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的气氛并没有林喜想的那样令人嘈杂、□,穿着整齐的服务生举着托盘穿梭于大厅与包房之间,空气中弥漫着酒香。

    林喜跟在许恒后往里走,一路上有熟悉的客人以及服务生跟许恒打着招呼。

    “坐。”许恒领着林喜来到吧台前,此时外面的天还未黑,酒吧里的人并不多,林喜坐了□,许恒见她神色看上去有些紧张,便跟她开着玩笑:“放心,我是人民的公仆,不会残害无辜少女的。”林喜也朝他笑笑,自己倒是没有担心这些,她能感觉出许恒对自己全无恶意,反而是带着些怜惜的靠近她。

    “你们老板呢?”许恒问吧台的服务生,那名服务生本来在认真的调酒,抬眼看时许恒,很是熟络的打了招呼,下巴一抬:“喏,那边。”

    林喜顺着那名服务生的目光看过去,在距离自己并不远的地方,在天花板鹅黄色的灯光未照到的暗影处,一个材颀长的男人举着小提琴在拉着曲子。林喜这才知道,自打进来时店内便响着的悠扬乐曲,竟是现场演奏,一旁黑色的烤漆钢琴前是一个年纪略大的男人在弹奏。

    许恒饶有兴致的坐在林喜一边,见林喜脸上惊讶的神色,说:“见怪不怪吧,他这个大招已经秒杀过无数少女了。”

    林喜听了这话,朝许恒耸耸肩。帅是帅,然而这样看着耀眼的人,对林喜而言,不过就是见到时多瞧上几眼,与她毫无干系,她也从未想过能扯上什么关联。

    一曲终了,那男人将小提琴收好,缓步走了过来,林喜这才看见他的模样,皮肤极其的白嫩,鼻梁上架着银边的眼镜,看上去极为文雅绅士彬彬有礼,至于长相……单从在座的些许女客人那闪闪发亮的目光就能侧面衬托出,这男人长得真不是一般的俊啊。

    在这一番打量之后,林喜在心中给他贴好了标签:“和自己压根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最近又清闲了,不用除暴安良、维护市民安全、为祖国的安定团结做贡献了?”那男人的声音极为耳熟,林喜皱眉,怎么和某个人的声音这么相像呢……

    许恒倚着吧台,“来看顾老板卖艺的。”

    林喜觉得这二人的关系绝对就是欢喜冤家,悄悄的捧起服务生放在她手边的果汁送到嘴边,心中盘算着,这俩人还是般配的。美少年啊,还是许配给美少年才最登对!

    “你也知道我一向卖不卖艺。”那男人抬杠的工夫倒是不赖,似乎嘴上半分亏都不愿意吃,这让林喜又不和自己的某位故人的属相重叠。

    许恒哈哈笑了起来,“行了,难得最近我有了休息,来看看你,顺便给你介绍个朋友认识。”说罢拍拍林喜的肩膀,“林喜,我妹子。”

    那男人漂亮的眼睛扫视了一圈林喜,而林喜则是有些探寻的目光看着他,心中的疑问越来越深。

    “明白。”男人好听的声音带着些高深莫测,“哥哥、妹妹,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搞的这么纯,小备胎就得了呗,还妹子。”林喜听他这话,脸都气的白了,这人说话真是三句不损人他心里不舒坦啊。

    真难为他长得这么一本正经,原来是个道貌岸然的大尾巴狼!

    “你好,我叫夏言。”那男人笑的很是璀璨,不过林喜在他的脸上却看到了险狡诈、刻薄、腹黑、毒舌等一系列的恶习,她的困惑终于脱口而出……

    “你玩网游吗?”

    对方一愣,林喜意识到自己这样问的唐突,不过还是又满脸认真的看着他,似在确认一般的问:“你玩网络游戏吗?”

