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隐居伏魔山(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挽照 书名:驱魔狂妃
    

    

    听到洛君临这些话,火凤绿眸闪着些晶莹。它有不舍,可是它也懂得主人的心

    主人很喜欢风铃,喜欢得那么深、那么隐忍,它是知道的。

    “凤儿,”洛君临留恋地扶着火凤的头,转望向小男狐,“你喜欢它的吧”

    小男狐乖巧地点头,童稚的声音还带着些甜黏,“我真的喜欢你的,火凤我们交个朋友怎样?”

    “来,”洛君临握住小男狐的手,将他的手上滴着的血滴入火凤的眼中。

    从此,与火凤心灵相通的便不是他,而是这个小男狐了。

    他面上浅笑着,心里却思绪翻滚。

    召来火凤正是他满一百岁生辰的那天,那时他也不过比这小男狐大上那么一点。

    当火凤向他飞来的那瞬,他从它看到了自己,都是那么调皮捣蛋,都是那么至

    他与它一道修行,与它一道游玩,它就是他的伙伴,他的影子。

    可是如今他割舍了这一切。

    回首望了望风铃,风铃的清眸深沉,他看不清思绪,也不想用灵力去探她的思绪。但还好,此时的她已经默许与他一起去伏魔山,不会再反复,不会再犹豫。因为他不

    有得必有舍,有舍必有得。他从来都是知道的,只是他不悔

    “凤儿乖乖,你可以带我飞上天吗?”小男狐摸着火凤的手,那么怜。

    而火凤也轻啄了小男狐的手,表示自己对他的喜

    它扑腾着翅膀,示意小男狐坐上来。

    小男狐一眼惊喜,爬上火凤的子,高兴地叫道,“噢,我也可以飞上天啦”

    “丫头,我给火凤找了个疼惜它的好主人”洛君临浅浅地笑着,眸子里只有她,这个世界再大,他已经容不下第二人。

    “嗯,”风铃只觉得今天里,自己用得最多的就是这种单音节。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她的心里愧疚、感激、自责、怜等等绪不断地纠结,最终想要吞噬她,让她只想在他的天地里找个地方停靠。

    “我们去伏魔山”拉过她的手,他凝起剑气。

    天空中飞虹一现,骑剑的两人便自西而去。

    伏魔山,一到这里,风铃便知道为何洛君临会选择来这个地方。

    蔓草滋生,沼泽遍地,连鸟都不愿意在这里停歇,整个山林死般的沉静。

    洛君临环视了四周,只觉得有股压力铺天盖地朝他而来,让他有一阵的恍惚。

    他不敢小觑这股力量,忙提气调息。轻斜了边的风铃,看起来她没事儿。

    也对,她虽是半仙体,但是人,这里的气威胁不了她。

    “对不起,我只能想到这个地方”洛君临眸子里泛着歉意,是的,天大地大,可是他能藏的地方并不多。

    他那些憧憬也不过是想,说说。想要做起来却是如此地难。

    “这里很好啊”他的抱歉刺痛了风铃的眼,她微微笑着,“这般寂静,没有人来打扰,不是我们原本的设想吗?还有,能与你在一起,无论在哪里,我都觉得一样开心。”

    “啊,丫头,”洛君临轻摇了头,一眼深意地看向风铃,顽劣的本又适时地冒出来,“没想到,你也会说如此麻的话嘛”

    “还不是看被谁带坏的,”风铃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手一挥,藤蔓退避。

    洛君临看了看四周,这里视野还算开阔,只要好好清理清理,应该可以居住。

    “嗯,丫头,这里不错,就在这里安家吧”

    他笑着,好看的丹凤眼噙起的笑意,让再枯寂的颜色也因此变得赏心悦目了起来。

    两人动用法术建房,地面太过潮湿,风铃建议把房子建成吊脚楼的模样。

    原本洛君临也在房前用法术种下了鲜花,可是这里气太盛,花一现便枯败。风铃说一切已好,用不着强求。

    终于把住处搞定,两人躺在吊脚楼的屋顶上,抬头便见着满天的星辉,不由得有些陶醉。

    “今天的星子真是明媚。”洛君临却不知他唇角的笑意比星子更明媚。

    “我从未看过这样好看的星空。”风铃说的是实话,现代的天空哪有这里的纯净,灰灰的,厚厚的,遮住了无数的星星。

    而到了古代后,她便觉得被世界遗弃似的,没那个心欣赏。原来,看星星,果然要有人一同陪看,才觉得有意义的

    两人不再说话,都微微扬起唇角,在星光的沐浴中感觉着彼此的气息。轻轻的,淡淡的,让彼此都觉得心安。

    夜越来越深,伏魔山内气也愈来愈重。星光转瞬被乌云所遮,狂风大作了起来。

    冷,彻骨的冷意让睡着的两人睁开了眼。

    “丫头,回屋睡吧”洛君临轻声道。

    两人正起,便见着一片片的雪花从天宇间飘落下来,只是这雪花并非是白色,而是纯黑的颜色。黑得妖异,黑得张扬。渗入肌肤,瞬间便消失不见。

    洛君临只觉得那股不舒适的感觉又重新在体内抬头,或许是这雪的缘故。

    他拧了拧眉,用手打出结界,黑雪便被阻在了他俩之外。

    “丫头,你有没有感到不舒服?”

    不舒服?有从一开始到这里,风铃便觉得有些隐隐地压抑感,只是她没说出来。如今,洛君临这样问了,她也不会说出来。这里很好,真的,如果没有这点不舒服的感觉,或许会更好。

    她摇头笑了笑,反问,“这雪让你不舒服?”

    “不会呀”洛君临伸手指了指那雪,“这是气积蓄而发,融入人体总有些不适感。想来我们的灵力不弱,所以觉得无恙。”

    其实,才不是这样子的,这种气专损象洛君临这样的灵族体质。就算如今这结界已经打出,那寒之气仍是丝缕透了进来,让他觉得通体都不舒服。还好,这股寒气对风铃没什么影响,他想

重要声明:小说《驱魔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