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妖孽轩辕麒

    谭佩诗挂掉电话,抓起钱包和手机就一股脑往楼下冲。冲到马路边上,伸手拦的士。

    “去幸福花园。”

    “姑娘,这走路也才十分钟啊。”他还要往前开一段才能掉头。

    “唧唧歪歪什么,又不是没钱给你!信不信我投诉你?”谭佩诗心里急得很,又碰到个二百五的司机,顿时火就冒了。

    那司机不吭声了。

    车还没稳,谭佩诗就开门下车,往驾驶窗扔了10块钱就冲了进去。直把那司机给吓得一愣一愣的。

    “若水,若水开门!”把门敲得碰碰响,也顾不得左邻右里会不会投诉。

    门打开,她冲进去。正要问发生什么事,若水喊了一声佩诗,一把抱住她就开始哭。

    谭佩诗急忙拍拍她的后背,又把她的脸从自己肩头上挖出来,擦擦眼泪。“若水,你先别急着哭,先把事给说清楚啊。”

    幸若水一双眼红红的,含着两汪眼泪。“佩诗,苍唯我找来了!”

    “什么!”谭佩诗大叫一声,也傻眼了。苍唯我?那匹狼竟然追来了!

    吸一口气,先冷静下来。扶着若水在沙发上坐下,又给她倒了一杯水。“若水,你先喝杯水,冷静冷静。你在哪里见到那匹狼了?”

    幸若水喝了一口水,努力地平复自己的绪。她刚才是吓坏了,慌成一团。现在有个可靠的人在边,就冷静多了。“在学校,他去学校找我了。”

    谭佩诗眼睛大瞪。“那他没有直接把你抓走?呸呸呸,看我这乌鸦嘴!”说完了又觉得自己这嘴巴太乌鸦了,抬手就打了几下。

    幸若水急忙拉住她的手,摸摸她被打的地方,摇摇头吸吸鼻子。“他本来是想的,但是突然又有一个男人带着一帮人出现了。那个人好像是长空的朋友,可是我没见过。”

    谭佩诗了然地点点头,心里对队长赞誉有加。“看来队长还是有防备的。我说过队长不只是一个兵而已,所以你放心,没事的。”

    不过,苍唯我是混黑道的,队长是个特种兵。真要闹起来,队长不占优势。毕竟,当兵的人约束很多,作风尤其重要。苍唯我那匹狼,谁知道会把什么肮脏手段都用上!这些话,她可不敢跟若水说。

    “嗯。”幸若水点点头,安心了许多。捧着水杯,靠在佩诗的肩头上,神怔忪。

    “队长知道这件事吗?”

    幸若水摇摇头。“我打电话了,没人接。这个时候,他肯定在忙。”

    “也是。”

    两个女人靠在一起,静静地不说话,心里都很着急。

    等敲门声响起,幸若水吓得整个人从佩诗肩头上弹跳起来。“肯定是苍唯我找来了,怎么办?”

    谭佩诗按住她,两个人的额头贴了贴。“若水,镇定,别自己吓自己。我去开门。”

    隔着防盗门,谭佩诗看到一个一黑乎乎的男人,脸上还有一道狰狞的疤痕。正要质问,对方把手一举,就看到了他手里的福安。

    “妈,妈……”小家伙叫着,哇哇地哭。他被陌生的怪叔叔抓走,早就吓坏了。

    “佩诗,开门吧,就是他送我回来的。”不过,那一道狰狞的疤真的很吓人。

    “嫂子。”那人喊了一声,把小福安放下,又递出若水的包包,转走了。

    “妈!”小家伙扑进她的怀里,呜呜地哭,可怜兮兮的。不过,很快就不哭了,只是一抽一抽的,眼泪汪汪。

    谭佩诗看看时间,该煮饭了。看了一眼抱在一起的母子,吐一口气走进厨房。

    过了一会,电话响起。

    幸若水扑过来,果然是长空的号码。那边一声喂,她就泪上眼眶了,带着哭腔喊:“长空——”

