。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吧。她们姐妹两可一直都是同仇敌忾的,不管是我惹毛了佩诗,还是你惹毛了若水,那面对的肯定都是两个女人的发难。虽然女人的发难都不会让你皮(肉ròu)疼,但是叫你睡半个月客房,那也要命。”

    两个男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英雄难过美人关。每个男人都会有这么一天,只是你预料不到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但那一天,那个人,总会出现的。

    ……

    幸若水下班走出校门口,看到那辆熟悉的悍马,微微有些惊诧地跑过去。

    “你不是回部队了吗?”旋即,幸若水皱起了眉头,小心翼翼的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鹰长空大手一揽,将她揽过来,抚着她的长发。“没什么事,就(爱ài)胡思乱想。”

    他忍不住笑着想,女人就算没有训练过,那也是一个出色的侦察兵。每每有什么风吹草动,她都能第一时间察觉。

    “可是,你以前一走总要好几天才回来的,怎么今天……”幸若水心里不安起来。昨晚的那个电话,她还记得。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了他们不远的地方。

    ------题外话------

    喝,偶食言了,明天一定爆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