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弦音:我说了,一早我就已经原谅你了。

    林喜站在幽深的玉狐宫里,看着倒地雪白的九尾,如是说道。

    [团队]弦音:但是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你了。

    墨如白衣未答话,可是林喜知道他在,他在沉默的盯着电脑屏幕想着该对自己说什么。

    [团队]弦音:我没有将对你的喜欢坚持下去,在一个人的难过里,我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说来也是我自己太不坚定,对你的喜欢并没有足够的深。

    林喜第一次和墨如白衣坦然说起自己对他的感,当她亲自将这些感受一句一句敲打出来时,面对此时沉默的墨如白衣,林喜竟生出一种猜测,或许真论起来用至深,墨如白衣才是那个喜欢的更深的人。

    [团队领袖]墨如白衣:既然这样,我会努力让你再喜欢上我。我说了,小音,这一次我不会轻易放开你了。

    林喜心中默想:墨如白衣,你的执着,到底能有多执着。

    [陌生人]锦瑟对你说:呵呵,你是不是很喜欢抢走别人的幸福?

    林喜看着副本里的墨如白衣,发给锦瑟一个问号。墨如白衣,即使你可以卸下我的决心,可是我们中间隔着的这些,你又有多大的能力去处理的清?

    [陌生人]锦瑟对你说:我可以为他委曲求全,为他抛弃尊严,我可以不顾任何的流言和他人的白眼,你又能做到多少。

    你对锦瑟说:你说的对。

    林喜这话回的是发自内心的。

    [陌生人]锦瑟对你说:我有过他的孩子。

    这事林喜不是没想过,只不过得到锦瑟的印证心中还是有些惊讶。但是又的确,锦瑟和墨如白衣已经牵扯到现实,会牵制一个男人的无非就是责任二字。

    你对锦瑟说:这是你们的事,我不需要用你的不幸来衡量幸福,这世界上可怜的人不止你一个,用不着扒开自己的伤口来让我同

    [陌生人]锦瑟对你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对锦瑟说:能不能留住他,在于你自己。如果我真心的想抢走墨如白衣,我不会任凭你的指责都无动于衷。假如有谁能威胁到你挽留墨如白衣,那个人一定不是我。

    林喜把该说的说清了,便将锦瑟屏蔽掉,她不是锦瑟的闺蜜,没有义务帮她做任何,不算是仇人,可也不想与她有任何冲突。

    [团队]弦音:我曾经喜欢过高高在上的你,可是我累了。到此为止吧,就算我被你感动了的心软,那也只是感动,就像我现在这样。你喜欢这样吗?

    林喜说罢,点了退团。

    你对大明湖畔下雨荷说:对不起,有些事再也回不去了。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嗯。

    雨荷美人只回了这一个字,或许此时他在私聊墨如白衣询问着况,林喜希望自己这一次能将话说清。时间是最强大的愈合药剂,墨如白衣终究会放弃。曾经的弦音努力追随着墨如白衣的脚步,而后迷路了,辗转徘徊,亦步亦趋就这么一次,并且不会再重来。

    林喜将墨如白衣的好友删除,从此之后,大荒之上,视为陌路。

    私聊频道突然安静了,林喜转了转头,电脑前坐的时间久了,脖颈有些酸。嘟嘟一笑已经下线去睡觉,一时间林喜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您的好友落花、黛染上线了。”

    好友列表里,徒弟发来信息。

    落花、黛染:(变猪头)手机也不开,还以为你被人贩子拐跑了呢。

    弦音:(尴尬)回家就换当地的手机卡了,忘记告诉你号码了=。=

    落花、黛染:师父,我现在和你又在一个城市了。

    弦音:0.0

    落花、黛染:我们什么时候见个面啊。

    弦音:0.0

    落花、黛染:(斜眼)

    弦音:我怎么有种要和网友见面的感觉。

    落花、黛染:= =|||

    弦音:可是我明天要去做家教啊。

    落花、黛染:那就晚上。

    弦音:晚上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落花、黛染:那我去接你。

    弦音:不用麻烦了=0=!

    落花、黛染:没事,顺路。

    分明还没有告诉他自己的地址,这是哪门子的顺路啊,不过林喜知道拗不过安易,便默许了。告诉了他自己在这边的手机号码以及宏宏家的地址,明天是周,似乎许阿姨可以在家休息一天,所以自己应该能早点走,没和安易敲定具体时间,只说到时候在联系。

    [势力主]紫夜:小弟,来青田,打架。

    [势力尚书]弦音:哦。(瞪眼)

    这家伙真是让人一刻不得安宁,和安易边聊宏宏,边跑到了传送石传去青田。紫夜蹿了过来,顺手看了自己的装备。

    [势力主]紫夜:正阳摆,小弟你发财了。

    [势力元老]我叫小猥琐:刚才墨如白衣摸出正阳摆了。

    [势力尚书]我叫小纯洁:正阳摆谁家不能有,寄售上还挂着好几个呢。

    [势力]月落西风赛狗:紫夜你姘头上终于有件体面的衣服了。

    [势力主]紫夜:0.0我的错。

    [好友]紫夜对你说:哥哥一会儿不看着你,你就要被人拐跑啊。

    你对紫夜说:(敲头)

