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我是谁(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挽照 书名:驱魔狂妃
    突然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风铃回过去,清风轻拂,阳光从碎叶间泻下。她不知道,若早回头一瞬,或许就可以看到在微风中落寞红衣的一角,可以看到为她憔悴的俊颜。

    “风铃,”感受到她心绪的浮动,南宫傲轻声唤道。

    收回手,风铃清眸望向南宫傲。没有说话,但南宫傲却清楚地听见她内心的声音。他知道,她打算去地宫一趟。

    地宫,或许从那里,她能够搜到些蛛丝马迹。

    诺大的地宫,此时无一人,显得空旷森。那圣月竹海,终成了虚墟一片。

    闭上眼,她想感受那他们离去后有什么事发生。

    “渺渺,为什么你不相信自己?”暗中那个声音又冒了出来。

    “我不是不相信自己,而是不相信你,”风铃对那个看不清脸的女子冷冷一笑,“连自己的面都不敢露,如果你是我,那么你为何连面对自己也如此鬼鬼祟祟?”

    “不是我不敢露面,”那个女子轻轻一叹,“而是我们已经没脸了,渺渺,你果真将以前的事忘得干净了。”

    风铃一愣,没脸、没脸是什么意思?

    “我们没脸了,”那女子抚向自己的脸庞,幽幽道,“那曾经绝色倾城的脸,被你亲手剥掉。”

    她一步一步走近风铃,手抚上风铃的脸,尤带着回忆,“瞧,如今的脸哪比得起当初的十分之一。”

    “你想怎样?”风铃扭过头,那个说是她的女子为什么纠结在前世里。她意何为!

    “我只想告诉你,我们前世的怨、前世的恨。渺渺,我是你前世灵魂的一丝执念,你投胎做人,而我却忍受着暗无天子,等着唤醒你。”那女子轻轻地叹道。

    “谁要你唤醒!”风铃冷冷道,眸子看向那女子已有厌恶,“你,给我滚出我的脑子!”

    一声呵罢,风铃子晃了晃,睁开眼,那个女子已经被她逐出脑海。

    她脸色苍白,轻捂住自己的口,刚才用灵力挣脱梦魇,伤了自己。

    “风铃!”一双手扶住了她,正是南宫傲。

    刚才她所经历的一切,他也感受到,所以他才匆匆赶来。

    “这就是你所说的恶梦!”神色里有忧虑,语气里有关心。

    这一刻,他俩感同受。他看到了她的挣扎,她的纠缠,以及她的无奈。

    风铃轻轻点了点头,这一刻她觉得无力。

    他只能将一双手悄然递给她,将属于他的温度传给她。

    只是这一握,无数的画面却闪过风铃的脑畔。那么久远的记忆,她怎么能够轻易地探到。

    她惊地一松手,脸上的血色一点点失去。

    “风铃,你怎么了?”南宫傲眸子里担忧更甚,那一瞬,她看到了什么,让她如此害怕。

    “我想静一静!”话说罢,她便消失在南宫傲的面前。

    风铃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她只是觉得她迷茫无措。

    河水清冽,风铃一个纵跳入河中。

    刚才那一刻,她看到什么了?

    她看到了自己的前世站在悬崖之巅,那张精致绝伦的脸上恨意盎然。

    面前,有人朝她一步一步走来。她扯扯地笑着,“你我,是吧!那么,这张脸留下来与你作纪念。让你夜不能眠,想着你是如何将我一步步进这万劫不复之地。”

    她生生扯着自己的脸皮,一点点、一寸寸,她撕得那般慢,似乎要将这种疼刻在心头似的。那种活剥自己皮的疼痛,却抵不过她心里的绝望。

    “战无尘,受你的血我用命还你。从此灰飞烟灭,永无再见之。”

    撕下的脸皮,朝面前的男子甩去,她血模糊什么也看不见,却觉得忽然有了报复的快感。

    纵一跳,她跳下无底鬼域。后,她听到绝望的声音回音飘

    “渺渺——”

    就这样吧,的、恨的,随她这一跳而消,眼角一丝晶莹。谁都知道她他,而唯有他看不到她对他的意,还要一步一步地她入魔……

    风铃的心蓦地一收,难道自己真是那个女子?她闭上眼,那一刻的感同受不会错。前世的她便是渺无烟,一个被入魔的女子,所以她的体内才会有自己难以控制的魔

    手心一暖,她知道那是南宫傲在暗里对她的提醒与关心。清眸一凝,手狠狠地捏紧,心中却恨意翻腾。

    她的体内果真魔难驯了,闭上眼,如无例外,那个称作她的女子很快便会进入她的脑海。

    “你——是你召我来的?”那女子对风铃的作为有些诧异,刚刚还用灵力驱散了她,而此时又凝灵力来召唤她。

    “你说的,我刚才都看见了,虽只有一幕,但已够刻骨。”风铃冷冷笑着,这一刻她看起来邪魅冷,“现在,我想知道战无尘是谁?我想知道他为什么要如此对我?”

    “果然,你记起了他。”那女子虽笑,声音却恐怖森。

    “前世的战无尘,今世的南宫傲!”每一个字都带着无限的恨意,似乎想要将他生吞活剥了般。

    南宫傲!风铃眸子冷然,声音轻却落得很重,“把前世记忆还我。”

    “好,”那女子向她款款而来,“如你所愿,我将保留的前世记忆注入你的体内。你且看清,这个世上,你最应该恨的是谁!”

    一缕缕记忆,如同一丝丝魔咒,交织的画面令风铃痛彻心痱。她不想有恨,可是那恨意却如此强足,以至于她不得不恨。

    “杀了他!”那女子的声音如同长戟,坚硬锋利。

    风铃猛地一睁眼,恨意那般明显。

    那女子吃了一惊,这些次她在她体内感觉到越来越强的灵力,仿佛无量海水,永远超出她的预测之外。她很怕,很怕有一天她亦不能控制。

    风铃才不理法那女子的想法,她冷冷地望向手心中的红线,眸子冷如寒谷,南宫傲,我在这里等你!

    

重要声明:小说《驱魔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