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风波骤起的前夕

    杨紫云露出笑容,扯着儿子有许多要问的。看到一旁陪福安说话的真真,急忙把儿子拉进房间里去。

    “快跟妈说说,那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人长得好不好?脾气怎么样?在什么单位工作?家世如何?”

    鹰长空用力地揽了一下老太太的肩头,有些无奈。

    “妈,你放心,绝对是让你一眼就喜欢上的姑娘。所以啊,你先别急着查户口,”

    杨紫云笑得高兴,却还是扯着他再确认。“你这回真的不是哄我的?”

    “我都已经向组织保证了,你还不相信?”

    杨紫云越笑越高兴,突然一转就跑向门口,嘴里念念有词。

    “不行,我得给你爸打个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指不定,他比我还要激动呢!”

    鹰长空急忙压住母亲的手,又扶着老太太的肩头,把她推到上坐下。

    “妈,你先别忙乎着告诉老头子。你先好好地歇一会,否则老头子该杀过来给我施家法了。你就疼疼你儿子我,行不?”

    杨紫云笑得有些古灵精怪,手指戳戳他的口。

    “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敢糊弄我,我就给你爸告状去,看老头子饶不饶你!”

    “妈,我知道您就是老头子心头上的,别再搁我这炫耀了啊!”

    “反正这回你不能骗我!”

    “好,不骗你。”

    ……

    杨紫云正要被说服的时候,突然又变了。

    “不行,你得给她打个电话,我要确认确认。”

    鹰长空想说什么,看到母亲那坚持的表,知道说什么也白搭。只好掏出手机,拨通谭佩诗家里的电话。

    等待电话接通的间儿,他想要尽快给若水买个手机,那样两个人说话才方便,省得每次打电话都要遭到谭佩诗挤兑。

    一转头,就看到母亲眼巴巴地瞅着,连呼吸都放轻了。鹰长空有些哭笑不得,于是按了免提。

    “喂,你好?”柔柔的声音从那边传来,铁定不可能是谭佩诗。

    “若水,是我。”

    “嗯,见到家里人了吗?他们都还好吧?”听声音,似乎还有些紧张。

    “好的。你呢,吃过午饭没有?”

    鹰长空一边说,一边看着母亲像个小女孩似的朝他眨眼,越加哭笑不得。

    “快了,佩诗正在做。你应该刚刚才赶到吧,赶快带他们吃午饭吧,赶了一路他们肯定饿了。下午可以休息一下,晚上再带他们出去玩。”

    ……

    鹰长空看着母亲的笑容越来越灿烂,才刚挂了电话,她就跟个孩子似的扑过来抱着他的胳膊。

    “哎呀,她叫若水啊,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真是个好名字!声音也好听,人还很温柔!”

    鹰长空揽着老太太的肩头,把她推到沙发上坐下。“这回你该相信了吧?”

    杨紫云喜笑颜开,难掩激动。“信了信了。什么时候带她出来见个面啊?”

    鹰长空不由得抚额。“妈,我们才刚开始没多久,你想把人家给吓跑啊。”

    “呵呵,我这不着急嘛。反正你要是敢骗我,我就让你娶真真或者苗苗,哼!”

    “妈!”

    “……”

    Z市本来就没什么景点,又加上有个小孩子,一行四个人就决定去游乐园玩,让小家伙乐呵乐呵。

    鹰长空开了他那辆才刚停下的悍马,载着两个女人一个小孩,往游乐园奔去。

    听着后车座里两个大人陪着小家伙童言童语,他不由得想,要是真真换成若水,那就好了。若水比真真更加的温柔,小家伙肯定喜欢她。

    想着,鹰长空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鹰大哥,想到什么高兴的事了,笑得这样开心?”顾真真从后面伸出脑袋来,笑着问道。

    这个男人一向严肃,脸上通常都没什么表,更难见到他笑。可是,刚刚他确实笑了,而且不是那种扯扯嘴角的笑,而是咧嘴笑。认识这么多年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笑。

    又想起刚刚他跟杨阿姨说“保管完成任务”,难道,鹰大哥真的有喜欢的女子了?

    鹰长空随即敛了笑容,摇摇头。“没什么。”

    顾真真十指紧握,指甲掐进了掌心,她也感觉不到疼。双唇紧紧地抿着,心思百转。

    与此同时,谭佩诗也刚吃过午饭,正在家里嚷嚷着无聊。因为若水,她刚辞了工作,打算休息几个月,所以正闷得慌。

    一把抢过若水手里的书,不满地又枕回她的膝盖上。“若水,你能不能不要再看书了,我都快闷死了。”

    幸若水无奈地笑着,随手把玩着佩诗的长发。“那你想着怎么样?要不,我陪你出去走走?不过,你说去哪里好呢?”

    谭佩诗撅着嘴想了一会,突然翻起来,两眼发光。“我知道一个好地方,游乐园!”

    她童心未泯,对那些刺激的玩意儿还是喜欢得很。以前还想拉着傅培刚去,不过去了一次之后,他就不愿意再去了。正好,这回可以拉着若水一起去。

    幸若水顿是苦了脸,她害怕那些刺激的活动。“可不可以不要?我最怕那些刺激的项目了,像过山车什么的,能把我的心脏给吓破!”

    谭佩诗拉着她的手臂,晃着撒。“那里面也有一些不刺激的,好像旋转木马、碰碰车什么的啊。好若水,你就当陪陪我嘛,发发慈悲啦!”

    幸若水被得没办法,又鉴于她也没什么事要做,想想也就答应。

    “那好吧。不过先说好,你可不能着我陪你去参加那些刺激项目!”佩诗这家伙一旦疯起来,那可是要人命的。

    谭佩诗站起来,给她敬了个军礼。“本人听从组织安排!”

    就是若水不说,她也不敢让她参加那样的运动。毕竟若水大病初愈,子还经不起折腾。

    闹完了,又坐回去揽着若水的手臂叮嘱:“不过,你要是累了或者体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啊。要是你出了什么问题,队长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幸若水看她说得严肃,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伸手揪揪她的脸。“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他又不是不讲理的人!”

    “幸若水,你彻底完蛋了!这人还没过门呢,就处处维护他!”

    “你又胡说八道了。赶紧换衣服出门啦,要不游乐园该关门了。”

    “马上就好,两分钟搞定!”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上校的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