    紫夜发来组队邀请,队伍里不出所料的是小猥琐、小纯洁。

    [队伍]我叫小猥琐:夫妻档么。

    [队伍]我叫小纯洁:我俩是不是应该退队啊。

    [队伍]弦音:= =你们想多了。

    [队伍领袖]紫夜:老子已经习惯绯闻缠了。

    喂,紫夜,没有你这样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吧。

    [队伍]弦音: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队伍领袖]紫夜:小弟你总是这么害羞。

    [队伍]弦音:害羞你妹妹。

    [队伍领袖]紫夜:你比香香还害羞。

    [队伍]弦音:(#‵′)凸,不跟脑残讲道理。

    [队伍领袖]紫夜:所以你看我从来不跟你讲道理。

    [队伍]弦音:我擦!

    [队伍领袖]紫夜:不服就来决一死战吧。

    [队伍]弦音:比谁死的快!

    [队伍领袖]紫夜:人不要脸,天下无敌。=W=!

    [势力元老]我叫小纯洁:出售小两口打骂俏围观坐票一张,队内仅此一个位置,过时不候。

    [势力]西厢:一个钻。

    [势力元老]怜儿香香:一个月钻。

    [势力]狂暴的猪荣:一个钻加一个月钻。

    [势力主]紫夜:你们这些受,再闹杂家攻了你们(#‵′)凸。

    [势力尚书]我叫小猥琐:←_←有这样的势力主,我表示压力很大。

    [势力]西厢:很大+1

    [势力元老]我叫小纯洁:很大+2

    [势力]西厢:+3

    ……

    [势力尚书]弦音:喂,我们不是来青田打架的吗╮(╯▽╰)╭。

    林喜这话似乎是一种预言,刚说完便见青田神石传来一群人,带队的顶着熟悉的ID——我不是羽毛,接着是辰光冷,无奈这二人太拉风,羽毛大叔刚下传送石便打了鸡血一般,弯弓像紫夜,而本在势力里聊天聊的开心的紫夜迅速的开始走位和羽毛大叔掐起架来。林喜没空看闹,辰光冷冲上来一个群攻,天机皮糙厚,而辰光冷这种全贴金的大神就是一移动坦克,密不透风的一堵墙。林喜赶忙往回退了两步,绕开辰光冷,盯着神石处继续出现的凌云阁的人,打算挑个级别不高装备不好的人上去调戏=。=~

    所以当她看见人堆里的凉风有幸时,激动的宛如饿狼遇见小白兔一般,那云麓那纤细的腰肢,风的翘,关键是这个小号才刚刚64级,林喜也不管江湖道义公不公平,便冲了上去。

    她而后将这些完全归咎于紫夜,将她这个正派的YJ弟子调教成以多欺少、倚强凌弱的主,这些后话暂且不提。

    当凉风有幸扑倒在地时,林喜看着这灰突突的名字突然觉得有些眼熟,然而此时她便被后的一个仙鹤啄死了。刀光剑影,技能的光芒闪烁,林喜便躺在了凉风有幸的边。

    [陌生人]凉风有幸对你说:弦音姐姐,我是落花、黛染的朋友啊,你还记得我吗。

    你对凉风有幸说:= =想起来了。

    先不说姐姐这个称呼让林喜有种被人叫老的感觉,她终于记起来当年徒弟还是小号的时候,自己带着这两个小号踏遍巴蜀的主线任务,而后因为和独占之无双的仇恨,害的两个涉世未深的小号惨遭毒手。

    [陌生人]凉风有幸对你说:我已经64了。^,^

    林喜老泪纵横的看着凉风有幸,孩子你是有多纯啊,老子刚刚切死你,你还来跟我卖萌。

    你对凉风有幸说:嗯,真快。

    [陌生人]凉风有幸对你说:你的势力和我的势力是敌对啊,

    其实在野外混战这种场合,对于林喜这样装备不好的酱油党最好的出路便是早死早超生,趴在地上装死顺便调戏个小男生聊聊天。省的复活起来又死,死了再复活,再死再复活,修装备也要花钱的!

    你对凉风有幸:是啊。

    [好友]紫夜对你说:不许偷懒,起来。

    你对紫夜说:=0=讨厌!

    无论势力战还是野外PK,常常会有这样尴尬的事,敌对的红名里会有那么几只你曾经聊过天谈过心,一起在副本战斗过的朋友。所以这尴尬还真是一点两点,林喜甚至考虑要不要去买个改名卡。

    战音:姐姐!我睡了,明天记得早点来!

    好友列表里这枚小正太发来他的感叹号式经典句型。

    弦音:嗯嗯,快去睡觉吧,晚安。么么。

    战音:才不么么!

