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战场三人组

    林喜觉得紫夜实在不应该在大庭广众这么调戏自己,于是后退两步离开他那角度调整的极好的怀抱。 墨如白衣发来消息问:“还下嘛?”林喜回复过去:“下。”

    墨如白衣给林喜发来了组队请求,林喜点了同意,准备开队伍申请申请战场,接着队伍里又钻出一个紫夜。墨如白衣申请了战场。

    [队伍领袖]墨如白衣:跟着我。

    [队伍]紫夜:小弟,敢乱跑老子出来开红灭了你。

    [队伍]弦音:(举叉笑)你俩一起收人头吧,我洗棋。

    林喜钻进战场,备战结束赶忙从传送门出去,一面按着地图研究往哪边走,一面不住的Tab查看附近有没有红名。除非装备差出一个明显的档次,林喜觉得自己的作水平似乎还没有和谁单挑赢过。

    仿佛是一场捉迷藏追逐战,,林喜除了躲红名还要躲队伍里的两个男人,但是林喜还是被踩着剑的墨如白衣逮到了。

    [队伍领袖]墨如白衣:(摸头)跟好我。

    说完一旁恰巧蹿出个红名,墨如白衣便和他纠缠开,就在对方还剩一口血,墨如白衣突然停止了攻击而是开始绕了起来,林喜心领神会的一个有归抢到了人头。接下来又是一个踩云飘来的YL,墨如白衣如法炮制,林喜便因连续杀了2个人,上了小电视。

    [队伍领袖]墨如白衣:(拍马)。

    [队伍]弦音:(敲木鱼)。

    林喜于是继续厚颜无耻的跟着墨如白衣抢人头,只不过这好状况没有持续太久,紫夜终于也找到了墨如白衣和弦音,于是在紫夜犀利的作之下,林喜再没有收割到人口。于是林喜踩着剑昂首的离开了……

    [队伍]紫夜:(变猪头)老子就是要拆散你们。

    [队伍]弦音:= =

    墨如白衣自始至终都没有对紫夜说什么,而紫夜也并未有直接的对墨如白衣的语言攻击,这倒是让林喜很惊奇。

    这尴尬的战场三人组两个红烧闷头杀人,小清蒸就四处洗棋配合的倒也默契,只不过有些事林喜是知道的,每当她洗完棋往回走,都会看见紫夜守在路口。林喜每每与他擦肩而过时,紫夜都沉默不语如同两人是陌生人。

    只是当她再看见与自己保持着不远不近距离的墨如白衣时,又不觉得自己陷入了尴尬的三角局面,上高中时看杂志上写二男一女的组合总是觉得很梦幻很唯美,但是如今她亲陷了进去,才觉得这一切有些不真实并且纠结。

    这战场一下就是一晚上,临睡前好友里群发了晚安,紫夜那厮很无赖的回复:“哼,老子今天很生气,你一直在战场里跟墨如白衣眉来眼去。”林喜着实是看不出游戏画面里这个五官端正的人物怎么就鲜活到可以眉来眼去,发去一个捏脸的表,便退了游戏爬上睡觉。明天中午要和羽毛大叔见面,林喜心中还是很期待的。

    第二天一早醒来,林喜觉得头顶乌鸦齐飞,她竟然睡落枕了,侧着头怎么都直不了。苏婷好心的从抽屉里掏出尼龙绳问:“要不把你绑凳子上,我一狠心把你头给搬正了。”林喜斜了她一眼:“我们就没有温柔点的方式吗?”“那你就用着绳子自刎吧。”“滚!”

