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紫夜归来(捉虫)

    林喜复活回了鹊桥,见墨如白衣已经站在鹊桥的神石旁等着自己了。

    [队伍领袖]弦音:你真的太冲动了。

    [队伍]墨如白衣:我被抛弃了(拍地哭)

    林喜瀑布汗,墨如白衣这是在卖萌吧,怎么让林喜觉得胆战心惊的……

    [队伍领袖]弦音:真的是你被抛弃了吗?

    明明是你自己退的势力好不好。

    [队伍]墨如白衣:你可不可以收养我。(尴尬)

    [队伍领袖]弦音:(捏脸)你也被紫夜附了吗。

    林喜说完才觉得不妥,只是墨如白衣似乎没什么异样,接着跟她打哈哈。

    [势力尚书]我叫小猥琐:音妹子,在否。

    [势力尚书]弦音:在,怎么了?

    [势力尚书]我叫小猥琐:0.0你的绯闻又来了,风暖如歌的人在地区里骂你勾引他们的骨干精英墨如白衣呢。

    [势力元老]我叫小纯洁:别开玩笑了,墨如白衣怎么可能有我们紫哥的魅力大。

    [势力尚书]我叫小猥琐:娘子说的有道理。

    [势力元老]怜儿香香:嫂子,怎么回事?

    [势力尚书]弦音:这就是一个误会。

    [势力]西厢:紫哥不在才几天,外面的那些人就开始听风就是雨,音妹子你要住。

    林喜骤然觉得,西厢说的话让她听得更像:紫夜尸骨未寒,弦音你要守妇道啊。这样想来,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在和墨如白衣组队站在鹊桥神石边,是不是会给她立个、妇的牌子啊= =

    [队伍]墨如白衣:你会收养我吗?

    [队伍领袖]弦音:怎么个收养法?

    [队伍]墨如白衣:加我进势力吧。

    [队伍领袖]弦音:你不怕吗?

    [队伍]墨如白衣:这样可以近距离的看到你,好的。

    [队伍领袖]弦音:珍生命,远离敌对。

    墨如白衣不要求林喜收他,反而自己跑去申请加入,还没等她拒绝,小猥琐就放了他进势力。

    [势力尚书]我叫小猥琐:(瞪眼)同名?

    [势力]月落西风赛狗:这是那个鼎鼎有名号称风度翩翩的正人君子墨如白衣吗,不是吧……

    [势力]西厢;派出这么大这么显眼的卧底,你们风暖如歌真可以说是釜底抽薪啊。

    [势力元老]怜儿香香:你欺负嫂子,害嫂子难过。

    [势力]墨如白衣:以前的恩恩怨怨就这么过去了吧,我不是什么卧底,只是想找个势力安静的呆着。

    林喜继续汗,跑莫离来找安静,墨如白衣还真敢说……

    [势力尚书]我叫小猥琐:你们不是一向看不起我们这种小混混团体吗,大势力主?

    林喜真是有些看不过去了,她可知道除了紫夜,没几个人能抵御这些人的架势的。

    [势力尚书]弦音:既然成了一个势力的伙伴,大家就化干戈为玉帛,不要针锋相对拉。

    [势力元老]我叫小纯洁:哦,对了,我的封赏玉帛还没领,下午有赛马会的任务,要交玉帛!

    [势力]西厢:呃,新来的,看你表现了。

    [好友]我叫小纯洁对你说:音妹子,好样的。把风暖如歌的大势力主拐来,我们痛宰他一顿出出气。

    林喜没有解释这是一个误会,只是回了个瞪眼的表。鹊桥每隔一段时间会刷许愿花,恰巧赶上此时幽蓝的水面出现了许愿灯,林喜便骑着兔子蹭蹭的跑过去采花,墨如白衣本也是骑着兔子跟着她,见她去采花,便调转了头往反方向跑,也去捡灯。

    [队伍]墨如白衣:来许愿。

    [队伍领袖]弦音:采到几朵?

