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永远不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挽照 书名:驱魔狂妃
    没有实体的影子,用符咒方能伤她。风铃轻念咒语,黄符迅速飞来,向着黑影而去。

    黑影低低地笑着,突然化作两半分东西两面而去。

    影子一半被黄符迅速缠住,瞬间灰飞烟灭;另一半却趁机散消在空中,就如壁虎舍去自己的尾巴般的毅然。

    “渺无烟,就这点本事儿,你还抓不住我!”空气中,黑影的声音听起来张狂自大,那一半创伤似乎对她来说根本无碍。

    风铃紧皱了眉,这个黑影无形无质,又诡异狡黠,实在不易对付。

    “她还会来,”转过,风铃扫了众长老一眼,然后目光落到刚到这里的风如嫣上,“如嫣,从现在开始,风家要加强戒备了。”

    说罢,她唤来青鸾,纵而上。

    “族长!”风如嫣仰着头,她突然有种恐惧,觉得风铃这一走便不会再回来。

    “如嫣,如果我是渺无烟那个魔头,你会相信我是来救风家的救世主吗?”骑在青鸾上的风铃,淡淡地问。

    “我相信。”因为那是她所卜到的希望啊,她怎么会不信。

    莞然一笑,风铃手一抛,那枚象征族长的龙形玉佩便飞至大长老手中,“族长信物还给你们,你们择能者选之吧!”

    她傲然扭头,骑青鸾而去,那个黑影如果不除去,后患将会无穷。

    只是,那影子溜得那么快,如今她已经无法判断她的去向。

    立在青鸾背上,风铃面露疲惫之色。这些天被这黑影搅得心神俱疲不说,如今却连一个安之地都没了。

    “风铃!”南宫傲已御剑而来,立在她的侧,问,“抓到她了吗?”

    风铃摇了摇头。那黑影很狡猾,看透了人的弱点,离间她与风家,让她在失望之时,好抓住时机而逃。而她,却真的中计了。

    风微微地吹着,青草的芳香扑入鼻中,让人觉得清新。

    两人静静地站着,都未说话,知道那黑影一去,无疑是纵虎归山。

    “没关系,我们总会抓住她的。”南宫傲轻柔的声音,象极了此时的风,干净清透。

    风铃心里蓦地一紧,她望了南宫傲一眼。

    其实他长得真好看。眉峰斜扫飘逸脱俗,黑眸深沉,内敛波光,明时堪比月,黯时如云隐深岫。意态尊贵优雅,一颦眉,一抬眼,便自成幅画。

    只是这幅画虽好,也不是她会喜欢的!

    “是,我会抓住她的。”风铃故意咬重了‘她’字。

    再看向南宫傲,她已经收好了所有的绪。

    她望向南宫傲的黑眸,云淡风轻地道了声,“谢谢!”

    谢谢,是因为这次他帮了她。

    她的直觉没错,那圣月竹海并没有因此而消亡,而是以另一种形式存在。说到底,或许还是她和南宫傲帮了圣月竹海的一个大忙,让它从固定于一个地方的死阵变成无拘无束的影子。从此影子便是圣月竹海,圣月竹海便是影子。

    这影子一出阵便想用术控制她,而在芜阳也成功地控制她一次。

    她迷惑过,这影子到底意所为。后来,她想到了乾坤池,或许这影子也是为了那被封印的恶灵而来。

    所以,她便想将计就计。只是,既然那影子控制过她心神一次,她便不能冒险让她死死地控制第二次。

    找南宫傲,是想到上次她用灵力探不到他的神识,他的自控能力很强的缘故。于是,画上同心符,只为在最重要的时候,他或许能助她清醒。那时的她,需要一个人能够与她心神相通,助她引黑影上当。

    而他也果真未能让她失望,感受到她心的躁动时急时的传音,让她能够冷静。并按她的传音,上演了一场打戏。

    “你不用跟我客气的,”看着她似乎急着和他撇清关系,南宫傲有些淡淡的失望,但他还是轻言软语道,“我只想尽我所能帮你,而我也庆幸自己能够帮你。”

    轻轻地点了点头,风铃摸了摸青鸾的头,青鸾腾展而起。

    空中,风铃的话随风飘来,“再见,永远不见!”

    说这句话的同时,连结着两人的同心符散去。一个月心灵相通的时间,她都嫌太长。

    永远不见,她不想看到他,如此,便不会想到有他的前世。如此,她才不会、不会恨。

    南宫傲看着风铃离去的影,似乎是急着想从他边逃开似的。

    唇角勾起一丝嘲讽。南宫傲,你以为这段时间你们间的默契,能改变最终两人的关系么?她仍然那般厌恶你,她说,再见,永远不见!

    他深望了自己的掌心,那里曾经有一条符让他们能够看到彼此的深心。他还记得,她内心涌动最盛时,是听到那黑影提及她的前世。她的前世里,是否有他?如果有,也会是她最讨厌的人吗?

    和南宫傲分开后,风铃跟着感觉走。反正她一时半刻也追踪不到黑影的位置,不如随着自己的直觉而去,如果直觉强大,那么她就是在走一条正确的路。

    向西行去,反正也没有既定的目标,所以行程很慢,倒有些象散闲的游行,走走停停。

    这天夜里,她倚在树杈上,仰望星空、明月,觉得如此也算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听得一小队人马朝这边儿而来的声音,步伐听起来很是慌忙,象是遇到了伏击。

    领头的是一个华服锦袍的男子。此时,被人追杀,发已乱,衣已散,但如此的他却分毫不见狼狈样。

    后又追来一队人马,大约有百来号人,看穿着打扮应该是一队骑兵。领头的着盔甲铁衣,应该是这队骑兵的头领百夫长。

    他大刀挥舞,气势凛人,“抓住他,要活的。”

    百夫长仗着人多杀气腾腾而来,一半方阵列开,一半迅速包抄了锦袍男子的十来个人。

    打斗声激烈,搅了风铃的好兴致。她索飞下树干,准备离这场打斗远些。

    

重要声明:小说《驱魔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