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雨夜自戳(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挽照 书名:驱魔狂妃
    

    

    “母后,如果是错,儿臣也愿意走下去。其实,儿臣原本也不相信。当它来了的时候,儿臣也试过去堵住苗头,不让它发展下去。只是,这一切都没用,越堵心越慌,越堵疼的最终只是自己。于她,已错过很多次,每次错过,心里总有不安在扩大,因为儿臣怕这一生都错过。”

    南宫傲紧抿着唇,他从来都自信,可是面对她,他自信不起来。

    “好吧,母后只是提醒你,最是不可靠。该如何做,还得你自己权衡。”童静心轻摇了头,她也是过来人,当年全家都阻止她入宫,可是她却义无反顾。到后来,她如愿了,看似风光,可后的疼没有知道。

    皇宫里没有,甚至连亲都那么淡薄,这是她一直灌输给他的思想。

    她想他警醒,想他冷,然后能利用妃子熟络地掌控种种复杂关系,做一个强大的皇者。但有时,也会心疼他,自己的孩子,她总希望能遇到一个他的女子相伴,这样也能弥补她的些许遗憾。

    伏魔山,诺大的山体,只剩下风铃一人。

    夜风寒,风铃一人坐在屋顶,她遥望着夜空里仅能见到的几颗星星。

    轻侧过头,洛君临就躺在她的边,跷着的二郎腿一的。

    “铃儿,”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那么温暖,让她觉得这夜风不再那么寒难敌了。

    他带俏的笑,慢慢地凝成一颗星,升向那虚空,便成了那最灿烂的星。

    风铃轻勾唇角,仰着头轻闭着眼,隔着十万八千里,她听到了他的轻笑。

    “你真上他了”

    风铃倏地一下睁开了眸子。

    对,她在这里并不寂寞,她的恶灵并时不时地扰她。

    “不要用这种眼神瞪着我,”恶灵显得漫不经心,“不要总拿你的绪来扰我,让我好想哭。”

    “是你串进我的意识里的吧”风铃冷冷地道。

    “错,你本就是我。所以这里,也是我驻进的地方。”恶灵轻轻地笑道,在意识里与她并排而坐。

    当风铃来到这里,这里的气唤醒了恶灵后。这恶灵便长得疯快,每天长一点,如今就已经齐到她的肩头了。她长得这么快,而她……再过些天……

    风铃轻摇了头。

    “是不是,连你也讨厌我。”恶灵开口了,还略带着些委屈,“有时,我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会被人关进乾坤池。渺渺,你不知道,这些年我忍受了多少的苦痛,每一时、每一刻都对我是折磨。”

    这是她开口第一次谈及乾坤池,风铃的心里泛起一股异样,“我也不知道前世做错了什么,你知道的,入魔后,我的记忆总是模糊不全。”

    “我也是,”恶灵有些沮丧,“一个魔,居然被人删去了些记忆,真是让魔挫败。”

    被人删去记忆?原来如此。

    “渺渺,不要想着杀我,我还有许多事没做。有些事,我必须弄清楚。要知道,这些事,是你的,我的。我不奢望你会放我出乾坤池,那么就让我自己出池,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好了。”恶灵说罢,便不见了踪影。风铃隐隐觉得自己的这一半应该和梦露瑶有什么渊源。可是,又说不上,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纵跳下屋顶,她的面前已有一片山茶花。

    她的前世是山茶花神,只要她的一滴血,这山茶便会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开得灿烂。

    伸手一划,指尖血滴流去,她轻轻一洒,血滴洒的地方,山茶花株迅速生长,不一会儿,便打苞开花。

    洛君临,用不了多久,这里便会开遍山茶花。如果某天,你经过此地,看到这山茶荼糜,是否就会将那些我曾给你带来的伤害释怀。

    空寂的山林,突然多了几声急促的鸟叫。

    鸾儿风铃朝那边儿望了望。

    没有鸟影,风铃继续以血种花。鸟叫声继续,还带着些悲切。

    她这才想起,很多动物对这伏魔山都是避而远之。想必青鸾也是怕被里面的气伤到,所以才不敢进来。

    她飞出山,青鸾一见到风铃便朝它这边儿扑来。

    只是这一扑之后,青鸾又猛地一后退。

    她的气大渗,所以青鸾也觉得陌生,也害怕了。

    她笑,“鸾儿,风家是不是出事了。”

    青鸾点头,缓缓朝她而来。

    “是不是灵力慢慢变弱,令她们很恐慌。”因为她的灵力也在流失。

    天地间,正气盛,邪气便弱;邪气盛,正气便弱。这是不变的定律。

    青鸾扑腾着翅膀,又点了点头。

    “告诉她们不用怕,一切都会恢复原样。”风铃凝力将青鸾托至半空,“去吧,以后你也不要来了,回神兽谷等着下个主人的召唤吧”

    她飞进伏魔山,不看青鸾。

    此时她才真的明白了洛君临重新为火凤认主时的悲戚。

    青鸾不舍地朝伏魔山望了望,扭朝风家飞去。

    它有不好的预感,但是却说不出来那是什么。

    它有些着急,扑着的翅膀更用力了些。

    天空下起了雨来,在这样一个夜晚。

    “雨”南宫傲伸手接住雨丝,上午那个梦让他有些心有余悸。他的心有些发堵,躁动着不安。

    “下雨了”洛君临懒懒地睁开眼,唇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他也不知道为啥,刚才这颗心猛然一紧,好象有什么事儿就要发生似的。

    他摇摇头,手一挥,一枚飞镖便已朝屋外飞去。

    屋外树干上,挂着一个人体像。这镖飞去,不偏不倚,正中心脏。此时那个女子的画像,那泛着清冷的眼角眉梢,在雨水中渐渐淡去。

    此时伏魔山,风铃唤来自己的恶灵。

    “你很寂寞吗?”恶灵一召即来,其实她何尝不寂寞。

    只是,这话一说后,她便觉得有些不妙是的,她看见风铃的双手已经握住刀柄,正冲着她俩的心脏用力刺去。

重要声明:小说《驱魔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