    这孩子真傲啊╮(╯▽╰)╭,林喜不过是随手一打,怎么感觉自己宛如调戏良家正太的女流氓一样呢。

    这世间最悲惨的事,莫过于一个大叔控的边,环绕着里三层外三层的正太!

    [陌生人]凉风有幸对你说:姐姐,一会儿轻点打我哦。(装可

    你对凉风有幸说:好……

    这真是一个意味深长百转千回的省略号。

    [天下]锦瑟:把一切都忘了,回到最开始,忘掉一切的不开心吧,师父,我永远都在你后等你。

    不知这两个人在那边又进行了几番激烈的研讨,最终锦瑟依旧站在下坡祈求墨如白衣施舍给她多一点的关

    [天下]若风尘:锦瑟,是不是就是那个雨露啊,老区的包养门女主角?早听说你跑来这个区了,我说呢,发天下的这个腔调,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这么说,你们那个渣势力也一起过来了吗?

    [天下]兰陵王:被我们打散的那个联盟,跑到这个区来了吗。真是不好意思,没想到又遇上了,快点夹着尾巴逃跑吧。(拍地笑)

    [天下]大明湖畔下雨荷:我说是哪个联盟那么低级,打势力战还用细这种手段。你们老区的恶习也一起带过来了啊。还有不要不分青红皂白随意污蔑,当初已经澄清什么所谓的包养是有些人以讹传讹,始作俑者还把着这话不放,才是够渣的。

    这几个天下,又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包养门,这三个字实在是太容易引起各种八卦。林喜不大相信锦瑟除了墨如白衣,还会和别的谁惹出关系来,那么所谓的包养门,又是和势力有关,八成就是说墨如白衣包养锦瑟?林喜很想问问下雨荷到底是怎么个回事,但是觉得自己这个外人即使是关心,怕也无权再过问风暖如歌的任何了。

    屏幕上闪烁的图标,提示有人要加入势力,林喜还未等点开,便见势力里一行诡异的信息。

    “若风尘加入势力。”

    [势力]若风尘:紫哥,我知道是你,回来吧,

    [势力尚书]我叫小猥琐:?

    [势力元老]我叫小纯洁:什么况啊这是。

    [势力]西厢:?

    [势力元老]怜儿香香:……

    [势力]若风尘:紫哥,我是风尘啊!!你缩到这里算什么,现在我们都来了,当初的事已经没有人怪你,现在我们都希望你回来。

    [势力主]紫夜:你走吧。

    [势力]若风尘:你还在怨恨我们当初都不相信你吗?你换位思考一下,当时的形,换做你是我们,也不得不做出同样的选择。

    [势力主]紫夜:嗯,我理解的。

    [势力]若风尘:所以回来吧,好不好。

    [势力主]紫夜:我走的时候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风尘你回去吧。

    “势力主将若风尘踢出势力。”

    [势力尚书]我叫小猥琐:不管怎么的,紫夜,哥们儿你。

    [势力元老]怜儿香香:哥哥你做的对。

    [势力]狂暴的猪荣:原来紫夜君你也是真人不露相啊。

    [势力元老]我叫小纯洁:有八卦不跟我们分享,啧啧,紫夜你不够仗义。

    [势力]西厢:矮油,紫夜君你威望何时这么高了,可别辜负我们整个势力的人对你的一片痴心啊。

    [势力主]紫夜:呵呵,嗯。

    紫夜……林喜担心的看着势力里的紫夜打出这么三个字,和凌云阁的混战还没有结束,一时众人竟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闷头打起架来。不多时,战神联盟的人也传送来,和凌云阁打了起来,紫夜便让众人撤退离开。

    你对紫夜说:猥琐男。

    [好友]紫夜对你说:嗯?

    这样的紫夜,让人看着竟忍不住心疼起来。

    你对紫夜说:我也是和小猥琐他们一样,不管怎么样,都支持你。

    [好友]紫夜对你说:呵呵,有你这话,什么都值得了。

    [好友]紫夜对你说:来陪陪我吧。

    你对紫夜说:嗯。

    林喜从没想过,会有一天看见这样的紫夜,他应该是始终的脱线猥琐、仿佛不沾染任何世俗的困扰一样的我行我素。可是现在分明能感觉到他的疲倦和无助。

    每一次都是在自己难过时,紫夜便出现陪伴着自己,那这一次,就换她林喜,去让紫夜依靠吧。一个游戏里,她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作者有话要说:  单看上一章,以为弦音妹子会回头和墨如白衣搞暧昧,那乃们就错了=。=~男主是谁,远目,这个大家都清楚了吧。关于虐白衣的问题,男配就这么俩,安易才出来,白衣还这么活跃,不虐他虐谁,摊手~【= =我欠拍了,游戏里的白衣我会轻点虐了,锦瑟这妞就是治愈乃们心疼白衣的最好良药啊~咩哈哈~】  今天废话有点多- -留言的妹纸们,来来香吻=3=~ **这个抽受,遭遇服务器维护的,我一定不是一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卧槽,这狗血的大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