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被抓进警局

    幸若水乱成一团的脑袋,这才有些清醒了。

    飞快地跑回去,将吓坏了的孩子抱在怀里哄着。孩子刚刚只是想维护她,根本不知道会把人推下楼。现在意识到出事了,所以吓得哇哇直哭。

    “小福安别怕,有妈在,不要怕!”幸若水心疼死了,如果不是为了她,孩子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举动。

    可小家伙真的吓坏了,不管她怎么哄,也还是哭。

    没多久,救护车来了。

    幸若水抱着小家伙,跟着上了救护车。小家伙紧紧地揪着她的衣襟,脸埋在她的怀里抽噎。而对于顾真真那鸷的眼神,她垂下眼帘不去看。

    她心里也慌到了极点,心脏像是要撞破体冲出体外。总觉得救护车里空气稀薄,呼吸有些困难。耳朵也嗡嗡地响,头还有些晕。倒是脸上被打得肿起来,也没感觉到疼痛。

    很快,顾苗苗被推进了急救室。

    幸若水搂着福安在长凳子上坐下,体微微发抖。若不是福安的体温安抚着,她一定会疯掉。小福安需要她的安慰,她又何尝不是?

    没多久,好几个人就往这边冲过来。

    幸若水怔怔地,看到顾真真哭着扑到其中一个中年妇女的怀里。他们说了些什么,她听不真切,耳朵响得厉害。

    就在这时,一阵音乐响了起来。

    幸若水怔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那是自己的手机。是长空!

    “若水,你们还在家里吗?”

    “长空!”幸若水喊一声,眼泪就落了下来。“长空,我们在医院,顾苗苗……她出事了!我、她……”

    她想把事告诉他,说话却语无伦次的。如果顾苗苗真的出事了,她不知道怎么办!顾真真红着眼说那是她害的,那一幕不停地在眼前晃动。

    那边的语气一下子急了起来。“你别急,告诉我在哪家医院?”

    “中心医院。”

    “我马上过去,你别怕!”

    幸若水还想说什么,鹰长空已经挂了电话。

    恍恍惚惚的,听到顾真真在说话:“我不知道。我当时没注意,她们拉拉扯扯的,突然间苗苗就滚下去了。婶婶,苗苗她、苗苗她不会有事的,对不对?她、她流了好多血,我怎么叫她都不理我,我好害怕……”

    说着,呜呜地哭了起来,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

    幸若水还有些乱的脑子,琢磨着顾真真的话,想要反驳。却不知道怎么出声,因为事确实是因为她们的争吵而起的。

    然后,那个中年妇女就推开拦住她的人冲过来。一团黑影将若水笼罩起来,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幸若水愕然抬头,然后傻傻地站起来。“我——”

    “你就是幸若水?”与顾苗苗相似的面孔,说明了她的份。此刻她的脸抽搐着,额头上暴起了青筋。

    “我、我是。”幸若水被她的样子给吓了一跳。

    “就是你把苗苗推下楼的?你好歹毒的心肠!”

    “我没啊——”幸若水想要解释,话未说完,已经狠狠地扇了两巴掌。其中一巴掌靠近耳朵,她只觉得耳朵嗡嗡地响,头也晕眩起来。

    “哇——妈……”怀里的福安被吓得哇哇地哭了起来。

    “你最好祈祷我的苗苗没事,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我打死你,你这个歹毒的女人!”呲着牙,她又扑过来。

    幸若水只是下意识地将福安推到后,双手挡住脸,却没能挡住别人的张牙舞爪。好多地方被抓到,火辣辣地疼。

    等有人过来劝架拉开她们时,那人还咬牙切齿地瞪着她,手里抓着她的一把头发。

    幸若水喘着气,一头长发被扯得七零八落,脸上也被抓了好几道痕迹,正渗着血。

    福安在她边哇哇地哭着喊妈

    “真真,马上报警!她这么厉害,那就让她去牢房里跟那些女犯人一起打个够!”容秀美形象全无地吼着。

    她天生子宫寒,多方求医,才在35岁高龄怀上了。偏偏又遇上早产加难产,差点一尸两命。因为是早产儿,苗苗生下来后总是多病,他们费了多少心思才把她给养好,养成今天这样。如今她竟然被人推下楼梯,现在生死未卜,她吓死了也吓疯了!

    “婶婶,这——”顾真真看了一眼被打得不成样子的幸若水,有些为难地皱着脸。

    “打呀!婶婶的话都不听了,是不是?”容秀美一声喝。然后伸手去掏自己的手机。“好,你不打,我来打!”

    幸若水倒是把报警的事听进去了,她吓得瑟瑟发抖。一般老百姓,对警局那都是很害怕的,更何况若水毕竟只是一个23岁的女孩子。她从小清白做人,如今说要抓她进警局,她一下子就慌了。

    下意识地抱起福安,转头就往楼梯跑去。她要去找长空!

    “还不快抓住她,不能让她跑了!”

    然后,她就被团团围住了。推推堂堂地将她到墙角,中间又挨了不少的抓和撞。

    Z市的警察局就在中心医院旁边。所以警察很快就来了,而且明显是认识顾家人的。一番寒暄之后,那几个穿警服的人就向若水走来,并拿出了手铐。

    他们最终把福安抱开,把幸若水给带走了。

    幸若水吓得厉害,下楼梯的时候抓着楼梯不愿意走,被人狠狠地踹了腰侧一脚,疼得她一下子跌倒在楼梯,差点滚下去。然后就被两个人架着,塞进了警车里。

    ……

    鹰长空匆匆赶过来,还在楼下,就听到福安的哭声。也不管母亲跟不跟得上,几个箭步就冲了上来。

    看见容秀美,喊了一声容阿姨。小家伙见到他,马上扑了过来,嘴里喊着妈

    鹰长空抱住他,眼睛搜索着若水的影。但是来回地看了两遍,还是没看到人。“真真,若水呢?”

    顾真真往后小退了一步,看了看婶婶,不敢说。

    “妈,妈被坏人抓走了!”小家伙叫完这一句,又开始哇哇地哭了起来。

    抓走了?鹰长空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犀利起来。“谁抓走的?真真,这是怎么回事?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顾真真被他吓了一跳,终于瞅了一眼自己的婶婶,嗫嚅着说:“婶婶报警,警察把她抓走了。”

    什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