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嫂子,嫂子,我要吃饭!

    “你想工作?”开着车,鹰长空可没忘记她刚才说过的话。

    “嗯。天天在家里呆着,也闷的。再说了,我得赚钱养自己啊。”

    男人将车停在路边,在她不解的眼光中,搂住她就是一个缠绵的长吻。直吻得若水气喘吁吁,两眼迷蒙,他才心满意足。

    “你就是一辈子不工作,我也能让你和孩子过得好好的,知道吗?”他贴着她微张的唇瓣宣告,忍不住又啃了一口。

    幸若水点点头,眼儿依旧迷蒙,水汪汪的特别人。

    鹰长空啄了一口,这才重新启动车子。看着边还在失神的小女人,心高昂。

    待幸若水回过神来,脸又开始红得滴血。同时,心里也烘烘的。她知道他能养活一个家,那张工资卡里的数字并不少。重要的是,他愿意养她!

    “我想工作。”

    她还是希望有一份工作,保留独立的自我。否则,她担心有一天他也会觉得她跟不上时代的脚步。

    “你喜欢就好。不过做点心师傅很累,有没有想过做老师?我知道某家小学正在招小学老师,我觉得你合适的。”

    知道那个老板是她的校友,他就更不同意她去那上班了。若水这样的女孩儿,在大学时候不知道多少人慕,那个老板说不定就是其中之一。只要有一丝可能,他都要掐断。

    幸若水看着他,心里越发的感动。他肯定是早就替她想过了。她再一次自惭形愧起来。在自己自怨自艾的时候,他已经做了这么多的准备。

    “真的?那好啊,我也喜欢跟那些孩子在一起。”反正她喜欢孩子,学校的环境也单纯。

    “交给我。”

    “嗯。”

    ……

    虽然若水对家具的要求很高,但经过一番努力,到底还是把家给布置出来了。

    入伙那天,两个人才刚刚按照习俗开了火。就听到楼下吵吵闹闹的,一帮人在喊着:

    “嫂子,嫂子,我要吃饭!嫂子,嫂子,我要吃饭……”

    幸若水跑到阳台一看,楼下浩浩的十几个人正往楼道里走。每个人手上都提着食材或酒水,很有阵仗,引得那些邻居都好奇地跑出来看。

    谭佩诗翻翻白眼。“这帮家伙!等下左邻右里要告我们扰乱民居就惨了!”

    说是这样说,笑容却仍是灿烂,可见是非常喜欢他们的。

    门一开,一帮人呼啦啦地就冲进来,嘴里还喊着“嫂子,嫂子,我要吃饭”。若水本来还怕尴尬,不知道怎么招呼他们。结果被他们这么一闹腾,也不尴尬了。

    待他们把东西拿到厨房放下,跑出来调侃他们队长。鹰长空一口一个兔崽子地跟他们闹着玩,便觉得气氛本该如此,其乐融融。

    唯一让人哭笑不得的,就是亮堂堂的地板,一下子就花了。他们却一点不介意,你按我我按你,在地上滚来滚去的。

    幸若水急忙倒水招呼他们,又去厨房洗了几大盘子的水果,切好摆好端出来。看到他们在地上滚打,她还在心里想,幸好把豆豆放佩诗家了。豆豆,是她给那条小狗起的名字。

    不知道哪个兵嗷嗷地叫着喊:“队长,嫂子手真巧,你太幸福了!不行啦,嫂子,你得赶紧给我介绍一个妹子!”

    幸若水只是笑,灿烂如花,晃得一干久旱不见甘露的兵王眼睛都瞎了。

    鹰长空一脸酷酷的,回道:“没问题。你嫂子过些子就去学校上课了,她班上有好多的妹子,你们人手一个!”

    幸若水心知他在使坏,瞪他一眼偷偷地掐他。

    却被鹰长空一把握了手去,大声地叫:“媳妇儿,要掐就光明正大地掐。”

    说着拉起衣袖,把胳膊往她面前一伸。“来吧媳妇儿,老公让你掐个够!”

    幸若水闹了个大红脸,睨他一眼躲厨房去了。这么多的人,得开始着手准备了。

    一个兵冲着大家嗷嗷叫:“弟兄们,队长这是赤火火的炫耀。还让不让我们这些光杆儿活了!弟兄们,动手啊!”

    一帮人扭到了一起,把他们家客厅当训练场了。祈祷楼下的人不会上来骂人才好!

    “队长,嫂子班上真的有很多妹子吗?”某个想媳妇儿想疯的人没忘记还有这茬。

    鹰长空睨着他,点点头,一本正经地回答:“你嫂子过些子去育才小学做老师,她班上确实有几十个妹子。”

    这话一出,又是一场闹腾。看他们那架势,想把这房子都给拆了似的。

    幸若水和谭佩诗在厨房里忙乎,听着外面跟菜市场一样的吵闹,都哭笑不得,心却是很好。

    “怎么样?你现在见识到他们这些人的可怕了吧?我告诉你,等下饭菜上桌了,那才叫可怕。你不知道,那场面像什么,像你在喂十几头猪!”

    幸若水的瞪她一眼。“别乱骂人。”

    谭佩诗吐吐舌头。“我这是比喻,绝对不是要骂人,嘿嘿。不过,你别看这些菜都快堆成山了,等下兴许还不够吃呢。”

    幸好若水家里有一个超大的电饭锅,还有十几个大盆子。当时听佩诗说,那些兵经常会光顾,她就特意准备了。

    菜的品类不多,但是量多。要是一锅煮大量的菜,肯定不好吃。所以若水只好同一个菜分几次做,然后倒在一个大盆子里。

    若水买了6张折叠桌,在客厅一字摆成两排。饭菜一盆一盆地上,摆了一桌子。厨房里还有正在做的。

    幸若水正在做最后一道水煮鱼,突然被男人的两条手臂揽住了腰肢。还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下巴就搁在她肩头。

    “媳妇儿,辛苦了!”鹰长空是高兴且骄傲,他的若水温柔而大方,让那些家伙吃得高兴玩得高兴。

    幸若水脸红了,回头啄了一下他的脸。“这是最后一个菜了。你快出去跟他们一起玩吧,他们难得来一次,别让人家玩得不尽兴。”

    鹰长空撇撇嘴。“难得?以后你就知道,他们逮着时间就会跑过来,让你给他们做好吃的!”

    幸若水想象着今天进门时的画面,也笑了。“你喜欢他们这样,不是吗?只要大家都高兴,这样也好的呀。”

    鹰上校被自己贤惠的老婆逗弄得嗷嗷直叫,硬是搂着啃了几口才被若水赶了出去。

    待几大盆水煮鱼端上桌,桌上的菜也已经吃得差不多了。水煮鱼刚放下,一双双筷子就迫不及待地伸进去。

    “嫂子,他们都是猪舍里出来的,没吃过这样好吃的菜,没吓着你吧?”四中队队长吴迪看着那帮难民嚷嚷道。

    幸若水笑得灿烂,她喜欢这样的直率和真诚。“大家喜欢吃就好。要是不够,楼下就有超市,我再给大家做。”

    一帮人顿时又炸开了锅,直嚷嚷着嫂子真好!

    幸若水擦擦脸上的汗,想起佩诗曾经说过的话;看着他们吃得这样的高兴,你觉得再辛苦也值得!

    这就是军人的可,不是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