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新欢旧爱(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挽照 书名:驱魔狂妃
    <;">

    “天冷,也不加衣服,”南宫傲似有些心疼,解下自己的披风给风铃披上。一系列动作做得柔似水,眼里腾起耀眼的光芒,有种说不出的魅惑。

    “主子他喜欢你!”程风的话飘浮在风铃的耳际。声音那么小的一句话,竟然会传入她的耳畔,她轻掀唇角扬起一丝嘲讽。

    “确实有些冷,”她启唇,声音比这冰天雪地还要冻人。

    南宫傲系披风的手微微一顿。他眼眨了眨,唇角的笑意扬得更高,以显示自己心不受风铃绪的影响。

    此时的他眉睫乌黑,如一排羽扇投下半圆的影,鼻如琼玉,下颌弧度美好。本来就是个美男子,何况现在的他温柔尽现,怕世上没几个女子能够抵挡这种温柔的惑吧!不过,此时在这里,美男子不止他一人,绝代风华的也不止他一人。风铃回首,对上正在弹琴的洛君临。

    白雪皑皑,纯白的大地上一抹绝妙的大红,开得正盛的梅花、树下着大红衣服的洛君临,与白雪相映成画。他俊颜低首,长眉淡扫如烟,青丝飞舞,袖袍飘飘,有飞扬俊逸之姿。此时,他似乎感应到风铃在看他,单凤眼缓缓抬起看向风铃,轻含的笑意,那一脸的灿烂,让天地也为之失色。

    “好了,”南宫傲系好披风,抬起头,却看到风铃清眸含笑与男子对望,南宫傲从来没见过风铃此时的温柔,原来她也有柔似水的时候,只是那个人不是他!

    其实,他原本很想对风铃说句,风铃对不起,以前的那些不愉快可以把它忘了吗?可是,此时这句话哽在喉间,反复在口腔里盘旋冲击了很久次,就是发不出声来。

    他只觉得手一空,便见着风铃夺伞离他而去。

    她的目光向前,盯着梅树下盘坐弹琴的洛君临。洛君临此时已经结束了一曲清歌,微笑着看她婷婷向他而去,那双凤眼含着浓浓的意,看着女子妙曼地向他而去。

    风铃撑伞,在他的旁侧立,小小的伞却遮了两人。伞下的两人,脉脉相视着,此时无声胜有声。

    终于,风铃蹲而下,轻声问,“冷吗?”

    声音冰凉,却带着些许感。她将伞交给洛君临,自己则低头将披风解下,低头为洛君临披上。动作流畅而无停滞,似乎这样的事已经为他做过许多遍,那般自然。

    南宫傲远远地看着,只觉得一双无形的大手将柔肠狠狠地抓了一把,然后再一点点地寸段,那种噬心之痛让他有些窒息,他觉得头疼裂。心里有着绝望,有着怨怼,可是最终却敌不过想要她的心,他难忍却不能不忍,因为有错在先的是他,他没有珍惜她在旁时的机会,所以如今上天要责罚他曾经的轻视、算计、利用。

    他以为,风铃午时那一刻的失神,是因为她的心里终有他。可是如今,或许是他自己想得太多、太过。

    转,留下一地的落寞,他此时连这飞雪他都怨,飞雪尚能得她一喜,而自己呢,难道除了厌恶就只有厌恶了吗?

    “他走了!”洛君临看着低头为自己系披风的女子,轻柔道。这个人一看就不会照顾别人,系个披风系了这么久,都没系好。

    一听南宫傲已走,风铃也站起,披风也不系了,伞也从洛君临手中夺了过来,只为自己而打了。

    “丫头,”洛君临不满地叫着,“你怎么一会儿是火,一会儿是冰啊!我在这里坐着弹琴,你可知有多冷吗?”

    这树下正是一个风口,风呼呼地刮着,确实相比其它地方要冷得多。

    “既然知道冷,大雪天的坐在这儿弹什么琴。”风铃只觉得他孩子心,令人好笑。

    “我这不是让你能赏心悦目吗?”洛君临指了指梅树,又指了指自己,“不觉得有诗一般的意境?”

    “嗯,确实!”风铃老实地承认。

    “那你有没有觉得,我比南宫傲好看?”洛君临微眯起眼,轻扬的俊脸,秀雅无双。

    “你真有够无聊的,”风铃摇了摇头,不知为何他总要将南宫傲拉进话题。

    一股凉风灌来,风铃紧了紧衣裙,“好冷,你不回屋吗?也对你内力那么深厚,不要说这会儿,就是坐一天、两天,也不成问题。”

    “丫头,你真让我伤心,我在你面前示点弱,想搏你同,难道不行吗?”洛君临单凤眼微微一挑,说不出地魅惑。他拍了拍雪地,示意风铃坐下,“来,我今天琴心大发,再弹琴给你听。”

    “真冷,”她淡淡地道,表明自己在这个大冷天才不会陪洛君临疯。于是,她拍拍股准备走人。

    “哼!”洛君临抿了抿嘴,不满地站了起来。他抖了抖上的雪,手一收,琴便消失不见。

    “听我曲子的姑娘多了去了,为何要求着你听!”不知为何,刚才看到南宫傲为她打伞,他的心里便闷得慌,害得他的琴音走样,不过还好两人并未发觉。但,为什么没发觉,是因为两人都忱于各自的心思,没认真听。

    这样想着,洛君临更觉得闷气堵了,“我去弹曲子给别人听去了,你今后求着我,我也不弹了!”

    说罢,竟一个凭空便消失不见了。

    这家伙,说走就走,风铃有些无语。好吧,他玩腻了,早知道他在这里待不了几天,结果果真应验。风铃摇了摇头,举起伞,向自己的屋子走去。

    待风铃走远,拐角处南宫傲形一现。他望着风铃离去的背影,脑中疑惑。刚才并未远去,他立在拐角屋檐下,本是无心地回望,却见着风铃与洛君临两人似乎在斗嘴,看样子,她俩不象表现出来的那般和谐友好。

    风铃是故意气他的吧!唇角勾起一丝笑意,心中锥心的痛淡去一半,还有一半便是相思的痛楚。

    

重要声明:小说《驱魔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