    [队伍]墨如白衣:12朵。

    [队伍领袖]弦音:我才捡了4多。

    [队伍]墨如白衣:来许愿吧。

    林喜当然不会跟经验过意不去,跑来时点了墨如白衣交易,将自己捡到的花如数放到了交易栏里,交易却被刚点开同意的墨如白衣关掉了。

    [队伍领袖]弦音:你才12朵的花,哪够啊。

    [队伍]墨如白衣:许愿吧,51朵的。

    [队伍领袖]弦音:你以前采过啊。

    [队伍]墨如白衣:寄售上买的。

    林喜不回忆起自己当初闷头在鹊桥捡许愿花,顺便做花灯灯谜任务的时候,和紫夜组着队,借他的有缘人经验加成,紫夜便提出要和林喜去许愿还愿,林喜本打算上寄售上秒51朵下来,紫夜非说:这种捡两气儿就够51朵的后他便催促着自己去采花,再嘲笑林喜是“廉价劳动力”,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怜香惜玉。

    墨如白衣默默的给林喜还了愿。

    [队伍]墨如白衣:去周常?

    [队伍领袖]弦音:0.0我还是想在安全区呆着。

    [队伍]墨如白衣:(捏脸)

    林喜可是怕风暖如歌的人恼羞成怒,满大荒的追杀她,啧啧,她的仇人列表里还真有几个红名的,彼时她和紫夜闲的无聊时,紫夜便教唆她开始追杀仇人,开了天眼,从第一个杀到最后一个。不过不是她杀,是紫夜去杀,只是大多人她也间接的算是得罪了,都知道紫夜的刀刃后会有一个叫弦音的看闹围观的女弈剑。

    等了很久,见天下也没什么大动向,没有人出来口水她拐走墨如白衣,一切是诡异的平静。

    [队伍]墨如白衣:我们接下来干嘛?

    [队伍领袖]弦音:我在坐等挨骂。

    [队伍]墨如白衣:不会了,他们不会怪你。

    [队伍领袖]弦音:(斜眼)是你去说了什么吗?

    [队伍]墨如白衣:嗯。

    难怪啊,势力里的人杀风暖如歌的人杀的那么激烈,小猥琐更是叫嚣着自己自爆死了风暖如歌一队做密探的人,莫离这样欺压人,风暖如歌的人怎么可能不把弦音的名字挂出来骂着撒气。另一方面,曾经风暖如歌的势力主墨如白衣将这些看在眼里,却没有抱怨任何。

    每每势力组织各种绞杀活动,若是风暖如歌,林喜大多会避开,大家也都知道她的尴尬而不去勉强她,只是林喜不知道作为风暖如歌曾经的势力主,墨如白衣现在会有多尴尬。

    [好友]我不是羽毛对你说:(拍马)小同学,行啊,堂堂风暖如歌的大势力主都被你拐走了。

    接着是系统提示羽毛大叔在看自己的装备,林喜赶忙取消了屏蔽,只见羽毛大叔在离自己的不远处上蹿下跳,接着在和他们势力的人在鹊桥切磋起来。

    你对我不是羽毛说:大叔,这都是谣传,你也信。(捏脸)

    [好友]我不是羽毛说:(拍地笑)我只相信我自己看到的。

    你对我不是羽毛说:(瞪眼)

    [好友]我不是羽毛对你说:回学校了来食堂蹭顿饭啊,叔叔备好好酒好菜。

    林喜惊愕,羽毛大叔这是约自己现实里见面了吗?

    你对我不是羽毛说:0.0

    [好友]我不是羽毛对你说:怕我是坏人吗?

    你对我不是羽毛说:也没有……

    [好友]我不是羽毛对你说:(尴尬)那就是多少有点。

    你对我不是羽毛说:(斜眼)

    [好友]我不是羽毛对你说:一张食堂的月卡,包月随便刷0.0

    你对我不是羽毛说:有那种东西吗。

    [好友]我不是羽毛对你说:教师卡……

    你对我不是羽毛说:成交。

    [好友]我不是羽毛对你说:吃货!(敲木鱼)

    你对我不是羽毛说:哈哈~

    林喜的确是好奇羽毛大叔的真,当初在网吧若是能知道他是谁,早都要跑去瞧一瞧了,她真的不完全是因为那张教师月卡!不完全!

