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给媳妇儿的礼物

    深夜。

    “该死,你最好有天大的理由!”苍唯我被从睡梦中吵醒,气得想杀人。他有很重的起气,更何况现在还是半夜。

    那人跪在地上,因他凶狠的语气瑟缩了一下。自从夫人失踪之后,这给老大报告事就成了风云帮上下最害怕的事儿。

    “还不快说,等着挨枪子儿呢?”要是那人跪得近些,只怕他就一脚踹出去了。光看那张脸沉的程度,就可以预见。

    “云天别墅被人偷袭。破坏了一些设施,可能、可能还偷走了一些东西。”

    苍唯我倏地瞪大眼眸,冷冷地问:“什么意思?”

    地上的人瑟缩了一下,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偷袭者闯进了你的书房,保险箱和抽屉都被打开过。因为我们都不知道里面放了哪些东西,所以不确定是否有丢失。现在肖正在别墅里主持大局。”

    什么?苍唯我双拳紧握,已经大概猜到来人偷的是什么东西。“马上拨通肖岩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苍唯我接过来。“肖,看一下左手抽屉的第二层,是不是有一份《离婚协议书》。”

    过了一会。

    “翻过了,确定没有。”

    “今夜值班的人,每个人都给我去领罚。妈的,一个人就能闯入别墅偷走东西,还要你们这些废物有何用!如果没有内贼,他不可能这么顺利闯进去,一定要把那个兔崽子给我揪出来,我要他生不如死!”苍唯我挂断电话,将手机狠狠地砸在墙上。“该死!”

    他怎么也料不到,鹰长空居然敢直接到防御森严的别墅去偷《离婚协议书》!那些防御,还是他自己亲自设计的!

    苍唯我不由得想起那人说过的话:如果说你是一个奇才,那么鹰长空便是天才!奇才到底是凡人。

    鹰长空,我果然是小瞧你了!连你的上将父亲,也关不住你!不过,你要是以为这样就高枕无忧,那你就太天真了!只要有我在,幸若水就只能留在我的边。如果我不在了,她也只能死在我的边!

    只要我要,谁也别想逃!

    ……

    幸若水这些天都没有睡好。在上辗转反侧,胡思乱想,熬着熬着又是一夜。所以天才蒙蒙亮,她就再也躺不下去了。

    佩诗和小家伙还在睡,而且离早餐时间还远得很,她拿上钥匙出门去散步。因为睡眠不足,她的头都是晕的。呼吸一下清晨的新鲜空气,或许会好过一些。

    冬天天亮得晚,所以看起来才蒙蒙亮,但时间已经不算很早了。那些做生意的人,早早地就起来在忙乎了。马路上,不时地可以看到夫妻两一个拉一个推,推着一车子的早餐往人多的地方去摆摊子。

    她在路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看着早起忙碌的人们。她喜欢这种平静的生活,忙碌踏实,与富贵荣华无关,但很幸福。

    她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一直到天大亮了,才买早餐回去。

    那两个忒能睡的家伙,自然还没有醒。觉得通没力气,连脑子也不清醒,她就进浴室去洗了个澡。

    从浴室出来,她站在阳台擦拭着头发,一边晒太阳。等那辆熟悉的悍马出现在视线之内,幸若水整个地呆住了,然后她大叫一声长空,转飞一般冲了出去。

    “长空!”

    鹰长空刚刚把车好,就听到媳妇儿一声叫喊,接着软玉就扑进了怀里,他忙笑着一把抱紧。“媳妇儿,想我啦。”

    幸若水抱住他的脖子,拼命的点头。她闭着眼睛,液体从眼角渗出,嘴边的笑容却无比的灿烂。“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媳妇儿,你这么,我会招架不住的。”鹰上校有些苦恼地说。

    幸若水笑靥如花,看着他,还有些羞涩。“那就不招架好了。”

    “媳妇儿!”鹰上校大叫一声,弯腰一把将她抱起来。从车子上拿过一个东西,转大步地迈向家门。

    幸若水看着他手里包起来的东西,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鹰长空笑笑,有些神秘。“这是给我媳妇儿的礼物。”他敢肯定,这个礼物,她一定会喜欢的。

    “什么来的?”幸若水被他的神秘撩拨得心里痒痒的,越发的好奇起来。搂着他的脖子,一时间也忘了这些天的烦恼,眼里透着调皮。

    鹰长空眨眨眼。“等下你就知道了。”

    到了家,鹰上校一脚把门给踹上,抱着媳妇儿一头冲进了他们的房间。然后,悲剧发生了。

    谭佩诗哎哟哎呦地从被子里爬出来。“搞什么鬼啊?”

    “佩诗,你没事吧?”幸若水也有些着急了。他们这么重重的一压,会不会把佩诗给弄出内伤来。

    谭佩诗看清楚眼前的人,哇哇地叫起来。“队长你回来啦!”

    然后,聪明如她,马上把事给想明白了,笑容一下子变得暧昧起来。“队长啊,你要把若水吃掉我没什么意见,不过别跑我的房间里来啊。”

    这本是若水的房间,谭佩诗来了之后就成她的了,而若水就睡鹰长空的房间。只是以前鹰长空没事就钻到若水的上已经成了习惯,所以下意识地就往这间房跑。而若水沉醉于甜蜜中,也忘了这么一茬。于是,华丽丽的悲剧了。

    鹰长空很懊恼。

    幸若水很窘。

    谭佩诗很happy。

    经过这么一个乌龙,两个人是没法再做亲密的事了。

    幸若水早已经一头扎进了厨房里,还把门给关上了。一张脸,红得跟熟透的苹果似的,仿佛要滴落红色液体。

    鹰长空则瞪了一眼幸灾乐祸的谭佩诗,懊恼地去浴室洗澡了。寒冬腊月,他很悲剧要洗冷水澡。

    “啊啊啊啊……”谭佩诗等人都出去了,乐得在上不停地打滚。拿起电话,拨通傅培刚的电话,叽叽呱呱的把事给说了。好几次因为笑得太厉害了,半天说不下去。

    那边的傅培刚一边乐呵,一边在教育自己的老婆不可以这样幸灾乐祸。

    幸若水窘得很,一不小心就做了很多的饺子。等她平静下来,看着堆成小山一样的饺子,也有些哭笑不得。没办法,只好冰冻起来,明天再吃了。

    吃过早餐,鹰长空将那份东西递给若水。“呐,媳妇儿,这是我给你的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哇,什么礼物啊,我可以看吗?”嘴里还在问,人却已经凑过去了。

    小家伙则缠着他爹地,问他那份礼物怎么没有。

    幸若水小心地将包裹打开,待看到“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时,猛地抬头看着鹰长空,半天说不出话来。

    慢慢地打开,果然是她签过字的那份《离婚协议书》。“这、你是怎么拿到的?”

    鹰长空眨眨眼,勾着嘴角,有些得意。“偷的。”

    “哇,队长你太厉害了!若水,这回你就不用担心得睡不着觉了!”谭佩诗高兴得手舞足蹈。随即她发现。“咦?这是复印件啊?”

    什么?幸若水心里一沉。低头一看,果然是复印件!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