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娘家人会面

    [队伍]弦音:够了。

    林喜觉得自己真的无法再忍受了,似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什么样,唯独她自己不知道,而这事偏偏又和自己有关系一样。

    [队伍]弦音:不论你们两个人有过什么矛盾,不要把我牵扯进去,我是无辜的。谁都不告诉我真相,却又都在多多少少的暗示我。

    [队伍]紫夜:小弟……

    [队伍领袖]墨如白衣:小音……

    [队伍]弦音:如果不打算告诉我什么,就什么都别让我知道,甚至连个开头都别有。

    林喜说完这番话,愤愤的叉掉了游戏,电脑反应了片刻,切换回了桌面,红色的阿狸正两眼红心的瞧着林喜,林喜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看什么都觉着眼晕,便颓然的关了电脑,收拾一番钻进被窝里。在被窝里打了个哈欠,可是却没法如同往一般快速进入沉睡状态,脑海里反反复复的是夏言的脸,和游戏里那个火红翅膀的魍魉男,还有墨如白衣和紫夜的那番对话,又是什么意思。

    林喜并不知道,她愤然退了队伍之后的况。紫夜见林喜下线,默默的退了队,墨如白衣看着队伍宣布解散,也只是沉默了片刻,直到下雨荷私密自己。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小音怎么下了,是不是被神殺那群人气到了。

    你对大明湖畔下雨荷说:老夏,我做了一件错事。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怎么了?

    你对大明湖畔下雨荷说:是我太自私,做了错事说了不恰当的话。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你这么做是有理由的吧?

    你对大明湖畔下雨荷说:我不想弦音被他抢走,本以为看她幸福我就该满足,可是偏偏又让我知道紫夜带给她了难过。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那就把小音抢回来,她现在不是已经开始重新接纳你了吗?

    你对大明湖畔下雨荷说:可是心依旧关的死死的。

    或者,已经把心交给了别人。

    林喜觉得自己大有长进,直到开学,竟然控制住没有上游戏,白天就是坐着电脑前看看电影,甚至她还干了老本行,杀进了连连看的游戏大厅。晚上不熬夜,十点准时上睡觉,并没有多久,皮肤竟然恢复了极大的神采,眼袋也消褪了不少。终于到了开学的子,林喜便打包好了行李,揣着火车票去上学。

    走时没有人送她,林喜算是孤零零的离开的,隔着火车的车窗看着倒退的景致,心中怅然万分。

    夏言,我回去上学了,到了那里,便不会再见到你。或许下一次再回来时,我们就这么错过了。

    火车轰隆隆,把这一个假期发生的事和出现的人,留在了地平线的尽头。

    到了寝室,屋里没有人回来,除了苏婷,另外两个人的铺已经重新整理好,看来是已经回来了,只不过出去玩了。林喜将自己的收拾了一番,觉得肚子有些饿,便掏了饭卡去食堂吃饭。

    因为是刚开学,所以食堂的人极少,林喜挑了一处明亮的位子埋头吃饭。

    小姑娘都是喜欢闹的,从前上初中的时候,林喜也喜欢和一群妹子坐在一起,边吃饭边聊天,叽叽喳喳无忧无虑。可是后来一切都改变了,即使换了新的环境,她却闷着不说话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下学,直到后来慢慢的想通了也想开了,只不过依旧是习惯自己一个人生活。后来遇到了苏婷,被苏婷冠名为“天然呆萌妹子”,便开始与她狼狈为。然而与苏婷在亲近,贴切的形容只能称为是“玩伴”。其实说到秘密,林喜也有,只不过她连一丁点信息都未向苏婷透露过。

    正想着苏婷,对方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林喜接起只听苏婷聒噪丝毫不温柔的嗓音在电话那头碎碎念着:“死人你去哪里了,我刚回来,看见你的铺已经整理好了。”

    “我在吃饭。”林喜说着,将最后一口饭菜塞到嘴里,“喂喂,你怎么可以先吃,怎么可以不等我。亏我还打算带着你去蹭饭呢,怎么样,去不去。”

    林喜想起苏婷的应酬,怕是哪个学生组织的小领导想跟苏婷近乎吧。

    “让你见见我的研究生哥哥。”

    苏婷这样说了,林喜也没有不去的道理,只是觉着可惜,早知道这样,真就该像苏婷说的,等着她来再去吃饭,起码还能改善下伙食。

    和苏婷越好的地方,是在学校西门一条街上的一家川菜馆,林喜觉得苏婷的这个约会很不科学,初次见面如果是被辣的面红耳赤,直接形象上就大打折扣,转念又一想,似乎这不是给自己相亲,只是例行的带着备胎给姐妹过过目,打个分。

    到了川菜馆,苏婷已经坐在一个玻璃门框阻隔的包间内。苏婷的头发属于疯长型,一个假期竟然也从利落的短发,发梢贴了肩膀。苏婷染了个发,还在头发里接了一撮长发出来。看见林喜时,那微微笑的表,和轻声的生活让林喜一愣,着实是不适应这德行的苏婷。

    进了包间,才看见正襟危坐的苏婷口中念叨的研究生哥哥,果真是如评价中的那样斯文俊秀,只不过这个人没有夏言那么白,并且不带眼镜。林喜想象中的研究生,都该是带着厚厚的眼镜,不论走哪儿都要抱着几本书。

