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我们多般配!

    “若水,你终于回来了,吓死我了!你要是再不回来,队长肯定撕了我!”

    他们还没进门,谭佩诗就跟火车头似的从里面出来,嘴里劈里啪啦地说个不停。

    “闭嘴!”鹰长空被她的一连串的话念得心烦,猛喝一声。

    谭佩诗瞥他一眼,不敢再啃声。她差点把若水给弄丢了,队长没揍她已经很大度了。

    若水被放下来,顺便放下手里的小狗,拉着谭佩诗的手。“佩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保证,下次不会了!”

    谭佩诗凑到她耳边,小声说:“还敢有下次啊?下次队长会直接撕了我,你就见不到我了。”

    幸若水瞅了一眼黑着脸的男人,跟谭佩诗偷偷吐舌头。事实上,她还要怀疑等下自己是不是也要被教训一顿!

    “咳咳咳,队长,你要不要先洗个冷水澡?”傅培刚看老婆被吓得小猫溜溜,赶紧出声解救。

    “嗯。”鹰长空也知道自己的味道不太好,没说什么就进去了。

    等浴室的门一关,谭佩诗长长呼了一口气,猛拍口。“呜呜,队长真是太可怕了!”

    结果她才呜呜完,另一个小家伙以为找到了同伴,也呜呜地叫了起来。

    “哇,哪里来的狗狗?”谭佩诗惊叫一声跳起来,她可不喜欢小动物。到处方便脏兮兮的,还

    幸若水怕她一脚就把小狗狗给踩了,急忙把它抱起来。“佩诗,它是我捡回来的。你放心,只留一个晚上,明天我就给它找个好主人。”

    谭佩诗撇撇嘴,也不敢说不。队长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人,她要是气走了,那就大祸了。“那说好了,明天就得送走啊!”

    “我知道。”幸若水摸摸小狗的头,虽然她很想养,但是没办法。

    生怕小狗到处乱跑弄脏了房子,她只好用废轮胎和衣服盘出一个窝来,将它放在里面。狗狗还小,稍稍高一点它就爬不出来。

    谭佩诗下了面,她吃了一点,鹰长空倒是呼噜呼噜地吃了两大海碗。

    折腾了这么一晚上,夫妻两又是小别胜新婚,两个人早早地回房间亲去了。

    幸若水洗完澡出来,鹰长空在她房间里玩电脑。看的都是关于枪械的网站,她完全不懂。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若水很快地就在地上铺出了一张。“我先睡了,晚安。”

    鹰长空关了电脑,洗漱之后,来到若水的边。今晚那一场惊吓,他现在还有余悸。就是执行再艰难的任务,他也不曾有过那样的恐惧。他不敢想,如果他来晚一步,那些人会对她做出什么事……

    于是,他最终没忍住,拉开被子躺进了被窝里。

    “啊?”幸若水忍不住惊叫一声,杏眼瞪得溜圆。“你、你要干什么?”

    鹰长空长臂一伸,将她整个揽在怀里。“若水,我不是那些想染指你的流氓。”

    “那、那你……”虽然也曾有过拥抱,但不曾躺在一张上这样抱在一起。而且,他还**着上

    幸若水觉得自己的脸一下子乎乎的,像要烧起来一样。一双素手推拒着它灼膛,却怎么也推不开。“你、你走开啦!”

    男人却更加收紧臂弯,让她的脸紧贴着自己的口,唇贴着她敏感的耳垂。“睡觉,否则我们做点别的。”

    喝!幸若水倒抽一口气,她不至于白痴到不明白他说的“别的事”是什么。于是就真的不敢动,僵在了她的怀抱里。

    男人翻了一个,让她趴伏在自己的口上。用低沉的声音,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她说话。

    慢慢地,幸若水开始放松体放松神经,没多久就睡着了。

    确定她已经熟睡,男人低头啄了一下她的唇瓣,自己也渐渐地入了梦乡。

    一室的宁静,温暖了清冷的月光。

    幸若水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顶着自己的后腰。她下意识地挪动体想躲开,然后又伸手去推。

    突然,一声压抑的抽气,呼吸都重了。

    幸若水迷迷糊糊的脑袋突然间清醒过来,猛地睁眼,才发现天已经亮了。等明白刚才是怎么一回事,她尖叫一声,抱着被子连滚带爬地缩到角去。

    “你、你流氓!”幸若水被这尴尬的局面弄得脸红似火。

    鹰长空低哑地笑,有些坏坏的味道。“若水,这只是自然生理现象,高中生物没学过吗?”

    该死!明明已经有过一次婚姻了,她看起来该死的还是那么单纯,人犯罪!

    “你——”幸若水想反驳却不知道说什么。飞快地爬下,跑出去洗漱了。

    “哇!若水你的脸怎么红成这样?队长耍流氓啦?”正在洗脸的谭佩诗惊诧地叫道。

    幸若水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没、没有的事!”

    为什么那么羞涩的事,他们都能这么口无遮掩地说出来!

    谭佩诗眼睛骨碌碌地转,然后凑到若水的面前,几乎跟她的脸贴在一起。“真的没有?没有你脸红什么?”

    “真的没有!你洗完了没有,洗完快出去啦!”幸若水推着她往门口去。

    谭佩诗嘿嘿笑几声,叫道:“若水,你这叫什么你知道吗?你这叫盖弥彰!我敢肯定,队长肯定是耍流氓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森冷的声音突然在她后响起。

    “老公,救命啊!”谭佩诗惨叫一声,抱着脑袋,像兔子一样窜进了卧室。

    鹰长空斜斜地倚在门框上,看着拿着牙刷和牙膏却不知道要做什么的小女人,暗暗地在心里偷笑。他的若水怎么可以这么可

    “我要洗脸刷牙了,你出去啦!”幸若水本来就不习惯被他这样看着,又加上那尴尬的一刻,现在更是不敢跟他待在一个小空间里。她觉得呼吸都好困难!

    “我陪你一起~!”男人不仅没有退出去,反而挤进来关上门,揽住她的腰。“你看看,我们多般配。”

    幸若水抬起头来,看着镜子里的一对男女。男的高大威猛,此刻他两条手臂正紧紧地锁住女人的腰肢,下巴搁在她的肩上。女人小依人,像是天生就该这样嵌合在男人宽大的怀抱里。

    “是不是很般配?”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