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鹰上校发飙了

    接下来的几天,幸若水都拉着谭佩诗一起去选家具。

    对于能够亲手布置自己的家,她是很激动的,所以要求也高。一件小小的东西,非要一个一个家具店逛完找到最合适那个才要。只要一点不满意,她都放弃。

    “若水,我再也不要跟你逛了,我要累死了!”谭佩诗一股坐在马路边上,她真的累得要脱水了。

    “以前你明明不逛街的,怎么现在法力增长得这样厉害?的力量真是惊人啊!”

    幸若水笑了笑,也不好说什么。她这几天确实把佩诗给累坏了,她自己其实也累,不过比不上心里那种想布置出一个温馨漂亮的家的念头来得强烈。

    “佩诗,要不你先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逛就好。”反正家具都是送货上门的,也不需要扛抬。

    谭佩诗气喘吁吁地摆摆手,有些无力,但还是很坚持。“那不行。我得好好地看着你,出了一点差错,队长就要扒我的皮了。”

    幸若水知道这不过是借口,佩诗只是想陪着她,担心她出什么意外。便不再说什么,跟她一起坐着歇一歇,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

    “哎若水,队长是不是打算房子布置好了,你们就结婚啊?”

    队长动作果真是够快的,早就偷偷买好房子装修好。偏偏家具留给若水来买和布置,加深她心里“这是我们家”的概念。果真是一条老狐狸!

    幸若水正要说话,却有人比她更快一步喊了出来。

    “鹰哥哥不会娶她的,绝对不会!爷爷和鹰爷爷说了,只有苗苗才是鹰哥哥的媳妇!”顾苗苗冲到她们面前,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

    幸若水有些头疼。这小女孩人不坏,至少没什么心机。但是太想嫁给鹰长空了,所以每一次见到她都要宣告一次主权。偏偏不知道怎么的,总是遇到她。

    谭佩诗可不是幸若水,她才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比毒舌,稚嫩的顾苗苗远不是她的对手。

    “你爷爷和鹰爷爷说的,那你嫁给他们好了。现在娶老婆的是鹰长空,不是他爷爷,也不是你爷爷。毛都没长齐的黄毛丫头,居然大言不惭地争男人,丢不丢脸啊?我看你还是回去找妈吃吧,鹰长空才不会娶一个臭未干的小丫头片子,又不是恋童癖!”

    “你、你——”顾苗苗两眼瞪圆,气极了又说不出话来。

    “怎么?除了毛没长齐,竟然还口吃啊?那完了,鹰长空肯定看不上你了!你还是回去嫁给你爷爷或者鹰爷爷吧。”

    谭佩诗摆摆手,一副“你完蛋了”的表十分的气人。

    幸若水差点忍不住笑,但也不好落井下石。伸手拉了拉佩诗,示意她适可而止。“我们还要买东西呢,走吧。”

    谭佩诗朝着顾苗苗做了个鬼脸,扭扭腰,临走还要气人家一把。

    “鹰伯父他们也不会喜欢你的!”小丫头还在后面大声地喊着。

    谭佩诗没忍住,回头笑眯眯地说:“我知道鹰伯父喜欢你,不过,你确定鹰长空愿意让你做他的继母吗?”

    “佩诗,别乱说话!”幸若水也急了。人家妈妈好好的,怎么能说这种话。

    “呵呵,不好意思,一时嘴快。”

    两个人渐行渐远,只留气呼呼的顾苗苗直跺脚。

    ……

    晚上鹰长空过来了,谭佩诗在饭桌上谈起这件事,幸若水想阻止也来不及。

    鹰上校一下子就黑了脸。抓着筷子的手,都要把筷子给碎成粉末了。

    第二天,他就请了假,带着若水直奔顾家大院。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被拉着出了悍马,幸若水还是有些犹豫。她虽然想把顾苗苗的事解决了,但这样大摇大摆地上门宣告主权,她觉得有些过分了。

    “没事,交给我。”他最不喜欢拖泥带水、节外生枝了。

    ……

    “顾老。”

    “是长空啊,好久没来了。”顾老爷子已经70多岁,但体硬朗精神很好。战场上出来的人,上都有一股慑人的气势。

    幸若水对上他那双仿佛洞察一切的眼睛时,吓得就想往鹰长空背后躲。虽然忍住了,但是头皮发麻。“顾爷爷好,我是幸若水。”

    顾卫国老将军上下打量了一遍幸若水,点点头,又转向鹰长空。“这就是你相中的媳妇儿?”

    鹰长空抓着若水的手,握在掌心,安抚她的不安。“是的,顾老。”

    顾卫国看着他们一会,比比旁边的位置。“坐吧。来人,倒茶。”

    “家里人都知道了。”鹰长空是他属意的孙女婿,顾卫国岂能就这样甘心,不过他也了解鹰长空这孩子。

    鹰长空转头看了一眼若水有些慌乱的脸,拍拍她的手背。然后才又对上顾老。“还没有。不过,我选自己的妻子,我相信他们不会有意见的。”

    顾卫国看着若水一会,点点头。有些事,是强求不来的。“真真和苗苗哪里比不上她?”

    鹰长空对上他的视线,没有丝毫畏缩。“多少才俊想做顾老的孙女婿,顾老却看不上,他们也不见得哪里比不上我。”

    顾卫国突然哈哈大笑,大手拍了拍鹰长空的肩膀。“鹰小子,我就喜欢你这子!”

    鹰长空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顾老不是那么执拗古板的人,否则事就会变得很麻烦。

    “你很久没来了,今天陪我来几盘怎么样?让我看看,你棋艺是不是长进了。”老人家虽是在问,却已经吩咐人端来棋盘了和棋子了。

    “你会下棋吗?”鹰长空转头去问若水。

    幸若水点点头。跟同龄人比,她的棋艺或许还可以。但是跟这样一位老将军比,恐怕就不值一提了。“会一点,但不是高手。”

    “顾老,要不让我媳妇儿陪你来几盘?”顾老喜欢若水,才能少些横生枝节。

    顾卫国目光如炬,爽快地一点头。“也好。”

    “我要是下得不好,顾老可不要笑话。”

    幸若水已经调整了绪,笑意盈盈地对上顾老犀利的目光。其实你不去想他是战场上下来的老将军,他也只是一位有格的老人而已。老人家子都很别扭可,只要你愿意去发现。

    鹰长空便跟若水换了位置,看着一大一小两个人马上变得沉静起来。

    难怪人家都说,下棋是最能够修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