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隐居伏魔山(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挽照 书名:驱魔狂妃
    

    

    风铃的手勾住洛君临的脖子,清眸里的波光耀动。她看向他,目光有些迷离。

    他的眉那么好看,他的眼那么有神采。

    她的目光移至他的唇畔,他的唇泛着红色,唇角微微上扬,即使不笑也藏着万千风

    “那你的梦里,有没有……”

    她的话突然就打住,因为他的气息朝她迎面扑来,让她有些心乱。

    她卷长的睫毛轻颤着,如同蝶翼般飞进洛君临的心里。

    她的脸就在他近处放大,如雪的肌肤上,一汪清泉比明月还要潋滟,如玉的鼻尖就要碰到他的鼻尖。

    她,她真要吻他么?想他无数个梦中一般。

    洛君临微微一怔,唇角便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只是这吻如蜻蜓点水般,点到即止。

    风铃微带着怯意,她有些了解花季少女在意中人面前那种含羞带怯的心理了。以前,因着不喜欢,因着没投放感,所以即使是吻也不觉得亲昵,也不觉得气回肠。

    “丫头,”她突然而来的温柔,让他的心喜悦不已。而此时的她,是在害羞吗?印象中,从来都不会如此不胜羞,象一朵迎风摇摆的山茶花,让他好喜欢。

    他的喉头一动,低下头,将全部的化为这一吻。

    他不止于浅尝,一开始便势必要化为一团烈火,将她熊熊燃烧。

    鼻端,她带着花露的清香让他的眼眸迷离,她开始以同样的力量回应,唇间舌战,两人都不甘示弱。

    洛君临只觉得如今方才懂得,原来亲吻从来都不应该是一个人的事。上次他吻的莽撞,最终却只是心灰。如今,她在回应,她在纠缠,于是这吻便变得有意义了起来。

    在燃烧,肺腑间的空气被抽离,这个吻如此绵长,以至于她在这个吻中变得软绵无力,不再强硬,只将她的柔、她的美全部投放在舌尖,等他来挑逗,等他来撷取。有时,女人用不着强,适时的软弱也没什么不好。

    就象现在这般,两人唇舌间的追逐如晨风轻绕着青山,那么那么的痴绵。时光似乎停滞不前,世界万物于他俩都不存在,他俩心里,眼里就只有彼此。

    他的心跳如擂,而她的心跳,他也清晰可闻,平静不复如被鹿撞。他是那头撞入她心痱的鹿吗?

    她的眼神也开始迷离,脸色酡红,如同桃花。微张的唇,在他放过她时,有着低低的喘息。

    而这一声喘息,使他的全又开始燥动,体变得异样,甚至不是他自己所熟悉的感觉一涌而上。

    他脑中一片空白,只知道,想与她相拥,想与她亲吻,或许他想要得更多、更多。

    理智不再,他只余一片

    与她便拥吻的环境一变,转瞬便已经到了屋内榻上。

    他慢慢将她放倒,手便开始在她上不规矩地移动。

    她的线条是如此柔美,体那么香、那么软,让他罢不能。

    他的手那么烫,即便隔着衣物,她也能感受到他的温度。他的手终是停在她的腰间,胡乱地一扯,衣裙散开,他托起她柔软的体,开始褪去她的衣物。

    他的呼吸声越来越重,越来越浑浊。唇从她的唇角移开,向她的耳畔移去。

    她的耳垂圆润如珠,他轻轻着,然后滑至她的雪白的颈。吻在向下滑,唇齿拔开了她的里衣,她光滑雪色的肌肤便暴露在他的面前。

    衣物一除,风铃只觉得一僵。

    而她这一僵,让洛君临也感受到了异样,脑中意识渐渐回来。

    他的下,风铃的内裙被褪至腰间,最后一层白色的薄薄的肚兜,勾勒出线条优美的女体。

    看着面前的秀色,只让洛君临觉得一惊。他刚刚在做什么?

    虽然他很想要她,可是刚才的作法便象个采花贼,她会怎么想。

    他伸出手,默默地将风铃的衣衫拉上。可是手却被风铃紧紧地握住。

    虽然她也很紧张,但是她已经作好了迎接他的准备。她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心里有了他,只知道,他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他这么绝美,又这么深

    这样的他,让她想与他在一起。

    只是这样的时,或许不多了。她能感觉到体内有股力量在复苏,她试过用内力压制,可是那力量一旦唤醒,但不是她可以压制下去的。

    其实她知道,只要离开这里,那股力量复苏的速度就会缓慢。可是,她舍不得,舍不得他为她编织的梦,所以,错过了最佳时机。

    那力量是潜在乾坤池下的恶灵的力量,与她本就同体。一旦附上,她死那力量便亡,那力量亡她也便死了。这是那力量知道她想了回风家灭掉她的想法时,对她所说。她知道这话是真

    她来这里,或许便是因着‘以来世之生救今生之灾’的预言。只是,那预言的结局竟然是这样。

    不过,她无所谓这样的结局。她现在在乎的只是,面前这个她的男人。

    她攥着他的手摸向她的脸,清眸紧紧地锁住他。世界这么大,此时的她,只看到他一个人。

    他看着她的眸子,从里面看到了柔蜜意,他的手在她如脂的脸上滑过,便觉得体的躁更强烈了些。

    他猛地缩回手,准备起。他不是柳下惠,再呆下去,难保他不会吃了她。

    “洛君临,”她在他后唤,声音柔柔的,如同定咒,将他生生定在了哪里。

    “我愿意,我愿意的,”风铃的子向他这边儿偎了偎,靠向他的肩,轻抚着他前的肌肤,长年练武的肌肤有些结实、有些硬扎。她能感受到她手指扶过他时,他的体给予的反应。

    她反手解开系肚兜的绳,最后一道防线,她来突破。

    洛君临只觉得眼前一亮,雪白的肌肤上蓓蕾开放,让他不管不顾的缴械投降。更何况,她还在他耳边呢喃,“我想要你。”

重要声明:小说《驱魔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