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欠你的,一个个归还

    势力战刚一开始,系统就显示神殺势力在洗九黎白水台的台子,万众瞩目的战神联盟主势力神殺没有去中原和凌云傲视抢台子,而是跑到九黎妄图攻下这个台子来耍威风。

    九黎的大部分台子都是一些中小势力或者是中立势力抢来娱乐势力战活动用的,而战神联盟搞这么大排场却溜去九黎抢台子,着实是让人笑话了。

    势力里的人开始嘲笑起来,看来本以为是潜力股可以挫杀凌云傲视锐气,谁知道这么熊。不过这个时候也就只有莫离势力的人能这么悠闲的口水神殺了,其他各个势力要不就在静观势力战况,要不就是积极的守台子攻台子,虽能分神,但也不至于闲到现在还和人口水抬杠。

    风暖如歌的台子在巴蜀五彩池,林喜一直盯着屏幕,五彩池的台子一直未被别家势力扰。

    “传到巴蜀女娲宫。”紫夜在YY里说,林喜心中很是郁闷,但是也跟着传送了过去,林喜还能记起当年从一个山头跌落下去误杀了独占之无双而上了电视,那时还一头雾水而后是侥幸的沾沾自喜,被势力里的人好一顿夸奖踩了狗屎运。

    这大荒太容易让人留下回忆,又不经意的勾起这回忆。

    她的小毛驴太慢,所以费力的在大部队后面跟着,想想也有点凄凉,这么风的势力和成员,出了一个像她这样狼狈的尚书……连她自己都不得不感叹,家门不幸啊!!!

    当她的小毛驴拐进台子里,地上已经躺了尸体。虽已料到,现在的风暖如歌已经今非昔比,但是看见那些陌生的ID挂着熟悉的势力标志,那种事过境迁的沧桑感不言而喻。林喜蹲在众人后面,随便锁定个人打算放个火烧一烧意思意思,说来也巧,按着Tab便看见了墨如白衣的头像,而对方也是在锁定着自己。

    脑残开了猴珠子的幻化已经杀到了林喜面前,一个群攻打的林喜很疼,而墨如白衣依旧锁定了自己却纹丝不动,林喜恍惚觉得周遭的战火纷飞让她和墨如白衣之间划开了楚汉界限,即便不是并肩作战的伙伴,却也一晃成了现在的局面。

    这感怀持续不了多久,墨如白衣不动自己,可是莫离势力的人却有盯着他的,小纯洁毫不留的冲了上去,虽然小纯洁是妹子,但是太虚的作却很好。锦瑟在一旁忙着给墨如白衣加血,紫夜隐着四处蹿抢杀着人头。

    有羽毛远距离的着自己,林喜这才回过神赶忙去寻找,却见裤衩外穿踩着云朵锁定着自己施放了华丽的技能,其间又被幻化的熊的群攻啃了最后一丝血皮,她便倒地尸。

    [好友]墨如白衣对你说:真的要来打风暖如歌吗?

    你对墨如白衣说:势力战……

    [好友]墨如白衣对你说:嗯,我只是怕你面对他们会尴尬。你现在的处境,确实也是不得不跟着来,没事的,保护好自己吧。

    林喜觉得墨如白衣跟自己说话时是小心翼翼的,又或许他一贯是这样的温柔,只是现在的处境不同所以感觉也不一样了。

    林喜也不点复活,只是趴在地上看着黑边的画面里两方势力的厮杀,莫离势力确实是厉害,然而人数上却极少,风暖如歌的装备等级参差不齐,可是整体水平却也是不差。从台子狭窄的道路口突然涌进大批的人来,林喜平里对游戏里的各大势力其实不甚了解,只是知道这家势力最近也是在天下上频频发着招人的信息,势力名叫洛水烟。名字很娘气,大概是因为势力里的几个家族名字都是以洛水X命名。

    刚被莫离势力扰,接着又是一个势力的人冲来,势力战刚一开场,风暖如歌的台子就有些要守不住的势头。

    “死了的都直接绑定复活。”紫夜在YY里简单的说道,平势力战都是小猥琐各种骂爹骂娘激万分的指挥,林喜不知什么时候起不喜欢挂着YY的,所以虽然大家平里或许听惯了紫夜这样的人模人样,可是她却不大习惯。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你和白衣怎么样了。

    你对大明湖畔下雨荷说:势力战还溜号唠嗑,告发你。(变猪头)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敲头)说正经的,死鬼。

    林喜笑了笑,只不过心中想了许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白衣和锦瑟不知道说了什么,这次白衣回来锦瑟竟然同意了离婚。

    你对大明湖畔下雨荷:他们不在一起了吗?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势力里白衣和锦瑟的关系有些微妙,白衣拒绝做势力主,每天也只是沉默的带本,连白萧萧也问不出白衣到底怎么了,我们都很担心他。

    你对大明湖畔下雨荷说:这些和我也没什么关系了。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即使白衣曾经伤害过你,看在他也真心的喜欢过你,真的要做到这么狠心的地步么。

