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若水不见了!

    幸若水愕然抬头,看到的是一张年轻俏丽的女孩子脸庞。

    虽然只见过了一面,但印象深刻。更让她在意的,她边站着的赫然就是那天游乐园里的女子。

    “我就知道你配不上鹰哥哥,你这个水杨花的女人,你不要脸!不要脸!”

    女孩子气呼呼地吼,就像她正抓到了自己跟她丈夫通一般,义正言辞,气势汹汹。

    霎时间,餐厅里的人都齐刷刷地看过来。那都是一些学生,体内满满的都是好奇的泡泡。所以此刻都停下了筷子,全副精力注意着这边的动静。个别还认识顾苗苗,于是也靠了过来。

    幸若水有些无奈,只好站起来,对她笑笑。“我想你误会了,我们朋友之间吃一顿饭,并没做什么。”

    顾苗苗却显然不肯相信。“你撒谎!我看到你们有说有笑的那么亲密!你就是趁着鹰哥哥出去办事了,所以勾搭别的男人,你不要脸!”

    幸若水虽然子温和,但人家已经摔了一巴掌,她不可能只是一味地忍受。

    “顾小姐,请管好你那张嘴巴,没有事实的事请不要乱说。况且不管怎样,这是我和鹰长空之间的事,我不需要向你证明什么。你这样在公众场合不分青红皂白大吵大闹,未免有损形象。”

    “你、你——”顾苗苗何曾受过这样的气,偏偏她说得句句在理,于是一气之下举起巴掌就甩过去。

    幸若水正要伸手去挡,唐越已经抓住了顾苗苗的手腕。

    顾苗苗气极了,破口大骂。“你——夫,妇!你放开我,放开我!姐,姐你快帮我教训这个坏女人!”

    “好了苗苗,别胡闹。”顾真真向唐越点点头,他便松了手,换她抓着妹妹的手以免她再动手打人。

    她又转向幸若水,歉意地笑笑。“对不起,请原谅苗苗。自小我们两家的长辈就跟她说,以后他是要给鹰哥哥做媳妇儿的,大家也都乐观其成。所以……总之,对不起!”

    顾苗苗还在骂骂咧咧的,被顾真真拉着走了。

    “若水,你没事吧?”唐越看她脸色不好。也有些紧张。

    幸若水摇摇头,努力对他笑笑。可是,她已经没了吃饭的心。周围那些探究的目光,就像一根根细针扎到她的体里。“对不起,连累你了。我们走吧。”

    顾苗苗那一番闹腾倒也还好,她姐姐那番话才是重点。两家的长辈都乐观其成?是不是,鹰长空的婚事最终也会由长辈来控?对于她这样一个没有任何背景,还离过婚的女人,他的父母能同意吗?

    幸若水重重地呼一口气,心里乱极了。“唐越,我先回去了,下次有空再谈。”

    唐越知道她心不好,也只好让她离开。

    幸若水沿着街道,慢慢地走。胡乱地想着,突然又记起那天在游乐园看到一家三口的画面。可刚才那个女子却说,两家认可的鹰长空媳妇人选是顾苗苗。那么,那天又是怎么回事?

    她突然觉得,自己一点也不了解鹰长空。除了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他是个特种兵之外,其他一无所知。

    经过公园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她不敢走太里面,只在入口的地方找了个石凳子坐下来。两边就是店铺,晚上来来往往人不少。

    怕佩诗担心,于是给她发了个短信。结果发送的时候,手机就没电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发送成功。

    一个人撑着腮发呆,突然旁边草堆里“呜呜”的声音响起,吓了她一跳。急忙站起来走远几步,不一会却看到一条似乎刚出生没几天的小狗从草丛里跑出来,一边走还一边嗅。

    幸若水惊喜地笑了,忍不住惊呼出生。“真的好可!”

    她慢慢地靠过去,蹲下来,伸出手。小狗也不怕生,伸出舌头着她的手指,吃得津津有味。试着把它抱起来,它也乖乖地不挣扎,一双黑乎乎湿漉漉的眼睛好奇地四处瞅着。

    幸若水走回石凳上坐下,将它放下来逗弄着。小狗只有丁点大,体型特别的迷你,偏棕色的毛茸茸的。正围着她的脚团团转,这边嗅一下那边闻一下,发出呜呜的声音。

    不知道是谁家的狗不小心丢了,也许晚点会有人来找呢。好可惜,如果可以抱回去养就好了。不过,她现在住在佩诗家里,好像也不好养宠物。

    伸手揉揉小狗的脑袋,叹了一口气。“不能养你,好可惜哦。”

    看了看附近,刚好就有小超市。幸若水就抱着它去买了一袋子狗粮,又回到原来的位置。将狗粮放在地上,看它摇晃着小尾巴,吃得呜呜地叫。

    ……

    收到若水的短信时,谭佩诗正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看得如痴如醉,所以瞅了一眼短信没太在意。

    突然,门被敲得当当响。一开门,就被人整个熊抱了去。知道是丈夫回来了,一张嘴就在他颈边狠狠地咬了一口。虽然此人正一的臭味馊味,但妻不嫌夫臭是不!

    “你们两就是**也回房里烧去,别在这害别人长针眼。”鹰上校凉飕飕地开口,脸色很臭很急切。

    谭佩诗从老公上跳下来,睨着他。“既然是别人,谁让他跑我家里来,长针眼也是活该!”

    “懒得跟你吵,若水呢?”鹰上校东西一扔,就直奔若水的房间。

    谭佩诗双臂抱,用气死人的语气幽幽地道:“不用找了,若水不在家。她今天出去了,刚才发了短信回来说正跟朋友吃饭,晚点回来。”

    鹰长空闻言,两个箭步又回到原地。伸出手来就要将她拎过来,幸好傅培刚动作快,把老婆往后一推。

    “跟朋友吃饭?若水在Z市除了我们,哪里来的朋友?”

    谭佩诗如梦初醒,大叫起来:“啊,我忘了!”

    急忙忙地跑过去拿手机,短信发送的时间已经是三个多小时前了。她看着电视剧,没注意时间过得这么快。

    “啊,已经九点半了!”她求救地看向丈夫和鹰长空。“怎么办?”

    鹰长空瞅他一眼,直接打开门就冲了出去。

    谭佩诗想,她死定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