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敲山震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挽照 书名:驱魔狂妃
    <;">

    天现异象,立即引起观象师的警醒,夜半惊扰圣驾,陈述方才所见。

    “天有异象,必有妖孽作乱,异象指在东南一带,听说前几月芜阳便有猫妖害人,如今这异象显示在天,更是不可小觑!”

    南宫晟明轻颔了头,叫来亲随,“如此,传朕旨意,让德亲王先行查探。事迫在眉睫,让他立刻起赶往芜阳。”

    一旨即下,南宫傲带着四大高手往芜阳飞驰而去。月光下,他神色肃立。

    芜阳!若他猜得没猜,定和拜月神教有关,和圣月竹海有关。

    一天一夜的星月兼程,南宫傲第五人赶到了芜阳衙门。

    “主子,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竞驰面有忧色,“这几个月都不曾有着拜月神教的半点消息,如果真与它有关,它有暗,我们要如何在短时间查获?”

    南宫傲勾唇一笑,“挖城。”

    之前,他没这样做,一是不确定这里是否是拜月神教的据点,二是怕兴师动众打草惊蛇。但是,如今已经没有时间让他查探,唯一的一个办法便是挖城,找出地宫位置所在,让他们没有据点可以隐蔽。

    “今晚就放出消息,说芜阳城地底有大量黄金脉。发动全城民众的力量,敲山震虎就这么简单!”黑眸闪烁,南宫傲唇角笑意更盛。

    风铃在芜阳转了二天,什么都没查到,那么强烈的邪气却在那夜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就在此时,她却发现了一件怪事,从今晨起,全城人都疯了似的到处乱挖,挖了自家屋子还不够,还走出大街小巷到荒郊野岭里去挖,说什么干得好,不如挖得好,如果挖出一个金钵钵就不用再过平子了。

    风铃沉肃地站在长街上,街那边南宫傲缓缓踱来。

    “是你?”风铃冷冷一笑,言辞指责道,“为找出拜月神教,竟如此扰民。”

    “本王一向注重结果,不注重过程,一向都以大局为重。用不了多久,那些教徒被无路之时,便会显出狐狸尾巴,待本王找出他们的落脚之处后,自会给这里的百姓一个交代。”能在这里相遇,南宫傲心里跳动着小小的喜悦,特别是听她这么一说,她应该也是为此事而来。

    风铃沉默,虽然不同意南宫傲的做法,但此时也唯有如此极端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出竹阵,从而将它的伤亡减到最少。

    “风姑娘,”竞驰不失时机的插了进来,他很想单独跟她道歉,可是旁主子的黑眸明显泛起了不悦,话哽在了一半便生生咽住。

    气氛一下尴尬起来,程风轻咳了几声调节气氛,“风姑娘也是为此而来的吗?我们住在衙门,不如风姑娘也住过来,我们也好有个照应。”

    南宫傲一听,抿唇笑着,黑眸扫向风铃,有些期待。

    风铃却无视地回答,“不必!”

    “好吧,”南宫傲知道勉强也没用,他深深地望了风铃一眼,唤上风驰电掣离开长街。

    地底深处,有人深露忧心。

    “教主,南宫傲等人一来,便煽动群众挖城掘地。原本以属下的份,原本可以辟谣,可是却又不好暴露。而其他的人更是人言微薄,我担心象这样的挖法,用不了多久,这地宫便会出现在世人面前。”

    被罩在面纱里的容貌看不出任何表,只见眉中红痣,鲜艳滴。她便是十年前未遭杀戳的那个小女孩,拜月神教教主之女——姬昌。

    而面前那个深露忧心的人,那里血洗神的事,历历在目,她永世不得相忘。她曾发誓,皇朝如何待她,她便如何回馈皇朝。

    而这自称属下的男子,竟是芜阳县令杨术。他是拜月神教的核心人物,却一直隐在朝廷,一隐就是几十年。

    当年,拜月神教被灭教,他潜回神抱走小主人,并让她在自己的羽翼下发展壮大至今

    “没想到这阵有如此的威力,阵还未成便引来这么多人的关注。”女子声音柔和如泉,听起来纯良无害。

    “教主,要不你还是先回苍鹰堡避避。”毕竟他们的势力集中在哪里。

    “南宫傲一行有多少人?”姬昌问。

    “五人。”

    姬昌轻噢了一声,“就五人就想本教主现,真真是妄想。不说这地宫迷阵重重,就是这里的高手也不下百来个。圣月竹阵只有在这冷邪气滋生的地方才能发挥出它的威力,这里是我的心血所注,马上便要阵成,这些年本教主一直盼着这一天。他们若不知死活地闯来,本教主便要他们有去无回。”

    “一个南宫傲不怕,我怕的是他后的朝廷。如今,以我们的实力,还不是与朝廷为敌的时候?”

    姬昌微微一笑,“收拾了南宫傲,拜月神教也就暂时消失。然后世上便只有新生起的苍鹰堡了,你担心什么?”

    偏了偏头,姬昌又道,“难道术叔不愿与若飞大哥报仇?”

    “飞儿,”谈及白若飞,杨术神便有些不自然,“那个孽子,当初若不是想……想非礼教主……”

    “其实当面也是本教主不好,本教主一气之下,要了他的命根,只是没想到他一时想不开,从此便无了音讯。前几月传来太子与拜月神教勾结一事,才知道原来他以女儿混入了太子府。”姬昌低低地笑了,温柔似水却狠毒辣的模样与白若飞如出一澈。

    “他一心想超越你,竟在太子府中也布下圣月竹海,只是……他给教主你带来了麻烦。”如果没有这件事,朝廷不会这样快注意到拜月神教,调查拜月神教一事。这几月,看似平静,其实他知道南宫傲潜伏在暗中调查。

    “罢了,该来的都会来,”姬昌微微扬眉,眼波里波光流转,“术叔,给点线索,不然南宫傲他们寻不到这地宫来。”

    杨术领命,看着他离去,姬昌眸上带笑,转向地宫深处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驱魔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