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新年那天,我们结婚

    幸若水在厨房里张罗着晚饭,因为今晚多了一个人吃饭,便觉着心特别好。

    鹰长空陪小家伙看了一会电视,就摸进厨房来,搂住媳妇儿的纤腰,呼吸着媳妇儿上淡雅的香味儿。

    “媳妇儿,要是每天都能这样,那就好了!”紧紧地抱着她,鹰长空满足地感慨。

    “要不你学孙悟空变小了,我把你挂在腰带上?”她不喜欢这种凝重的心,于是调皮地开玩笑。

    “好啊。”随即搂进她说。“媳妇儿,我可以要求挂在皮带里面,而不是外面吗?”

    意识到他又要耍流氓了,幸若水急忙拍打他的手背。“不许说乱七八糟的话。”

    鹰上校很郁卒,凑到她面前虎着脸说:“媳妇儿,你说这是不是就是人家说的‘你撅起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

    幸若水差点没忍住喷口水,戳了一下他的脸。“我正在做饭呢。等下口水喷到饭菜里,还要不要吃?”

    “没关系,我喜欢吃媳妇儿的口水。媳妇儿现在要让我吃吗?”鹰上校脸不红心不跳,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幸若水实在无奈了。“我怎么觉得你这些天不是去忙正事,而是去锻炼脸皮去了?”否则怎么一下子又厚了这么多?

    “咦,媳妇儿,你怎么会知道?”鹰上校很吃惊。

    “我量出来的,脸皮厚了不少。”这样子哪里像一个上校,根本就是一个街头痞子!要不是见识过他在下属面前是什么那样子,她还真要怀疑他的份呢。

    “真的?怎么量的?”配合着很雀跃的语气。

    幸若水扭头一口咬在他的脸上。“就这样量出来的。”

    鹰长空一把拿掉她手里的菜,搂住她就是一个缠绵的吻。若不是最后一点理智还在,衣服早就掉了一地了。

    抵着她的额头,男人粗重地喘息着。“媳妇儿,再多来几次,我一定会憋疯!”

    幸若水脸红似火,推着他出了厨房。还关了门,这才顺利地做了四菜一汤,以免一家三口饿晕过去。

    饭桌上,若水随口问:“明天早上就要回去吗?”

    其实不问,她也大略能猜到。可是听到他肯定的回答,心里还是有些失落。脸上却还是浅浅地笑,不敢露出一点绪。选择了他,便选择了这种生活,不该再有任何的怨言。

    鹰长空却似乎看破了她的伪装,握住她的手,凝视着她。“媳妇儿,对不起。”

    幸若水被他这样一说,反而没了伤感。只要感好,偶尔的离别不算什么。如果矛盾多多,那么朝夕相对也是徒增痛苦。

    回握他的大掌,笑靥如花。“只要你每次出任务都平平安安地回来,我就什么都不求了。”

    她不需要山盟海誓,只要他每次出任务回来那一句——“媳妇儿,我回来了!”

    他吻了一下她的手,眸里是无声的承诺。“为了你和小福安,我一定会小心的。”

    “嗯。”

    吃过晚饭,三个人又先后洗了澡。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动画片,就到了小家伙的休息时间。

    自从小家伙来了,小家伙的作息时间基本上就是若水的作息时间。所以从小家伙房里出来,倒了半杯水喝完,她就要进房睡觉去。“早点睡吧,晚安。”

    正要关上房门,鹰上校已经伸出手来顶住。“媳妇儿……”

    幸若水还没来得及问什么,他已经一把推了门,又一下将她抓紧怀里,揉着吻着。急切得,就像一匹饿了许久的狼。

    灼的吻,灼的大手……若水脑子晕乎乎的,软软的体整个地倚在他怀里。

    鹰长空抵着她的额头,气息有些重。体快要爆炸了,却还是忍着问:“媳妇儿,给我好吗?”

    声音,沙哑低沉,听着让人脸红。

    幸若水眼眸水润,看着他有些迷蒙。神怔忪,似乎听不懂他的问题。

    “媳妇儿,再不回答,我当你答应了。”话落,却再也等不及,又一次深深地吻住殷红的唇瓣,大手也开始攻城掠池。

    待他的手碰到某个敏感部位,幸若水才如初梦醒地大喊:“不可以!”

    鹰长空顿了一下,将脸狠狠地埋在她的肩窝深深呼吸,好一会才抬起头来。“媳妇儿,你不相信我?”

    多来几次,他都怀疑自己要变成不举了!

    他从来不是个急色之人,但是面对自己的女人,他不可能没有任何念!

    幸若水顿时急了,急忙抱住他。“不是的!我、只是、只是今天不行!”

    她觉得很窘,红着脸不敢抬头。经过这些子,她已经彻底地相信这个人能她想要的幸福。她虽然并不衷于事,但多少明白男人的需求。只是,今天刚好来例假了。

    鹰长空马上明白她的意思,懊恼地呻yin一声,松开她急急地走开。“我再洗个澡!”

    幸若水站了一会,爬上躺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落的感觉。

    过了一阵子,男人的脚步声响起,然后钻进被窝贴着她的背,揽住她的腰说:“媳妇儿,下次我可不会再停手了。”

    幸若水子一僵,悄然红了脸。

    沉默了一会。

    “媳妇儿,我们结婚吧?”软玉在怀的感觉太美好了,鹰上校心里憧憬啊。想想从此可以不用半夜洗冷水澡,就忍不住激动万分。

    幸若水心脏一缩,手抓着枕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想嫁给他,嘴上说不出,心又一团乱。“我、我……”

    鹰长空将她的体转过来,借着月光看她,手抚着她的脸。“媳妇儿,你不想嫁给我?”

    “不是的!我、我想的。”幸若水急急的回答。

    “那媳妇儿是在考验我吗?考验没问题,不过不能考验太久。你可不能等我快嗝的时候,才答应做我的新娘哦!”

    幸若水心脏抽了一下,忙一把捂住他的嘴。“别乱说话!”

    她不知道怎么告诉他,她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事要发生。可是,仅仅因为这种虚无的感觉就拒绝他,那对他也不公平。

    鹰长空抓住她的手腕,亲亲她的手心。“好,我不乱说,那你什么时候答应我呢?你知道,我结婚还要打报告,要政审,流程可复杂了。你看,还有两个月就过年了。”

    幸若水摸摸他满是胡渣的下巴,她喜欢掌心微痒的感觉。“新年那天怎么样?”

    “媳妇儿万岁!”鹰上校一声欢呼,搂着媳妇儿一顿乱啃。

    话说,新年那天民政局不上班吧?

    ------题外话------

    貌似这是偶第一次二更,是不是给点奖励,留个爪印呢?

    额,\(^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