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带满暮光下本,林喜打发他去自己做任务,便见紫夜和自己并肩而立站在副本门口,徒弟退了队,此时队伍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队伍领袖]弦音:(斜眼)你去忙吧。

    [队伍]紫夜:我这不是正在忙么。

    [队伍领袖]弦音:忙什么= =?

    [队伍]紫夜:(得瑟)泡你。

    [队伍领袖]弦音:滚,老子又不是茶叶!

    [队伍]紫夜:(尴尬)

    这时羽毛大叔发了私聊给林喜:“小同学,什么时候出来见个面。”林喜便回了一个“好”过去。见过紫夜之后,她对网友见面这种事,真是多少怀了一些恐惧,不过羽毛大叔这个活生生在边的人,不去看看他的真面目,林喜真的会想不开╮(╯▽╰)╭!

    [队伍]紫夜:(敲头)在和谁说话呢?

    [队伍领袖]弦音:你少管。

    [队伍]紫夜:我凭什么不能管。

    [队伍领袖]弦音:我在和网友研究见面的问题呢,有问题吗。

    [队伍]紫夜:你是认真的吗。

    [队伍领袖]弦音:你觉得呢。

    林喜说罢便退了队,无视紫夜私聊密语的叫嚣,心中有一种变态的报复的快感……

    和羽毛大叔约好了时间地点,无视紫夜发来一行行粉色的各种恐吓的密语,林喜申请了战场便继续点开公共频道,看着门派地区势力的人聊天扯皮,有人谈论关于新开服务器导致现在这个区的人越来越少的事。这大荒每天都有人悄悄的离开,也偶有新人懵懂而来,边的人或许都会离开,毕竟游戏并不是永恒的,人不可能一辈子都玩着同一个游戏。想到这里,林喜脑海里又浮现出夏言那种看似正经隐隐又透着诈的面孔来,即使现实里见了面,却为什么觉得离他反而遥远了些,更难以抓住了。

    没容许林喜多想,战场已开启,传送进去看见己方的阵营一些红闪闪的人物,这个区的红烧越来越多,像墨如白衣和羽毛大叔,还有那个讨人厌的兰陵王一众人,全已经砸了18钻,而林喜这个青阳小清蒸宛如一个孩子般,弱弱的在红烧堆里挣扎。

    点开对方阵营,墨如白衣在对面,还有锦瑟和若风尘。

    [好友]紫夜对你说:怎么下战场了?

    林喜没有回复他。

    墨如白衣率先收了个人头,上了战场小电视,在战场中林喜的成绩一向不好不坏,稳稳的在第一页的后几位趴着,这么久的战场生涯,她已经学会了抢人头,打不过学会了洗棋,学会了偷偷摸摸钻树丛绕房子,见到打不过的敌人果断闪。

    就在林喜洗了朱雀的棋子,正离开,不远处的红名向她移动而来,是锦瑟那个小冰心。林喜终归是欠锦瑟一个人,便识相的打算绕道离开,只不过锦瑟这孩子举着针,缓行、封技能、无助、破甲,各种技能招呼了过来。人家锦瑟姑娘哪是战场潜规则的人,林喜深深为自己不尊重他人的做法感到羞愧,于是七曜上去郁气了锦瑟,围着小冰心一刀一刀的切下去。

    有人说弈剑后期打不过冰心,但是林喜知道,弦音是打得过锦瑟的,其间林喜觉得自己稳站上风,又一次圣母大发的停止了攻击,想给锦瑟一个逃跑的机会,可是这姑娘依旧百折不挠的举针戳着自己,林喜也就三两刀砍死了她。

    等她准备离开的时候,看见了墨如白衣正在不远处围观这一战斗,血红的名字还有后背那双林喜永远无法追逐而上的翅膀,让她立刻缴械投降,只不过墨如白衣没有动,只是锁定着自己。

    再然后,若风尘和一个顶着神殺势力标识的云麓冲过来,两个人见到林喜如同见到亲娘一般,各种技能扑来,在林喜黑白之际,她看见上挨的一个技能分明是弈剑的有归。

    等她趴在猪圈里等着复活时,看见战场小电视上写着,墨如白衣皇帝附体了。

    你对墨如白衣说:(敲头)

    [好友]墨如白衣对你说:(拍地笑)肥水不流外人田,人头送别人不如送给我。

    你对墨如白衣说:我以为你要替锦瑟报仇。

    [好友]墨如白衣对你说:其实我更想为你殉

    林喜发觉墨如白衣自从离开了风暖如歌,慢慢的变得活泼了开朗了。

    你对墨如白衣说:我发现你最近心不错。

    [好友]墨如白衣对你说:因为我要做一件,我一直都很期待的事

    墨如白衣期待的事……会是什么呢?

