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拯救血狐(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挽照 书名:驱魔狂妃
    ( )    

    狐妖听见赫赫的风声,便见着弹指近,腿迅速地一让,弹指便落到一旁的树桩上。树桩应声爆开,狐妖惊谔地看了看树桩,若不是他的反应快,这弹指落到他上,也会象这树一样,皮飞溅。

    狐妖抬头一看,不知何时,背对着他的洛君临已经转过头。脸上挂着盈盈的笑意,那笑如同雪开云霁,一时光华照人。可是,狐妖却觉得如同恶魔。

    他果然出手了!更可恶的是,他听到洛君临恶魔般的声音。

    “丫头,快点解决掉它,我都饿坏了。”

    狐妖脑中轰地一声响,原来他们是一起的!

    风铃提剑而来,没好气地望了洛君临一眼,他敢还嫌她动作太慢!清眸低垂,看向肩头,那里刀伤未凝,先前的用力,让伤口更痛。

    她轻拧眉的动作看在洛君临的眼里。洛君临一惊,先前隔得远,只看见白衣上有一点红。但此时走近了,才发现血在白衣上如墨泼似的,红得惊心夺目。其实,这不怪他,是风铃受伤后运力抗敌,将伤口扯得更大的缘故。

    洛君临一惊之后,便是一气,他拂袖而来,一晃眼,便立在风铃侧,他的眼里此时只有风铃的伤。

    他低低地问,“疼吗?”

    狐妖看出洛君临此时的全副心思全放在风铃上,心里暗想着此时不逃便已没有生还的机会。

    他子刚刚一动,却见着白影缠来。

    是了,洛君临分心了,可风铃却并没分心。她的眼里心里此时只有他呢!杀了他,为风前辈报仇。

    洛君临见风铃动剑了,担心她的伤势,前迈两步想帮忙,却又止步了。他此时不能心软,先前风铃一人力敌两妖都能胜任,何况如今只剩下狐妖。

    他如此想着,回头看了看树上的两只小狐,两只小狐看懂他的眼神,欢了似的从树上跳下,重新窜入他的怀中。一人两狐继续观战。

    这场打斗并未持续很久,因为狐妖早已心乱,心乱招式也乱了,所以风铃很快便寻着了时机,刺中狐妖。

    狐妖一死,洛君临忙向风铃走来。眸子盯着她的伤,心里又是一阵心疼。

    “我没事!”风铃知道他的心思,轻声道。

    “哼,伤这么厉害,怎会没事?”洛君临狠狠地道,他自领口撕开风铃的衣襟。

    香肩半露,凝脂似的肌肤带着香艳。男子立在一边,长眉紧拧,那暴露在他的眼底的伤,如此深,已经穿透了肩胛骨。

    “真的没事儿!”他此时眼里的怜惜和轻柔,让她觉得很不安。前世里的他也曾这样令她心乱过。

    哎,又是前世,明明提醒自己今生是今生,前世是前世,绝不会让前世的记忆来干扰她,可是那些记忆却又如此深刻、清晰,让她在某个时刻难以分清。

    风铃挣扎着,不知道是与前世记忆较真,还是与洛君临。谁知她这一挣扎,竟又扯疼了伤口,鲜红的血又从还未凝固的血液中冒了出来。只是,倔强的她紧咬了牙,始终不愿叫出声来。

    “你这女人!”洛君临有些恼了,伤得这么严重,还强撑强忍。她能不能对自己好点啊!

    “别乱动!”他命令着,绿光便已在他指间凝起。他的指头朝向风铃的伤口而去,绿光所盖的面积,血块慢慢地消失,伤口慢慢地愈合。

    “老大,老二,”远处有柔柔的声音响起。

    两条人影向这边儿而来。

    “爹、娘!”听到呼唤声,两只血狐化为小孩子,撒欢似的叫着跳着。

    孩子还在,他们未死!满心激动的血狐夫妇俩向这边儿而来。

    听到活着回来的孩子们说老大和老二为了救他们而舍生的事,夫妇俩只觉得如晴天霹雳般。他们在这里安静地生活了这么多年,每里惶惶不安,担心这一刻的到来。

    如今,果真来了吗?藏好小血狐们,他俩便朝孩子们口中所说的地方赶来。他们已作好了最好的打算,老大、老二或许已经死了。但只要他们没死,即使是死,也要救回老大和老二。虽然他俩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但那是自己的孩子啊,怎能放弃?

    “爹,娘,是他们救了我!”老大小男狐指着隔他们不远的洛君临与风铃。

    夫妇俩正准备谢礼,可眼前的一幕,实在太令她们震惊了。

    那女子衣服半褪至前,隐隐地可看到那若隐若现的高峰与沟壑。光滑的肌肤,带着些蜜意,泛着晶莹的光泽,看起来使人移不开眼。

    那男子的手化点为掌,贴在女子肩头,轻揉慢摸。

    这场面也太……也太……,他们怎么能当着小孩子这样!

    血狐娘忙蒙住两个小孩子的眼,扭过

    血狐爹的目光里却有深究,那女子肩头还有丝丝红色,应该是受了伤。

    “血狐爹!”血狐娘扭过头,看见血狐爹还在痴望着,不由得有些生气。自己这男人,是不是已经腻了她,如今看见美丽的少女,便移不开眼了?

    血狐娘这边儿河东狮吼,惊吓了正在为风铃疗伤的洛君临。他扭过头,看着一个有着络腮胡子的男子正盯着他与风铃看。不由得吓得忙住了手,慌忙地扯上风铃的衣服,将露的肌肤遮住,好看的丹凤眼有着深深的戒备。

    “打扰恩公疗伤了,”血狐爹声音豪爽,抱拳向洛君临这边儿深深一躬。

    “呃~疗伤!”血狐娘转过,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我还以为……”

    血狐娘这句话听在洛君临耳里,又是一个霹雳。

    他的眼斜睨了风铃一眼,她的肌肤真的很滑、很滑。有意无意地朝她肩头瞄去,似乎透过那惊心的血红,再看到她的香艳。脸不由得又红了起来!

    风铃不由得拧了眉,眼扫向洛君临,正好盯在他又向她瞄来的目光,不、确切的说是向她右肩瞟来的目光。那目光带着些怯意又带着些欣喜还带着些贪婪。

    对了,就是贪婪,让她感觉很是不自在。

    

重要声明:小说《驱魔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