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警局大开杀戒

    “容阿姨,你最好能够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别怪我罔顾鹰顾两家的面!”鹰长空的眼里可冒出火来,像是要把容秀美给吃了。

    “长空,怎么对你阿姨乱说话!”追上来的杨紫云刚好听到,急忙出声斥责。

    鹰长空将福安从她怀里一放,几个箭步冲到医院的窗边,翻跳跃而下。

    “长空!”杨紫云吓得大叫一声,冲到边。她儿子却已经跑向那辆悍马,不一会悍马就消失在医院的大门口。

    松了一口气,转回到容秀美的边。“妹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容秀美擦着眼泪。“苗苗她被那个幸若水推下楼梯,现在还在急救。姐姐,我就苗苗这么一个孩子,我担心……”

    再也说不下去,哭得很伤心。

    杨紫云眉头拧得紧紧的,惊愕于自己听到的。“若水把苗苗推下楼梯?这、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若水一看就是个善良的女孩子,应该不会做这么歹毒的事

    “真真亲眼所见,还能有什么误会啊!姐姐,就算她是长空的女朋友,你也不能偏袒她!我的苗苗、我的苗苗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我也不活了!”

    “这、这……”杨紫云也傻眼,不知道怎么办,只好又看向顾真真。“真真,这都是真的?”

    顾真真点点头,随即又急忙解释说:“伯母,我想若水一定不是故意的。她们当时吵着吵着就拉扯了起来,若水一定是失手推了苗苗。”

    ……

    鹰长空将悍马开得飞快,几乎是一眨眼就到了警察局门口。

    冲进去,见到一个人就逮住他的衣领子,咬着牙吼:“你们刚刚抓回来那个女孩子呢!”

    “你是谁啊?这里是警察局,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鹰长空一拳砸在他的脸上,将他打翻在地,碰到了一干桌椅文具。那人还没挣扎,又被长空给抓起来。“说,那个女孩子在哪里?”

    那人留着两筒鼻血,接触到鹰长空的眼神瑟缩了一下。也不敢再叫板,忙伸手一指。“她在那边的问询室。”

    鹰长空一脚将他踹翻在地,警察局被惊动的人都跑了过来。鹰长空没时间跟他们废话,直接用拳头和两条腿把人一路放倒,冲到问询室。

    一脚踹开门,就看到一个男人正扯着若水的头发,在她的脸上甩了一巴掌。

    鹰长空的双眼顿时血红,腾空两腿成剪刀夹在那人的脖子,将他放倒在地。冲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就像眼前躺着的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

    被吓坏了的幸若水回过神来,急忙冲过来拉他。“长空,长空你不要再打了,你会把他打死的,长空……”

    又是狠狠的一拳,鹰长空终于收了手。一把将若水抱进怀里,像抱着失而复得的宝贝。眼里的血,在他咬着牙不断深呼吸后,慢慢地隐去。

    微微将她推开,捧起她的脸,看到那已经肿的像馒头还流着血的脸,他大吼一声:“我把这混蛋的手给废了!”

    “长空!”幸若水想拦阻,却已经来不及了。

    鹰长空一脚踩在那人的手腕,用力一碾,伴随着那人杀猪般的吼叫,响起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

    那些好不容易爬起来到这边的人,看着这一幕,俱是抖了一下。

    “谁还动手打了她,谁?”他就像是一只凶狠的豹子,浑上下散发着让人恐惧的危险气息。仿佛谁敢动一下,他就要咬断那人的脖子。

    所有人都静悄悄的,谁也不敢吭声,大气也不敢喘一下。这人上穿着休闲迷彩服,再加上他的手,一看就是个军人,而且不是一般的军人。

    “谁!”又是一声吼,地动山摇。

    “长空,我没事。”幸若水拉住他的手,安抚这头疯了的豹子。

    鹰长空手臂一捞,抱着她的腰揽在边。

    “啊——”刚好碰到被踢的地方,幸若水疼得皱脸闷哼。

    鹰长空自然不会错过这一声闷哼,搂着她转过,以自己的体挡住她,撩起衣衫一看。腰侧白皙的皮肤上,一个紫红的鞋印!

    缓缓地回过,咬着牙一字一字地问:“这是谁踢的?”

    “长空,只是皮外伤。我也没看清那人是谁。”俗话说,民斗不过官。这里是警察局,谁知道他们会召集多少人来。长空再厉害,可是双拳难敌四手。

    但是鹰长空一吼,人群中的一个人就瑟缩了一下,正打算悄悄地离开。

    鹰长空眼神杀意正浓,冲过去一把将那个人揪住砸在地上,碰的好大一声响。他正要起,鹰长空一脚踩在他的一条腿上。

    “这位大哥,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如果知道我一定不会碰她一根毫毛!你就饶了我这一回吧!”

    鹰长空冷哼一声,突然勾着嘴角笑了。“我可以饶了你。”

    “谢谢,谢谢!”那人忙道谢,但话音未落,他就杀猪一样叫了起来。因为他的一条腿,被人踩碎了骨头。

    “长空!”幸若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鹰长空,吓得目瞪口呆。他虽然严肃,但从未像这样眼里浓浓的都是杀意。没错,杀意!直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她的恋人是一个杀过人的军人!

    “我饶了你的命,只废你一条腿。你应该庆幸你只踢了她一脚,否则你就得废两条腿!”冷冷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阎王爷。顷刻之间,便可夺人命。

    这一回,所有人噤若寒蝉。他们警察局也不是没来过狠角色,但是像今天这人这样狠辣的,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已经有前车之鉴了,谁还敢送上门让他废筋骨!

    “媳妇儿,我们去医院。”鹰长空一把将她抱起来,护在怀里走向门口。

    就在这时,一个小喽啰护着一个人从外面走来。挡在门口的人都让开了道,见到救星似的喊局长。他们的局长也是个手了得的主,这回有人撑腰了。

    “谁到警察局砸场子来了?”来人拔,块头特别大。一张国字脸,看起来很是威严。

    “我。”鹰长空抱着媳妇儿,冷冷地掀着嘴角。

    幸若水瑟缩了一下,眼里满是担心。

    那人看到鹰长空,眼睛马上瞪圆。

    ------题外话------

    嗯哼,上校的表现还是很帅的,对吧?

    留爪印,给他鼓鼓掌,O(∩_∩)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