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两个风铃(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挽照 书名:驱魔狂妃
    

    

    “那个姑娘看着模样也是人中龙凤,但这世间比她优秀的女子也有不少,皇儿何必在她上执著。”童静心叹道。

    “因为她值得,”南宫傲唇角勾起一丝笑意,“她是儿臣见过的最重重义的女子。是她,让儿臣看到了人世间原来还有那么美好的东西。”

    “她重重义?”童静心不以为然,“母后看得出来,你对她那么上心。依母后看,不止小小的千年雪参,就是命,你也心甘愿为她付出。可是,她呢?醒来后,不思报恩,反倒与你相对,惹你伤心。”

    南宫傲黑眸一沉,伤心总被无恼。只是,谁叫他利用她在先,活该得不到她的信任。

    “母后不想由着你如此下去了,而你也该收收心了。”童静心道,“一个月,母后会给你选好妃子,除非在这期间你有好的王妃人选,否则你就等着娶妃吧”

    这里是伏魔山,满山的山茶已经开遍,曾经的霾也在那阳光中尽数驱散,那有半点儿气深重的样子。

    风铃下了青鸾,一时有些心潮澎湃。

    口的伤仍疼痛着,她知道自己的任,伤得如此重,执意离开亲王府,不过是仗着在这里连阎王也管不了她罢了。

    她走进吊脚楼,这里才是她愿意留下来的地方。如果她的恶灵就此消失了的话,她想去圣灵族找他,如果他还愿意的话,她愿意做他的妻子,生生世世。

    三天了,风铃走了三天了。她那伤也不知怎样了?对着月,南宫傲不住又想起这个令他神伤的祸首。

    窗前,有影一晃,迅速快似鬼魅。

    什么人,在他亲王府竟如入无人之地。南宫傲黑眸一沉,已飞向那魅影追去。

    那魅影在莫愁湖边停下。南宫傲分明听见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这魅影不是别人,而是风铃。

    月色下,她娉婷而立,周裹了一层圣洁的银光,朦朦胧胧,如同一幅晕开了的水墨画。

    她不是走了吗?怎么又折回来了。

    “风铃,”他在后唤道,虽然不知道她为何事而来,但是只要她能来,他便已经满足。

    听见他的呼唤,她回转过来。一双清眸写满了张狂和跋扈,斜飞的眉,上扬的唇角,都不复以往的清冷。

    他脑中一轰,这些天被风铃气坏了,竟忘了她的体内或许还有另外一人的存在。

    倏忽之间,风铃已飞向他袭来,如一股旋风,诡魅无比。手底风声赫赫,在黑夜中划出强烈的白光。她出招狠戾而又果决,百招之内,隔空的一记空拳便将南宫傲打得退后数丈。

    南宫傲一手支地,一手按住口。还未站起,便见着她的子已化作一道白光,冲着他的子而来。

    白光交过,旋绕,她的形安好地立在南宫傲面前。

    她眉间飞扬着笑意,满意地看着南宫傲子被绳绑的狼狈。高笑一声,她飞至半空,手一抓,南宫傲也紧跟着她飞去。

    高高的城楼上,她顿足而立,南宫傲也随之落到城头。风铃手一指,城墙那高高的垛子上,便出现一根木桩,而南宫傲就被紧紧地绑在木桩上。

    “王爷,明天太阳升起之时,这大倪的万千子民都会瞻仰到你高挂城头的风采。”她笑,张扬的眉眼斜飞,眼底有着几分快意。

    “你到底是谁?”南宫傲冷漠地看着面前的女子。

    风铃过于冷傲,即使恨他,也不会如此羞辱妥落他。面前的这个人,会是谁?难道是,他心里蓦的一惊,唯一想到的便是那次潜入风铃意识中,害她神思不宁的那个黑影,后来他才知道那黑影的名字叫梦露瑶。

    没有答话,她又旋风般地离去,空中只留下她的虚影重重,但转瞬又消失在天幕中。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南宫傲只觉得恼火。她到底用了什么法术,将他缚住。

    他解咒,他挣扎,可是那绳子却丝毫不松不减。

    没办法,只能拿木头作文章了。

    南宫傲轻闭了眼,后起了一场熊熊的大火,将木桩烧成粉未,而火焰在漫过他体时,却主动绕了过去,让他分毫损伤都没有。

    虽然脱离了木桩,但体却被包裹得如同棕子,无论如何,他这种狼狈的模样是不会再落入谁的眼帘中了。

    他正庆幸,后的粉未又迅速组合成木桩,然后那木桩如磁石般将南宫傲紧紧地吸了过去。

    空气中出现一个白色的幻相。

    那人,张狂着笑意,“不用白费力气了,还是留着些力气等着百姓对你的膜拜吧”

    南宫傲只觉得一阵窝火,她算准了他会用火攻破她法术,她也算准了如今的他逃不出她的心掌心。只是,他也不会这样容易认输。

    南宫傲在这边儿努力破解法术,而另一边风铃却已经飞入了天牢内。

    狱卒们很快地发现了她,可是却无法拦住她,她如鬼魅的影,东飘西,在天牢里如入无人之境地。

    天牢的门在瞬间便被她拂开,沉重的枷锁和脚镣也在同时被她卸下。

    那些死囚犯们,瞠目结舌地看着门开,呆怔了半会儿。终于知晓自己又恢复了自由,便疯也似的向牢外跑去。

    狱卒向里追,死囚犯们朝向冲,不可避免地碰撞在一起,然后又是一阵腥风血雨的纠缠。

    打斗中,似有影子从人群穿过。只是那般快,快得让人看不清虚实。只觉得有女子的声音轻软甜美,一笑而过。

    这世界要多点打斗才有精彩她只觉得内心因此而变得澎湃起来。

    天已近拂晓,南宫傲试了上百种解咒法,最终他顺利地解开缚住自己的绳索。

    就在绳索全部被他拿开之时,后却响起了轻拍手掌的声音。

    “不错啊,”后女声响起,不用转头,南宫傲就已经知道是谁又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驱魔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