    林喜猜,大概是锦瑟现实要结婚之类的吧……

    [势力尚书]我叫小猥琐:弦音妹子,若风尘在门派里又开始口水了,这次你荣登女主角了。

    [势力元老]我叫小纯洁:老公,求八卦。

    [势力尚书]弦音:(敲木鱼)绯闻于我如浮云。

    [势力尚书]我叫小猥琐:大意就是你忘恩负义杀了锦瑟,墨如白衣冲关一怒为红颜,亲手结果了你。

    [势力尚书]弦音:她是不是没有说故事背景发生在战场,墨如白衣其实用了一个有归抢了人头。

    [势力尚书]我叫小猥琐:(捏脸)是的。

    [势力主]紫夜:(敲桌)原谅你抛弃了我,去给别的男人送人头去了!

    [势力尚书]弦音:(鄙视)

    林喜停止了这话题,她可没忘记,故事的男主角墨如白衣此时可是也在莫离势力的。

    战场结束之后,林喜这边的阵营可悲的输了,她继续申请再接再厉,等战场在一起开启,她传送进去之时,发现边站着的墨如白衣和锦瑟,而对面的阵营,紫夜的名字在第一页赫然招展,还有若风尘那个女人的名字弱弱的挂在上面。

    [势力主]紫夜:擦。

    [势力元老]怜儿香香:0.0

    [势力主]紫夜:不要让我看见你。

    林喜不知道紫夜说的是墨如白衣还是自己,或许是若风尘,嗯嗯,就是这样。

    紫夜在那边“嗖嗖”的抢夺着人头,而林喜总是发现边的红名几乎都会被墨如白衣切死,而最让人开心的事莫过于若风尘死在了自己边,而林喜踩着滑板从一边扬长而去。

    [战场]若风尘:傻,怕死就别来战场,只会躲。

    对方三个人,还有一个背着红翅膀,林喜这个可的白翅膀小弈剑舍命留下来救仇人,才是名正言顺的傻

    为了赢,为了声望,林喜做一个乖乖的洗旗党,猫着腰贴着路边走,绕开了正在厮杀的两拨人,直奔棋子处。正当她打算洗白虎的棋子,一个催梦打断了她洗棋的技能,然而却没有WL冒出来揍她。林喜看看战斗信息,果然是紫夜这个人。待负面BUFF消失,林喜继续洗棋,于是又被紫夜这个人打断。

    [势力尚书]弦音:紫夜,你不要再睡我了,要杀要剐给个痛快!

    [势力尚书]我叫小猥琐:(敲木鱼)紫夜,你这就不对了,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睡我们弦音妹子。

    [势力元老]怜儿香香:(瞪眼)嫂子,你是在秀恩吗0,0?

    [势力]狂暴的猪荣:这么黄色……弦音妹子你奔放了。

    [势力尚书]弦音:(撞头)我说的是技能,技能……

    此时林喜看见后一个己方的太虚牵着仙鹤,锁定了紫夜放着吹风机,林喜便欢脱的洗了棋子,接着有归消了紫夜的状态,给太虚上了蓝,扣上个八荒,接着欢快的踩剑离开,至于之后谁输谁赢,就跟她完全无关了!

    眼看这一轮就要结束,林喜不幸的看见了一幕令她蛋都快破碎的画面,紫夜杀了一个云麓,血条剩了一半,站在紫夜后不远处的若风尘很有医德的给了紫夜一口逆转,把紫夜的血条补满。

    然后,只见女冰心缓缓的走向紫夜,没错,她将游戏设置为慢步走,一步一步的走向紫夜,紫夜一动不动,估计在琢磨这姑娘又要搞什么幺蛾子出来。就在若风尘离紫夜只有半米的距离,冰心姑娘突然转,又一步一步的顺着原路返回,离紫夜越来越远……

    林喜忍不住按着鼠标,四处检查一圈,确定没有人。那么若风尘就不是在拍游戏视频,林喜脑补着若风尘心中的潜台词“他看着我落寞的背影,我离他渐渐的遥远,可是遥远的岂止是这两个人物,还有我们的心啊我们的心。”

    林喜被自己逗乐了……

    紫夜这时也发现了躲在一旁偷看的林喜。

    [好友]紫夜对弦音说:(尴尬)我表示很无奈。

    这时林喜这一方的分数已经刷够,系统提示战场收回,学校网络有些卡,所以在等待画面那里停住很久,待游戏画面跳转,林喜看见紫夜正紧紧抱着名为弦音的女弈剑,一旁站着的墨如白衣拎着他那柄极美的天逸云舒,站立不动宛如雕像。

    作者有话要说: 基友近总敲我Q,催我更新。

    后来我也自己戳戳了心中的懒惰因子“尼玛,已经渐渐看到完结的曙光了,你就不能勤快点嘛!”

    于是我爬回来了。宝贝儿们=3=~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卧槽,这狗血的大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