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陆崇,林喜这才有时间独自思索方才发生的一切,明明是约了羽毛大叔见面,怎么最后却偏偏看到的是墨如白衣,匪夷所思啊匪夷所思。林喜摇了摇头,回了寝室拿书准备下午去上课,顺便做好心里准备接受苏婷的连番拷问。

    “你说那个羽毛是咱学校的那个风云人物啊。”苏婷本是义愤填膺的听林喜坦白从宽,但在林喜说到此时,苏婷眼底突然犯了光芒,一把扣住林喜的双手问。林喜瞄了瞄讲台上的老师,继续把头埋下挣脱了苏婷的手,“那么激动干嘛,我事先也不知道啊。我当初不是跟你说过,他是我的网吧好友吗,你那时又是漠不关心的,怎么,后悔啦?”林喜知道苏婷一向是对学术男很有的。

    苏婷抿了抿嘴,皱着眉头沉思片刻,才缓缓开口:“小喜子,你知不知道,他是我的初恋?”林喜差点被自己嗓子里的口水呛到。

    “我暗恋了他大学三年啊,直到大三玩了游戏才转移了目标。”苏婷的表完全不像是在骗人。

    林喜先是松了口气,而后一惊,为什么这个秘密苏婷从来没有告诉过自己?

    “好吗好吗,你别生气。”苏婷许是怕林喜气自己隐瞒了些事儿,谄媚的晃了晃林喜的胳膊,接着挑眉继续说:“本来是打算将这颗少女的恋呵护好,待它生根发芽我一举泡下我的初恋再通知你这个喜讯的,结果,我打探到了一个秘密,这个秘密是我永远也无法跨越的鸿沟。”林喜打断苏婷的东拉西扯,“坦白从宽,请直奔主题。”

    “他他妈是个GAY。”

    林喜觉得自己的人生幻灭了……

    说不通啊说不通,既然羽毛大叔现实里是个GAY,那为什么游戏里会喜欢作为女角色的苏婷?虽然那时苏婷生活中很爷们儿,可是游戏里也伪装的很像萌妹子啊。

    不容林喜深层次的琢磨,老师点名提问就落到了自己的头上,慌张的站起听着同学小声告诉自己的答案,等应付过去坐□时,也已经无暇在想这事。

    接下来的子平静的诡异,陆崇没有留下电话也没有要走自己的电话,而林喜存上了夏言那时打给自己的号码,却也从未被那个号码再扰过。游戏里的紫夜很少上线,难得在的几次少不了调侃可每次都是匆匆几句,不过已经充分的传递出他所想表达的信息:老子最近很忙,有了功夫再找你。林喜对此深表顾虑。

    墨如白衣依旧是沉默,每林喜上线便跟她组上队,两个人一起做常下战场,林喜的战场声望以全所未有的速度增长着,然而偶尔聊起墨如白衣的事,对方却是避开不答。林喜总觉得自打二人见面之后,反倒有些不对劲。难不成见光死了?可是林喜对着镜子里还算清秀的脸蛋儿否定了这个想法……

    林喜曾试着戳羽毛大叔,找他聊天,可是始终不敢问起他的取向问题。在之后她便开始忙了起来,大四进入了实习阶段,林喜一直泡在网上搜各种招聘信息,最后苏婷发现林喜开的是招聘网页而不是游戏界面时,敲了敲她的脑袋。

    “找工作还用招聘网,看我。”苏婷刚说着指指自己,“姐给你包了。”之后苏婷喋喋不休说了一些,大意就是她某个亲戚在这边某公司有股份,中型规模,虽然说起去不是多牛但是好歹也是拿得出手的,林喜是学经济类的专业,去那边实习应该会是不错的。

    于是在忙碌了半个月后,林喜终于走出学校,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实习之路。

    林喜看上去就像个好孩子,模样乖巧,加上她平时喜欢弯着眉眼一副笑眯眯的神色,最要紧的是苏婷这个亲戚打点的好,大家许是知道她“背后也是有人的”,所以同事之间相处融洽。

    而在这里,林喜看见了自己的另一个老熟人——安易。

    后来林喜才知道,苏婷的这个亲戚,也是安易的亲戚。

    安易是在另一个部门,与自己相同是一个实习生的份,林喜知道安易不是坐吃山空的纨绔少年,他上劲又勤奋,一定也是想靠自己的能力去做一番事业来。只不过对于林喜而言,安易的出现,只是意味着午休吃饭时,对面固定位子坐了一个长相不错的少年而已。

    曾经大家还是学生,为了期末考试而天天泡在图书馆,那时的安易静静坐在自己边演算着长串的公式,没想到如今林喜即将离开学校迈进社会,在这个周围都是高跟鞋职业装的地方,安易却依旧在中午时带着午餐来找自己,二人聊着工作的事