    一上午的课林喜都是歪着脑袋,为了让自己不至于连脊背都跟着疼,她便一直侧托着下巴看着讲台老师唾沫横飞的讲课,闲出的右手努力的记着笔记,似乎她这么认真的听课脖子就能直过来……

    可惜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林喜的世界依旧是歪着的,可是约定的时间已经临近,林喜没有留下羽毛大叔的手机号码,所以临时取消约会是不大可能的。林喜面临了这样的选择:一,放他鸽子,之后再道歉。二,就这么歪着脑袋去见他。

    “你到底要去见谁?”苏婷不厌其烦的问,以至于张锐发来的短信苏婷都没有立即去回复,林喜摇了摇头抿抿嘴不说话,她开学初时无意间对苏婷说了势力聚会的事,苏婷先是愤怒为什么林喜才告诉自己,接着又对她进行了长篇的思想教育,大体内容即为网络有风险,林喜胆大包天居然敢去见网友。

    所以林喜是决然不会告诉苏婷,自己要去见羽毛大叔的。

    经历一番短暂的思想斗争,林喜还是决定就这么去见吧,就当破罐子破摔了。于是挨到放学,林喜就收拾好东西,奔赴会面地面,二人约在学校里被承包出去第一食堂里见面,虽说是食堂,但是好歹也是三层楼的大建筑,内设自动扶梯,是学校领导聚餐的首选之地。这也是林喜的主意,考虑到自的安全,见面地点定在学校里,再好不过了。

    林喜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着,羽毛大叔说他会穿蓝色的上衣,这才发现食堂里穿上衣且是蓝色的男生极多,或许林喜当初应该让他更详细的描述,可是在说到这些时,紫夜那家伙一直在密语栏对自己进行一系列的恐吓,所以林喜的思维受到了些干扰。

    如今也只希望羽毛大叔能找到自己了,她穿的很是清纯,浅粉色的上衣,配一条牛仔蓝的短裙,唯一美中不足的,怕就是自己不得不左手托腮,让自己虽然落枕可是看上去不会那么怪异。反正羽毛大叔又不是自己的梦中人,索就丢一回人了。

    “请问……是小音吗。”正在林喜沉思之际,一个低沉的男音飘进了她的耳朵里,林喜猛一抬头,脖子处抽筋般的一疼,让林喜不轻声“丝”了口气。眼前是一个穿蓝色衬衣的男人,下巴有细碎的胡茬,但是脸上却是年轻的味道。林喜见过他,也知道他,学校宣传板里张贴的照片,大致内容是有什么科研成果为学校带来了荣誉获了什么奖项。

    “前……前辈。”林喜揉了揉脖子,尴尬的笑笑,那男人脸上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绪,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恰好有个朋友今天来,所以也顺便约了他过来。”羽毛大叔说着顿了顿,继续道:“他也是玩游戏的。”

    林喜有些懵的点了点头,觉得刚才那么一惊,脖子似乎是直了些,已经从近乎九十度的歪着,变成了四十五度……好歹能直一些了。

    “怎么,脖子不舒服?”羽毛大叔关切的问,林喜“嘿嘿”笑了笑,答:“落枕了。”

    羽毛大叔嘴角笑的有些让林喜觉得谋味十足,不过网友见面也没那么尴尬,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林喜还是很兴奋的,竟然见到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羽毛大叔是挂着学校的研究生名义,实际上是另外一所很好的大学的硕士。

    “我这是第一次见网友,反正想想见学妹也没什么不好。”羽毛大叔如游戏中一样,给人稳重成熟的感觉,一说话便能被人贴上“正人君子”的标签,只不过再过了几分钟,林喜的思维就彻底的混乱了。

    “对了,小音,你不会介意我又约了朋友吧?”羽毛大叔似乎为了确定什么,重复的问了一遍,此时林喜还怀着对学长的崇拜之,所以无所谓的点点头。她想,大不了到时候自己离开就好,而这一次见到了校园偶像,她也觉得不虚此行,回头还要告诉苏婷,当初游戏里迷恋她的那个大红烧竟然是边的风云人物,果然是世事难料啊。

    然而,真正的世事难料才刚刚开始。

    林喜正在溜号时,羽毛大叔突然望向林喜后的方向,然后招了招手,林喜便顺着他的目光转过头,只是转了一半脖子疼的让她疼下了动作,有些懊恼的揉了揉眉头也不皱了起来,耳边却听羽毛大叔那低沉好听的声音再叫那个自己来不及看的人。

    “白衣,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说好的昨天晚上发╭(╯^╰)╮但是喝酒回来实在是困的要屎了,追文的宝贝儿们辛苦了-3-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卧槽,这狗血的大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