    就在这所有都看似平静下来时,林喜蹲在鹊桥捡花打算丢到寄售上去卖,墨如白衣也在鹊桥跟着捡花,林喜让他去自己找点事干,他只说反正也无聊,去哪儿都一样,再摆出可怜兮兮的样子来,说现在自己是一个人没有依靠了。

    就在此时,蓝色的字显示“好友紫夜上线了”,林喜第一反应便是抓狂,这个死人终于上线了!还未等林喜跟他说话,紫夜已经的密语过来。

    [好友]紫夜对你说:(得瑟)小姘头,哥哥来了。

    你对紫夜说:擦,你妹= =!

    林喜终究还是将那句:我有点想你了,咽回了肚子里。

    [势力尚书]我叫小猥琐:我,紫夜这是你吗?

    [势力元老]怜儿香香:(大哭)哥哥你去哪儿了。

    [势力]西厢:紫夜你可算回来了。

    [势力]狂暴的猪荣:紫夜你个死鬼~奴家等了你那么久哟。

    [势力主]紫夜:(可卿们近辛苦了,朕回来了。

    [势力尚书]我叫小猥琐:你MBD不告而别,一消失就是这么多天,快来脱光了让老子毒死你。

    [势力元老]我叫小纯洁:紫夜你有点欠爆了啊~

    [势力]西厢:同意紫夜以死谢罪!

    [势力]我叫胖子:顶!

    [势力主]紫夜:我们势力很久没有新人加入了0.0

    [势力]墨如白衣:欢迎势力主回来。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紫夜的反应,连林喜也不知道紫夜会是什么样子。

    [势力主]紫夜:小新人很乖。(拍马

    [势力主]紫夜:弦音,死出来。(斜眼)

    原来紫夜不会针对墨如白衣,而是一来就针对自己,还在势力里指名道姓的。

    [势力尚书]弦音:(鄙视)叫姐姐干嘛。

    [势力主]紫夜:你都没有说想我!

    [势力尚书]弦音:--

    [势力主]紫夜:算了算了,知道你害羞,这事你跟怜儿说,却不跟我说,你们女的就是脸皮薄。

    [势力元老]怜儿香香:0.0

    林喜怎么不记得自己跟怜儿表达过自己思念紫夜,在看怜儿呆呆的表便知道紫夜又在胡诌,而怜儿却也没出来否认= =~

    紫夜一回来,有很多事要做,在他离开时的多条天下,小猥琐都截图下来一一发给紫夜,这家伙就磨刀准备大开杀戒,和风暖如歌的野外混账刚一结束,因紫夜回来,便陷入了更加的混乱的厮杀之中。

    [势力主]紫夜:小弟,来进团了。

    [势力尚书]弦音:哦。

    若是紫夜回来了,杀人越货这种事就非要叫上自己了,林喜看看后站着的墨如白衣,没有人叫他,他也不会愿意来。

    [队伍领袖]弦音:我先去了。

    [队伍]墨如白衣:嗯。

    弦音退出了队伍,跑到了不远处的神石旁,再调整视角,看着墨如白衣一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林喜好奇的选中了他,见他一直锁定了自己,而当自己也锁定他时,墨如白衣轻轻动了动,却又停止了。

    林喜点开神石,传送去了中原应龙湖,她知道在墨如白衣的画面里,女奕剑在一圈白光之中便消失了,锁定的那个小头像,也会跟着消失不见。实际上,弦音很久之前就在他的边消失了。

    不见时想见,见了又想杀,林喜觉得紫夜把自己活生生的成了变态。而这个罪魁祸首却丝毫没有自觉,在林喜边得瑟来得瑟去,而关于紫夜消失的这么些个子,他简单的解释成:家里有事。

