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隐居伏魔山(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挽照 书名:驱魔狂妃
    

    

    两人自屋顶回到吊脚楼,洛君临替风铃打开房门,“今天很累了,早点睡”

    风铃轻点了头,微微笑着,“你也一样。”

    她进了屋子,手持门把,洛君临面带笑意的面容便被她关在了门外。

    知道洛君临还没有离开,她轻靠在门后,子如同虚脱了般,令她疲惫不堪。

    那黑雪渗入她的体内时,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影子,影子的四周是碧绿的水里,波光明灭,她见到了一个极小极小的影子朝她低低的笑着,轻轻对她说,“你终于来了”

    声音甜美如蜜,柔软似波,每一个字经由她的嘴里吐出来就如一首动听的歌谣,让人沉醉。

    如此优美的声音,这世间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前世的渺无烟。

    她的声音由于气力不足,而略显飘渺,但却清雅如诗。

    “醒来的感觉真好。渺渺,我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一直都沉睡着。曾有人在睡梦中告诉我,只要你来,我便会醒来。有好几次,我都感知到你走近我,可是你的灵力太正,是唤不醒邪恶的魔的。还好,你入了伏魔山,黑雪让你分心,你的纯正灵气染了邪,我便被这样唤醒。”

    这曾是她的一部分,隔着千年再次相见。

    “你”风铃伸出手,怎么也不敢相信,那被镇压在乾坤池中的恶灵竟是前世里她的一部分。什么时候她的恶灵被抽离,什么时候恶灵被封印,她竟然从不知道。

    她的心不断下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门外,洛君临的笑意渐渐地敛起,他长眉轻拧着,手紧按住口,承受着来自哪里的巨痛。那黑雪每一片都化为了一片利刃,在他体内割裂着每一寸肌肤。生拉活锯的痛,让他差点没有在她面前忍住,这一刻应该是午夜子时。

    他快步的走进自己的屋子,塌上他运力出渗进体内的气。额上黄豆大的汗珠渗出,他的发在红光中飞舞,头顶有缕缕黑气冒出。

    终于,口不那么疼了,而他也象耗尽了所有的力气,轻卧在头。

    那舒适温暖的枕头,让他忘记了疲劳,忘记了刚才的痛苦。他嘴角勾笑,想到刚才星光下她那璀璨的眸子发出的异彩是那样的迷人,她那睡颜是如此的安祥甜美。这些,都是以前的他没有见到过的,没有了往的冷漠傲然,整个她都变得熠熠生辉。

    天放亮了,但伏魔山的天宇却总显得比别处的霾。

    两道门同时被打开,相视一望,气色似乎都不太好。

    “昨晚睡得不好吗?”洛君临开口问。

    “不是,”风铃连忙接道,她轻勾了唇角,笑得勉强,“或许是在屋顶上睡了会儿的缘故,回到屋里了反倒睡不着。”

    即使他能确定这里的气对人的影响不会太大,但他总隐隐的担心着。但此时听到风铃这样一说,担忧的心,略略放下。

    但看到风铃扫来的同样担忧的目光,他哈哈一笑,“这样啊,我也是啊昨夜睡不着,早知道你也没睡着,我就过来陪你说说话啊”

    “对了,我决定了,一定要在这里用法术养出第一批鲜花来”他不想看到这里的枯败,他想要她第一眼便能看到鲜花,听到鸟声。虽然难,但他愿意毕尽心力去做这件事。他想要他所憧憬的一切,化为现实。

    “好,我们一起”风铃笑了笑,这些天她似乎觉得自己变得笑了,或许和他在一起,心真的会放松。

    “嗯,”洛君临牵着她的手,俩人飞下吊脚楼。

    “你喜欢什么花?”洛君临问。

    喜欢什么花?风铃迷茫,她没有特别的感觉,什么都是恹恹的。

    但看着洛君临期待的眸子,她轻嗯了一声,头脑中花姿一见,“茶花吧”

    “好,就种茶花”洛君临打了个响指,手指红光一现。

    他们面前,一株花苗慢慢地发芽,抽枝,长叶。

    只一瞬,花株便娉娉婷婷地立在两人面前。

    曼妙的花株开始打苞,花骨朵一现后,层层叠叠的花瓣竞相开放。

    很美的花,但不过却是昙花一现,花朵马上枯萎。

    “我就不相信,这里孕育不出来花朵?”洛君临不服气,还真与这块地斗上了。

    “不急,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

    风铃说的这句话,真入了他的耳。对呀,反正他们有的是时间。他们会在这里安静地生活,有一辈子那么久呢。

    风铃说话间也运起灵气与他一起施法种花。既然他那么在意他给她的不是最好,那么她们一同改造。

    一天,两天,三天

    整整三天的时,第一朵鲜花在两人合力下完美的绽放。不是昙花一现,而是娉娉婷婷地在两人面前摇摆着花枝。满树的茶花,带着俏意,开得烈。

    “茶花真好看”洛君临不由得赞道,俯下子,轻攀了一枝花枝,放在鼻端轻嗅。

    “嗯,香”他煞有其事的道。

    “茶花哪里香”风铃摇了摇头,她所知道的花中,就数茶花就没香味了。

    “不信,你自己闻闻”洛君临选了枝临风铃近的花枝,却不料,一时心急,被树枝上的刺刺破了指头。红艳的血点冒出,染在了绿枝上。

    风铃看着那一滴血,有些发怔。

    她的思绪不断飞逸,子似乎也轻飘飘地飞过天地,来到仙山神界。五龙灵山,云遮雾缭,山势起伏连绵,一株茶花在山中悄悄地开、悄悄地谢。

    就在枝头最大一朵花完全盛开之时,一滴血正中花蕊,接着是二滴、三滴……

    花在鲜血的浇灌下,显得异常美艳,花蕊中,一只紧闭的眼缓缓睁开,青天白云间打斗声惊天动地,着白衣的男子肩部受伤,白衣上呈现出惊悚的血迹。是他,用血凝起了她的元神,助她修成人形。她美眸轻溢着笑意,那男子飞舞剑的影便锁在那眼眸之中,心里满是感激。

    很久以后,她才知道那个白衣男子便是战无尘。

重要声明:小说《驱魔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