    “一个假期没见了啊,怎么样怎么样,看我头发做的还可以吧。”苏婷见林喜来了,便拉着她念叨个不停,林喜听苏婷说话的空隙,搭眼看了看旁做的男人,她愈发的讨厌起自己最近总喜欢把每个见到的男的开始和夏言做一番比较。所以竭力避开这个特点,林喜又粗略扫了他两眼,长得并没多英俊,但是耐看,眼里透着亲切。

    “这是我假期新拜的老师,张锐。”苏婷介绍道,“现在读研二了,特有学问。”

    “这是我寝室好姐们儿,林喜,小姑娘人很好,我大学就跟她腻歪着过子了。”苏婷这话却让林喜听出了:我大学没和男人搞暧昧,我都和姐们儿在一起,这一层含义。

    “你好,常听苏婷提起过你。”张锐礼貌的说,林喜赶忙点头,“我也久仰张老师的大名。”

    “哪里是什么老师,婷婷乱叫的。”张锐笑了笑。

    林喜心中碎碎念:苏婷倒是想叫你老公了,这不还没得逞吗,得一步一步来。

    “不行不行,都跟你说话了,你辅导我高数,就是我的老师啊。”苏婷这话让林喜大跌眼镜,“你学高数干嘛,难不成你要考研?”

    苏婷毅然决然的点头。

    林喜皱了皱眉,苏婷可是出了名的不学习,只不过因着和老师关系处理的极好,期末考试前各个老师那里都溜达一番,基本上就不会有挂科。这样的况下她说她考研,反正林喜是不信。

    “我觉得生命在于学习吗,要不断获取知识来充实自己的大脑,考研正是一个扩充自己知识面的途径。”

    林喜不知苏婷又从哪儿弄来的这一说法,只是觉着她为了追眼前的学长,看来是没少下工夫。

    而一顿饭下来,林喜作为苏婷娘家人,对男方的表现也很满意,当然,在不知道苏婷这一次能不能是心血来潮追到手就甩之,林喜还真不敢保证,所以也没有多上心,跟着勉强吃了些东西,听着苏婷和张锐两个人探讨着所谓“学术问题”有些头大。

    而饭后张锐提出送苏婷和林喜回寝室,林喜自然不能放过给这两个人制造单独相处的时间,而说自己还有事,要先离开。临走前,苏婷还美美的给了林喜一个飞吻,林喜用一个温柔无比的白眼回赠了她。

    吃饱后在学校里转悠转悠,学校里有提前回来的侣在结伴散步,林喜百无聊赖的一个人在满校园行走,不知不觉便来到网吧。寝室的网还没连上,学校的网络中心总是要比开学晚几天营业,交不上网费,这些天林喜怕是都要断网了,便想着去网吧下几个电影拿回去看。

    这样想着就钻进了网吧,想着既然都来了,就顺便上了个游戏。

    [好友]怜儿香香对你说:555555嫂子,我以为你不上了呢。

    你对怜儿香香说:怎么了?

    林喜想着,会不会是紫夜对怜儿说了些什么。

    [好友]怜儿香香对你说:那次聚会你早早就走了,后来越想越觉得过意不去,没有给你跟哥哥创造更多单独相处的机会,我本来打算之后约你的,但是到这边约同学玩就耽误了几天,然后想找你的时候,哥哥说你已经回学校了。

    你对怜儿香香说:嗯--,没事,以后会有机会的。

    [好友]怜儿香香对你说:(拍地哭)嗯,而且最近你也没在。

    你对怜儿香香说:要准备开学啊。

    [好友]紫夜对你说:上了?

    这家伙反应倒也不慢,林喜点开好友列表,墨如白衣不在线,为了方便聊天,林喜点了紫夜进队。

    [队伍]弦音:有什么要说的吗。

    [队伍领袖]紫夜:(尴尬)小弟,你怎么这么直白。

    [队伍]弦音:这就是你要说的吗。

    [队伍领袖]紫夜:别那么严肃,既然能上线还能进队,就说明你还是相信我的。

    [队伍]弦音:……

    林喜一直都不否认的一点是,紫夜把自己看的很是透彻。

    [队伍领袖]紫夜:我不会给你一个空头承诺,有些事不告诉你,也是为了你好。

    [队伍]弦音:嗯,你们大人深谋远虑,我们这些小孩儿怎么能比得过。

    [队伍领袖]紫夜:好了,不要话中带刺了。

    [队伍]弦音:……没有。

    [队伍领袖]紫夜:嫌弃我年纪大。(拍地哭)

    [队伍]弦音:知道自己年纪大,就有点年纪大的样子来= =。

    [队伍领袖]紫夜:╮(╯▽╰)╭擦。

    心中还是有些想不开,可是气消了冷静下来之后,林喜还是好奇心更多一些,虽然她也很受伤,可是紫夜说的话总是有一种魔力一般,让林喜想去相信。即便现在的紫夜,带上了夏言的牌子。

    有时想想,林喜也很纳闷,本事受了伤害,觉得不再相信什么。为什么偏偏遇到了紫夜,即使没有停止过被隐瞒、伤害,可是她却依旧想继续探究下去,看看最后会出个怎样的结果。或许……或许是她心中有所期待吧,又或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卧槽,这狗血的大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