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想错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挽照 书名:驱魔狂妃
    

    

    “你曾说过,你不要修仙,只要不快乐,便觉得求得永生有什么意义。这也是我现在的看法。如今,我的快乐已是你,与你在一起,即使一刻,我也觉得满足。”洛君临轻轻地握住风铃的手,眼里有着从未有过的认真。

    原本,他以为她不会对他有一丝牵挂。在给她服用了七色灵芝后,为了平息母后的愤怒,答应服用忘丹忘了风铃认真修仙,希望母后不与风铃计较七色灵芝一事。

    他原本是想着,她要足够的强大,他才能放心地忘记她。可是,他又是如此地不舍她,于是又带她到他所喜欢到的地方。他想着若有可能,她再有一丝记起他的时候,会在这些他喜欢的地方出现,让他再次看到她。

    他就这样期待着她的到来,期待着她唤醒他对她的。虽然他觉得希望有些渺茫,但他却不是做好了这么多要与她关联的准备。

    只是如今,她开口让他陪着她。或许没有,但她却愿意停靠在他边。他曾对自己说过若她放心在他这儿,便是生死相随的一生。

    只是,他的母后?心里一沉,可是他却抱有侥幸。

    “还等什么?”洛君临笑盈盈的眼眸,如同漫天开放的桃花,他运力蒸开了他与风铃的衣服,开心道,“先去青成山,让火凤带血狐去圣灵圣地。然后,我们便去伏魔山。”

    伏魔山,那里邪滋生,仙灵族最不适应的地方。可是,他现在却愿意去哪里,只希望母后不要想到这个地方才好。

    “好,”风铃只觉得心突然便安定了,她只要跟着他便好。

    两人在雨帘中御剑而行,密集的雨点在他们旁形成白色的雾气,他们穿雨而过,衣袂飘飞,一白一红,在雨雾的朦胧中显得绝艳无比。

    青成山,眨眼的功夫便到了。

    雨过天晴,叶片泛着晶莹的绿意,腐朽都被冲刷干净,林中清新美好。

    “恩公”大男狐已经看到两人的影,跳着迎了上来。

    “小子,你爹娘呢?”洛君临问。

    “在家呢?家里一下来了好多客人,可闹了。”说罢,他的眸子移向风铃,扯了扯她的衣角,“姐姐你的伤好了吗?”

    只是风铃还未答话,便被洛君临抢先道,“小子,你不相信我的医术,还是……”

    他眼角瞄了瞄风铃,弓下腰轻声对小男狐耳语道,“还是你没话找话?上次记得你说过姐姐真漂亮的。告诉你,姐姐是我的,你想都别想。”

    这算那门子事儿,和小朋友吃醋,亏他想得出来。

    风铃忍不住轻轻一笑。

    洛君临听到笑声望了过来,假装讪讪地道,“听到了。”

    风铃斜睨了他一眼,再小声,隔着这么近,凭着她的功力能听不见吗?他呀,就是故意的。故意逗她开心,还有便是随时都要她明了他的心意。

    “不是来干正事的吗?”风铃轻敛了笑意,提醒道。

    “嗯,”洛君临臂一抬,哨一吹,火凤便飞了过来。

    它朝着洛君临轻蹭了几下,带着些撒欢。

    洛君临唤来小男狐,指尖轻划了一条痕,血迹朝火凤眼眸滴去。

    火凤恼火的一偏头,血滴在它那鲜艳的羽毛上。它绿色的眸子盯着洛君临,有一丝恼怒。

    主人说不要它便不要它,这让它觉得很委屈。它并没有做错什么事,为何会得到如此的报应。

    “洛君临,”风铃只觉得心里一,她自是知道他为何要这么做。

    他想将与世上一切的联系都断掉,然后和她一起去伏魔山。先前,她提出去圣灵圣地,他子本能地一僵。她就知道了,他的母后不喜欢她。如果他要与她在一起,那么便是要舍了这一切。

    是的,凭着火凤与他间的相通心意,他的母后很快便会用火凤找到他。所以他不得不亲手切断这个联系,即使此时看到火凤悲凉的眼神,他有许多的不忍,也不忍地断掉。

    “不,不要为我做这么多。”风铃像极了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我忘了,你有母亲,你还有你的族人。我……我不要你陪在我边……”

    “风铃,”洛君临眼神一恸,“这是我心甘愿的”

    “就是你的心甘愿,让我看到了自己的自私。”她怎么可以如此自私,想要抓一根救命稻草般牢牢地抓住他。

    她朝他轻摇了头,就这样吧,他回族,她一人带着宿命飘泊。

    “要自私便一起自私吧,”洛君临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臂,那股用力,生怕她一个不小心便从他手间溜走了似的。

    “我本就不过是一个顽劣不堪的人,只是空有一个王子的头衔。”

    风铃摇了摇头,不、不是的,你是这般有天赋,你只是为了让我心里好受才如此枉自匪薄。

    “这些年来,我也长年在外飘泊,很少回族。这你也是知道的?所以,族中即使没有人,母后会好好的,族人也会好好的。”使劲地摇头风铃的手,他不要她自责。他想要陪着她,这也是他的自私。

    “可不可以不要再犹豫了,可不可以不要再自责了。我只想跟你在一起,你不必我,只要我你便行了。”

    “洛君临,”没有感动是不可能的,看着他,看着面前这个绝美的男子,她风铃何德何能值他如此相待。

    “凤儿,你来,”洛君临轻抚着火凤的羽毛。

    某种程度上来说,它是他的朋友。它陪他走过好多年了,如今却要割舍这份谊。

    “你很好,很乖。”他轻轻道,手隔着火凤的羽毛传音而去。

    “可是,我的心你明白吗?成全我吧,我不想错过,也不想你为难。若不如此,母后不会放过你,一定会用你找到我的存在。所以,这是最好的办法。凤儿,替我照顾好血狐,或许母后会牵迁,不会让它们住进圣地,但是有你守护它们,我也大可放心”

重要声明:小说《驱魔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