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得听我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挽照 书名:驱魔狂妃
    ( )    

    看着他的笑,风铃一怔,此时的他看着她,就象那前世时,他隔着桃花望进她的眸里一般。

    一时间,她思潮起伏万千。洛君临,你可不可以不对我这么好?前世里,你不是说过吗?我太苦,若有下一世,你会彻底地将我忘掉。可你为什么在这一世仍然要上我。你的笑已经染上忧伤,你不知道吗?想着想着,她不由得有些心疼了起来。

    “你发什么愣呀?”看着风铃呆呆地望着他,他的心里涌出一阵欢欣,眼角的笑意也不由得绽放得更盛。

    他得珍惜和她在一起的短暂时光啊!他面上笑着,却只不过是将心里的落寞压得更深了些。那份痛,没人知道,除了他自己。

    “没什么!”风铃别扭地扭过头,指着对面的那个山头道,“狐魅就住在那座山里!”

    “嗯,老远的我就闻到那股狐狸的臭味啦!”洛君临笑着,这几天他要快乐地和她在一起,对,他要快乐!

    “风铃,以那山为目的,我俩谁后到,便在三里听从另一个人的号令。”

    说罢,也不管风铃同不同意,便忽地一掌护在火凤的股上。

    火凤护疼,疯了似的前奔,倏忽间,便见着一个黑点立在那座山头。

    待风铃飞到后,洛君临便朝她挤眉弄眼道,“你输了,你得听我的。”

    “好,”风铃表现得很乖巧,她不抗议,不冷讽,她只是轻轻地说了声好。

    洛君临微微一怔,随即笑容展开。拉起风铃的手,向着狐狸味儿最浓的山洞跑去。

    山洞很乱,似乎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打斗。在石边,却有着斑驳的血迹,循着血迹而去,便见着一只死去的狐狸。那颈间有一个大血洞,紫黑色的血已经凝固。

    是狼妖?是他去而复返,吸干了血狐的血吗?

    “狐魅,”风铃轻蹲下,用手去探属于血狐的最后一丝意识。

    不只是狼妖,还有一只法力高强的狐,是他吸干了血狐的血。

    “那只狐,好邪气!”洛君临轻拧了头,风铃自是知道他透过她,看到了狐魅死时的景。

    走出洞,风铃一挥手,洞子垮下,整个洞便成了狐魅的坟墓。

    她盯着这一堆土丘道,“狐魅一直想要自己变得强大,想要血狐变得强大。”

    “你想帮它们吗?”洛君临顿了顿道,“七色灵芝能增强血狐族的体质,如今你已经服食了它。”

    风铃低下头,思索着,“我服食了它,它已经进入了我的经脉里,那么我的血是不是也应该有这个功效呢?”

    “即使可以,我也不让你伤害自己来成全别人。”洛君临怨恼地看了她一眼,她可不可以关心自己多一点。面前这个女子,冷漠却又着,狠戾却又善良着,他是知道的。可是,只要有他在,他便不会看着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是,一丝一毫也不行!

    “不就是……”

    风铃刚启唇,却被洛君临用强硬的语气压下,“不就是什么?不就是一点点血吗?你是想这样说吗?可是你知不知道,若你用血帮助了血狐,你便成了众矢之的。你的血将会比血狐更珍贵,更让人所拥有。你明不明白!”

    “我当然知道,可是……”如果事后用记忆删除法,消除他们的记忆不就行了。

    “没有可是,”洛君临拂袖道,她到底懂不懂,他不愿意有任何能置她于死地的隐患。他给她七色灵芝只是为了让她更强,而不是让她却好心地用血救人。

    一个月不见,子都变得霸道了。

    风铃压住心里的生气,声音里有了些赌气的成分,“我的事,我自己决定!”

    “你,”洛君临心里一气,单凤眼一眨,顽劣的笑意又挂在脸上,“刚才是谁说的,这几天都听我的?”是啊,刚才她还说过,这几天她要听他的话的!可是,如果要她如此盲目地听从于他,她可办不到。

    看着她眼里的执拗与懊恼,洛君临又不由得卟哧一笑,指尖向风铃额间一指,“你想帮血狐不是吗?只是帮血狐不一定非要你血不可,你就没想过给他们找一个强大的庇护者。”

    “你是说强大的后台?”风铃若有所思,看向洛君临的眸子蒙了一层迷茫,她再次问,“你到底是谁?”

    “圣灵族王子!”洛君临勾唇一笑,他想她知道他是谁。如果可以,在今后他准备忘了她的子,她能找回他,能找回他对她的记忆,那么他便绝不会再放弃。

    凡人南宫傲算个啥,他的生命有限,她若他,也不过这一世。

    如今她的上,已经有了灵力,有了仙质。对,那七色灵芝,让她真正的脱胎换骨,让她真正的向修仙路上迈越了一大步。只是,那灵芝啊,是他母后准备给他服用的,而他给了她,却是如此的心甘愿。

    “圣灵族!”风铃轻念着,在风家的典册中她看到过这个种族,是一个半仙族,灵力超强,踪迹神秘。

    “对,圣灵族!”洛君临再次强调道,虽然知道她有着过目不忘的记忆,但他却还是坚持着重地强调。

    并侧头试探地问风铃,“上次带你去的便是圣灵族的地界,你记住了吗?”

    只是,一提起这,两人都不由得一僵。

    那刻意被忽视的强吻,让先前还自在的两人,立刻手足无措。

    洛君临只觉得脸轰地一下被点燃,胭脂色染上了细白的脸。双手轻贴着脸,那烫人的温度,让他想起了那次她唇舌间的甜密与美好。反观风铃,除了无措之外,脸仍是清冷如霜,看不出羞涩。

    这女人,可不可以女人点,有点女人的正常反应不行吗?那表,好象被吻吻也无所谓,难道果真被谁吻也都无所谓吗?洛君临心里有些埋怨。

    可不可以不要显出这么纯的样子,好象她才是被强吻的那个吧!风铃心里不是不害羞,只不过一个吻便羞成洛君临这样,也着实有些夸张。

    

重要声明:小说《驱魔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