    夏言抽回手,扶额思索:“这么说来,在网上玩过麻将,不过不易诈和,陪过几个常来酒吧的客人钻研过一段时间的斗地主,还有……”

    “行了。”许恒打断了夏言的话,“夏言,以后我妹子有什么事来找你帮忙,一定不能推辞。”

    夏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从最初的尖酸到后来讲述游戏时的一脸天真,又到了现在的满面严肃的点头,林喜觉得这个夏言全上下充满了狐狸一般的气质。林喜心中却开始暗暗盘算,自己这辈子也不见得有什么事会找上夏言,她也完全不善于应付这种男人。

    不过在这里的唯一好处,却是能喝到好喝的免费果汁饮料。

    一直都是许恒和夏言在聊,椅子是可以旋转的,于是林喜将脚悬空,在椅子上转啊转,转啊转,她真的不是一个小孩子了。只不过若是从第三方的角度来看,款款而谈的许恒和夏言,捧着果汁边喝边在椅子上打转的林喜,谁是大人谁是小孩子,一目了然……

    许恒突然朝不远处桌旁的几个人打了招呼,“熟人,过去打个招呼。”这话却是回头对林喜说的,接着便走了过去,林喜瞪大眼睛将刚刚酝酿到嘴边的一句:“有些晚了,我先回去了。”又咽了回去。

    许恒离开后,就剩下林喜和夏言,林喜抬眼看看夏言,视线继续转移到地面,心中打定主意,下次可不让许恒拉着自己过来了。林喜当然很想现在一走了之,然最窘迫的事却是林喜不知道这家酒吧是地处哪里,而她兜里只揣着从宏宏家坐公交回去的两元钱……

    “学生?”许恒走远,夏言不堪寂寞的凑过来,以长辈的口吻问道。夏言一靠近自己,林喜上的每一个警惕细胞都活跃起来,“嗯。”

    “大学生?”夏言继续问。

    “是的,大三。”

    “哦。”夏言点了点头,无比慈温和,若不是林喜刚才听见他和许恒抬杠,林喜一定认为眼前这男人是美貌与正义的化

    夏言坐到了林喜边,林喜嗅到了他边有淡淡的烟草味道,“刚才为什么问我那样奇怪的问题。”这一次,夏言却是一脸认真的好奇。

    “因为你和我一个朋友很像。”

    “没见过面的朋友?”夏言继续问。

    “嗯。”林喜点头。

    “他是什么样的人?”

    “嘴,手,全充满着王八之气的男,脸皮厚却引以为傲,欺凌弱小,没有同心三观不正,乱搞男女关系,最重要的是,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林喜边说边想着游戏的种种,不越说越激动,搜刮自己闹钟各种讽刺挖苦的词语,却觉得这些形容用的恰到好处,又恐描述的不够到位贴切。

    夏言看着林喜,见她说完只是很冷静的问:“我和这样的人,很像?”

    “声音,声音。”

    其实对于陌生人,林喜是会有距离感的,她属于那种在熟人面前欢脱,陌生人面前沉默寡言的人。只不过面对夏言这种个人格极其强烈的,她竟然没有那么强烈的陌生感,当然,也并未觉得亲切。

    渐渐的酒吧里的人多了起来,夏言便起去忙,说是忙,不过是到处招呼客人。这里并不是大型的酒吧,大多人看打扮应该是附近大楼里工作的人下了班来这里喝一杯聊天的。许恒作为人民警察,自然是不会将林喜领进涉黄的暴力场所……

    许恒回来时,也发觉了时间有些晚,便主动提出要送林喜回去,林喜一听赶忙很是开心的点头答应。二人跟夏言告了别,便出了门。

    推门而出时,林喜下意识的回过头,看见大厅里站着的夏言的侧,这个角度看他的脸更是能辨别他脸上的棱角分明。眼镜下的双目似乎总是透着笑意,接着一个材婀娜的女人的背影遮挡了她的视线,那女人是朝夏言过去的,似乎叫了一声夏言的名字,夏言侧过头来看那女人,林喜便慌忙回过头。不知道夏言有没有看见自己在瞅他,应该是没有吧。

    林喜坐在许恒的车上,一言不发,许恒见她沉默着不知在想什么,便问:“怎么了?”

    林喜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只是转过头看向车窗外倒退的风景出神。

    晚上回去,上了网,林喜还是满腹疑问的上了游戏,但是却发现紫夜没有在线,不心中失落不已。确实,很像,只是她也清楚电脑里传出来的声音和现实里听到的声音是不同的,是不是自己太多疑了?

    林喜的鼠标掠过紫夜的名字,叹了口气。

    她到底是在期待着

    作者有话要说:如果文章内显示诸如”本章内容可能被作者删除文件……XXXX”这样一类话,乃是**最近抽的死去活来的结果,妹子们不要着急,刷新几次就好。如果刷新了还是看不了,可以去喝杯茶,看个电视剧,然后再来刷新=。=~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卧槽,这狗血的大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