    因为实习的地方距离学校有些远,寝室也没有人住,林喜也开始找房子租住,她的想法很简单,未来的生活或许就是从这里开始。她是不会回家的,那里有她无她没什么区别,那么她该去寻找自己的世界了。

    好在苏婷这个人精,总是在林喜需要的时候恰到好处给她帮助,拖朋友找了间房子,屋子不大,四十多平对她来说却也足够,装修的很朴素,但是房子位置不错,交通方便,林喜交了一个季度的钱,便住下了。

    林喜曾打趣道:“在我临死前,如果能有力气写遗书,我一定会在末尾另起一行,郑重其事的写下‘我这一生,最感谢的人是苏婷,感谢她在那些单纯的年华里给我无条件的陪伴与帮助’。”苏婷听后的答复极不符合气氛:“你还不如给我留点遗产比较好。”

    比较让林喜庆幸的是,这间小蜗居里虽然除了几个柜子外再没什么东西,但是连了网的网线昭示着林喜的笔记本不会被这个世界遗弃。只是上班之后,她能趴在网上的时间已经少了很多。

    面对无数75+的大号,林喜这个蜗牛速的71弈剑不论怎么长,都是小号。

    [好友]紫夜对你说:小弟。(瞪眼)

    你对紫夜说:怎么了?

    [好友]紫夜对你说:不想见哥哥一面。

    你对紫夜说:= =我很忙。

    [好友]紫夜对你说:我也是百忙中抽空让你想我。

    你对紫夜说:什么啊,我要上班。

    [好友]紫夜对你说:我知道。

    林喜愣了一下。

    你对紫夜说:你怎么知道?

    [好友]紫夜对你说:你的事,我怎么不能知道。

    林喜手指微抖。

    你对紫夜说:你知道我在哪里实习吗?

    [好友]紫夜对你说:(举叉笑)你猜。

    你对紫夜说:……

    [好友]紫夜对你说:我又不是你,负心薄,对老子不管不顾不闻不问。

    你对紫夜说:明明是你莫名打个电话来,之后又杳无音讯,上线得瑟两句就下。

    林喜按出回车就后悔了,怎么她总是这么没出息泄露自己的软弱呢。

    本打算紫夜会傲的大笑或者讽刺挖苦,对方却沉默片刻,发来一个拥抱的表

    “您的好友落花、黛染上线了。”

    安易这号已经很久没上线了,林喜正怀疑对方是不是盗号,那边游戏邮件就了过来。

    “明天要开会,记得不要迟到。”

    “知道啦。”林喜开心的回话过去。

    “室友最近等着毕业闲的很也来玩这游戏,还火的建了个势力,召集了一群小号。”

    “那很有啊。”林喜还记得那天一起通宵网上的那个室友。

    “来不来32。”

    “原来是让我帮着下本,还拐这么大一个弯儿。”

    “(微笑)。”

    林喜入了团,发现一队的自己,还有安易那个卡69的冰心还有一个65的天机、66的云麓,其他的都是32—45的小号。

    [团队]哥哥雅蠛蝶:哟,大号。

    [团队]胡萝卜兔:弈剑姐姐~

    [团队领袖]天疾:开本了。

    这个天疾就是那个65的天机,林喜传了过去,安易解释道,这个天疾就是当初一起通宵的那哥们儿,其他人都是势力最近收的。

    [团队领袖]天疾:老四是不是回家了?

    [团队]落花、黛染:嗯。

    [团队领袖]天疾:回去上班吧,你最近怎么样?

    [团队]落花、黛染:还成,比你能轻松点。

    [团队领袖]天疾:弦音,你呢?

    天疾突然提到了自己的名字,林喜便也回复了他。

    [团队]弦音:还好啦。

    [团队]落花、黛染:她当然好的很,工作很勤奋,饭量大涨,顿顿都要加

    [团队]弦音:那我是累的吗!

    [团队]落花、黛染:嗯嗯。

    [团队]弦音:总比你挑食强,青菜一定要全素,里一定不要放香油。

    [团队]落花、黛染:那你不也着我吃带的青菜了吗= =。

    [团队]弦音:哼,谁也别说谁。

    [团队]胡萝卜兔:弈剑姐姐和冰心姐姐是基友。

    [团队领袖]天疾:(敲木鱼)冰心是人妖。

    [团队]哥哥雅蠛蝶:那就是两口子。

    [团队]安吱吱:现实的男女朋友吧?

    [团队]胡萝卜兔:好羡慕啊……

    [团队]弦音:= =你们误会了,我们是朋友。

    [团队]落花、黛染:嗯,我们只是很正当的男女朋友。

    [团队]弦音:(敲头)。

    下完副本,安易发来自己的QQ号,让林喜加上,林喜搜到了他的QQ,看他的签名上写着:当时的放弃是错的,在一切还来得及时去补救,即使最终失败,起码努力过。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月完结了它╮(╯▽╰)╭五一开新区。。哦不不,是开新坑,也是网游,已开始存稿=,=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卧槽,这狗血的大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