    他不愿意详细的说,别人也不会追根究底的问,只是林喜未免遗憾,等她开学走后,怕真就不能见到现实中的紫夜了。

    当神石附近传来浩浩的大部队时,紫夜立刻隐了灵活的左跑又跑,莫离的势力人虽然比对方少,但起码站在一起的那么些人看上去气势也是有的,可是魍魉们一隐,感觉似乎己方就少了一半人,这就像是下副本,一只可的魍魉风的拉怪,灵敏的游走在小怪之间,血条蹭蹭的下降,当感觉到冰心妹子加不过来血时,“嗖”的一地行,于是这些小怪的仇恨齐齐的落在了冰心妹子上,将那柔弱的冰心扑死。林喜在副本里不止一次的见到过这样的人间惨剧。

    不过在野外对战时,敌方却是有思维的智能生物,他们不会忽视隐魍魉的危险,但是却与副本小怪相同的,第一反应都是齐齐的指向冰心,不管怎么的,先灭了冰心,再捏死云麓,剩下的就是混战,能杀一个是一个。

    所以林喜的弈剑还算是安逸,她没有遇到过野外混战被八大门派围攻的惨象,只是在听怜儿说起被一堆技能按在地时,明明已经是尸体还有云麓的大火球鞭尸时,就觉得惊悚无比。而每每此时她只能安慰道:姑娘,谁叫你是受=0=!

    野外开红往往没有明确的输赢,只有杀的尽不尽兴,不总说都市人压力大,所以需要一些刺激和暴力来缓解么。

    最后直到无数次维修装备,天雷劈死无数人,这场战事才结束。

    杀完后大家各做各的任务,各泡各的妹子,紫夜自然是要跟着林喜表达一下多不见甚是思念的的感

    [势力尚书]我叫小猥琐:对了,紫夜,要是你那边没什么事的话,我们要不要组织个势力聚会,上次你跟我提起,我就觉得不错,只是你刚说完在这事就人间蒸发了。

    在林喜不知道第几次切磋输给紫夜时,小猥琐在势力说了话。

    [势力主]紫夜:我没什么事了,要不要聚会,大家说了算。

    [势力元老]我叫小纯洁:支持老公,我要验明紫夜的真

    [势力元老]怜儿香香:好啊好啊,学校再过些天就要开学了,趁着最近聚会吧。

    [势力]西厢:找个周末吧,平时还要上班。

    [势力]月落西风赛狗:哥不理你们……

    林喜记得月落西风赛狗是在国外,所以无论怎么的都没法参加聚会的。

    [势力主]紫夜:大家都报一下自己的城市,我们选择一个中间城市搞聚会吧0.0

    [势力尚书]我叫小猥琐:我和我娘子在D市。

    [势力主]紫夜:H市。

    紫夜说的地方,自然就是林喜现在呆的城市了。

    势力众人纷纷报上自己的住址,除了月落西风赛狗在国外,势力里有几个人家住的实在太远,其他的最远车程也只要六七个小时。

    [势力元老]我叫小纯洁:小音,你呢?

    林喜本来打算不吭声,直接等着出结果的,见小纯洁问自己,便还是回答。

    [势力尚书]弦音:我也在H市。

    [势力主]紫夜:0.0

    [势力元老]怜儿香香:啊!

    [势力尚书]我叫小猥琐:= =不是吧!

    [势力]月落西风赛狗:擦!真的假的!

    [势力主]紫夜:我研究了一下地图,很不巧的是我和弦音的H市是被大家的城市环绕的,所以地点就定在这里吧。

    [势力尚书]我叫小猥琐:好~

    [势力]西厢:这都不是事儿~

    林喜觉得自己有一种做了坏事被人发现的感觉,紫夜定下了聚会的饭店,自己去那边的话也不用很久,她这才想起来被冷落一边的墨如白衣,但是又觉得叫他来聚会他也一定不会来,所以也就装作忘记了。

    聚会时间定在了本周周末,还有两天,时间有些仓促,不过大家都表示若不是紫夜不给力,或许准备的时间能更长,不过这也就够了。聚会后再过两天自己也就开学了,就算真的和紫夜见光死,她也不怕什么了。而今剩下的,便只有期待。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L亲的围脖催更,让我意识到自己还有这么个大坑……哇哇哇,好想完结然后开新坑T,T~~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卧槽,这狗血的大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