    “若水,我已经知道了。我马上就回来,别怕,有我在。先挂了,我要开车。”他有些喘,但是磁的声音让人安心。

    “嗯。”若水刚应一声,电话就挂了。虽然只有一句话,但她悬着的心回到了该在的位置。

    谭佩诗刚把晚饭做好,鹰长空就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傅培刚。

    “长空!”幸若水抱着孩子一起扎进鹰长空的怀抱,第一次当着外人的面做这样的事

    鹰长空揽住她,拍抚着。然后搂着她一起回到沙发上,看到母子两的眼睛都红红的,像兔子。他有些哭笑不得,又心疼不已。“我不是说过,天塌下来还有我呢。”

    幸若水扁扁嘴,嗓音哑哑的。“我害怕嘛。”

    鹰长空大拇指划过她的眼底,亲亲她的额头。“没事,我在呢。”

    “嗯。”幸若水应一声,窝进他的膛。只有闻着他上的阳刚气息,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她才觉得安心。

    天塌下来,饭总是要吃的。几个人刚要动筷子,门就响了。

    幸若水瑟缩了一下。来的不是苍唯我,而是今天那个白衣服的男人。她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鹰长空睨着他大刺刺地坐下,淡淡地问:“吃过了吗?”

    男人搓搓手,笑容很灿烂。“哪能啊。这不想着尝尝嫂子的手艺呢!”

    鹰长空点点头,看着若水。“媳妇儿,给这家伙装碗饭吧。”

    “什么这家伙?嫂子,我叫轩辕麒。轩辕剑的轩辕,麒麟的麒。”轩辕麒一边抗议着兄弟,一边对着嫂子笑得跟朵花。

    谭佩诗看着这一儒雅的男人,心里直喊妖孽啊妖孽!在两个当兵的大块头面前,他简直就是书香世家的贵公子!“我觉得你干脆叫轩辕剑比较好。”

    轩辕麒眨眨眼,依旧笑得花枝招展。“好主意,不过留着给我儿子好了。我儿子肯定对你感激万分,我原本想给他起名轩辕麟的。我们父子两加起来,就是轩辕麒麟,那是神兽啊!”

    “噗——”谭佩诗喷了。轩辕麒麟,亏他想得出来!

    就连幸若水,也不由得掩嘴笑。

    鹰长空本来赏这家伙一拳头的,看看女人孩子的笑脸,就算了。

    饭后。

    “你打算怎么办?换个地方,继续把人藏起来?”轩辕麒的声音,有些玩世不恭。但细细听去,又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鹰长空点燃一支烟,冷哼一声睨着他,道:“要不,你把苍唯我的风云帮给灭了?”

    轩辕麒抢过他嘴里的烟叼着,一副“敬谢不敏”的表

    “这个大梁我可不敢挑。要是别的帮派,我二话不说替你把他们的老窝给端了。苍唯我不行。你要知道,他也是特种兵出,来头不小呐。能无声无息地阻挡这几个月,我已经很佩服自己了。所以,你还是想想把人藏哪里吧。”

    “若水是我媳妇儿,不是一条小狗,我不能让她一辈子这么躲躲藏藏。那太委屈她了!”鹰长空紧了紧搂住媳妇儿纤腰的手臂。他们的谈话,没有避开她。

    “那就只有正面交锋了。”说实话,只是苍唯我倒也好办。可这家伙是个军人,要是牵扯到他爸,那就……老爷子的棍棒硬着呢,自求多福吧。

    “我知道。”鹰长空点点头,转头看着若水。“媳妇儿,你怕吗?”

    幸若水与他在桌下十指交握,看着他线条冷硬的脸上那双温柔的眼眸。绽开笑容,摇摇头。

    “跟你在一起,我不怕。”

    鹰长空的表更加温柔,眼神更加的坚定。

    “靠,你这把破刀居然也会有这样的表!”轩辕麒哇哇大叫!

    谭佩诗又喷了。这个妖孽!

    队长叫利刃,多威风凛凛的代号,到了这家伙嘴里就成“破刀”了!

    ------题外话------

    吼吼吼,又一个妖孽帅哥出场鸟,啦啦啦

    \(^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