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不可容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挽照 书名:驱魔狂妃
    ( )    

    还未到储秀宫,司马未宜便见着风铃在宫外的湖边。

    她静静地坐在哪里,神如一的冷漠,似一座雕塑。

    那梦露瑶如今是隐在这皇宫,还是已经离去,她无从知道。

    因为自那次后,她再也没有行动,或许她正在酝酿下一个谋,或许她在恢复自己的体力。不过如今风家安好,这便已经足够了。

    “风姑娘!”远远的,司马未宜便已经和她打招呼。

    这个司马未宜,每天都会过来找她几次,她因此觉得很无奈。此时她想,再等一天,若再等不到梦露瑶,她便离去。

    “风姑娘,”司马未宜已经走到她面前,高大的影将她笼罩在他的羽翼之下。

    “太子,有什么事吗?”风铃冷冷地启唇。

    “你——”有点迟疑,但却仍是避讳的开口,“你是南宫傲的女人?”

    南宫傲,为何又将她和他扯上。风铃很不高兴,距他那么远,为何还不能摆脱他的一切。

    “你也太无聊了吧。若不相信我,当时为何帮我?”这一问话,比先前更为冷冽,如同高山雪域不见任何生气。

    “本太子当然相信你,”司马未宜道,“你的眼睛虽然冷,但是却真诚。本太子阅人无数,不会看错。如今,不过是想从你嘴里证实,因为本太子想知道你的过去,想娶你为妃。”

    “抱歉我的过去,不想再提。如你想娶我为妃,”似下定决心似的,风铃闭了闭眼,她轻轻道,“我答应!”

    “真的?”司马未宜轻掰过她的子,轻拥她入怀喃喃道,“本太子太高兴了!”

    粗壮的树干后,一双眸子定定地锁定这一幕,是御剑而来的南宫傲。

    他眸子一凝,平地刮起风来。他在风中化作一道白光,向前司马未宜而去。

    他的女人,他不许别人觊觎。

    风铃见平地起风,本就有了警觉。再见一道白光向着司马未宜而来,她忙推开司马未宜凝灵力去挡。

    南宫傲见她护着司马未宜,心中有气,力道只增不减。风铃凝剑破除白光。便见着白光悠悠一转,瞬间消失。

    不是梦露瑶,梦露瑶的气息没这么精纯。

    她冲白光追去,刚落至地面,一双手便从背后锁住了她。

    “别动!”南宫傲轻声道。

    “是你!”如今的她看到南宫傲,直觉里便觉得应该逃开。所以,她只有用冷来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司马未宜有什么好,你竟答应他为妃。”南宫傲不仅有些疲惫,他愈发为她的冷漠而灰心。

    “他可比你好多了,”风铃冷冷地笑开了,“至少他不会利用我。”

    “风铃,一次错便次次错了吗?本王想好好弥补你,就没机会了吗?”

    “是!你我不过是陌生的路人。”风铃用力挣脱这个怀抱,她才不想让前世的旧事重演。

    “我们果真是陌生的路人吗?”声音变得有些激愤,先前的柔终于又被她的冷漠戳破,“我们共同经历的或许有不堪,但终是有交集!”

    “有交集又怎样?”风铃冷笑一声道,“有交集,我就得是你的女人吗?有交集,你就可以随意伤害我吗?”

    “如今可是你在伤害我。”南宫傲低吼道。这个女人,总忽视他的存在,让他受尽煎熬,然后她却云淡风清地在云端看着他万般皆苦。

    “噢,不喜欢你便是在伤害你?想成为别人的妃子便是在伤害你么?”风铃淡淡道,遥想着那多年之前,是谁也如此伤害过她。不,是伤害过她的前世,渺无烟。

    “不要再说了,”南宫傲精眸一缩,大迈几步,狠狠地掰过风铃的子,唇便向她的压了去。狂风暴雨般,狂袭她的唇舌,不容她有半点反抗。

    风铃只觉得内心冷凉,她想推开他,可是脑子里却是乱糟糟的一团。此时前世的记忆又不断地来纠缠她。

    那无底鬼域上那撕心裂肺的声音,那寒潭深谷里近乎凄厉的呼唤,交替在她耳畔响起。让她觉得心烦意乱。

    南宫傲不由加重了这个吻。他是那样狂乱,那样迷,可是他怀中的那个女子却逆来顺受着,她不迎合,不挣扎,无所谓般仍他取攫。让他觉得即便这样抱着她,吻着她,仍不够真实。她似乎永远在那遥远的一端,清冷如昔。他想要更加用力地掠夺,他想要让她的心里脑里都有他的印记。

    他与她的气息纠缠不休,终于,他听到了她越来越不匀的呼吸。终于,他感受到她的灼。直到肺腑里的空气被抽光,直到无法呼吸,他终于才将她放开。

    他放开她,黑眸望见她清眸的嘲讽。

    风铃色唇冷笑,语气却清冷,“你的喜欢不过如此!”

    不过如此肤浅,不过如此自私,这是风铃想要表达的意思。

    狠狠地转,与他擦肩而过,她的眸子只有漠视。

    “不要走,”南宫傲伸手抓住她的手,带着些恳求。

    “凭什么?”终于,轮到她说这句话了,淡淡的,吐出来却有些快意。

    “就凭我能感觉到你的心意,”南宫傲终于勾起了唇角,“我并不完全输,你的心在某一刻为我慌乱,我能感受得到。”

    “噢,”风铃轻抿了嘴,然后她淡淡地点头,一字一顿地道,“既然你如此认为,那么我便带着你所认为的这颗为你慌乱的心成为别人的妃子。那时,你便知道我的心为谁慌乱了。”

    “我们就不能好好说会话吗?”南宫傲无奈地软下子。

    “没必要!”风铃冷冷地抽手,眸子里已够不悦。她讨厌这种纠缠。

    她想离开,却被南宫傲更加用力地一拉。一个重心不稳,向南宫傲而去,而南宫傲的子顺势一倾,两人便滚抱在一起。

    几个翻滚,她在下,南宫傲在上。

    两人的发丝相缠,可是眸子却是各自愤怒地瞪着。

    

重要声明:小说《驱魔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