    你对大明湖畔下雨荷说:……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白衣离开的时候给我留言,让我好好的照顾你,或许是我没有做的足够好。虽然我不知道他离开的原因,可是我敢说,他对你的关心绝对要比你想的更多。

    你对大明湖畔下雨荷说:我该怎么做?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就算还是不能原谅他,起码也给他个机会。

    你对大明湖畔下雨荷说:让我想想。

    林喜搂着怀里的抱枕盘腿坐在上,看着屏幕里的一串话想了很久也不知该怎么办,耳机里紫夜指挥着众人去九黎白水台,调戏一下神殺势力。握着鼠标,默默跟随着众人,不需要分出多余的思想来考虑该怎么杀,被砍死了便躺在地上等着YY里告诉她在哪里复活。

    神殺势力的人竟然平均都是清蒸以上水平,来九黎抢这么个台子,让人很不能理解,但是神殺势力的人数倒是不大多,所以和风暖如歌的实力算是相差不大。整个势力战都是四处攒啥抢人头,林喜真真感觉莫离的这群人,把势力战当成了大荒地图的战场来下了。

    只是在势力战将将结束的时候,突然战神联盟的全部势力都涌到了中原,分流了几股人从龙战军团守的台子开始抢起,到最后时间终止时,竟然真抢去了三个台子。

    [天下]洪门:这次只抢了3个,下周的势力战战神联盟会接管中原的全部台子。

    [天下]你哥贵姓:凌云傲视,你们竟然这么不抗打,守台子的那几个人都是新手吧,啧啧~

    [天下]辰光冷:台子为什么失守,你们战神联盟心知肚明。凌云傲视有内,我们会捉出来,为了势力战扬名搞这种下三滥,你们的人品还真是让人无言以对。

    这个辰光冷是天机榜上的第一位,装备从上到下贴满了粉红毛爷爷,也是凌云阁里貌似有头有脸的人物,平里倒是不见他上天下口水谁,只是在势力里有人结婚发个天下祝福。

    不过内这事,林喜还是忍不住八卦心起,但终究是别人家势力的事,虽然好奇,林喜也没有去找羽毛大叔打听,想来他现在应该也很心烦。

    巴蜀地图上,风暖如歌的标志依旧飘扬,势力战排行榜上莫离势力的人依旧占据榜首,林喜依旧是从下往上翻着排行榜,找到了自己可怜巴巴的名字。

    势力战的余波便是结仇的、没杀尽兴的势力接着宣战泄愤,曾经有人试图宣莫离,不过最后觉得跟一群流氓打架输了不光彩,赢了也是损失惨重还是以多欺少,便没有势力去招惹。

    “弦音。”YY上紫夜叫自己的名字,林喜看了看频道,按了F2回话。

    “嗯,在。”

    这样淡淡的声音,出乎她的意料,本以为紫夜会像是我叫脑残一样,声音高亢嘹亮。

    “每次势力战稳定倒数第一,这记录怕是没人能打破了。”紫夜的声音里充满了调笑的意味,虽是好听,但是听起来也很让人来气。林喜正想回话,却看见墨如白衣申请入队的消息,思路便停在这个同意和拒绝上,没有去理紫夜。

    终于下雨荷的话还是多少左右了自己的想法,林喜点了同意。

    [队伍领袖]弦音:势力战一结束,没去轻功吗。

    [队伍]墨如白衣:没有。

    [队伍领袖]弦音:我去下本了。

    [队伍]墨如白衣:我陪你去。

    [队伍领袖]弦音:不用麻烦了。

    林喜想了想,又加了句话。

    [队伍领袖]弦音:就是闲的无聊,想去低级副本虐杀小怪,刚才势力战被杀的不爽啊。

    [队伍]墨如白衣:去玉狐宫吧。

    林喜默然,曾经的玉狐宫是自己每最向往的,可是如今再是同样的副本,同样的两个人,她不想去承受那份失落。但是墨如白衣不容自己的拒绝,已经发来了邀请组团的消息,林喜挣扎许久还是点了同意。

    墨如白衣去红木林的副本门口团了个小号,便开了本。

    [团队]弦音:还是我守上面。

    [团队领袖]墨如白衣:嗯。

    幽深的隧道,石台上昏迷的男人,大荒的每个副本都有自己的故事,林喜站在石台上面,看着墨如白衣施放着她所熟悉的弈剑技能。从未料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仿佛一切还原回归到起点。

    杀了狐狸,林喜已然准备退团出副本。

    “团长将[正阳摆]分配给弦音。”

    林喜一惊,翻开了系统信息,九尾血溅当场,送给墨如白衣正阳摆。

    这游戏一定是在和她开玩笑,昨的种种历历在目,决心虽下的足足,可毕竟人心是,会痛也会酸涩。

    [团队领袖]墨如白衣:欠你的,我一个一个的还给你,等到有一天你想通了,就原谅我。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  墨如白衣,好让我心痛……嘤嘤嘤……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卧槽,这狗血的大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